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22章 掠夺者
    台上的局势很危急,深渊魔狮也很凶猛。

    但这些对沈安彤的震撼,都比不上吉振辉那一句话来得大。

    “你问错人了吧?”确认过自己既没听错,也没理解错后,沈安彤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我又没跟他交往过,我怎么知道啊?”

    吉振辉继续语不惊人死不休:“那你跟他交往一下试试?”

    沈安彤险些一口血喷了出来,用看智障的眼神斜视着他:“你吃错药了?帮你老大拉皮条也别拉到我身上来啊!”

    吉振辉的神情很有几分尴尬。他早就知道,安彤姐跟无涯那些势利的女生不一样,不会经他一提,就欢天喜地的答应交往。但是在被对方拒绝的时候,该如何“说服”她接受老大,这个他就真的没有经验了。否则的话,他也不会一直单身到了现在。

    “彤彤,你这么说话很伤人哎!”正在吉振辉困扰万分时,一道天使般的女声忽然响起。黎悦不知从哪里冒了出来,笑嘻嘻的扶住沈安彤双肩,来回摇晃着她,调侃道,“说不定,人家是真心喜欢你呢?”

    “哇悦悦你什么时候钻出来的啊?”沈安彤这句话一出口,也意识到自己可能是有点不够朋友。好歹大家也是分在了同一组,但混战一开始,她就忙着到处攀附求保命,竟然连黎悦是什么时候出局的都不知道!

    要是别人欠了自己,那是非要炸出他七分油水不可,但如果理亏的是自己……咳咳,沈安彤干咳几声,立刻就绕开了话题。

    “那什么,邬几圆是个好男人是吧?跟他交往会很幸福是吧?”见黎悦一脸八卦的猛点头,沈安彤顺水推舟,“那你跟他交往不就好了!”

    “悦悦,你也是时候脱单了,我看好你!”说着,她反客为主,转而揽住了黎悦的肩,一面冲吉振辉丢去个眼色。

    虽然看得出邬几圆对自己有意思,但沈安彤绝不认为,他会像霄哥喜欢凉姐一样,非自己不可。最多就是他跟同一个类型的女生交往多了,想换换口味。是自己还是别人,都没有什么分别。

    至于把好姐妹推进火坑?沈安彤可没觉得。反正交往个几天他还是会腻,最多就是被骗财骗色,那有什么大不了的?

    还不等两人对她这突兀的“捅刀”有所回应,赛场内部,忽然响起了一阵惊天的爆炸。浓郁的血腥气,正是从第三组的方向飘来的!

    第三组……沈安彤脸色一变。是啊,现在没时间跟他们纠缠,第三组的比赛……还没有分出胜负啊!

    一句话都没有多说,她就甩开两人,快步奔到了第三张擂台前。在人群中一路往前挤,努力的想找到一个好的观赛位。

    好不容易给她找到了一处开阔地,刚要上前,一条飘扬的红色斗篷就映入眼帘。那人半身前倾,姿态慵懒,脸上一条狭长刀疤分外显眼。一种无与伦比的煞气,正从他的身周缓缓散发而开。

    是哥舒冲!原来这个煞星在这里,难怪这一带的人这么少!沈安彤暗叫一声倒霉,立刻收回了迈出的脚,猫着腰隐入人群,一步一步的朝另一侧绕行。

    但还不等她挪出几步,那掺杂着血气的威压猛然在她身后放大。哥舒冲一手揪着她的后领,轻易的就将她拽了回来。

    “哎,你这丫头也来了啊?来看谁的啊?”

    沈安彤内心不住叫苦,但她脑子转得也快,一瞬间就换上了一副老熟人的笑容,连声奉承道:

    “那必须是来看你的啊!修罗兄弟这么英明神武,帅气逼人,有你在,谁眼里还能容得下别人啊?”

    哥舒冲冷笑一声,双眼中看不到喜怒:“小嘴够甜的啊?那你一看见我就跑什么?”

