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99章 弥留之际
    九层水塔下面凭空多了一层,因为怀了蛟龙胎,我便被他们关在这里,不许出去。

    一来,如三婆所言,这蛟龙胎若是被巫门的人感知到,人界的尚且还好,被三婆的力量压制,若是被人帝身边的人得知,只怕后果不堪设想。

    二来,敬康的这一道伤我太深,我的命,和腹中孩儿的命,都很难说。

    肉身虽然痛些,也虚弱些,但是神志倒还清醒。

    我出不去,但是别人能够进来,只要三婆点头,便没事。

    三婆喜静,但是这一次却反常地放了许多人下来看我。

    九白,青凰,青青,芷蔓。

    她们几乎终日都呆在十层水塔之下。

    我的伤重,每日都是三婆为我亲自开出药方,并用她自己的灵力滋养我。

    时间久了,三婆的真元损失不小,人和我一样,变得憔悴。

    碧千看在眼里,心疼三婆,终日红着眼睛,却没有阻拦过一句。

    水宫之内许多人都想着帮我虚名,蛟王,大巫,蛟后,还有华清,对此,他们义不容辞。

    但是都被三婆一一婉拒,三婆说帮助不大,而且蛟族还要养精蓄锐,这时候必须要谨慎些。

    他们不行,还有别人。

    芷蔓是巫门的人,青青有九尾神狐的传承,至于青凰,本就是神界的凤凰转世。

    三婆说,蛟族在人界,仙界有龙族,但是蛟龙属于神界。

    与之相对应的,便是灵蝶族,翼族在人界,祥鸾族在仙界,但是凤凰却属于神界。

    所以丹凰,翩若,还有香蕊公主,若是开了眼,就知道要以青凰为尊。

    只是我看到现在,只有丹凰知道这层关系。

    三婆不在的时候,便由芷蔓,青青,还有青凰做了阵法,为我共同滋养灵体。

    但是时间久了,任谁也熬不住持续的消耗修为灵力,她们几人日渐消瘦。

    我只恨自己无能,无端拖累了她们。

    九白终日在一旁看着,也想尽了他的自己的一份心,只是三婆说,九白身上的力量,对我帮不上一点。

    于是九白终日愁眉不展,看着其他人为我日夜操劳,而我仍旧不见好的情况下,许久没露出过笑脸。

    我知道他心里着急,便反过来安慰他,没想

    到这样一来,九白更加难受。

    ……

    虬螭和隐并没有闲着,隐终日骂着虬螭,说他瞎了眼才会容许我接近敬康,没想到真的到了一个万劫不复的境遇。

    隐那么温和的性子,如今却暴躁如雷,不肯喝虬螭好好说一句话。

    虬螭自己觉得理亏,也不和隐争辩,给我疗伤的时候,用了十二分的气力。

    三婆她们在身体之外用为我疗伤,虬螭和隐在里面渡给我力量。

    即便如此,我的身体仍旧是一点起色。

    隐每日都来安慰我,虬螭嘴笨,隐说什么,他就附和什么。

    而这时候,即便我再想活下去,也要做好最坏的打算。

    “如果这次我挺不过去了,你们俩会怎么办,会随我一起消亡么?”

    “呸呸呸,小丫头,你不要乱说,你会没事的。”

    “是啊,愔儿,你是九天之上的神,你不能有事,你要千秋万载的在神界高坐,你还没给你爹娘报仇,你自己受了那么多苦,怎么能就此离去。”

    “对不起,可是我没有办法。”

    “小丫头,你说什么呢,总会有办法的,你看你最近的身体不见好了么?”

    “你不用骗我了,我虽神识不清,但是能感觉得到,这一次,我可能真的熬不下去了,你们两对我有恩,这么久以来,我已把你们当成我的家人,所以你们俩答应我,要好好活下去,不论是另换灵体,或者占了我这副躯体。”

    “小丫头,你不要说了,我告诉你,这不可能!”

    “愔儿,我就算舍掉我这条命,也会换你存活下去,若是你死,我绝不苟活。”

    “你们这是何苦呢?”

    ……

    ……

    华清兄长显然是哭过了,来看我的时候,眼睛是发肿的。

    “愔儿,你不要担心,蛟族之内高人众多,父王又下令在整个人界之内寻找能人异士,总会治好你的。”

    十层水塔密不透风,此时却不知哪里漂来的风丝,吹得我有些发凉。

    华清兄长看着我脸上的表情,关切地问道“愔儿,你没事吧?”

    我想摇头,却发现没什么力气,张开嘴说话,声音也是小的可怜。

    “兄长,对不起,这么久以来,就没让你安心过,还有大王,王后……”

    “愔儿!”

    华清有点激动,像是发火,火气又小的可怜“不要胡思乱想!”

    “兄长,有一事你答应我。”

    “你说,我听着呢。”

    “九白,还有青凰,你帮我好好照顾着!”

    青凰早已经累得睡着,九白一直在一旁忍着哭,静静地站着。

    华清看了一眼这两个孩子,拒绝了我。

    “我不答应,你自己的孩子,你自己来照顾……”

    华清后面的话已经泣不成声,说不下去,便对着九白嘱咐了一句之后,自己便往外跑。

    “照顾好你娘亲。”

    ……

    九白走得和我近了一些,拉着我瘦削得不成样子的手,放在他的脸上。

    “娘亲,你疼么?”

    九白没在我面前掉眼泪,眼睛却红肿得不行,我也知道,他总躲起来,在无人之时哭。

    “九白,你瘦了好多。”

    九白拼命地摇头,一张口便是嘶哑的声音,他又把话咽回去,唤了好一阵,才慢慢地再次张口。

    “孩儿没瘦,孩儿最近每天都吃好多,娘亲不信的话,就起来看着九白吃饭,九白可以吃很多很多,娘亲吃不下饭,九白就替你吃,娘亲想做的任何事,九白都愿意去帮你做。”

    “好孩子!”

    我控制不住自己,两行热泪就顺着眼角淌了下来,这眼泪的温度,才让我真切地感觉到,我还没有死。

    九白看我哭了,伸出小手替我擦干眼泪,又问了我一遍。

    “娘亲,你还疼么?”

    “不疼了,九白在娘亲身边,娘亲就不疼了。”

    九白忽然瞪了了眼睛,一脸风轻云淡,故作轻松,寄出了一个难看别扭的笑容来。

    “娘亲,你答应我一件事,好不好!”

    “你说吧!”

    九白又眨巴了几下大眼睛,其实说起来,这孩子与敬康不算像,倒是更像我些。

    “娘亲,我想一直和你在一起,所以,你不要扔下我不管,好不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