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21章 魔狮
    强横的灵力光束,紧锁着两只深渊魔虎,映衬着忽隐忽现的秘纹,流转出一片隐晦的法则气息。

    哥舒庆一言不发。身后众人的心思他一清二楚,但强行收服两只有主的魔兽,即使是他也感到很吃力。在这个节骨眼上,他实在是分不出心,和这些人再去打无谓的嘴仗了。

    双臂间再加一股劲力,汗水大颗大颗的打在地面上。两头魔虎背上的秘纹,在此际确是更深邃了几分。

    “哥舒庆,你的吃相太难看了。”忽的,一道冷嘲声从另一端响起。颜月缺款款走来,步伐稳健,神态从容,精致如玉的面庞上,正挂着一个讥讽的笑容。

    “哦,或许这也符合你们断魂岭强取豪夺的作风。不过,当着九幽殿少爷的面,人家可是真正的本家,你怎么也不说多孝敬一点?”

    这一句话,是有意挑起双方冲突,暗示凤君夜也会参与魔兽争夺,可说是再一次的“鹬蚌相争”之计。沈安彤虽然听了出来,但她也担心颜月缺这“诡谋家”会来对自己玩阴的,一时也不敢向众人挑明。

    哥舒庆森冷的一笑,汗水如纵横的溪流,在面庞上疯狂流淌。勉强斜过视线,一字一句犹如从牙缝中咬出:“怎么,天霄阁少爷,你要向我传授你的君子之道吗?”

    颜月缺悠然而笑:“我可没有霂霖哥的仁慈。说起来,我倒应该感谢你,自己在我面前露出破绽。”

    随着落定的话音,他垂在身侧的左手猛然抬起,对准了哥舒庆的方向,掌心中有着磅礴的灵力涌动,很快就凝聚成了一团闪耀的光球。

    “为魔兽强行烙印契约,这可是相当消耗你的灵力和精力。这个过程绝对不能分心,也就是说如果遭到攻击,你就完了。”

    如同白虹贯日,一道璀璨光束破空划过,笼罩之处不断扩大,将哥舒庆封锁在内。而光束的本源,正连接在颜月缺手中。

    哥舒庆的身子顿时一僵,如同一瓢凉水从头直浇到脚,全身的肌肉都如过电般的抽搐了一瞬。但他确是修为惊人,仅是片刻的迟滞后,再度运转灵力,继续抹除深渊魔虎体内残留的烙印。剩余的力气,则用以抵御颜月缺的攻击。

    由于两人实力相当,谁也不饶谁,一时间势成僵持,照此下去,谁胜谁负实难预料。

    颜月缺也看出了这一点。迟疑半晌,他就转过头,向凤君夜等人温和一笑,提议道:

    “几位,如果不介意的话,不妨与我联手,先解决了他如何?我想你们也很清楚,如果让他成功收服契约魔兽,是绝对不会放过你们的。”

    “那我们帮你,你就会放过我们吗?”邬几圆心直口快,当即反问道。

    颜月缺的嘴角缓缓扯起,笑容别有深意:“那也说不定啊。”

    目光环视一周,淡然道:“只要能解决他,我就确定出线了,何必再做多余的事。另一位出线的,多半就是凤君夜少爷了。”他再次笑了笑,“反正也是轮不到你们的,何必操这个心呢?”

    轻飘飘的一句话里,竟是再次暗藏杀机。

    凤君夜如今和这几人是同盟,但他们的同盟关系,实在是并不稳固。

    撇开容霄不谈,邬几圆、沈安彤,还有那一群乌合之众,可都尽是一帮唯利是图之人。作战讲究知己知彼,颜月缺自信已经把他们看得很清楚了。他们的联盟,不过就是为了依附强者,根本谈不上什么真正的团队。

    现在,自己早早把局势摆在他们面前。在他们和凤君夜当中,是注定只能出线一个的。以九幽殿少爷的实力,论单打独斗,他们毫无胜算。

    所以如果想赢,倒不如趁着现在人多,群起合围。自然,凤君夜也想得到这一点,所以为了排除可能的威胁,他一定也会愿意“先下手为强”。

    至于容霄,别说他和凤薄凉还没有确定关系,在出线名额面前,挤进前十,所能得到的修炼资源与后方梯队,简直就是天壤之别。就算亲兄弟也是会反目的,方才的修罗兄弟,岂不就是最好的例子?

