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02章 有冤报冤,有仇报仇
    九白的这股力量强悍,和隐给我的力量交织在一起,让我觉得体内充盈并且平和。

    青青,青凰陪着我,便去了仙界。

    这一次没有龙族的人引路,但是我们三还是轻松混到了仙界的龙宫当中。

    ……

    出发之前,芷蔓和我说了杀害巫公大人的真凶,正是之前和我郎情妾意的敬康。

    “之前怎么不同我讲?”

    当时芷蔓有些拘谨,“姐姐,我也是才知道不久,而且……而且……”

    “而且什么?事到如今,还有什么不可以说么?”

    芷蔓脸一红,“我知道姐姐过得艰难,所以便没想好如何与你开口。”

    ……

    我有些生气地撇下芷蔓,其实并非是生她的气,我只是生我自己的气,身边之人总是喜欢为我考虑良多,而我经常在不经意之间,伤害到他们/

    到了龙宫之内,青青问我“姐姐,龙宫的地形我不熟悉,你可要好好带路!”

    “怕了?”

    我故意激着青青,青青扬了扬眉毛。

    “怕?小小龙宫而已,我会怕?姐姐你要是肯,我就给你搅他个天翻地覆!”

    青凰眼里也有些兴奋,忽然问我。

    “娘亲,我们先去哪里?”

    我还没说话,青青注意到关键。

    “先?姐姐,龙宫你们要去几个地方,不是把那个挨千刀的负心汉揍一顿,就回水宫么?”

    我没有直接回答青青,而是看着青凰问她“要不先去祥鸾族公主那里?”

    “好!”

    青凰的眼里闪着仇恨的光,咬牙切齿地说道。

    “祥鸾族公主?香蕊?好我差点忘了,这里面还有她!走,我们去狠狠修理她一顿!”

    ……

    我们三立于含香殿的高墙之上,借由结界把身形隐藏起来。

    含香殿里金碧辉煌,仙气缭绕,远胜于无香阁万倍。

    事到如今,我也算明白,为何龙王送我去无香阁,除了地处偏僻之外,被这含香殿比着,竟然卑微若尘若土。

    ……

    “公主,如今龙宫之内再没有人能够和你争太子妃的位子了。”

    “莫说是龙宫,放眼整个仙界都

    没有哪个女仙能够在公主面前比肩,更何况下界的那些卑贱之女呢?”

    “下界?人界和魔界的人,自然是入不了仙界的眼的,也不知之前太子殿下怎么回事,竟然会看上那样的低贱之人。”

    “不过现在好了,被太子殿下亲自捅了一刀,如今只怕已经一命呜呼,公主现在可以高枕无忧了。”

    ……

    素言和尔烟两个婢女,一左一右地把香蕊公主围在中间,谄媚地拍着马屁。

    青凰,还有青青她们两个早就气得不行,也顾不上看我的反应,就要冲过去杀她们主仆三人一个措手不及。

    我自然是赶紧拦住她们。

    “娘亲!”、

    青凰有点着急,喊了我一声。

    青青也疑惑地问我“姐姐是又存了恻隐之心?”

    “自然不是!”

    “难道姐姐有什么情份么?”

    我知道她们俩想多了,便冷笑着说“自然是要血债血偿了,但是我想把她抛在高处,这样就能够摔得更惨!”

    她们两人这才放心,轻松地笑了一下。

    ……

    “几日不见,香蕊公主一切都还好吧!!”

    我立于含香殿的园中,对着亭子内的主仆三人轻声说道。

    她们主仆三人看到我的时候,都张着大嘴,像是吞咽掉苍蝇一样的脸色难看。

    “大胆愔姬,看到香蕊公主还不下跪请安??!!”

    最先反应过来的是素言,抬高了声调,对着我呵斥道。

    继而反应过来的,却是尔烟,从前在敬康身边的婢女,如今认了新主。

    “外面守卫森严,你是怎么进来的,来人啊!来人啊!”

    我没说话,任由她喊,含香殿早就被我的结界挡住,外面的声音传不进来,自然里面的声音也传不进去。

    从前我在龙宫之内,受尽了下人们的欺侮,还有龙宫内部结界的迫害,今日风水轮流转,香蕊公主和她的两个狗奴才,只怕是没想到吧?!

    我不紧不慢,也不急着说话,毕竟她们是主仆三人,下人说了那么多,主子还没说话,这成何体统。

    果然香蕊公主的脸色比素言还有尔烟更加难看,惊诧之余还多了几分恐惧。

    “你不是被表哥……怎么还活得好好的?”

    “你们自然都是盼着我死,可是老天爷不肯,他觉得我就算是死,也应该拉几个垫背的,所以我便回龙宫来了。好巧不巧,一回来就听到有人在背后说我,我便来到了含香殿。”

    尔烟愣在那里,似乎被我的话吓到,眼神躲闪,不知不觉地往后退了几步。

    “窝囊废!”

    素言骂了一句尔烟,便向我这面攻击过来。

    看到她的轻蔑之色,还有破绽百出的招式,我心里一笑。

    “你这女子有话好好讲,不要一来就动手!”

    “怕了?”

    素言的前招被我躲过,她似乎没在意这些,而是继续说“要是怕了,就给我们公主磕几个头,公主说你在凡间没有刻磕成,不如现在补回来,我就饶你不死!”

    “是怕了!”

    我顺应着往下说,她得意之色更盛。

    “素言姐姐,是不是还觉得我像从前在龙宫的时候一样,被封住了修为?”

    素言这才反应过来,只是为时已晚,我手指一点,便将她轻松困住。

    她被我定在那里,动弹不得,眼里开始闪过惊恐之色。

    “你怕了?从前我在龙宫之内,你可不是这个样子的。”

    素言的眼角急出了眼泪来。

    “啪!”

    我打了素言一个耳光,但是带了我的三分灵力,素言被我打得飞起很高,又重重地摔在地上,吐出血来。

    我一步一步地逼近素言,她的眼神飞转,像是向我讨饶,只是身子仍旧是被定住,没法有别的举动。

    这时候我想起刚才素言的问题,便回复她说“我是怕了,只不过,我这次怕的,是杀了你的人,你们家公主会伤心!”

    “啪!”

    我打了素言第二个耳光。

    “啪!”

    这一次我没说话,直接打了第三个耳光。

    “那我现在我问你,你怕了么?”

    素言眼里已经接近于绝望,我想到她没法张口说话,反正已经修理了她一顿,便解开她的禁制。

    “愔姬姑娘……不……公主饶命……”

    “公主?你口口声声的公主可不是我,她现在啊,好好地站在那里,看着你呢!”

    素言双目涣散,还是看了香蕊公主一眼。

    “公主……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