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98章 这一去,就出了大事
    但是呢,林满月不见那些人,那些人却是提出要见盛家人。

    千姐被咬的伤,还得住院观察,所以那些人就天天去医院见千姐,不胜其烦。

    千姐没法做决定,即便被咬的是她,也不能代表盛家发表任何言语。

    这天,林满月又去医院看望千姐,在医院又遇见了那个放生者。

    在不知道真相之前,林满月是不想看到这些人的。

    知道真相后,看到也没什么特别的感觉,反正他们也蹦哒不了多久了。

    只是一个放生活动,就算是把他们抓起来,能够受到多重的法律惩罚呢?

    于文志好不容易回来,一口咬定他没有指使那些人去放蛇,还能用什么证据去证明是于文志所为呢?

    最好的办法,是让于文志自己说出来。

    然后,再去监狱,跟他的前女友见面吧。

    不对,监狱里是见不到的,因为林真真在女子监狱。

    同样的,放生者被阿禾赶出了病房,林满月问着千姐腿部情况,还能听见门外的对话声。

    “你们放心好了,警方通知所捕抓蛇的数量跟我们放生时的一样,你们可以回家里去住了。”

    阿禾没理放生者,回不回去住,不是让这个人来安排的。“至于住院治疗的问题,我有问医生,医生说用的都是进口药,费用不低。警方也跟我们沟通过,医药费该我们来出。还是那句话,我们就是想负责,也无法这么一直承担那人住下去,不如按照我提出来的

    办法,在网上发起筹款,把她说得可怜点,十万二十万的善款很容易就得到了。”

    还是没有得到阿禾的回应,放生者确定他说得声音不小,不可能没有听见。

    有钱人的保镖,都是这么高傲的吗?

    还是,别有隐情?

    “我想问一下,别介意啊,就是想问你是不是聋哑人?”

    “滚。”阿禾眼中带着狠厉,有一种再废话就把你脖子扭断的气势。

    从推出病房过程中,放生者就知道这个女人的力气不轻,招惹了这么一句,哪里还敢再说聋哑方面的话题。

    被蛇咬的问题,必须要解决的,一直让着伤着住在这么好的医院,谁付的起这个钱?

    放生者嘴巴张开,话还没说出来,因着阿禾把拳头捏得清脆响,怕被打就跑了。

    与上一次一样,在拐弯的时候,留下来看阿禾有没有跟上来。

    阿禾没跟,出了医院自然有其他人跟。

    放生者先回家一趟,再拿着一些行头,到了一个人流量毕竟大的地方。

    然后,把东西都摊开,展示的内容是自家姐姐得了绝症还有姐姐的家庭,放生者跪在地上,身前放着一个大大的募捐箱。音响里,更是放着一些有关献爱心的歌曲。

    这个情景被拍下来,林满月的手机上收到了一份。

    视频照片都有,视频中,还真有人去给这个人捐钱。

    林满月:“……”

    现代社会人与人之间最基本的信任都没了,都是那些坏心人给造成的。

    别人是怀着好心看着可怜捐钱,要是知道捐的是假的,以后都不会随意献爱心了。

    不得不说,某些老鼠屎真的是祸害。

    关键是展示的伤着照片,是千姐的。

    林满月没有叫跟踪的保镖去把照片拿下来,而是联系了相关部门。

    挡在路中间,跟某些小商贩差不多,类似占道经营。

    文明执法,相关部门也没有对放生者进行强行驱离,而是手上拿着一个牌子,牌子上写着“骗子”二字,再一个箭头对向放生者。

    因为这样,没有人给放生者的募捐箱里捐钱了,放生者骗不下去,只好收拾东西走人了。

    同样的,机智赶走放生者的画面,传到了林满月的手机上。

    此时,林满月人已经在回家的路上了。

    林满月乐得不行,“哈哈,只在网上见过,没想到举个牌子说乞讨者是骗子效果真这么好啊。”

    开车的阿禾点头附和,“那个人应该是惯犯。”

    不然,不会熟悉捐款的方式。

    林满月嗅了嗅鼻子,怎么还感觉到有一点味道呢?

    之前在医院,整个就是消毒水和药的味道,难道还贴在她们身上了?

    抬起胳膊,衣服袖子放在鼻子前,貌似味道不是很重的啊?

    车里只有两人,不是她就是阿禾了。

    “有没有闻到什么味道?”

    阿禾看向路边的一家卤味店,误会了:“夫人说什么味?想吃卤味了?”

    虽然宋老夫人去了新加坡还没有回来,在外面吃东西被总裁大人提醒过,不能随便。

    只是呢,阿禾还是得先问夫人的意思,再对其进行劝阻。

    林满月也看向那家卤味店,她是一个做妈妈的人了,哪会还像小姑娘那样,得为肚子里的孩子负责啊。

    虽然是很想吃,必须忍着!

    阿禾都把车停下来了,林满月无奈说:“不是这个啦,我不是想吃什么东西,就是闻到车里有一种味道,是之前没有的。”

    “好的夫人,等下把你送回家,我就把车送去洗车行。”

    “也不是这个,我是说不同的味道,不属于我们的味道!”

    这……阿禾还是没懂。

    不懂,还是开了天窗,想着把味道散出去。

    林满月从后排把头探到前排座位中间,闻了闻空气,觉得挺舒服的,就没多说什么话了。

    怀了这胎之后,阿禾他们就对她特别照顾了。

    为了一点味道就要去洗车,再不依不饶问下去,这车可能以后盛大佬都不会让她坐了。

    唉,她可能是真变敏感了吧。

    回了小窝,按了门铃,是米安来开得门。

    毕竟是去医院,带小孩子去不好,又不能一个人出门,才跟阿禾一起去,把米安请来照顾盛宝贝。

    家里就安全了,阿禾还有别的事要忙,没待一会儿就离开了。

    出电梯的时候,徐磊打来电话,说起了重要事件,阿禾暂时没有上车,就站在车边讲电话。

    讲完之后,阿禾上车开走,没有注意到她站过的地方,爬来了一些小虫子。

    根据徐磊提供的线索,阿禾找去了几个专门养蛇的地方。这一去,就出了大事。帝国老公无限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