    沈安彤忸怩了一下,“可怜兮兮”的望着他:“这不是见你在看比赛,不想打扰你,我就自觉绕道了嘛。”

    “那要是你不介意的话,咱们一起看比赛好了!”趁着他被自己“切换自如”的气质唬得一愣,沈安彤再次大方的一笑,主动走到他身边,目光认真的投向擂台。

    面对其他的围观群众,沈安彤有意摆出一副“我和修罗兄弟关系密切,往后都别惹我啊,敢惹我我让他砍你”的嘚瑟脸。但每次感受到哥舒冲的注视,她的心里总是一阵阵的往外冒寒气。生怕第一个挨他砍的,就是“成功引起他注意”的自己。

    经过这段时间的考核,她已经知道,修罗兄弟和皇甫离之间有些过节。要说她心里向着谁,那是明摆着的,但现在和哥舒冲一起看比赛,好汉不吃眼前亏,她绝对不能说出什么犯他忌讳的话,连和他相异的情绪都不能表露!

    这些也就罢了,反正她本来就是个精于掩饰的人。但万一哥舒冲来和她探讨战况,她是不愿意去说皇甫离坏话的。该怎么做,才能两头都哄得转呢——?

    一旁的哥舒冲,心思倒是没有她想的复杂。老对头的比赛正是最激烈的时候,他也懒得去折腾那个小丫头。

    台上。

    翻覆的血海,一次次在半空激撞,每一次都会掀起大片的血色浪花。由此引生的能量风暴,如台风过境般在擂台上呼啸回旋着。在他们这一场波及甚广的战斗中,除了慕含沙,台上早已经找不出其他的“幸存者”了。

    “皇甫离,一直以来,你就是一个掠夺者……”

    司空圣以身化血海,在反复的碰撞中,他的内心同样在疯狂呐喊。

    “你无缘无故的闯进我的生活,又占据了我的主人地位,让我沦为你的陪衬……”

    “你凭什么……你凭什么!”

    血浪滔天,淹没了虚实,逆转了时空。

    ……

    很多年前的那一天。

    “这位,是即将加入我们血云堂的新人,他的名头说起来,你们一定都是听说过的。”

    司空雷目光炯炯,一路引着一名身穿血衣的年轻人走进大堂。他看上去真的很高兴,面对道旁的任何一位下属,都是笑脸相向。他笑得脸上的皱纹化开,胡子都翘了起来,仿佛一瞬间就年轻了许多。

    与他的热情相反,那名年轻人反而始终是冷口冷面,一路走来,一言不发,对于旁人的问候,也是置若罔闻,没有任何想跟未来同僚搞好关系的表现。这何止是傲气,分明就是连堂主的面子都不给!

    司空圣当时也在围观的人群中,远远看到那年轻人的第一眼,他就毫无来由的看对方不爽。

    因为他没礼貌。对,一定就是这样的!

    血云堂的三位堂主都专程出来迎接他,寻常的后辈弟子,哪个能有这种待遇?

    我管你是谁?司空圣双手抱肩,白眼几乎翻上了天。就算是九幽殿的人,来我们这里都不会摆这么大的架子!

    “他就是杀手界鼎鼎大名的血骷髅!”这个答案,虽然堂中几位高层早已知晓,但司空雷当众宣布时,那骄傲而神秘的语气,就像是揭晓了一个惊天秘密般,“年纪轻轻,后生可畏啊,哈哈哈——”

    就好像,是他的私生子找回了家,并且已经功成名就了一样。司空圣看着父亲的笑脸,不知怎的,心中忽然冒出了一个恶毒的想法。

    这个时候,那些围观的堂中群众,也同样像是第一次知道一样,纷纷围上前,装腔作势,嘘寒问暖。

    “早闻血骷髅大名,原来您这么年轻啊?”

    “小友肯入我们血云堂,这也是大家的荣幸啊,今后,还要与小友互相扶持……”

    司空圣重重冷哼一声。不就是个杀手吗?有什么了不起的啊?说得就跟你们自己没杀过人一样!

    接下来,每一个人上前与皇甫离寒暄,司空圣都会在后面哼上一声。只可惜,似乎并没有人理会他这显而易见的抗议。

    “圣儿,你也过来打个招呼。”到最后,司空雷又向他招呼道。

    司空圣满脸难以置信的不爽。这就好像你第一眼就恶心的一盘菜,忽然被人摆在你鼻子底下,按着你吃一样。

    耐不住众人的再三催促,司空圣只能不情不愿的走了出来。和皇甫离面面相对,他那张鼻孔朝天的脸,顿时也就臭得更厉害了。

    “你记好,我不管你在外头有什么名堂,到了我血云堂,本少主最大!”

    最后,司空圣还是选择了发泄自己的情绪,给他一个下马威!

