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81章 三婆言说的真相
    碧千来看我,我因为挂念三婆,便随着碧千一起去了九层水塔之下。



    我到了三婆的殿内,发现她身子朝里面躺着,似乎睡着了一般。



    碧千没说话,站在门口。也没有劝我离开。



    我心下了然,对她说:“怎么还养成了装睡的习惯?”



    听我这么一说,三婆果然身子一抖,下一刻便坐了起来,只是依旧低垂着。



    我凑上前,看到她的眼睛红肿着,“怎么了?”



    这是我第一次见到三婆有了哭的模样,惊奇之余,也不免有些心疼。



    三婆没说话,眼睛也没抬。



    倒是碧千叹了口气,对着我说:“三婆殿下一直知道你在龙宫的样子,所以经常睡觉着急,没少为你掉眼泪。”



    “多嘴!”



    三婆立马抬眼,厉声训斥了碧千一句。



    碧千也没生气,对着我吐了吐舌头。



    我看着三婆,拉着她的手,这一次,三婆的手没那么冰凉。



    三婆脸一红,对我拉她的动作十分抗拒,往回缩了几下,但是没有缩回去,便任由我拉着她的手。



    “对不起!”



    我心里知道三婆为我吃的苦,自责不已。



    没想到我这么一句话,又叫三婆红了眼圈,她不留痕迹得擦掉眼泪,也叹了口气。】



    “愔儿啊,你吃那么多苦,我很难受,但更让我难受的是,你这一次吃了苦头,我却一点办法都没有。”



    我替她擦了擦她自己没擦干净的脸蛋,哄着她说:“没事的,都过去了,我这不是好好的了么?”



    没想到我这不哄还好,一哄起来三婆哭得更厉害了,抽泣起来一发不可收拾,后面变得嚎啕大哭。



    三婆没哭过,所以这么一哭起来,和别人哭还不一样,更加震慑人心。



    碧千看到三婆这个样子,也忍不住,自己捂着嘴走到外面去哭。



    事到如今,我除了在一旁陪着三婆,别无他法,这时候也明白了一个道理。



    我以为我活得很勇敢,不怕丢掉性命,不怕天谴报应,一门心思地去做自己想做的事。



    但是临了临了,伤害的却是那些真心待我之人。



    我可以不计自己的得失,但为了不值当之人,伤害疼惜自己之人,才是最大的不值得。



    ……



    三婆一哭,大巫的巫公殿便跟着震颤,大巫赶忙下了九层水塔来一看究竟。



    大巫不敢冒然闯入三婆的寝殿,在碧千的带领之下站在门外,隔着帘子,问里面怎么情况。



    三婆这时候已经止住了哭,看着我,朝外面努了努嘴,“你惹得麻烦,还不去处理掉!”



    我也只好隔着帘子对大巫说没事,我在这儿陪着三婆。



    “就是有你在,我才不放心,你给我安分一点,别让三婆操心,也别让水宫里的人再跟着你担惊受怕!”



    大巫没好气地对我说着这些话,虽是训诫之词,但我依旧能听出他对我的疼爱。



    我对着大巫一脸“嗯嗯嗯”地回了好几声,“放心吧,以后我绝对不让你生气了,大巫师父!”



    大巫似乎被我这么一叫有点不声音,在外面冷哼了一声,却没说话,最终丢下一句,“记住你今日说过的话!”



    之后大巫便离去了。



    碧千送完大巫之后,走进来,一副鬼笑的样子。



    &nbs

    p;   “怎么了?”



    我问了碧千一句,三婆抬眼扫了一下碧千,一副了然的样子。



    碧千难掩喜色,一边说一边憋不住笑。



    “大巫走的时候,明明笑得不行,却非要在我面前装出气鼓鼓的样子,我逗他一句,他就乐一声,憋回去骂我一句,我一逗,又笑,又骂我,后来被我逼得没办法,飞也似地往九层水塔外面跑。”



    我想到大巫那副滑稽的样子,也忍俊不禁。



    末了,我对着三婆嗔怪地说:“瞧你把碧千惯的,都敢和大巫这般放肆了!”



    三婆抬眼看了碧千一眼,“她本来就胆大,可和我没有半点关系。”



    碧千瞪我一眼,“好好说公主你的事,怎么还把话头引到我的头上来了?!”



    我还想再调侃几句,碧千却不再理我,把沏好的茶水端过来放下,就又跑到外面去。



    三婆看着碧千出去的身影,脸上挂着笑意,忽然又漫不经心地对我说:“帝城里的事,你都知道了么?”



    “帝城里?帝城里能有什么事?”



    提及到帝城,我想起许多值得怀念的人,向问歌,芷蔓,子晋,子安,盘山姑姑,丹凰副后,还有做了锦妃的白槿姑娘。



    自然也算上人帝,他虽然把我推下了囚灵渊,但是我不怪他,我入囚灵渊也算是因祸得福,况且在帝城里,他对我如父如兄,有许多的情分在。



    还有一个人,她在我的心里,始终如同一根长长的刺,拔不掉,一碰到这根刺,心里就会掀起一阵阵的波澜。



    白容,我始终没法放下和你的恩恩怨怨。



    “在想什么?”



    三婆看到我怔怔地走了神,便问了我一句。



    我反应过来后,赶紧试图遮掩,“没,没什么。”



    “应该是又想起来你的那位一起长大的姐姐吧?!”



    我没否认,但是也不愿和三婆主动提及。



    但是三婆才不顾及我想不想提,依旧告诉我一些帝城里的事。



    “其实你没必要再对蛟王蛟后他们俩,还有华清心里存在什么隔阂,他们为了你,已经做了能做的,甚至不惜和白容生疏。”



    “什么?”显然,我不太敢相信三婆的话,而且这也不是想要的。



    “上一次你带着九白,青凰从水宫不辞而别,水宫并没有大肆去寻找你,但是他们知道是因为白容的原因让你不开心,所以便给白容书信禀明,少些来往。”



    三婆波澜不惊地告诉我,蛟后娘娘专门给帝城的白容皇后写了信,让她安心在帝城里掌管后宫之事,以后淡了些与母族的往来,这样,对白容自己也是好事,她在后位置上可谓是众矢之的,如此也免了外戚专权的闲话。



    再有蛟族放了许多前朝的势力,从此在人帝那里并非首屈一指的重族。



    蛟王对着王族的人说,蛟族只求和和美美,权力声势什么的,并非要争个头筹。



    白容自然不依,去人帝那里告了假,便再一次回蛟族,因为帝城规矩,此次不能算大张旗鼓的省亲。



    也正是如此,蛟王没让白容进蛟族的门,让人传话给她,以后人帝那里若是有旨意和规矩,那么蛟族自然敞着门,遵照旨意办事,但若是没旁的事,皇后娘娘就免去这长途跋涉之苦。



    白容回到帝城之后,依旧是不死心,让人传来许多书信给蛟族,想要求一个明白。



    ……



    我心里清楚的很,白容想要的明白,自然就是知晓,蛟族做的这些事,和我脱不了干系,蛟族的人这么些事,竟然都是为了我这个非嫡非长,也非亲生的人,而置她于不顾。

,精彩!(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