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90章 诗兰陈情
    “许久未见姑娘了,姑娘一切可好?”



    诗兰看到我,明知道我是蛟族的公主,却依旧像从前在龙宫一样,叫我姑娘。



    虽然她在龙宫之时和我没有多好,但是我对她,远不如对敬康,天元还有尤玉那般的恨意。



    而且尤玉死在我的面前,诗兰和尤玉一样,不过是各为其主罢了。



    因此,我对这诗兰有了些礼节,带她到水宫之外的一个亭子内坐下,说会儿话。



    “一切都好。”



    诗兰似乎没想到我会这么坦然,毫无怨念地回答她,有点惊讶。



    “我这次来,不是为太子说话,也不是求你人情,我来,只是为了说一些真相。”



    “真相?难不成我在龙宫当中见到的事清有假么?”



    早有水宫的人送来茶盏,诗兰这时候给我斟了杯茶,“真真假假,姑娘听我说完,便知道了。”



    我接过那杯茶,没有说话。



    诗兰当真是和我说了许多事清,我知道的,我不知道的,我知道又知道得不全面的,只要和我有关联的事,诗兰都和我说了。



    祥鸾族的香蕊公主,是龙王认定的儿媳妇,敬康如果想将来继承大统,那么就必须娶香蕊公主。



    只是敬康虽然答应回龙宫做太子,却不答应迎娶香蕊公主。



    龙宫的人除了敬康之外都知道,龙王准许我进龙宫,并不是因为什么姑获鸟,而是把敬康拖住的缓兵之计。



    所以龙王表面上容下了我,后面却想着办法置我于死地,这样敬康就能安心地迎娶香蕊公主。



    敬康知道真相之后,怒不可竭,但是他自小长在龙宫,知道龙宫,仙界这种地方的势力盘根错节,稍有不慎便会给我带来杀身之祸,所以一向小心谨慎。



    没想到,后来龙王在整个龙宫布了水镜**,这样,无论我在什么地方,都逃不过龙王和其爪牙的监督。



    也正是因为如此,敬康才会在突然之间和我变了脸,即便我对他误会越来越深,他也没办法张口解释,尤玉还有天元的事,还是通过锦盒当中的小纸条传递过来的。



    后来龙王知道了我的力量,十分忌惮,便想着除去我,其实他原本想借着百花盛宴的时机,让我在仙帝面前招来仙帝的杀心,没想到仙帝并没有来。



    ……



    “我的力量?龙王怎么会知道我的力量?”



    我心里隐隐觉得后怕,要是那个时候没逃出来,后果不知有多严重。



    而且,我以为是敬康无意之间透漏的。



    “是星辰小域!”



    “什么?”



    “姑娘,星辰小域,表面上是仙帝是龙宫的赏赐,其实却是监视,即便龙王殿下想拒绝,也不敢忤逆仙帝的意思,仙界的各大家族都有类似的赏赐,只不过星辰小域仿着星辰流域的样子,比其他家族的赏赐贵重的多。”



    “光凭星辰小域,就能有这么大的本事?”



    诗兰嗯了一声,随口说了一句:“其实星辰仙域,星辰小域,都不是仙界的东西……”



    诗兰说道这里,像是想起什么禁忌似的,忽然住了口,但是继而发现自己没什么事,眼中流露出惊奇。



    “从前在龙

    宫之内一直叫你姑娘,现在要改口称呼你为愔姬公主了,其实我不喜欢你,但是也没有多么恨你,只是不甘心,太子殿下对你有多好,你不知道,可是我们却知道,我嫉妒你,你可知道太子殿下为了你,忍了许多,无黑室你还记得吧?”



    我嗯了一声,那种透彻心扉的痛苦,永生难忘,痛的不是肉身,而是心里。



    “无黑室的惩罚,对你来说,你可能觉得难过,可是你知道么,你不过受了无黑室真正惩罚的三分,是太子殿下买通了狱卒,只是天谴劫难,这些并非人情可买,若是没人承受,龙王殿下便会知道,仙帝也有可能会知道,所以太子殿下为了保护你,便额外替你扛下了天雷刑法,只不过太子殿下做这一切,从不肯让人告诉你。”



    “另外还有,太子殿下在人前对你冷酷无情,有的时候下手还很重,这些都是给龙王还有香蕊公主看的,他只有对你冷淡一些,才能替你免去许多麻烦。”



    ……



    “人前如此,那人后呢?”



    “人后太子殿下也从来没有停止过对你的关心,只不过你不知道而已。”



    “那无香阁他那晚对我说的绝情之言,也是丢我的关心么?”



    “我不知道姑娘你指的话是什么,但是我刚才说了,龙王殿下为了防你,在整个龙宫之内摆下了水镜**,没有他监视不到的地方,太子殿下许多事都是身不由己。”



    ……



    心里的疼开始蔓延起来,最开始只是一点,然后扩大,最后揪着我的心,让我喘不过气来。



    也许是我误会了敬康,但是我们毕竟分处天上人间,像是天边的两条云线,错过了,便是错过了,找不回来。



    ……



    我不想再提敬康,便换了话提,“尔烟呢?怎么没和你一起来?”



    诗兰摇摇头,目露寒光,“公主你还不知道吧,尔烟她,早就成了香蕊公主的人,很多事清,她已经忘了自己是龙宫之人,帮祥鸾族做了许多事。”



    ……



    又是祥鸾族。



    我想到一事,困扰在我心里多时,便问诗兰:“你可知道,香蕊公主为何对我步步紧逼?女子之间的嫉妒这么可怕么?”



    诗兰摇摇头,“香蕊公主的确嫉妒太子殿下对你的喜爱,但这并不是全部,我曾经听尔烟无意之间说走了嘴,她说香蕊公主和您有仇。”



    “仇,什么仇?”



    “灵蝶族的仇,还有翩若公主的仇,翩若公主虽然在人界,但是她却是香蕊公主的表妹,祥鸾族的近亲。”



    原来如此。



    “可翩若的死,是她自己咎由自取,她们灵蝶族犯了大错,怎么能把这个仇强安在我的头上?”



    ……



    诗兰只是一笑,似乎比我坦然得多,他对我说,“三界的事,有几件能够说得清楚?!”



    这话难听,带着讽刺,却也现实的一阵见血。



    “我今天来没什么目的,我心里仰慕太子殿下,所以并不希望你会回到他的身边,只是事实就是事实,任谁也掩盖不住,所以我来和公主你说个明白,现在话已经说完,我就此离去。”



    诗兰说完,便和我行了一个大礼,比我在龙宫时候任何一次都要恭敬地多。



    之后,诗兰便和我告辞,回了龙宫。

,精彩!(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