    紧接着,便是一群人为他这句话打着圆场,并前呼后拥的引着皇甫离进入正厅。他这个正牌少主,则是被远远甩在了后头。

    ……

    “哎,赵六,叫上几个兄弟,哥几个喝酒去啊?”

    自从皇甫离进了血云堂,司空圣每天都憋着一肚子气。这天,他直接叫住了经常跟着自己奔前跑后的一名属下,有心要出去大喝一顿。

    要在往常,跟少主喝酒,就是孝敬的良机,堂里是有不少人排了队等着去的。但这一回,司空圣甩下一句话后昂起头,还想好好过一把被人奉承的瘾,但那下属不但不顺着竿爬,反而是推三阻四起来。

    “不好意思啊少主,我这临时……有点头疼,恐怕是不能陪您喝酒了。”

    司空圣皱了皱眉,这时他还没有多想,反正上赶着想巴结他的下属还多得是,“那王五呢?其他人呢?”

    赵六结结巴巴的解释道:“王五他老婆今天要生孩子……钱八,上山采药的时候,不小心摔断了腿……还有孙七,他修炼太拼命,走火入魔了……”

    司空圣越听越心烦,不耐烦的挥了挥手:“真晦气,一个个事那么多。那算了滚吧滚吧。”

    那天,他又在堂里转了半天,说来也奇,这些平时一个比一个殷勤的人,今天就跟说好了似的,不是有这个事,就是有那个事。司空圣一直都没能找到一个合适的酒伴,只能悻悻的回房间修炼。

    穿过回廊时,他忽然从皇甫离的房间中,听到了一些熟悉的声音。

    “血骷髅大人哪,这是我珍藏的翡翠珊瑚,您摆在这房间里,就可以……啊,随时赏玩!”

    “血骷髅大人,久闻您战力无双,这是我专程寻来的宝刀,一定可以让您的实力,更上一层楼的!”

    透过门缝,他看到先前那些推三阻四的下属,此时竟然全都聚在皇甫离房中。手里捧着各式各样的的宝物,争抢着要往他眼前送。

    司空圣看得怒火中烧,一脚将房门踢开,大步走了进去。

    “赵六,你不是头疼吗?”狠狠将赵六推倒在地,司空圣满室游走,一个个的拳打脚踢,“王五,你老婆不是要生孩子吗?孙七,你不是走火入魔吗?”

    “还有你钱八,你不是摔断了腿吗?”司空圣越想越火,一脚踢在桌旁的一名下属腿上,“你信不信,我直接打断你两条腿!我让你摔断腿!”一边骂着,他一次次的抬脚狠踢,踹得那下属一阵鬼哭狼嚎。

    “少主,这里面有误会,您听我们解释啊……”有些下属算盘打得精,两头都想卖好,这时连忙围上来冲他赔笑着。

    司空圣恶狠狠的一拂袖:“不用了!你们这些叛徒,背着我巴结他,那行啊,以后也不用偷偷摸摸了,我直接把你们送给他!本少主不需要你们这些吃里扒外的东西!”

    走出房门前,他瞪了皇甫离一眼,纯为出气,再次甩下一句:

    “血骷髅,你也就能捡捡我不要的垃圾了!你得意什么?”

    ……

    皇甫离加入血云堂之后,第一次的宗门大比,很快就到来了。

    司空圣披荆斩棘,一路杀到了决赛。而他最后的对手,也就是皇甫离。

    我会让你输得很难看……司空圣慢吞吞的摆出备战姿势。这段时间,他可是认真修炼过的。就是为了在所有人面前,打败这个讨厌的家伙,让大家都知道,谁才是血云堂唯一的少主!

    然而,最后的比武结果,输的很难看的那个人,反而就是自己。

    所有人都簇拥着他,为他庆功,自己再一次沦为了他的陪衬。

    在众人都散去后,昏暗的回廊间,两人相对而立。微弱的光线,在他们身前投下了一片阴影。

    “既然那么强,为什么还要来我血云堂啊?”

    司空圣的声音有些脆弱。也许比起愤怒,他心中更多的还是悲伤。

    “啊?说话!”

    “抢别人的风光,是不是很开心?”

    “你就是个掠夺者!你是个强盗你知道吗?”

    在他这一通愤怒的嘶吼下,皇甫离沉默了很久。

    而最后他的回答,却只是简简单单的几个字。

    “我没必要对你解释。”

    接着他就离开了。

    在他背后,司空圣狠狠一拳砸在了墙上。

    那是怨恨的初始。邪世帝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