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96章 表哥,杀了她们三个!
    九白问我,是否会原谅敬康。

    我没回答,也不知道怎么回答。

    因为连我自己都不知道。

    水宫当值的守卫也没有拦我,行了礼之后,在自己的位置上站好,并没有问我,要去哪里。

    但是等我临走之前,侍卫没忍住,还是对我说了一句“公主,一路上当心些!”

    我回头看了他一眼,只是见过几次,不知他为何对我说这话。

    侍卫却再也不言语。

    “娘亲!”

    原来传来一个声音,我回头看,却是青凰。

    九白看到青凰,最开始高兴,但很快就有些担心,喊了一句“姐姐!”

    青凰没有多问,而是仿佛已然洞悉一切地问道“娘亲,你还回来么?”

    “回来!”

    听到我如此肯定的回答,青凰脸上有了如释重负的神情。

    “拉钩!”

    “拉钩!”

    我也幼稚地与青凰一起,许下了这个约定。

    青凰最终还是不舍地往回走。

    “娘亲……”

    九白撇撇嘴,他看到青凰难过的样子,自己也跟着不好受。

    我心中也难过,但是青凰也是我自己的孩子,我自命对她十分了解。

    “嘘!”

    我对九白做了噤声的手势,让他安心看着。

    “五!”

    “四!”

    “三!”

    “二!”

    “一!”

    等我小声说出这几个数之后,就看见青凰身边的灵光一显,青凰化成了小鸟,扑扇着翅膀飞回到我的身边,围着我叽叽喳喳地叫。

    我看着九白说“怎么样?”

    九白面上含笑,心悦诚服地说“娘亲真厉害!”

    那侍卫似乎还是不放心,我对他说道

    “让太子殿下放宽心,做好了家宴等我,若是誓言,就让我一辈子困在水宫,哪里都去不了。”

    这誓言……

    那侍卫露出笑脸,痛快地答应了一声“是!”

    ……

    水宫之外,并没有敬康。

    我站在水宫向远处眺望,也没有敬康的影子。

    九白看着我,我对他点了点头,他把手伸出来,念了几句口诀,寻灵木便在光点当中出现在九白的手心里。

    之后我伸出手,九白把自己的小手一托,再一送,那探灵木便来到了我的手中。

    我将另一只手的之间对着探灵木,不多时便感受到了它探得的位置。

    果然,敬康去了清水河!

    ……

    如今我的灵力回复了鼎盛的时候。加上有青凰和九白在一旁,不到一柱香的功夫我们就到了清水河边。

    九白眼尖,一眼就看到山腰的白色人影。

    “是爹地!”

    九白虽然欢喜,但是并没有敢太大声的叫喊。

    我点点头,对着九白说“你上去找他吧,娘亲在山下等你。”

    “娘亲,你不和我一起上去么?”

    “不了,你和他多说会儿话,不必着急回来。”

    “好!”

    九白虽然惋惜,但是知道我现在的心思,也没有任性地强求我。

    青凰在我身边飞来飞去。

    “要是不放心,你就跟过去吧!”

    青凰的眼里闪过不屑,站在我的肩上,并不往山腰那里看。

    ……

    九白走出去没多远,敬康便留意到我们几人的动静,他和我站的远,却仍旧目光火热得瞪着我。

    这目光让我不舒服,我便低下头,没有瞪回去。

    “怎么,你不敢上来?”

    他的声音依旧温和,却也带着鬼魅。

    明知道他在激我,我还是吃了这一套,鬼使神差地往山上走。

    九白看我跟了上来,特别开心。

    ……

    到了山洞之外,我和青凰躲得远远的。

    九白一时赶上,便抱着敬康的衣角,呜呜得哭了起来。

    敬康看看我,又心疼得看着九白,一把将他抱起来。

    “爹爹,九白好想你!”

    即便尊贵如龙族太子敬康,看到九白这个样子,也不免有些动容,眼角闪着水光。

    ……

    他们父子二人在一起许久,九白才止住哭声。

    “你还好吧!”

    敬康站在原地,忽然面向我,远远地问了一句。

    我反应过来,“嗯”了一声,没有多说什么。

    “你恨我么?”

    “不恨。”

    “那……”

    “什么也没有,太子殿下还是少生些事端,这样对我们二人都好,不是么?”

    ……

    九白脸色有些难看,小心翼翼地看着敬康。

    敬康愣住,然后苦笑了一下。

    “之前在龙宫的事情……”

    “我都知道了。”

    我并不愿意多和敬康说话,因此他每说一句,我都希望早些说完,再无其他瓜葛。

    敬康的眼里闪起浮光,看不出喜悲,也不再看我,而是自言自语,“知道了,知道了,知道了就是好事啊!”

    “若是你知道了龙宫的那些事,那么你就不会误会我,我们之间也能心平气和地说个明白。”

    “太子殿下这是做什么?我今日来只是带九白来和你叙父子之情,太子殿下不要失了分寸。”

    ……

    “你终归还是和我生分了!”

    ……

    “表哥,你为何与她那么多的废话?”

    一个熟悉的声音从山洞里传来,我心里暗道不妙。

    只是来人的攻击比她的声音更快,我和青凰,还有九白被杀个措手不及。

    数十根发着亮光的彩色羽毛,围成一个圈,做了个结界,将我们母子三人罩在里面。

    来人正是香蕊公主!

    她快速地将敬康拉了出去。

    这结界的程度并没有多厉害,但是阴毒,并且速度太快,我们三人的修为暂时被封住。

    “爹爹,你这是作什么!”

    九白似乎不相信眼前发生的一切,看着敬康问道。

    敬康没说话,香蕊公主不愿意了,问敬康“表哥,这是你和那个贱女人所生的孽种?”

    孽种……

    敬康矢口否认,看着九白的眼里带着柔情,转眼却对香蕊公主说“不过是我灵识分出的一只怪物罢了。”

    “爹爹……”

    听到他朝思暮想的爹爹这么称呼自己,九白的心里自然十分难过,绝望和不可置信都写在自己的脸上。

    “不……这不是真的!”

    香蕊公主颇为得意地笑了,对着敬康问道“既然如此,那么表哥,我要是把他们杀了,你不会心疼吧!”

    “当然不会。”

    九白听到敬康这么说,跌坐在地上,肝肠寸断一般,不停地掉着眼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