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97章 假假真真,肉眼难分
    九白,青凰还我被困在结界当中封了修为,便成了板上的鱼肉。

    香蕊也不留情,朝着我们就用了驭风术,招招致命。

    我记得以前翩若对我用的也是差不多的招式,果然她们是表亲。

    说道风系道法,青凰是她们的祖宗,只是如今这小丫头也光有法术,却使用不出来。

    “且慢!”

    敬康袍子一挥,一道白光闪过,香蕊公主的攻击便化为无形。

    “表哥!”

    香蕊公主的眼里有了愠怒之意,看这敬康问“你要做什么?!”

    “表妹。”

    敬康满眼柔情,在我面前上演浓情蜜意。

    “这点小事,何苦劳烦表妹你动手,我来吧!”

    “你舍得?”

    香蕊公主显然一脸执意,不相信敬康的话。

    敬康有些着急,脸色发红,急于在香蕊公主面前表现自己。

    他面带着凶光向我们走来。

    九白早就处于愤怒当中,青凰向来讨厌敬康,一遍又一遍地向结界冲撞击着。

    我心疼这两个孩子,便对敬康恳求道“香蕊公主无非是要我的命,你便拿去,还请你看在往日的情份上,放了九白和青凰。”

    敬康迟疑一下,心虚地没有看我的眼睛。

    这时候一把匕首忽然插在了我的小腹之上。

    “娘亲!”

    九白和青凰围在我的身边,大哭大叫,却无法打动外面两人的铁石心肠。

    “情份?”

    香蕊公主在一旁依旧刻薄“你们还有情份在么?”

    “没有,没有,绝对没有。”

    敬康回答地十分干脆。

    我的心也变得冰冷。

    香蕊公主在结界之外,耀武扬威地对我说,“要我放过这两个孽种,也不是不可以。”

    “你说,你说什么我都答应你。”

    “真的?”

    她有些不信,也有些窃喜。

    我“嗯”了一声。

    “不妨,你就给我磕三个响头吧!”

    敬康不可置信地看着香蕊,香蕊却没有一丝一毫的愧疚,反而对敬康说“表哥不要再心存妇人之

    仁,若是被龙王殿下知道,只怕你也吃不了兜着走。”

    “好!”

    我痛快地答应下来。

    九白擦干眼泪,拉着我对我说道“娘亲,不要!”

    青凰此时虽然没有化成人形,这时候也回过身一下一下地撞击着我,以此来阻止我。

    香蕊在那里带着笑意等着,我推开九白,还有青凰,扫了敬康一眼。

    我隐约看到敬康对我摇了摇头。

    为了两个孩子的性命,我能忍得下这般屈辱,反正之后都是思死路一跳。

    正当几乎要跪下的时候,旁边一道黑影随风闪过。

    “叮当!”

    不知道什么打开了结界的一角,整个结界裂开了这个口子。

    这个时候我的修为恢复,青凰和九白也都变成了鼎盛的样子。

    九白这时候已经红了眼睛,脸也憋成了紫色,怒视着敬康,眼里流露出杀机。

    “九白。”

    敬康有些慌乱,叫了一声九白的名字。

    然而九白并不理会,将我护在身后,接下来他自己和寻灵木融为一体,在清水河边的山腰之上生根发芽,长成比很久之前的那棵榕树还要粗上几倍。

    不仅如此,九白化身的大树窜天而起,直上云霄,我抬眼根本望不到尽头。

    九白的身上凶气大涨,连我看了不无恐惧。

    没想到敬康就站在我的面前,动也不动。

    九白这棵大树带着强大的力量,枝条扭动,地上盘根错节,分不清哪里是根,哪里是遗落下来的纸条,上面还爬满了藤曼。

    就是这些杂乱无章的小东西,就敬康卷起来,死死地勒着他,几乎让他窒息。

    一旁的香蕊公主早没了之前的嚣张模样,大惊失色地看着我们这里,后又打算仓皇逃走。

    “哪里走!”

    青凰的真身变大了几倍,就是一副凤凰的模样。

    这时候的青凰虽然非人形,却可说人语。

    香蕊公主脚边唤起祥云来,就要往天上飞走。

    青凰扇了一下翅膀,祥云消散,香蕊公主便跌落在地。

    但是她落地之后没有乖乖等死,又开始用驭风术来攻击青凰。

    “用风?我可是你祖宗!”

    青凰的攻击比香蕊公主厉害百倍,很快香蕊公主便被打得遍体鳞伤,毫无招架之力。

    青凰看到香蕊狼狈的样子,眼里也如青凰一般,冒充兴奋的光。

    “小小的祥鸾族,竟然敢不把我放在眼里!”

    这时候我看到天边,依旧是有一丝若有若无的黑边。

    九白和青凰心里的恨意大增,自然不会放过眼前仇恨之人。

    “住手!”

    无论她们俩谁,我都不希望下杀手。

    青凰看到我的伤势不清,便用灵锁缠住了香蕊公主。

    九白这时候却杀红了眼,非要置敬康于死地。

    “九白不可,他毕竟是你的父亲,你若是杀了他,总有一天会后悔的。”

    九白依旧是没顾得上我。

    敬康眼看着就在弥留之际,他的嘴动了下,神色安然,似乎在说什么。

    想通过死,一了百了么?我偏不随你的心愿。

    “死不是最可怕的,所以我不会让你死,相反,我会让你活下去,我要让你一辈子在罪恶当中活下去!”

    等我说完这句话之后,身上的痛意加重,也不知那匕首什么做的,竟然能够让我伤得这么重。

    我的眼睛逐渐睁不开,外面的声音也渐渐小了不少。

    “九白你给我住手!快来看看娘亲!”

    这是青凰的声音。

    “愔儿,我来带你回家!!”

    是兄长,华清兄长又来救我了,每次我在危难之时,赶到的总是华清兄长。

    只是,对不起兄长,是我有一次让你担心了。

    “愔儿,你要相信我,我怎么会害你!”

    我是封魔了么,被他一次又一次地伤害,也不知我这次焉有命在。

    如果没死,这辈子就不要再见到他了。

    要是死了,也好,一了百了,下辈子,说什么也不要遇见你!

    ……

    ……

    隐在虚空之中出现,温和的声音对我说“愔儿,这次你对他们死心了吧?”

    “早就死心,只不过千白想他而已。”

    隐叹了口气,忽然又指责起虬螭来。

    “都是你这个眼瞎的老东西,我早就说你们龙族的人靠不住,不能相信,你就是不听,说什么你的后代有苦衷,这下好了,一而再再而三地害愔儿,这次我和你没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