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00章 换装
    特殊事件特殊对待,米安其实还没说,近一两年她都不想怀孕。

    上次的那件事,还是给她带来了很多的负面影响。

    暂时不要孩子,是她跟章东来商量出来的结果。

    至少,结婚前,不能有孩子。

    米安强烈要求扮演林满月,说了几遍都没答应,她就软磨硬泡地磨,把林满月给磨答应了。

    但是林满月也提出了她自己的考虑,米安假扮她见了那个放生者就结束,后续的不要再参与。

    米安自然是答应的,把吸引毒蛇的东西引到身上来,就可以了。

    第二天,那个放生者又去了医院,千姐没有再赶走那个人,并且叫放生者晚上来医院协商被蛇咬的事件。

    只要答应见面,就好。

    夜幕降临,医院来来往往,没有什么特殊的事件发生。

    “林满月”跟盛韩轩先后进到千姐的病房,一句话都没说。

    其实千姐也是习惯了盛总裁的这个样子,他们是来协商的,不是来慰问陪着病人聊天的。

    只是呢,千姐觉得有点奇怪,盛总裁和满月每次出现都恨不得粘在一起,今天这么冷漠?

    主人家的事,她们这些就不要多问了,可能是因为毒蛇的事情不高兴吧。

    千姐自然没有看错,盛韩轩是本人,“林满月”则是米安,他怎么可能去前米安的手?

    这个世界上,除了林满月,任何女人都得不到他的温柔。

    米安也是超紧张的。

    不是怕那个放生者做什么,她是紧张盛三少啊。

    穿了一件样式相对来说较成熟的衣服,头发散下来还戴了一顶贵妇帽,稍微低着头不让别人看清她的脸。自认为是不及满月美丽的五分之一,也得硬着头皮装下去。

    还有,盛三少身上的西装,貌似也不怎么合身啊。

    他铁青着脸,米安也不敢问他是不是衣服束缚了难受。

    幸好没有坐一会儿,那个放生者就来了。

    进病房,先看向沙发这边,上面的两位贵人终于见到了。

    搓着手走近,被阿禾给拦住。

    “你坐那边。”阿禾指着沙发对面的一把椅子。

    长长的沙发明明可以坐三个、甚至四个人的,还要这么区分。

    放生者的手,无意识的在阿禾的胳膊上蹭了几下。

    阿禾特别注意了,她黑色衣服上留下了浅浅的印迹,一会儿就看不见了。

    如果这个时候去检查放生者的手,绝对是湿的。

    不要冲动,目标不止是放生者,还有指使放生者做这些事的于文志。

    放生者先开口:“这件事呢,我们之前是不知道会牵扯这么多,大家坐下来相互沟通,把事情给圆满解决了吧。”

    对于这种人,盛韩轩是不屑与其沟通的。

    阿禾那茶几上的协议拿起来,递给了放生者。

    有注意观察放生者的手,拿着纸时,没有湿。

    在裤子上都擦干了,自然是不会把明显的视觉效果留给他们看的。

    一条条看下来,放生者把协议放回茶几上,“赔偿二十万?我把我自己给卖了,都卖不到这么多钱。”

    阿禾说:“的确,最近猪肉降价了。”

    放生者:“……”

    不是不爱说话吗?

    这么一开口,就讽刺他是猪了!

    有钱人家的保镖,都这么拽啊。放生者又老生常谈地说起了贫富差距:“二十万对于你们这样的家庭来说,也许就是一套衣服一次旅游的钱,对于我们这种来说就是要命了。我们的工资都只有一千到两千,平时还要生活吃饭,哪里拿得出

    二十万?佛祖都说了,救人一命胜造几级浮屠,拯救我们这么多人,会给你们盛家带来福报的。”

    阿禾说:“咬到我们家的人,我们还得自己出钱,你去问问别人,看别人会不会答应。”

    这个保镖,怎么这么多话!

    要她说话的时候装哑巴,不要她说话的时候,又这么多嘴!放生者用祈求的口吻:“你们盛家不比别的家庭,是本市的富豪家庭。提到盛世集团,谁不知道?会为了区区二十万发愁吗?每年都有做那么多善事,一下子就是几百万的,这二十万的善事又算的了什么?

    ”

    “和着,你们不做出补偿,我们盛家还得感谢你们给了我们做慈善的机会吗?”

    “话不是这么说,事赶事不是吗?盛家如此大方,会被世人赞扬的。佛祖也在天上看着你们,你们每一个都会被佛祖记在心中,保佑你们这辈子大富大贵没有灾难。”

    阿禾强硬了态度:“没有商量的余地,二十万就二十万!”

    两百万两千万两个亿都拿不出来,但不是拿着来为这种人填补的。

    “这样说话就没得谈了。就是报警把我们抓起来,我们也拿不出钱来!有钱人怎么这么小气,帮助穷人不是应该的吗?”说着,放生者就激动地站了起来,不小心碰了阿禾一下。

    是不是不小心,不重要。

    阿禾冷笑:“看你这架势,谈不拢是要动手?”

    “每次都这样,能不能先让我把话说完再赶我走?”放生者往旁边躲去,就是盛韩轩的沙发旁。

    阿禾去抓他,他就急忙从盛韩轩和“林满月”身前经过,又不小心摔倒在他们两身上。

    就在这时,捏了一下藏在衣袖里的东西双手湿了,再以挣扎要起身的样子掩饰了他双手有擦了盛韩轩以及林满月的腿。

    更是动作太大,那液体都有一些溅出来,落在盛韩轩的西裤上。

    这就太明显了,放生者吐了一口口水,就把那液体飞出来时连接了起来,让他们误以为刚刚是他的口水。

    阿禾抓住了放生者的衣领,拎着他出了病房。

    放生者没有走掉,而是站在了门外,听着里面的对话内容,提到了今晚他们就回盛家住。

    太好了!

    天黑了,盛家门口开来一辆车。

    于闵敏和她的老公于爸爸从车上下来,站在了盛家门外。

    于闵敏整理了一下新衣服,很紧张地问老公:“不会太糟糕吧?”

    于爸爸说出他的顾虑:“你确定盛家是要跟我们讲和吗?”

    “连衣服都给我们准备了,不会出差的。”于闵敏摸了摸身上的衣服,名牌服饰她已经很久没有穿过的。要去按门铃,又被于爸爸给拦住了。帝国老公无限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