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16章 本我,超我
    “兴奋?”邬几圆愣了愣,被凶兽包围……很兴奋?

    容霄认真的点头:“嗯,兴奋啊,全身的热血都在沸腾着……只有站到这里才会知道,原来咱们之前打过的那些架,都只不过是小打小闹而已。在世界的舞台上,和那些真正的高手对决,超越自己,寻找人生的真义,简直没有什么比这更让人兴奋了……”

    “果然,想要成为真正的强者,还是应该来天宫门闯上一闯!”

    这一刻的他,身上确实环绕着一种强大的气场。那是真正属于上位者的高贵,即使是比起那些天家子弟,也是毫不逊色。

    邬几圆在旁听得忍俊不禁,调侃道:“看来你很喜欢这里啊?看吧霄哥,兄弟们早就说你适合啦,是你自己死活不来……嗯,霄哥?”

    邬几圆的声音渐渐轻了下去,他开始发现,容霄的状态……似乎是有些奇怪?

    虽然气场确实是强大了很多,但他看上去,就像是完全游离在赛场之外。就好像有一个不属于他的灵魂,正占据着他的躯壳,掌控着他的意识。

    刚才自己对他说了这许多话,他像是完全没有听到。目光是一片空洞,这空洞中却又闪烁着异样的电花,就像是翻滚着无尽雷霆的天幕,深得望不到底。

    “霄哥……?”邬几圆壮着胆子,抬手在他眼前晃了晃,见他确是毫无反应,试探着又拍上了他的肩头,“霄哥,你这是怎么了?你别吓我啊……?”

    就在这一刹那,仿佛有股电流,从两人周身同时流窜而过。邬几圆的五指几乎是被震了起来,指尖跳动的火花,仍令他感到指骨略微发麻。而容霄的身形已是直蹿而起,冲入了凶兽群中。灵力漩涡如海浪席卷,磅礴的能量震颤空间。

    邬几圆放心不下,正想上前相助,一旁的凤君夜忽然冲他摆了摆手,凝视着容霄的身影,若有所悟。

    “凤少爷,我老大他该不会是中邪了吧?”邬几圆惶急之下,也顾不得在九幽殿少爷面前摆造型,就匆忙询问道。

    “也许,那是他的机缘。”凤君夜负手而立,神色坦然,眼中更是闪烁着淡淡的欣羡。

    如果真的像自己所想的……如果他真的是进入了那个境界的话……那的确将是一场大造化!

    正在凶兽群中奋力冲杀的容霄,并非如邬几圆所想是丧失了意识,相反,他的思路异常清晰。既身处于赛场,又超脱于赛场,灵魂宛如融入了一个特殊的空间,在那里,他既是自己的主人,又是这片赛场的主人。

    “当初,我仅仅是为凉子才来到这里,在一味追逐她脚步的时候,我丢失了我自己……”

    “现在,我终于知道,该怎样追求我想追求的,守护我想守护的……”

    左掌轻缓拍出,身形旋转,右侧有一头凶兽袭来,不必思考,抬掌相迎,灵力穿透中枢,贯穿了它的全身脉络……

    越来越多的凶兽围了上来,在这个奇异的状态下,容霄应付得游刃有余。他完全不需要去考虑战略,只是依照身体的本能出招,便可以轻易切中凶兽的要害。

    整个战场,仿佛化为了一张巨大的棋盘。所有人的行动都变成了慢动作,并且在他们的体内,都被勾勒出了清晰的白色线条,那正是灵脉的完整流动轨迹。敌人是如何调动灵力,打算从何处进击,他都能感应得一清二楚!

    上步,前冲,在他耳边,总能听到哗啦哗啦的响动。他知道,那正是自己全身的血液,在每一条血管内奔涌的声音。

    在有需要的时候,即使是每一滴血珠,每一块骨骼,都可以成为最富有杀伤力的武器。

    “听得到血液的流淌声,看得清每一个人的动作,好像我就是这法则的一部分,大千世界尽在脚下……”

    即使是随意的出招,也可以勾动法则之力。世界的规则,由我掌控,为我所用,我就是……这世界的主人,这赛场的主宰!

    “这就是……我活着的意义!”