    “退一步讲,修罗兄弟的作风你们都是知道的。”埋下了争斗的种子后,颜月缺不着痕迹的将话题带过,“就算同样是出局,被我丢出局,也总比被他丢出局,要好得多吧?”

    这一番话娓娓道来,直击各人软肋。颜月缺满意的看到,凤君夜几人都陷入了沉默,显然是在认真思考自己的提议。

    就是这样……先让他们帮自己解决掉哥舒庆,然后陷入内斗,剔除那些多余的人,胜者也会大耗力气。到时,我不费吹灰之力,就可以成为这张擂台上唯一的胜者!

    成为继墨孤城之后,第二个惊艳全场的人!

    “……别听他胡扯!”哥舒庆声嘶力竭的吼声,忽然又响了起来,打断了场中这一阵诡异的沉寂。

    “之前他是如何挑唆我兄弟相争,你们也都看见了,这种反复无常的小人,你们真的要相信他吗?”

    深吸了几口气,他紧咬牙关,一字字的道:

    “我在此承诺!无须你们相助,只要各位不出手攻击,我就领了这份人情。待我解决颜月缺之后,容你们自行分出胜负!”

    颜月缺不给众人动摇之机,立刻接过话头:“断魂岭杀手的话,真能相信么?”

    “只要各位相助,这只乾坤圈,就归你们。”空余的右手冲众人一晃,亮出一只乌光闪烁的圆环。锋芒毕露,杀机隐现。

    乾坤圈,本名阴阳刺轮,是一种在手掷暗器中,最为锋利的秘宝之一。

    此物外形似镯,直径八寸,外缘上有着大约一寸半长,锋利无比的三角形尖刺。刺尖弯转,犹如锯齿,弯转处又似狼牙锤上的尖牙。除手握处外,内部几乎到处都是尖刺。杀伤力之强,可想而知。

    沈安彤看得眼前一亮。这可确实是个好东西啊!虽然并不适合自己,不过拿去卖钱,应该可以喊出一个高价!

    哥舒庆冷笑一声,提高了声音:“只要你们不插手,两只乾坤圈,尽管拿去!”

    正在沈安彤眼巴巴的计算着,两只乾坤圈可以卖出多少钱时,凤君夜已经微笑着开口了。

    “两位,其实我们真的无意卷进二位的战斗。大家以后进了天宫门,也还是要做朋友的。要我们决定帮谁,那只能是价高者得,谁也不吃亏。”

    “现在我们这里有这么多人,但是乾坤圈就只有两只,这可真让我有些为难啊……”一边说着,他作势轻托住额头,摆出一副“为难”之相。

    颜月缺和哥舒庆何尝看不出他是就地起价,一时间双双在肚里暗骂,或许这还是两人第一次有如此默契。

    一旁的沈安彤倒是听得赞赏不已,默默打个响指:“这位少爷倒是够黑心,我喜欢!”

    “两位,想清楚了没有啊?”见两人迟迟不答,凤君夜又不紧不慢的出言催促道。接着,在他手中也托起了一道黑色光球,对准了两人的方向,来回游移。

    “要知道,我们不仅可以袖手旁观,也是可以反过来出手的。现在你二人互成牵制,谁遭到攻击都会很麻烦吧。”

    “所以,这个价码,是不是也应该再提高一点?”

    这个时候,连邬几圆都佩服了。这他妈……比无赖还无赖啊!

    颜月缺冷然未答,他没想到自己在这里竟会碰了个钉子,遇上一个比自己更阴的。但作为“诡谋家始祖”,他绝对不会如此轻易接受旁人的威胁。双目微沉,有暗光在瞳眸内徘徊,琢磨着如何反击制胜。

    哥舒庆就更不用提。对他来说,现在反正是“债多了不愁”。局势乱起来也好,说不定,他就可以从乱中取利

    这一局,从两方的对峙,已经演变到了三方的僵持。正在众人各怀鬼胎时,一道惨叫声忽然从后方响起。邬几圆下意识的回过了头,“安彤……?”

    容霄、凤君夜、颜月缺几人也是迅速回身。以他们的实力,都能感应到后方忽然传来了一阵异样的能量波动。就与深渊魔虎出现时依稀相仿,但这一次的魔力……却是更为阴邪,也更为强大!

