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02章 没空理你们这种的loser
    一个外人,还是满嘴谎言的人,能够命令阿禾?

    轻松的,阿禾把于爸爸从放生者的手上解救,然后扔进了门后。

    小铁门关上,电子锁啪嗒一声,把内外给分开了。

    经过一番搏斗,于闵敏和于爸爸两人都很狼狈,身上的衣服都脏了,头发也乱乱的。

    他们很久才回过神来,被一个陌生人阻拦,又被女保镖给扔了进来。方式很不文明,就跟扔东西一样。

    需要感谢女保镖吗?那是林满月的人,会这么好心?

    铁门内的于闵敏在观望,铁门外的放生者,想说又不敢说,只希望天上劈下一道雷把这门给劈坏,里面的人就能出来了。

    阿禾居高临下地看着放生者,问:“跟我说说,里面有什么危险?”

    怎么办?

    都被女保镖听去了,要是传到林满月那里去,人还没死就先让他们死了。

    放生灵机一动,立刻找出了一个说得过去的接口:“还能是什么,是你啊!我怕他们进去被你打!跟你这个女人说不到两句话,你就要动手!”

    阿禾拳头捏得响,“这么了解我,你也进去尝尝危险。”

    话音一落,阿禾就扭着他的手,强行按押到了小门口前,按了开锁键把放生者给丢了进去。

    比起于闵敏夫妇,放生者摔得那叫一个惨烈。

    要不是手指有动,于闵敏都怀疑趴在地上这人被摔死了。

    放生者一身都痛,也不敢再趴在地上不动,盛家有一个终极要命的东西,他不敢拿命开玩笑。

    电子锁打不开,没别的办法,放生者就爬门。

    铁门特别好爬,镂空的雕花,正好可以用来踩脚。

    才爬了两步,就被外面的阿禾同时从镂空伸过手来,把放生者推了下去。

    阿禾拍了拍手上的灰,“我人在外面,隔着门,又不能动手,你们还能有什么危险?”

    就是要把放生者的实话给逼出来。

    在于文志来之前,她都不会放于闵敏夫妇出来。

    不对,就算于文志来了,可能都不会放。

    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没毛病。

    放生者只觉得背后的草地上都是死亡的气息,头都不敢回。

    于闵敏不知道他们在干什么,她和老公来盛家是来谈事情的,这等小事不愿意再看。

    再怎么厉害,也只是替人办事的保镖而已。

    于闵敏挽着老公的手,转身就要走。

    放生者又去拉他们两人,用双臂压着他们两不让进去。

    也是上了年纪的人,于闵敏年轻的时候没遇见过变态,没想到这么老了还遇到了变态。

    这个人,直接是抵着她的胸口。

    “你让开,我报警了!”于闵敏用力推,连带着于爸爸都在推,没法把放生者给推开。

    不理身前的反抗,放生者大声喊:“开门,放我们出去!”

    阿禾没说话,眼神已经告诉了放生者不会开门的。

    人躲不了,还有另外的办法,就是脱掉衣服。

    那些液体都擦在了衣服上,只要把衣服脱掉,扔远一点应该就会把那终极要命的东西给吸引走。

    他们也能趁机逃走了。

    想到了立刻就办,放生者把双臂拿下来,开始脱衣服。

    先压胸,再脱衣服,这就是个变态!

    于闵敏一巴掌扇过去,被放生者躲掉了,还不忘提醒他们:“把衣服脱了,快点!”

    这是一种侮辱了,防备心很强的于爸爸,把于闵敏护在身后,质问门外的阿禾:“叫我们来就是为了羞辱我们吗?盛家这种大家族,还做这等下流的事情吗?”

    如果讲道理有用,今天这件事就不会发生。

    况且,陷阱又不是盛家布下的,而是他们的儿子于文志。

    是以,阿禾都不带回一个字的。

    放生者才没去听他们说了什么,很快就脱得只剩下一条大裤衩了,上半身裸着,袜子鞋子这些都给扔得老远。

    要不是因为有女人在,他连大裤衩都要脱掉的。

    身上的气味可能还有,气味最浓的衣服不在,终极要命的东西不会先来攻袭他的。

    另外两个明显目标,还没有脱衣服!

    等不了了,放生者就去帮于爸爸脱。

    哪有受过这种侮辱,于爸爸一边拒绝脱衣,一边提出抗诉:“我要去告你们!你们太侮辱人了!”

    说话间,于爸爸的西装外套就被放生者给扒了下来。

    看着于闵敏衣服还在身上,放生者忙着帮于爸爸脱裤子,提醒于闵敏:“你是不是不要命了!快点脱啊,有危险!”

    于闵敏脸都气红了,她一个中老年妇女,还要被调戏!

    果然,盛家没一个好的!

    “宋姿呢?选择这样下三滥的方式来侮辱我们,宋姿你还有什么脸说你是大家闺秀?扫厕所的大妈都比你有善心!”

    阿禾小手指掏了掏耳朵,“宋夫人去旅游去了,没空理你们这种的loser啊。”

    loser这样的形容,更是刺激到了于闵敏的自尊。

    相信宋姿一直躲在窗户后在看他们的丑态,于闵敏就要往里冲。

    哪能让着进去!

    放生者去抱住于闵敏,他是觉得他在救于闵敏,但对于于闵敏来说是在轻薄。

    于爸爸看不下去,皮带已经落在了脚踝,还是把裤子从脚下脱掉,去解救于闵敏。

    又是三人倒躺在地上。

    门外的阿禾,冷漠地看着他们。

    于闵敏反抗的同时,看到了阿禾的眼神,委屈地哭了出来。

    她输给了宋姿的家世,上了年纪还要遭受这种侮辱,蛇蝎心肠的女人!

    一方要往里去,一方要拦,相互制衡还是放生者力气大一些,把于闵敏夫妇拦在了门口处。

    你推我拦,打到没有力气,时间就这么过去了。于闵敏的上衣不知道怎么就此脱掉了,正好和了放生者的意,把外套给丢开很远。

    于闵敏捂着脸哭:“宋姿,你不得好死!”

    阿禾就是在这个时候,开门进来了。

    对着他们三人的脖子都是一记手刀,累极了的他们昏了过去。

    阿禾把她自己隐蔽起来时,路的那边一辆摩托车行驶而来,停在了盛家门前。入眼的就是,门口的三具,尸体?帝国老公无限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