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94章 再见隐鹤
    九白是我的孩子,当娘的,自然要为他谋划以后的路。



    好说歹说,才说把九白哄好,这孩子有点太懂事,心思也就重了一些,所以必须让他看到希望,不然憋在心里,我怕他出事。



    等我推开门的时候,发现青青,芷蔓,还有青凰都在门外站着,看到我,吓了一跳。



    “你们去陪陪他吧!”



    “娘亲,那你去哪里?”



    开口问我的是青凰,青青还有芷蔓眼巴巴地看我,似乎也有此一问。



    “我去找你三姨母!”



    青凰点点头,青青和芷蔓听我这么以说,赶忙拉着青凰进了房内,生怕我拽着她们一起去九层水塔似的。



    ……



    碧千在水塔之外,等着我来,一见面,还没等行礼,张口就问我:



    “九白怎么样了?”



    “没什么,做了个噩梦。”



    碧千“嗯”了一声,脸上分明写着,事情不会这么简单。



    但是她也没有再问下去。



    三婆坐在床榻之上,靠着软枕,衣着仍旧与往日一样,只是神色庄重了不少。



    “你来了!”



    “嗯!”



    “你都知道了吧?”



    “是!”



    ……



    从前都是三婆话少,我追着她不停地讲,难得有这么一日,情况是颠倒过来的。



    并非是我不想说话,只是那巫者的卦象,对我来来说,就像泰山压顶一样,让我喘不过气来,身处自责当中。



    我想到芷蔓还有青青对三婆的恐惧,便替她们俩辩解。



    “你也别怪她们,是我非要逼问的。”



    三婆只是一笑,没说什么。



    “怎么这么地看着我?”



    她抚了抚自己的额头,不经意得问我:“你还有心思为她们俩开开脱?”



    我扑哧一声就笑了,三婆笑意更浓。



    “不然呢?”



    ……



    “先不说卦象了。”



    “你找我来,还有别的事?”



    “嗯。”



    三婆一挥手,九层水塔,每一层的门,都随着轻弱的风丝关上。



    她的手又挥了第二下。



    一圈光点飘在我们的中间。



    而后一只带着莫名气息的小鹤出现在我们中间。



    “隐鹤!”



    我记得它的样子,从前在帝城当中,云书曾摆弄过几只隐鹤。



    眼前的隐鹤与当日的隐鹤极为相似,但是在极为相似当中,也有一丝不同。&

    lt;/p>

    云书侠气,但是他的隐鹤充满魔气!



    面前的隐鹤同样充满魔气,同时也夹杂了些仙气。



    “你知道?”



    三婆有些意外地问我。



    我点点头,“以前在帝城曾经见到过。”



    三婆没有再往下问,毕竟帝城那样的是非之地,出现什么也都不甚奇怪。



    我又问了三婆一句:“这隐鹤从何而来?”



    “仙界!”



    “什么?”



    我自然是有些不信的,仙帝那个老匹夫那样的锱铢必较,怎么可能容忍这种魔界的不祥之物存在。



    三婆像是看出我的心思,对我说:“自然是有人瞒着仙帝的。”



    “这隐鹤为何而来?”



    “传信!”



    三婆吹了口气,隐鹤便扇着翅膀向上飞起,悬空当中出现了几行大字,不过是眨眼的功夫,那些字就又消失不见。



    字是消失了,但是我的脑海里却记得清楚。



    龙族太子敬康,擅自与凡间女子相恋,受天雷之刑罚!



    ……



    我脑袋嗡的一下。



    三婆问:“你还好吧!”



    等我回过神,点点头。



    “是因为我么?”



    “是!”



    ……



    一时之间,我又不知道该说什么。



    “我该怎么办?”



    念及之前种种,我心乱如麻。



    “你恨他么?”



    “恨!”



    “那你心里有他么?”



    “有。”



    “你想救他么?”



    “想。”



    “若是为了救他,要你再一次历经磨难,你还愿意么?”



    “……”



    “?”



    “不愿意!”



    “那就好了!”



    三婆不动声色,片刻之间焚了那只隐鹤。



    “你不用救他,这点天雷,他熬得住!”



    “当真?”



    “他是真龙转世,龙族这一辈里天资最高的人,要是这点刑罚都受不住,将来如何高站云端,继承龙族大位?!”



    三婆如此说,我的心里稍稍安分一些。



    但也不知道为何,我的心里还是揪成一团。



    ……



    三婆无话,我一时之间也不知是去是留。



    “是不是还有话对我讲?”



    原本是没有的,三婆忽然这么一问,我便同聊家常一样,说了几句话。



    “今日九白哭闹几声,说是想他了,前几日水宫里人人对他讳莫如深,九白怕大家生气,就都憋在心里。”



    三婆脸上没有一点的波动。



    倒是站在一旁的碧千,听到九白难过,情不自禁地叹了口气,眼里满是不忍。



    “九白小小年纪,却要承受这么多的事,不能和口中的爹爹在一起,的确很可怜。”



    我“嗯”了声,想着九白的心事,自己十分自责。



    “这世上,要是没了三界之分,或许对你们来说,就没那么多的阻碍了!”



    “别说了,不管有没有三界之分,我们真正的阻碍,始终都是自己,既然自己都是阻碍,那还不如,顺应天命。”



    我心里清楚,不管怎样,都不可以再与敬康有所关联。



    他受的苦难,我心里难过,但是我也曾受过同样的苦难,所以,也许两清是我们唯一的办法。



    也许对我门都好的办法。



    “你在说谎!”



    “那就一直把这个谎圆下去吧!”



    ……



    三婆看得出我意已决,便不再提敬康一事。



    “你们巫门的人,都已经占卜出那个卦象来了么?”



    “倒也不是,只有到一定境界的巫者,才能占卜出来。”



    “那么天下,会有多少人占卜出来?”



    “几十个吧!”



    三婆眼睛都没眨一下,倒是把我还有碧千吓了够呛。



    “那么多啊!”



    “多么?”



    三婆说这话的时候口气极为不凡,但是依旧是云淡风轻的。



    “会不会给蛟族带来麻烦?”



    “麻烦,自然会有的。”



    我又开始担心起来,三婆一笑,伸手摸了下我垂下来的头发。



    “不过你不用担心,他们感受到我的气息自然就躲得远远的。”



    我想起来,三婆是巫神转世,也就是三界当中巫门之内地位最高的人了!



    “他们都很怕你么?”



    “怕?当然不是!”



    三婆的眉间有一丝的惋惜,但是这波动稍纵即逝。



    “并非是他们怕我,而是我是他们的希望。”



    希望?也许就是巫门的壮大吧!



    “那就好!”



    三婆的眼里开始有了凶光。



    “但是巫门中人,也并非都是上下一心!”

,精彩!(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