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16章 好心塞
    吵架吵得太投入,都忘记了还有一个盛韩轩在。

    这一声警告,就像是一只无形的大手,掐住了他们兄妹两的脖子,呼吸都困难更别提说话了。

    盛韩轩看了一眼门口,“给我滚!”

    上次经历一次从盛家滚出来,盛莉华一时间脑袋短路,误会了盛韩轩的意思,躺地下开始滚着走。

    盛韩轩:“……”

    盛启泰:“……”

    原本乱糟糟的脑袋里,看到盛莉华的如此丑态,盛启泰理智稍微恢复了一些。

    在盛莉华彻底滚出办公室后,盛启泰想要跟盛韩轩解释沟通,盛韩轩直接指着门:“五秒钟内从我的视线内消失,不然后果自负。”

    “韩轩……”

    “五!”

    还没数四,盛启泰转身就跑。没办法,盛莉华把他隐秘做过的那些事都说了出来,抛开两个女儿的死因不说,另外一个睡了下属老婆这件事,不能传出去的。那个下属曾经是他的心腹,好多他不方便去办的事情都是下属去办的,双方

    的手都不干净,如果是知道了还有那么一遭,说不定下属就会报复他了。年轻的时候比较冲动,办事没那么细致,不过下属的老婆是真的脸美身材好。

    办公室终于恢复安静了,盛韩轩不是吓唬他们两的,是真有录音,然后发给了林满月。

    在家里无聊的林满月,听完了对话录音,久久地沉默。

    她还能说什么吗?

    那对兄妹的人品,需要她“点评”吗?

    逼得女大学生跳楼、逼得老夫妇生病去世、对自己的下属老婆下手,还有什么节操可言?

    难怪奶奶在世时,那么看不顺眼盛莉华,恨不得当盛莉华不存在的。

    以前林满月只以为是盛莉华说话得罪人,骄傲自大什么的,现在她是彻底明白了。奶奶不是糊涂人,自家人有做过什么事,她是知道的。对于盛莉华做得那些,奶奶事后得知,不能再改变发生了,才对盛莉华产生了深深的厌恶。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自家里就有老人

    ,是怎么狠的下心去逼那对老夫妇搬家的?

    这些,林满月就算是现在知道,也是生气的。

    黑心商人为了楼盘与钉子户之间的那些事,很容易见报的。盛莉华只是为了她自己能够在公司里站稳脚跟,就能罔顾人伦了吗?

    那两个极品,应该受到更重的惩罚!

    推着盛宝贝在楼下走一圈的阿禾回来了,才把盛宝贝从推车里抱出来,盛宝贝就迈着他的小短腿朝着林满月走来。

    “妈妈,要抱抱~~”

    甜甜地喊着,但是盛宝贝没有往林满月的身上爬,而是抱住了林满月的腿,就这么靠着。

    小小年纪,竟然都记得爸爸说得话,不能给妈妈身上增加重量。

    阴霾一扫而空,林满月笑着摸儿子的头,“我们宝贝回来啦!”

    昂着头,盛宝贝睁着他清澈的眼睛,“妈妈,什么是太子呀?”

    太子?

    林满月看向阿禾,阿禾才说:“偶遇这里的住户,有说小少爷是盛家的太子。”

    太子还算不上啊,盛家又不是王朝。

    不过,开玩笑的吧。

    钟折恺还管米安叫长公主呢,都是差不多的性质。

    盛宝贝天真地问:“我是你跟爸爸的儿子,怎么她们说我是太子呢?”

    经过那次的**事件,林满月决定还是跟儿子解释清楚,免得他到处去问。

    “因为她们是在逗宝贝你玩的啊,所谓的太子其实是电视里的人物,很久很久以前有的。你不是什么太子,你是我跟你爸爸的儿子,也是你弟弟妹妹的哥哥。”

    “很久很久以前,是死了吗?”

    呃……

    林满月想起来,给儿子看奶奶照片时,就是这么说得。

    小家伙,记性真好啊。

    难道要她在儿子这么小的时候,就教着“死”字的意义吗?

    “对的。”

    “妈妈我知道了。”

    林满月没有多问,接过阿禾递过来的水,喂给儿子看。

    第二天,阿禾再次带盛宝贝去小区里面散步,出事了。

    林满月赶下来时,双方没有发生激烈的争执,但看另外一方,貌似态度不友善。

    当然了,阿禾把盛宝贝护在推车里,安安全全的。

    物业见到林满月来,救星到了!

    “怎么回事?”林满月问的是阿禾。

    她要先从自家人了解信息。

    对方先抢答:“你儿子骂我坏人就算了,他还朝我扔石头!”

    做没做过,小区里有监控,一查便知。

    再从说话人伸出来的腿,小腿上是有一块破皮了。

    林满月再用询问的眼神看向阿禾,阿禾点头了,她确定她儿子是真朝人扔石头了。

    别人那么小只知道哭鼻子呢,他倒好,都知道攻击人了!

    这点不好!

    林满月不是一点原则都没有的妈妈,做错了就是错,她板起脸问儿子:“为什么这样做?”

    盛宝贝嘟了嘟嘴,很委屈地说:“是她先说我死了的。”

    我去!

    林满月的脸板不起来了!

    到底是怎么回事?

    她的儿子好好的,惹到谁了要说死?

    对方一听这种说辞,急忙否认:“绝对没有的事,我明明是好言跟你们打招呼,这位小姐可以作证。”

    指的就是阿禾。

    能住进这个小区的,非富即贵,虽然都没有盛家那么豪,至少也不差。

    巴结盛家都来不及,谁还会跟一个小孩子过不去啊。

    林满月也是瞬间的诧异,一下子就不相信儿子说的了。

    真要是说她儿子死了,不需要她儿子动手,阿禾就先把对方打得满地找牙。

    脸又板起来,“说实话,不许骗人,为什么要打人!”

    小家伙的眼睛里迅速挤满了眼泪,很可怜地说:“我没有骗人,就是说我死了,男子汉大丈夫,要自己动手解决仇人,不能只依靠父母。”

    林满月:“……”

    男子汉大丈夫、仇人什么的,是谁教的?

    她没有教过!

    难道是盛大佬?

    盛宝贝的眼泪流了出来,哭兮兮地:“她说我是太子,妈妈说太子是已经死了的,她不是在说我死了吗?”

    林满月:“……”救命啊!老天爷啊!这个儿子的理解能力,让她好心塞啊!帝国老公无限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