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89章 一波又一波的仙界来客
    天元要走,回到龙宫去。



    “我不杀伯仁,伯仁却因我而死,是我对不起尤玉。”



    天元抱着尤玉的尸体对我说话,我看惯了天元的玩世不恭,从没有看到过他如此伤心的样子。



    “愔儿,我想一个人好好想想,一个人好好静静,就先回龙宫去了,你以后要小心一些,小心我们龙族,也要小心祥鸾族。”



    为何要小心祥鸾族?



    这句话我没听懂,但是也没有问出来,我依旧是不想和天元说话,但是看到他和尤玉的样子,我心里也止不住的难受。



    “大皇子,你也不要太伤心了,保重自己才是要紧的事。”



    听到我关心他,天元的眼中在一瞬间有了亮光,但是他没有得寸进尺,点点头。



    “愔儿,你一定要安心呆在水宫,不要随便出去。”



    “为什么?”



    “你现在还不需要知道,你只要己住我的话,一定要小心祥鸾族。切记!”



    ……



    天元走了,脚踏祥云回了仙界。



    他走了,敬康来了。



    ……



    敬康来见我的时候,已是天元离开的三日之后。



    水宫的侍卫来我宫里通传,这时候九白和青凰去了三婆那里,青青去了蛟后娘娘那儿,宫里只有我一个人。



    侍卫说,水宫之外来了一个男子,自称是仙界龙族的太子殿下,要见愔姬公主。



    我正坐在院子里隔着水幕看日光,听到侍卫的话,手中的茶杯没拿稳,掉在地上,叮铛两声响,没有摔死,反而在地上滚了几圈,最终落下。



    侍卫末了还说了一句,这龙族的太子,比前几日的龙族大皇子好不少,至少没有出言不逊,也没有硬闯的意思,一切都守着礼节。



    “华清太子知道了么?”



    “回公主,太子已经知道了。”



    “他说了什么?”



    “太子只说,如实告诉公主即可。”



    我在龙宫里的遭遇,华清他们都清楚,也知道我正是因为敬康才受了那么些磨难。



    我自然是不想见的,便让那个侍卫去告诉敬康,直接说我不见就好。



    那侍卫恭敬地说了声:“是!”便要出去。



    我又叫住他。



    “公主还有何事?”



    “无论他说什么,走不走,

    都不必通传了。”



    “是!”



    ……



    我依旧躺回到藤椅之上,虽然劝着自己平心静气,可是根本控制不住,心里仍旧是揪成一团。



    爱过,恨过,仍旧无法心如止水。



    在我心里,敬康比天元可恶百倍,可是在心里的烙印也要深上几百倍。



    晚间,贺兰明山把九白青凰送回来,张望了许久。



    我知道他的意思,便含着笑意对他说:“别看了,青青在蛟后娘娘那里,还没回来。”



    被我说穿心事,贺兰明山没有说什么,只是淡然一笑,而后和我说起敬康的事来。



    水宫门口守卫的侍卫,依着我的吩咐,没有让敬康进来,敬康一切都守着礼节,没硬闯,等了半日,不知道为何,忽然离开。



    “不知为何?自然是不耐烦了,等不下去了,在仙界他能左拥右抱,香粉成群,何必在这里吃一鼻子灰呢?!”



    贺兰明山脸上有些不自然,但是并没有说什么。



    青青回来之前贺兰明山就已经走了,身上有些脏乱。



    “不过是去蛟后娘娘那里说些话,怎么造得这么脏?”



    “我才……”



    青青说到这里的时候,又活生生得把后面的话咽了回去,故作镇定地嘿嘿直笑。



    “笑什么,不许笑!”



    我故意吓唬她,果然青青被我吓得把笑容收了起来,只是眉眼里仍旧带着得意之情。



    “你干嘛去了?!”



    “去了蛟后娘娘那里!”



    “说谎!”



    我没有实打实的证据,只是凭着青青不寻常的反应,便猜到青青在骗我。



    “我……我没有。”



    “说不说实话?”



    “华清哥哥不让我说。”



    “还有兄长的事?我去找他!”



    说完我便假装真的要去找兄长,这时候青青急得都快哭了,赶忙拉住我。



    “好姐姐,你别去,我和你说,我什么都和你说!”



    ……



    “好,那你说吧!”



    “我和华清哥哥,在那个龙族太子回去的路上,一起揍了他一顿。”



    “……”



    “姐姐,你

    别告诉华清哥哥说是我说的啊!”



    “姐姐,你怎么不说话啊!”



    “姐姐,你不会生气了吧,我和华清哥哥都是为了给你出气啊,你被他害得那么惨。”



    “姐姐?”



    “好姐姐,你快说话!”



    ……



    我有那么一会儿没有说话,青青在旁边一直吵,先是得意,然后变得着急,最后又担心起我来。



    “谁赢了?”



    我忽然说的这么一句话,吓了青青一跳,她愣了一下,继而小心翼翼地观察着我的反应,告诉我说:“我和华清哥哥赢了。”



    “把敬康太子打了一顿?”



    青青点头“嗯”了一下。



    “揍得漂亮!”



    我心里变得很痛快,忽然叫了一声,又把青青吓到。



    但是我夸了青青一句。青青的眉头舒展开来,吃吃地笑出声来。



    “姐姐,你不生气就好。”



    “你们俩也是为了我去打坏人,是他罪有应得,我为什么生气。”



    ……



    水宫平静了两日,两日之后,又开始变得不太平。



    侍卫再一次来到我的宫内,对我禀告说,又有人找我。



    “不见!”



    我想也没想,心里烦躁,就让侍卫把来的人赶走。



    侍卫没有直接出去,似乎有些于心不忍,对我说道:“公主,这次是个女子!”



    “女子?”



    “难道是芷蔓?我很想她。”



    青青走过来,猜测地说道。



    侍卫摇摇头,对我说:“是个仙界的女子。”



    香蕊公主?或者是云琼姑姑?



    都不可能,一个不甘心贵临贱地,另一个回自己的家,又岂会等人来通传。



    ……



    我好不容易劝住青青,一个女仙而已,别太放在心上,她这才没跟着我一起出来。



    原来是诗兰!



    看到是诗兰的时候,我心里更加不爽,之前对敬康的恨,对尔烟的怒,此时再一次全都涌现出来。



    这诗兰对我,倒是没做什么太过分的事,只是近朱者赤,近墨者黑,我也越发地讨厌她。

,精彩!(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