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83章 秋安的事
    贺兰明山和我说着二道山的变化,这已然让我十分吃惊,但是让我更加吃惊的还在后面。

    因为我想起雾隐门还有风隐门之间的渊源,便又想起秋安还有贺兰明山的婚事。

    见我憋着笑盯着他,贺兰明山脸陡然变得像个熟透了的苹果。

    “公主怎么这么看我?”

    “你知道的。”

    贺兰明山叹了口气,显然拿我没辙,“我知道公主想问的事,那事已然作罢。”

    “什么?”我小心翼翼地观察着贺兰明山的反应,很怕他对秋安动了事情,而秋安心不在这里。

    “我并不想娶秋安,秋安也不愿意嫁给我,所以这事情就作罢了。”

    “为何?你们的婚约不是你们两大门派留下来的规矩么?”

    贺兰明山始终神色如常,先是嗯了一声,继续对我说道:“最初的确是这样,而秋安依着雾隐门的门规,虽不情愿,但是毕竟是先人的规矩,她不愿意违抗,我师兄远在帝城,知道了这件事后,想了一个办法,便将此事两全其美的解决了。”

    “什么办法?”

    “我师兄知道秋安姑娘与庄绍大人他们俩两情相悦,便索性将庄绍大人收归在我们风隐门门下,这样,秋安姑娘既能顾得上忠孝的情义,也不辜负庄绍大人对她的一番苦心,这样岂不是两全其美?”

    这,的确是个好的不能再好的办法。

    可我的心里仍旧觉得不妥,“我记得当初你和我说,只有能够复兴你们两派的掌传人,才能接受掌门一位,从而再相互婚配的么?”

    贺兰明山笑了,笑得极为爽朗。

    “如今人间太平,风隐门这样的小门小派,能够复兴自然是好,而能不能重振当年的微风倒也两说,所以,师兄和我都觉得,现在把代掌门的位子传给庄绍大人,也不是什么太过要紧的事。”

    看着如此坦荡的贺兰明山,之前在九层水塔之下,三婆身上散发出来的那种不祥的预感,如今在我心里,早已烟消云散。

    “那庄绍大人现在已经去了二道山么?”

    贺兰明山嗯了一声,将剩余之事和盘对我托出。

    庄绍大人有了风隐门的身份,便带着自己的母亲,辞别帝城,去了二道山,他早就不放心秋安一个人面对那么多事情。

    而庄绍大人去了二道山的第一件事,便是求娶秋安。

    晋宝不知去向,长柳一族的人只剩下秋安和晋贤,晋贤为了平安起见,并没有改姓,对外还是常府。

    晋贤便是这一辈的家主,他和庄绍大人惺惺相惜,自然很放心将自己的大姐姐交给庄绍手里。

    秋安就这样和庄绍大人完了婚,原本秋安并不想这么快,她想等我回来之后再完婚,但是晋贤不许,庄绍大人的老娘也心急抱孙子,所以仓促之间二人便成了婚。

    秋安不无遗憾地对贺兰明山说:“要是公主在多好啊!我这出嫁便真的一点没有遗憾了。”

    我回了水宫的消息传到二道山之后,秋安坐不住,就要立马赶过来,只是依着二道山还有长柳家的风俗,新婚不久的女子不可出门。

    秋安不在意这些世俗偏见,但架不

    住众人的劝说,大家都怕给秋安带来厄运,庄绍大人的老母亲心疼秋安,便执意让她过了三个月之后再出二道山。

    ……

    听到贺兰明山对我说这些,我心里唏嘘不已,然也为秋安高兴。

    “她出不来,等我得了空,便去二道山看她。”

    贺兰明山点点头,“甚好,公主你不知道,二道山的鹭鸶草现在都开花了,漫山遍野都是雪白的,特别好看,秋安说,你看到了必定欢喜。”

    对于那一山的白,我自然是向往的,但是我看着贺兰明山,迟疑地问:“你当真没有遗憾么?”

    “嗯?”贺兰明山没反应过来。

    “秋安的事。”

    贺兰明山又是一阵大笑,“自然没有,我和秋安没有一点男女之情。”

    “那就好!”

    我忽然起了兴趣,问着贺兰明山,“这么多年,你就不曾动过心么?”

    贺兰明山的眼里起了轻微的波澜,但是他最终还是摇了摇头,对我坚定地说了一声,“没有!”

    到了晚上家宴的时候,华清兄长将我和贺兰明山隔了开,他也不顾别人对他的眼光,照常谈笑风生。

    而饭桌上的其他人,包括贺兰明山在内,看着华清兄长这副醋意横飞的样子,都憋着笑。

    只是华清兄长一向爱面子,到如今却根本不管你们,我只坐我自己想坐的位置的这副样子。

    其实这贺兰明山可以说是非常可怜,前有敬康,后有华清兄长,都因为我的原因,拿他当成仇敌。

    我略带歉意地看着贺兰明山,但是他却一脸不在乎的样子。

    九白不好好吃饭,没吃几口就饱了,到处跑着去玩,满手脏兮兮的,我喊了婢女过来给他洗手,九白却不肯乖乖就范,满殿的到处乱跑,最后跑累了,想到我这里。

    我依然是逼着他去洗手,九白撇撇嘴,对着华清张手就抱:“舅舅,你得救我!”

    “好,舅舅抱!”

    华清没有一点嫌弃就抱起了九白,任凭九白脏兮兮的手弄脏了他的白衣,还一脸宠溺地嗔怪着九白说:“你娘亲让你洗手,你为什不去洗?”

    九白在华清怀里变了脸,挣扎着往外跑:“舅舅,你怎么帮着我娘说话?”

    九白傻里傻气的样子逗坏了众人,但是他对敬康不依不饶,“为什么娘亲的话,你那么听,九白的话,你却不听。”

    “因为我是你舅舅啊,当然是小外甥要听舅舅的话了!”

    “那娘亲是你的妹妹,也没有你大啊!”

    华清这时候依旧看着九白,旁若无人地对着九白说:“那是因为你娘亲的话,对于舅舅来说,是天下最好听的话。”

    九白似懂非懂,没再说什么,华清手一松,他便跑开了。

    蛟王和大巫相视一眼,虽没说什么,似乎心情大好。

    蛟后娘娘倒是高兴的比较明显,笑意什么的都写在脸上。

    青凰在贺兰明山旁边,有点怒其不争地看了贺兰明山一身,而后看着华清兄长,一副嫌他肉麻的样子。,精彩!(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