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25章 你来道什么歉?
    其实不用人数来比,围堵的这些人都不占优势。

    再在盛韩轩来了之后,气势上碾压,他们哪里还记得打小三会有多少报酬,只被面前的这个男人吓住了。

    阿禾接完电话,再对小区保安们说:“谢谢你们及时的帮助,接下来的事情,我们要自己处理了。”

    没有说出赶人的话语来,意思就在里面。

    保安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一个有了行动,起了带头作用,其他的保安都跟着走了。

    并不像外面那些爱看热闹的欧巴桑,走得时候连头都不带回的,更别说是拿手机什么的,完全没有。

    围堵的人,内心里有想法了。

    他们给保安们红包都请不走,小三几句话就把保安给请走了,双标太严重了。

    难道这个世界上,还真有不爱钱的?

    盛韩轩没再说什么,回车上去了。

    阿禾听到关车门的声音,她才问来围堵的这些人:“你们是拿钱办事,还是贱女人的亲信?”

    不然呢,礼貌地称呼瘦弱女人为“那位小姐”吗?

    “钱!她给我们钱,我们才来的。”

    “什么样的原因,让你们以为我是小三?”

    “你跟他老公的合照啊,她说她老公都没有对她笑得那么开心过。”不用阿禾索要,直接把照片呈上来。

    阿禾看了之后,送到了车边。

    林满月摇下车窗,入眼的就是他们在游乐园湖水里的照片,她跟盛大佬只照到一点,主要人物还是阿禾、蔡总和宁宁。

    所以那个瘦弱的一直在喊打喊杀的女人,是蔡总的原配?

    那么小的孩子都没有放过,心理变态!

    林满月下达命令:“给她一点教训之后,再通知蔡总。”

    阿禾再倒回去,对着围堵的那些人说:“我的记性很好,你们的脸我都记下来了,以后再让我遇到你们拿人钱去做这种事,就是这样。”

    说着,阿禾把手中的照片揉成了一团。

    手掌摊开,照片成了一团皱巴巴的小纸团。

    如果是别的材质,估计都破碎了。

    话里的意思是放他们走,识时务者为俊杰,哪里敢还留在这里跟有钱人叫嚣,那可是劳斯莱斯的主啊!

    三辆车,超载挤上去,把蔡总的原配一个人丢了下来。

    阿禾再一个手势,跟随盛韩轩一起来的保镖,跑去了各个入口,防止有人进来。

    原本还有点“人满为患”的停车场,一下子变得空荡荡。

    “贱人,你敢伤我的话,我是不会放过你的!”

    嘴上还不服软,瘦弱女人掏手机,才想起包包在车上,她回去拿。

    阿禾双手已经戴好了手套,两步就来到了瘦弱女人的身后,一把就抓住了她的头发。

    瘦弱女人尖叫声还没有发出来,阿禾已经用另一只手捂住了她的嘴,强行带着瘦弱女人回到了车上。

    停车场的所有监控都已经被罢工了,监控没拍到,也没有路人看到。

    只有对面车上,林满月冷眼看着阿禾粗鲁地把蔡总原配拽上车,没有流露出一丝同情。

    对一个那么小的小姑娘,都能故意放虱子去头上,还用去同情吗?

    蔡总不会让家丑外扬,更不可能报警说原配虐童。

    林满月没有认为她是正义的使者,犯到她手上来了,这只是顺便而已。

    十几分钟后,阿禾从瘦弱女人车上下来,稍微整理一下她因为打人而乱了的衣服,再站了一会儿,蔡总人来了。

    瘦弱女人也看见蔡总了,急忙跳下车来求救:“老公救我!这个女人抓着我的头发把啊按在座椅上,我几次都差点断气,她要杀我!”

    声音根本就不是在骂人时的那样尖锐,此时的身材配上语气,就是被阿禾欺负的小白菜。阿禾呢,自然不会承认:“蔡总,你的原配花钱请一些社会混混来,威胁吓唬我家夫人,要不是小区保安维护的及时,还不知道会发生什么意外。总裁大人来了之后,为了不把事态扩大,就让那些人先走了

    ,但是你的妻子还在出口辱骂,我就把她带上车,不让骂声影响到我家夫人。”

    “老公你不要相信她!她差点把我杀了!不信你摸摸我的头发,感觉头皮都被这个女人掀开了。”瘦弱女人手捂着自己的头,这不是装出来的,是真疼。

    蔡总都不带理妻子一句的,走到林满月的车边,“盛太太对不起,让你受到惊吓是我们的责任。”

    林满月手竖起来,打断蔡总的话:“责任不是你们,是你妻子,你来道什么歉?”

    一点面子都不给。

    蔡总倒回去,把妻子拉到车窗这边来跟林满月道歉。

    快走近时,林满月又说:“在那里就可以了,我看到那女人的脸就恶心!”

    头皮那么痛,还要道歉,瘦弱女人倔强地没开口。

    蔡总催促:“立刻向盛太太道歉!”

    “我又没伤到她,为什么要道歉?受伤的人是我,该被道歉的人也是我!”

    冥顽不宁!

    当面道歉,蔡总是明白林满月的意思,做到了以后就不追究了。

    盛三少没说话,就是认同了林满月。

    蔡总眼睛一眯,“错的是你!”

    “我错什么了?你跟那个女人不清不楚,我身为妻子还不能问了?”瘦弱女人眼神在阿禾身上扫了几下,不屑地说:“眼光真差,要找小三也找个大家闺秀,那男不男女不女的,你的口味真重。”

    与他们夫妻两相隔有点距离的阿禾,往前走了几步,对着蔡总礼貌地点头示意:“蔡总你不教妻子为人处世,我来教教她。”

    反手就是一耳光,瘦弱女人踉跄几步才站稳。

    换做别的男人,自己的妻子这么被欺负,该帮忙出手了。

    但是蔡总,没有行动,就这么看着被打到捂脸的妻子。

    眼神中不是心疼和维护,是浓浓的失望。

    不是所有人都跟他一样,对她百般忍让的。

    错的离谱,他想求情都没法开口。

    林满月带着儿子,肚子里还怀着一个,他妻子这样的行为,绝对是错了。瘦弱女人哭了:“老公,你就这么看着她打我吗?你是男人啊,有人打你老婆,你都无动于衷吗?”帝国老公无限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