    “轰”的一声,一道惊人的银光从他体内炸起。在这阵强大电流的洗涤下,他的头发自动直立而起,每一根头发丝都蹿动着电花。或许是那电芒太过炽盛,令他的发色,一时间竟是被染上了几分暗紫。

    在他的衣袍之上,更是有着汹涌的雷霆之浪,翻卷倒灌,一次次的淬炼着他的体魄,爆发出一连串“噼噼啪啪”的炸响。那震撼的景象,如同一位掌管着疾电的雷霆之神。

    雷光翻覆间,容霄的双眼虽然依旧被电火缭绕,但那眼眸之内,已经不再是如最初的空洞。在恢复清明的同时,那种被保留下来的特殊神采,在众人眼里,既熟悉,而又陌生。那既是他,却又不完全是他,短短的瞬间,他似乎就已经实现了一个层次的跨越。

    身形轻盈的一转,双手各自推出,扫开一道翻涌的灵力漩涡。遍及之处,将周遭的凶兽群齐齐掀起,又在雷海中重重砸落。

    当它们仰面朝天的栽倒在地时,那一度燃烧着凶光的双眼,已是彻底的翻白空洞,失去了意识。

    那凶悍的猛兽群,竟是在一招之下,全灭!

    就算是如今场中,最受瞩目的那几个通天境强者,恐怕也不能解决得如此干净利落!

    好一阵子,邬几圆才从惊愕中醒过神来,小步小步的走上前,试探着询问道:

    “霄哥你……这是突破了么?”

    一招撂倒所有凶兽,容霄再次直起身时,眼前的世界已经恢复了常态。他不再是那个足以掌控全场的法则宠儿,也无法再看清其他人的灵力脉络,但提升的实力,却依旧是货真价实。

    那令他陌生,却又令他无比兴奋的强大力量,此刻正在他的四肢百骸间奔涌着,在他的血管,在他的指尖跳动着。

    已经很久没有突破过了……尽管他仍然在频繁的战斗中磨砺着自己,但他的修炼,也确实是陷入了瓶颈。他已经很久都没有触碰到自然界的元素了。像这样修炼下去,就好比一味苦练招式,却没有内力的支撑,始终难以迈入一流高手的门槛。

    修炼瓶颈的问题,他也曾为此焦虑过。但在尝试过各种方法,均告无效后,他就选择了顺其自然。没有想到,这久未降临的感悟,竟然会在赛场上突兀的到来!来到这里,果然是一个正确的选择!

    邬几圆在他身边兴奋的大叫大嚷,凤君夜则是在一旁沉默静观。但他眼中的震动,却是一点都不比其他人少。

    人类的精神结构,被分为本我、自我、超我。“本我”是先天的本能,**所组成的能量系统。“自我”一方面调节“本我”,一方面又受制于“超我”。而“超我”,则是由社会规范、伦理道德、价值观念内化而来,追求完善的境界。

    对容霄来说,他的人生轨迹,一直只遵循“自我”,肆意由心,潇洒随性。但在他有了牵绊,第一次喜欢上一个女孩,又受到她的身份所压制时,他的“本我”,开始唤起了他前所未有的自卑。

    他反复的担忧着,如果凤薄凉嫌弃他,如果九幽殿的人不认可他,如果整个社会的人都不看好他……一个是顶级势力的大小姐,一个是市井平民,在主流世界一贯所输送的三观中,这样的两个人都是天差地别。

    因此,他的自卑也是不由掌控的,他没有办法不去看轻自己,也没有办法摆脱由此而生的顾虑。既然恋爱的过程,本质上就是价值的交换,那么当对方的价值远远高于自己,他又如何才能与她实现平等的交换?