    一眼望去,擂台上就如凭空降入黑夜。在他们面前,正伫立着一头山岳般巨大的黑色魔狮。如火焰般张扬而起的鬓毛,散发着幽幽的冷光。狭长的尾巴如黑蛇般伸缩摆动。面对着众人,张开大口,露出森森利齿,触目惊心。

    从它身上的气息看来,这同样是一头来自无尽深渊的魔兽。而它与先前的两头深渊魔虎,就像是王者与将士之差,不可相提并论!

    沈安彤先前便是被它一爪掀起,甩到了背上。这时她几乎是一动都不敢动,俯视着地面上一众缩小的人影,身子僵硬的紧绷着。

    简直是怕什么就来什么!她就是因为害怕凶兽,有意站得离魔虎远些,没想到首当其冲,就成了从后方逼近的狮子的“开胃菜”!早知道是这样,她……她还不如跟邬几圆换个位置呢!

    “哎喂,狮子啊,不要吃我……”她小心翼翼的试图和魔狮“打着商量”,抬手指向邬几圆,急急的道:“你去吃他……去吃他好不好?”

    也不知是否由于她在耳边的“絮絮叨叨”,那魔狮猛然昂首,双蹄腾空,发出了一声震惊全场的咆哮。距离最近的沈安彤,只觉得耳膜都是一阵嗡嗡作响。

    “竟然是深渊魔狮?”凤君夜似是想到了什么,面色惊变,“那可是屹立在无尽深渊的王者之一啊!百兽宗的人竟然连它也收服了?”

    沈安彤听不清下方的几人在说什么,她只是被那魔狮甩得头晕,震得头晕,惶急之下,手中拈起一把银针,就朝着魔狮的颈部刺了下去。

    这一击未能令他脱险,反而是更加激怒了魔狮。它的身形瞬间狂跃而起,摇头摆尾,巨大的冲力,直接就将沈安彤甩飞了出去,重重砸落到了擂台之外!

    哥舒庆虽然看不到背后的景象,但单凭那声声喧哗,以及不断扩大的威压,也算是让他了解了八成。而他的第一反应,便是张眼望向那两名倒地的野人,要确定他们是否恢复了意识。

    但在他的目光尽头,那两人却是一动不动,灵力波动也早已衰弱了下去。以他们这样的状态,自然是不可能再召唤出深渊魔狮,那也就是说

    “百兽宗余孽?”颜月缺也刚刚从同一处收回视线,面色陡然凝重了几分。

    不是这两个人,也就是说,现在这张擂台上还有其他的百兽宗参赛者!能够驱使深渊魔狮,恐怕他的实力,比自己和哥舒庆、凤君夜等人也是相差无几!

    敌人到底在什么地方?他一直隐藏在暗处,就是为了等待这一刻吗?

    那一边,深渊魔狮已是张开大嘴,喷出一团浓郁的紫色光球。球体内部,窜动着一道道被压缩到极致的电蛇,充满了无尽深渊中那令人绝望的魔气。

    哥舒庆已是无暇他顾,光球闪电袭来,正中背心,这一击令他体内翻腾,与深渊魔虎的灵力锁链也被瞬间斩断。身子就像是一团被掏空的布袋,当场抛飞而起,在半空中几个翻滚,终是被甩落在了擂台上。上身颤动几下,一张口便是喷出了一大口鲜血。

    台下。

    “安彤姐,终于等到你了!”

    沈安彤腰酸背痛的刚爬起来,还未能适应眼前的天旋地转,头一句听到的,就是吉振辉的“幸灾乐祸”。

    一会儿不见,这小子倒是长本事了,连自己都敢取笑!沈安彤满肚子怨气正好发泄在他的身上,一巴掌朝他头顶拍去:“什么话啊!你就等我出局呢是吧!”

    “不是不是……”吉振辉慌得连忙摆手,“那个安彤姐,我老大让我问你一句话。你觉得他……怎么样?”

    这句话,老大一早就叮嘱他问。只是沈安彤太过活络,身边总有其他考生在。这话若是有外人在场,那就不便说了,因此他左等右等,一直都没能找到机会。

    沈安彤根本没当回事,揉着因为被甩下台而酸痛不已的四肢,没好气的甩下一句:“什么怎么样?”

    吉振辉咽了咽口水:“嗯,做男友……怎么样?”邪世帝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