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93章 父子深情
    青青躲着芷蔓,就往我的水宫门外跑。



    芷蔓在后面追着她。



    青青不知看到了什么,有些慌乱得跑了回来。



    “看你往哪里跑,这回被我抓住了吧!”



    芷蔓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依旧沉浸在之前的玩闹当中,拽着青青。



    青青的脸色十分难看,推开芷蔓拉着自己的手。



    “怎么了?”



    “怎么了?”



    看着青青的变化,我和芷蔓不解,便都问了一句。



    青青撇撇嘴,朝着外面使了一个颜色。



    芷蔓最快,跑到外面,不知看到了谁。



    “你是谁?”



    不知道芷蔓是在和谁说话。



    青青这时候有些站不住,身子晃了几晃。



    “回来!芷蔓,你快回来!”



    芷蔓现在俨然一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的样子,走回到青青身边。



    还没等青青说话,碧千黑着脸,对着我们行礼,又回了芷蔓一句:“奴婢碧千,是大巫门下的不知名弟子一名。”



    “哦,免礼吧!”



    芷蔓依旧一脸轻松。



    “奴婢长居九层水塔之下,是三婆殿下身边的人。”



    碧千说的波澜不惊。



    “妈呀!”



    芷蔓可做不到波澜不惊,一下子瘫倒在地上,反应比刚才的青青大上百倍。



    “你……你……是……巫尊……身边的人……你……你……要做什么??!!”



    芷蔓说话都俨然结巴起来。



    青青偷偷留意着碧千的反应,并不知道她的来意,却显得十分心虚。



    但是青青没忘了瘫在地上的芷蔓,伸手扶了她起来。



    “没事吧?”



    芷蔓摇摇头,却用眼角的余光看着碧千。



    ……



    她们两个怕成这样,在场也只有我和碧千正常得说上话。



    我走上前,问了碧千一句:“怎么了?是不是有什么事。”



    “嗯。”



    碧千神色淡定,看了芷蔓和青青一眼,对我说道:“三婆说,公主身边贵人成群,自然什么事都瞒不住你,巫门之人占卜命格的事,想必你已经知道……”



    

    碧千说到这里的时候,有意无意得看了青青和芷蔓一眼,这俩丫头哪受得了这般惊吓,面面相觑之后,便蹑手蹑脚得往我寝殿里面跑。



    看着她们俩那副样子,我不免发笑。



    我转头看了碧千一眼,发现她也在暗自发笑。



    她发觉我在看她,便立马板起脸来,一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样子。



    我知道她只是表面凶罢了。



    “三婆可有生气?”



    “没有。”



    我心里也长舒了一口气,没想到三婆还有后面的一句话。



    “三婆让你去水塔之下见她一面。”



    若是三婆叫的是青青或者芷蔓,只怕魂儿都要吓没了。



    但是我不怕三婆,自然应允了去水塔一趟的事。



    “三婆可说了什么事?”



    “没说。”



    “你知道么?”



    “不知道!”



    碧千又恢复了人前铁面罗刹的样子,见我不说话,态度稍微好了一些。



    “你自己亲自去问她,不就知道了!”



    “好吧!”



    正当我和碧千准备一起前去三婆那里的时候,我的寝宫里面忽然想起一阵凄厉的哭声。



    是九白在哭!



    我赶忙对着碧千说:“你先去吧!我看看九白,一会儿就过去!”



    碧千对着哭声传来的方向望去,眼里也写着关切。



    她没说什么,“嗯”了一声,留下一句:“不急!”



    便先行离去,回了水塔。



    ……



    等我回到房内的时候,青青,芷蔓还有青凰早就围在九白身边,关切地问他怎么了。



    九白这时候哭意已经小了不少,但是明言一些就能看出来,这孩子是在强忍着,让自己不哭出来。



    不管众人怎么问,九白就是摇头,不肯说出事情。



    我让她们三先行出去,青凰因为担心九白不肯,青青便把她强拽出去。



    ……



    等到房内只剩了我和九白两个人,我便开口问了他:



    “怎么了?”



    九白没说话,脸上却布着阴云。



    “是不是做噩梦了?”



    


    我又问了一句,九白依旧是没有话。



    小小年纪就有这么大的脾气,这可不是什么好事,我便吓唬着他说:



    “你要是不说,我就不要你了,再不理你!”



    说完我假装就要走。



    九白急了,从后面拽着我的胳膊。



    我回过头,看到九白又是泪流满面,又不敢哭出来,狠狠得咬着自己的嘴唇。



    我给他擦擦眼泪。



    “娘亲别走,九白和你说。”



    “说吧!”我又把他抱起来,放在床榻之上。



    “九白……九白梦到了爹爹,九白知道,爹爹做了许多错事,做了对不起娘亲的事……王祖父和舅舅不喜欢他,水宫里所有的人都不喜欢他。可是九白很想他,无论爹爹做了什么错事,他都是九白的爹爹,都是给了九白这条命的人啊!”



    九白一边说,一边哭得泣不成声。



    我心如刀割,却又不知道如何去劝说他。



    大人之间无论有什么恩怨是非,孩子毕竟是无辜的,不应该受到牵连。



    九白的脸上布满了眼泪,我给他擦掉,新的眼泪又掉了下来。



    他哽咽着说:“九白不敢在水宫里提到爹爹,怕惹王祖父不高兴,也怕娘亲伤心,可是九白真的很想爹爹,九白只能憋在心里,刚才做梦,九白梦到爹爹受到天雷之刑,活得生不如死……”



    九白后面的话再说不出来,重新嚎啕大哭起来。



    我长叹了一口气,都说母子连心,母女连心,可是哪有孩子不想自己的爹爹的啊!



    九白提到敬康受到雷击之刑,我心里咯噔一下,这倒是和前几日诗兰所说的相差无几。



    只是不知道的是,诗兰所说的雷击,和九白所说的雷击,是不是同一个。



    “那下一次,你爹爹再来,娘亲让你和他好好说话,或者娘亲把你送到龙宫去呆一些时日,怎么样?”



    其实这些话说得,我自己都没什么底气,先不说前者,把九白送去龙宫,只怕是我在痴人说梦吧。



    九白摇摇头,“娘亲不用安慰九白,王祖父那么讨厌爹爹,自然不会让九白出去,九白也不去龙宫,九白更不想离开娘亲。”



    “好孩子!”



    我心里感触,便抱了下他。



    “放心吧,若是你爹爹下次再来,我定把你送出去!”



    九白依旧是摇头,止住了哭,但是泪痕还在。



    “不用了,娘亲,如果可以的话,九白远远得看爹爹一眼,九白就很开心了!”

,精彩!(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