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95章 娘亲,你会原谅爹爹么?
    三婆是巫门尊者,不仅仅是人间的巫门,三界的巫者都以她为尊。

    但是看她的影子,似乎知道三界巫门的人,究竟是谁心存不一。

    “仙界的?”

    三婆并没有回答我,反过来劝慰着我说。

    “不过不要紧,反正,除我之外,没有一个人知道全部的真相。”

    “什么意思?”

    三婆这时候和我打起了哑谜,带着笑意问我“还记得芷蔓她们俩和你说的占卜,一共分为三个部分吧?”

    “记得。”

    难不成这卦象出了什么问题?

    “第一部分,三界大凶,第二部分,是个乱象,谁也看不出来,第三部分,是你的生辰八字,还有你的星辰命格,是这样吧?”

    “是啊,只是可惜不知道第二部分,到底是什么,要是知道,也许就能还我的清白了。”

    “不可能。”

    三婆这话说得斩钉截铁。

    “为何?难道你知道那第二部分的卦象。”

    “那是自然。”三婆的眼里挂着威严和超脱,“第二个卦象,就是被我涂抹掉的。”

    “什么?你没骗我吧?”

    三婆还没答话,虬螭的声音在我身体里响了起来。

    “当然没骗你,她是巫神转世,自然有这个本事。”

    三婆似乎感受到虬螭的声音,看着我不说话,仿佛要帮我看穿。

    我顾不上这些,听到虬螭的声音,心里欣喜不已。

    “你们没事了?”

    “嗯,没事了!”

    虬螭的声音里也透着兴奋,而且这次在三婆面前,他也不像以前那样,远远躲着。

    “隐呢,他也没事了么?”

    虬螭没说话,倒是隐自己跑出来,对我说“愔儿,我没事了。”

    我心里已然乐开了花,上次囚灵渊一事之后,圆儿,虬螭,隐,他们三人的去向就在我心里始终堵着,眼下虬螭和隐,没事,我自然松了一口气。

    只是圆儿……

    隐告诉我,他和虬螭这次能够复原,全靠了玄月佩的力量。

    ……

    事到如此,我心里明白,拉着三婆的手,就对她说了一句“多谢你!”

    三婆收回看我的眼睛,不知在思量着什么。

    “没什么

    ,水宫可能会变得不太平,多些力量保护你也好。”

    我心里再一次揪起来,“会连累水宫么?”

    三婆的神色变得怪异,眼里放空,“你不要多心,若是你前尘不清,无论你在哪里,水宫都不会安静,若是斩断繁琐之事,那么即便你留在水宫,也不会人带来麻烦。”

    ……

    我又想起刚才三婆说的卦象,便十分好奇地问她“那你能不能告诉我,那抹去的第二个卦象,是什么?”

    “想知道?”

    “嗯”

    三婆一抬手,九层水塔每一层的门都重新应声而开,而我眼到之处,发现那些守卫,无不都是一脸镇定。

    不愧是大巫的弟子!如此处事不惊。

    “那部分卦象,就是说你和龙族之人,不可以在一起,不然会不得善终。”

    “仅此而已?”

    “嗯。”

    ……

    难过,但是并不绝望,若是能够舍掉一人的情爱,换来水宫的平安,我自然十分愿意。

    况且这情爱,本就不属于我理所应当该得的。

    三婆闭上了眼,像是困了,碧千走上前来,对我的态度比以往都要和善。

    我起身就要出门,碧千在后面喊我“公主,你等一下。”

    等碧千帮三婆收拾妥当之后,便送我出九层水塔。

    ……

    我以为碧千有话对我讲,便刻意走得很慢。

    碧千见我走得慢,她便走得更慢。

    反而一路无话。

    一直到了水宫门口,碧千才停下,唤了我一声“公主。”

    我心里有点感触,总觉得自己到了人生重大抉择,或者重大改变的时候,所以也有些惶惶不安。

    “公主你是蛟族人的希望,所以无论发生什么,请你一定要爱惜自己,坚强地活下去。”

    我没来及说什么,碧千就对我深深行了一礼,回了九层水塔。

    ……

    碧千和三婆一样,话说得不通透。

    回到自己的寝宫之后,九白已经好了许多,面上没有一点伤心。

    只是自己的孩子自己知道,他不过是在强装开心,哪有那么容易就忘掉心事。

    等到旁人不在的时候,我问九白“想不想看到你的爹爹?”

    九白的眼里闪过不可置信的惊喜,但是很快又黯淡下去。

    “九白不想,娘亲也不要骗九白。”

    我认真地对他说“娘亲没有骗你,是真的。”

    九白依旧挂着担心的神情,“可是王祖父,舅舅,姨母他们都会生气的。”

    我劝慰九白,“那些事娘亲自有安排,自然要你见到你的爹爹。”

    “好!”

    九白重重地点了点头。

    ……

    人帝送给我的乌黧我一直放在水宫之内,我便趁无人之时吹了起来。

    我只吹了几下,便讲乌黧放在旁边。

    九白听得如痴如醉,见我停下来,便真心地夸赞道“娘亲吹得真好!”

    这孩子,竟然以为我吹奏笛子图个开心!

    ……

    我安心等了大约一柱香的功夫,水宫之外,似乎还很远的地方,传来的回应的笛声。

    这一次,是敬康无疑了!

    “走!我带你去找你爹爹!”

    “好!”

    九白脸上露出了久违的笑脸。

    我原本以为,出水宫会十分麻烦,没想到这一路都畅通无阻。

    不仅没有侍卫,青青,青凰,芷蔓,还有华清都不见踪影,他们几人就像商量好的一般,一起消失不见。

    “九白,看到你爹爹之后,你会怎么办?”

    “告诉爹爹,九白很想他。”

    “好!”

    九白紧紧拉着我的手,忽然小心翼翼地问我“娘亲,那我们还回水宫么?”

    “回!”

    我以为九白不想回来,但是又不愿意骗他。

    没想到九白十分高兴,“九白也愿意回来。”

    “你不想跟你爹爹去?”

    “不想!”

    九白摇摇头,稚嫩却又懂事地对我说“我想爹爹,但是我更不想离开水宫,这里有王祖父,王祖母,华清舅舅,明山叔父,青青姨母,青青姨母,三姨母,青凰姐姐,二道山还有秋安姑姑,庄绍伯伯,晋贤叔父……九白不想走。”

    这小娃娃如数家珍地说出了自己知道的许多人的名字。

    “好孩子。”

    九白看着我,又十分谨慎地问了一句“娘亲,你会原谅爹爹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