    在“本我”不断输送的消极情绪下,他只能选择压抑“自我”,他进入天宫门,做着自己并不想做的事,忍受着种种异样的眼光。这一切,都只是为了取得一个足够的地位,可以配得上凤薄凉。但归根结底,这却仍然是将自己的价值,依附在对方的价值之下。

    直到在擂台上尽情的挥洒汗水,体会到战斗和人生的乐趣时,容霄才久违的,找到了那个被他压抑的自我。

    原来,战斗的目的,可以不是为了其他人,仅仅是因为我喜欢战斗。

    我站在这里,仅仅是因为我想站在这里。

    这是我自己的人生。

    我才是人生的主人。

    或许是因为这样的心态,让他真正觉醒了沉睡的“超我”。

    我该做的,不是为了配得起她而去努力。

    而应该是,为了我自己去努力,直到真正的与她相配。

    一线之隔,天差地别。

    修灵者的突破,原本就是一个不断认识自我,超越自我的过程。在这一刻,容霄完美的实现了精神层次的跨越,而他的灵魂,也是短暂的与法则融合到了一起。

    和大道规则一起,近距离体会着整个世界。

    能与本源法则相融,这在修灵界堪称是万中无一。即使是轮回境修灵者,也不过是能够触碰到本源海洋,要想完全相融,依旧是难如登天。

    虽然容霄境界尚浅,只是片刻就脱离了法则相融,但那短暂的神妙状态,为他带来的收益却是相当巨大的。从眼前说,他直接就拔高了一个大境界,省去了寻常人或许是数十年的苦功。往长里说,他曾经亲身体会过法则的本质,将来再加感悟,必然也是事半功倍。

    “能在战斗中瞬间突破,这可是相当罕见的。”直等邬几圆终于消停下来,凤君夜才缓步走上前,认真的打量着容霄,又含笑劝说道:“不过,刚刚才晋升一个大境界,还是先静坐修炼,再稳固一下修为比较好吧?”

    能够进入那个传说中的状态,可以说是潜力无限。如果说凤君夜之前只是认可了容霄,那这一回,他就更是彻底的服了对方。从今往后,自己只认他一个姐夫!

    容霄默默做了个深呼吸,再次抬起头时,眼中再度精光四射。

    “稳固修为……最好的方法,难道不是以战养战么?”

    话音刚落,他的身形就再次化为流光,疾冲而出。

    身边的凶兽都打完了,他就继续冲向赛场上的其他区域,环场狩猎着可见的凶兽。

    猎人与猎物的瞬间颠倒,以及容霄那数倍远胜于前时的强势,看得一旁的凤君夜和邬几圆两人也只能惊叹。

    第二组。

    容霄那一边是大出风头,叶朔这边,却依旧是深陷在最糟糕的境地中。

    全身如受火焚,能感到碎片与身体的联系,正在一点点被切断。如果碎片当真被强行剥离,对灵脉和一应器官都将造成损伤,到时候,不仅是体内受创,恐怕当真会彻底毁了自己的修炼根基!

    意识越来越微弱了……叶朔的双拳几次攥紧,但每次五指松脱,待到再次收拢之时,指弯总会松驰许多。真的……到极限了吗?

    就在叶朔的大脑即将陷入空白之时,忽然,缠绕全身的束缚自动消散了。

    一道强横的精神力波动蔓延而来,冲刷过凤君瞳的大脑。令她神色一变,踉跄后退。而由她操纵的“虚妄之镜”,也在同时瓦解。

    “砰”的一声,叶朔脱力的身形从半空栽倒,滚落在擂台上,砸得他腰酸背痛。

    “叶朔,你好像陷入苦战了哦。”耳边响起了一道温柔的低笑。叶朔迷迷糊糊的抬起头,映入眼中的,竟然是一张如天使般美丽的面容!

    “雪梦?”叶朔脱口惊呼,“为什么你会在这里?”

    得救虽然令人欣喜,但在叶朔心里,却是很快的泛起了一股异样感。

    被女人救……实在是一件很没面子的事啊……何况,她还是天霄阁的大小姐。

    这时,对面的凤君瞳也重新站直了身子,血瞳中重新流转起了黑色纹路。

    “雪梦,你的天符师能力又精进了。好久不见,就这么招呼朋友吗?”

    颜雪梦淡淡一笑:“抱歉呢,君瞳,叶朔也是我的朋友,你愿意给我个面子么?”

    凤君瞳为这两人的“朋友”关系,似乎是微微一怔。但很快,她就重新换上了一副冷漠的神色。

    “他身上的宝鼎碎片关系重大,我做不了主。要求情的话,你直接去找殿主说。”

    “什么宝鼎碎片?”颜雪梦似乎还是第一次听到这个名词。邪世帝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