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10章 又见鬼斧神工化妆技术
    从设计公司出来,车在路上行驶了几条街,林满月的脸都是红着的。

    她都不知道,盛大佬私下里会跟儿子说那些话。

    教小孩子,不是该教唱儿歌、认字或者给他启蒙算数的吗?

    哪有跟小孩子说让自己的女人幸福是开心的?

    能听得懂吗?

    拔苗助长有木有!

    从小就开始撩妹,可怎么行!

    头偏过来,看着规规矩矩坐在儿童座椅里的盛宝贝,林满月引导他:“爸爸跟你说得话,都是秘密,是不能向外说的。”

    盛宝贝水灵灵的眼睛里,全是困惑:“秘密,不能说?”

    “是啦,每个人都有他的秘密,有不愿意被别人知道的**。”

    “妈妈,你有**吗?”

    呃……小家伙什么时候学会举一反三的?

    “有的,妈妈有**,爸爸有**,阿禾阿姨也有**,等你长大了也会有**。”

    盛宝贝点了点他的头。

    林满月以为儿子是听进去了。

    其实,还是很好沟通的。

    大道理不会跟儿子说,一些禁止做得事,还是能够说动儿子的。

    只是呢,林满月想的太好了,她还不知道她的儿子把排除法用得非常顺手。

    林满月怀孕之后就非常嗜睡,她就把儿子交给阿禾照看,去睡了。

    以至于盛宝贝要给任佳期打电话,阿禾就照做了。

    “佳佳阿姨,是我。”

    “哎哟我的宝贝,你怎么跟我打电话了,是不是想佳佳阿姨了啊?阿姨下班了就去看你,想要什么直接跟阿姨说。”

    “东西不要,想知道佳佳阿姨的**。”

    电话那头的任佳期,不确定地回问:“你想知道我的**?”

    “是的。”

    这样奇怪的要求,让人如何去满足?

    小孩子天马行空的想象力,要进行鼓励,不能一味地打击,会失去信心的。

    “阿姨的**是,是、是……”

    是了半天,都没能是出什么来。

    盛宝贝代替任佳期说了:“佳佳阿姨,你的**是,结巴吗?”

    阿禾:“……”

    任佳期:“……”

    电台名嘴,竟然被一个奶娃娃给说无语了。

    下班后,任佳期还是带着玩具和水果,来了。

    林满月听任佳期绘声绘色地把她和盛宝贝的电话内容,无语又好笑。

    在车上只说了三个人有**不能让别人知道,所以剩下的大家都可以说**吗?

    这样的理解能力,林满月也没有指出儿子是错的。

    慢慢来,慢慢教。

    门铃响的时候,任佳期以为是盛三少回来,准备要撤退的。

    阿禾去开门,进来的是容医生。

    “快快快,给我一杯水,渴死了。”语速很快的容医生,直接冲到了饮水机前,胡乱地抽一次性杯子接水。

    一杯水,一口饮下。

    没停下,容医生又接了一杯,这次没喝那么快了。

    “一整天没吃饭,点的外卖是咸的,饿成那样只能折磨自己的味蕾把饭菜吃下,吃饱了总比饿着肚子强。”容医生很不见外地走过来,坐在了林满月身旁。

    这样的人,说这样的话,让那些病人看到,都会害怕会是治病的医生吗?

    太浮夸了……

    钟折恺是完全遗传了容医生,说话做事都这飘,无法相信钟折恺做过心理医生。

    “医院的事情我听说了,盛莉华不适合照顾人,只会让盛启泰的情况越来越重,不如你跟韩轩商量,把盛启泰送到疗养院去吧,那里有专人照顾。”

    林满月笑:“我早就有这个打算了,但是盛莉华不让。”

    “不会了,今天我有去看望盛启泰,我问他的话,他很想跟儿子住在一起。一旁的盛莉华还很不高兴,要不是我态度强硬,盛莉华都要把我赶出病房了。”

    容医生不是爱多管闲事,容家的家事太复杂了,外人插手是解决不了的。

    容医生也不是为了盛启泰好,她的意见,是只想让林满月和盛韩轩少一些麻烦。

    总是住院,就是需要人来照顾了,盛莉华才抓着这个原因不放。

    要是进了疗养院,里面有专业的医生,小病是可以就在疗养院里治疗的。

    “我看,盛启泰这辈子也就那样了,你跟韩轩不用那么防备,让他安生度过晚年吧。”

    林满月接受了容医生的提议:“好,明天我就跟盛莉华协商。”“你跟盛莉华协商什么?第一直系亲属是配偶,宋姿跟盛启泰离婚了。其次是子女,妹妹是排在后的。你们要送盛启泰去疗养院,盛启泰自己也有这个意愿,盛莉华说什么都没有用。防得就是一点,盛莉华

    会因为这件事撒泼,把事情弄得很难看。”

    听她们对话,任佳期插了一句,“撒泼也不可怕,对症下药就可以克服。”

    至于怎么样对症下药,任佳期是在等容医生走后,才说。

    人哪会把自己的另一面展现在长辈面前呢。

    就是因为办法不是很光明正大,才私下说。

    “上次海边的那具女尸,身上竟然有叶虹茜的证件,导致盛莉华跟失心疯一样找去盛家。就这样,找个人透露叶虹茜所在的位置给盛莉华,忙着去找叶虹茜,盛莉华就不会一心扑在盛启泰的身上。”

    这个办法,有点不是那么正义,但也不是要害盛莉华什么的。

    任佳期没有害人之心,只是把盛莉华引开而已。

    比起盛莉华做得那些事,她的这点小计谋太小儿科了。

    只是因为盛启泰口中喊了她的名字,盛莉华就说她是残害盛启泰变成精神错乱的凶手,还到她的电台去闹。

    她能有多尊重盛莉华?

    林满月赞同:“这个办法可行,人都送到各方面条件都好的疗养院,盛莉华再提出她比疗养院更适合照顾盛启泰,名不正言不顺还表露了私心,没有用了。”

    在疗养院的开销,于盛家来说不是负担。

    找谁去传消息好呢?

    任佳期主动揽起了这个任务,当然不是以她自己的脸去,而是经过林满月鬼斧神工的化妆技术变了脸。

    盛莉华成功被引走,连给医院里的盛启泰饭都没送。

    然后,阿禾去医院给盛启泰办了出院手续。

    没人拦,走得很顺利。

    到了医院门口,有突发事件发生,一群穿着拉拉队短裙的女人,正着急送受伤的队员进来。阿禾没有多留意,但走在她身边的盛启泰,多看了好几眼,视线落在拉拉队员的长腿上。帝国老公无限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