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03章 报仇!痛痛快快地报仇!
    素言被我打趴在地上,她之前对我的欺辱,今日终于被我给了回去。

    尔烟站在香蕊公主的后面,香蕊自顾不暇,管不到她。

    我淡然地一笑,看着香蕊,她虽有些站立不稳,但还没有求饶,或者说些旁的。

    尔烟这时候再也逞强不下去,跪在地上给我磕头。

    “愔姬公主,从前是我有眼不识泰山,从你原谅我吧!这一切都是香蕊公主让我干的,求您饶恕我!”

    香蕊一副震惊的表情看着尔烟,又看了看我,指桑骂槐地说道。

    “果真是下贱胚子,让人一吓唬,便就露了本性了么,果真是左右摇摆不定的墙头之草,早知道你是这样的人,当初就不该收下你!”

    尔烟被骂的满脸通红,却没看香蕊公主一眼,而是依旧在给我磕头饶命,口中不忘撇清自己。

    我看都没看她一眼,前前后后跟了三个主子,却不见她对哪个是真的忠心。

    就这样,尔烟见我和香蕊公主都没怎么在意她,便蹭着墙边,便往外偷偷想溜。

    我自然不会真的无视她的动作,手中的佛草绫如同长了眼睛一样像她飞去,把她捆得严严实实,这时候我的另外一只手一挥,佛佛草绫便带着尔烟,飞了起来,最后把她挂在树上。

    香蕊公主畏惧的同时,眼里也有了解恨的痛快之意。

    “该我们了!”

    解决完了喽啰,自然轮到首领了。

    香蕊公主如今没了旁人帮衬,和我面对面,眼神躲闪,并不敢看我,而且脚下慢慢地向里面跑去。

    含香殿其实不小,但是我早就做好了充足的准备,青凰和青青还有我刚进来的时候,便只守了这一方小院,不仅外面龙宫的人进不来,即便是含香殿内其他房的人,也都是毫无察觉。

    “香蕊公主这是做什么,想跑?”

    她此时犹如惊弓之鸟一样,根本受不得惊吓。

    经过了九白之死,和那么多的事,从前那个一片岁月静好,从不爱记恨别人的愔姬,早已经消失不见。

    现在的我,有仇必报!

    若是伤了我身边的人,那么便加倍的还回去!

    “你要做什么!我告诉你,这里是龙宫,你不要胡来!”

    “胡来?”

    我一掌打过去,她随着我的掌风飞起来,又跌坐在地上,摔得极为狼

    狈。

    之前打素言的时候,我用了差不多的力,到了香蕊公主这里,我没有减弱半分,倒是这香蕊公主修为不俗,能多接我两招。

    “是像这样么?”

    我得意地看着香蕊公主,看她那个狼狈的样子,心里别提多痛快了。

    香蕊公主知道我不会放过她,求饶没用,所以在我面前便故作硬气,挣扎着爬起来,有如强弩之末。

    “我警告你,你不要胡来,龙王殿下待我极好,绝对不会轻饶你,再说,就算龙族拿你没办法,我还是祥鸾族嫡长公主,我父王母后不会放过你们蛟族的。”

    看到她逞强的样子,我心里愈发痛快,知道她心里十分怕死。

    “是么,我好怕么,那我更不能放你走了,不如今日就在这儿杀人灭口,怎么样?”

    说完,我便佯装要下杀手,故意抬高了手腕。

    香蕊公主闭上眼,吓得叫了一声。

    一阵风吹来,铺面而来一股尿骚味。

    香蕊公主!祥鸾族的嫡长公主!竟然被我吓得尿了!

    香蕊公主许久没见到动静,便半信半疑地睁开了眼。

    她看到我笑,又看到了自己的身下,反映了过来,羞愧得红了脸,又恶狠狠地看着我。

    我嘴角带着笑,“香蕊公主可是怕了?你可是祥鸾族的嫡公主,祥鸾族的事,我一个蛟族女子怎么会敢动你?”

    听我这么说,香蕊公主似乎看到了一线生机,眼里直发亮。

    可惜了这么一个聪明的人,到现在还理不清我对她的恨意。

    若不是她,我就不会受伤,那么九白就不会死。

    我看到香蕊公主有了喜色,便又泼了她一桶凉水。

    “我动不了你们祥鸾族的人,自然有人可以。”

    香蕊脸上的表情僵住,不解地看着我。

    “还不出来!”

    ……

    “香蕊公主,你可还认得我?”

    青凰这次化成人形出现在香蕊公主面前,香蕊自然不认识,但是她也不难猜出离者不善。

    “你不认识她,自然也不认识我了!”

    青青站在青凰的旁边,也过来凑热闹。

    香蕊公主这时候脸上也浮现出绝望之色,瘫倒在地上。

    “你想不想逃走啊?”

    青凰故意问着香蕊,香蕊有些不信,反过来问了一句“你到底是谁?我认识你么?”

    “大胆!”

    青凰说完这句话之后,便现出真身,这一次她现出的原型,却是一只硕大的凤凰。

    这也是我看到青凰如此这般彻底释放自己。

    香蕊公主瞪大了眼睛。

    “是你!!!!你是…………”

    青凰转眼之间又变成小女孩模样,气势逼人,在香蕊公主面前,有如泰山压顶一般。

    “我自然是你们的神祖了!”

    香蕊公主之前害怕,恐惧,而后经历绝望,但是现在,她已然傻得愣在那里,六神无主。

    “神……祖……”

    青凰轻笑一声,“还记得你在清水河边对我做的事么?”

    香蕊没搭话,眼睛也不敢直视我们。

    “想不起来么?”

    青凰身子一跃,身上青衣飘起,带起极大的狂风,风里带着利刃。

    “你倒是用你们祥鸾族的本事和我打啊!在我面前,看你们的驭风术还有没有用?!”

    并非是香蕊公主不想还手,也不是不想抵抗,只是青凰的力量太为惊人,速度又快,根本等不及她自己反应过来。

    没多一会儿,香蕊便被青凰折磨得不成人形。

    若是个旁人,我早就看不下去,会让青凰住手,但是现在被打的是香蕊,害了我,又害死九白的香蕊!

    即便是她死上十次八次,也无法解去我的心头之恨。

    最后还是青青看不下眼,拦着青凰“够了,再打下去,她就没命了!”

    青凰不肯,倔强地说“不,我要杀了她,不杀死她难消我心头之恨。”

    她倒是颇懂我的心思。

    但是我想起后面要做的事,便拦住青凰。

    “娘亲,姨母拦我就算了,怎么连你也不让我杀她?”

    “杀是自然要杀的!”

    我瞥了眼香蕊,又劝着青凰说道“但不是现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