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07章 龙族太子死了
    也不知道秋安在三婆那里呆了多久,听到我的声音,秋安就跑到门口迎着我。

    “公主!”

    “秋安!”

    “秋安姑姑!”

    “秋安姑姑!”

    青青和青凰也许久没有看到秋安,很是想念,走过去。

    于是,我们四人便伸着手,围成一团。

    秋安在我面前就要行礼拜我,我们三人赶紧把她扶着。

    “你这是做什么?我们不是说好了,再不分什么主仆了么?我们都是一家人。”

    许久未见,秋安自己也感怀不已,泣不成声。

    “好在都过去了,如今看到公主安然无恙,我心里也能放心多了!”

    我笑笑,拉着她的手,对她说“还没有祝你新婚大喜之乐呢,早就让人给你备了份礼,就等你过来送给你。”

    秋安脸上一红,嗔怒地说了一句“公主!”

    “庄绍大人他待你好不好?”

    秋安点头,脸上更红了,她刚要说话,三婆这时候来了一句“一份礼恐怕不够了。”

    “什么意思?”

    秋安愈发地难为情,羞愧地低下头。

    三婆对着秋安的方向努努嘴,让我自己看。

    我这才好好打量了一下秋安,结婚几个月,她的脸色丰润不少,而且身上穿着宽松的衣服。

    再看到三婆眉眼里带笑,还有秋安娇羞的样子,我心里有些明白过来。

    难道说秋安……

    碧千在一旁早就笑得不行,指着我揶揄道“亏你自己还是当娘的人呢,连这都看不出来!”

    原来如此。

    我心里乐开了花,青青和青凰也是合不拢嘴。

    青凰小心翼翼地摸着秋安的肚子,充满期待地说“姑姑的肚子里,也不知道是弟弟还是妹妹呢?”

    ……

    青凰的话说完了,众人便陷入了沉默。

    弟弟还是妹妹?

    这句话青凰无心说的,却没法不让人想到九白。

    秋安担心着我,我也担心秋安的腹中胎儿,所以大家就都忍着,谁也没提九白的事。

    最终还是秋安主动岔开了话提,看着我的肚子问道“公主的这一胎,是位公子?”

    “嗯。”

    蛟女怀胎与凡人不一样,怀胎一年有余小腹也不会隆起,而且很容易就能够判断出是男女。

    我反过来问秋安,“你的这一胎呢?公子还是千金?”

    秋安仍是一笑,如今她的脸上始终是一副幸福的模样,想来庄绍大人对她是极好的。

    “公主,我只是个肉眼凡胎,哪那么容易就看出来是男是女啊!”

    我哑然一笑,似乎的确如此。

    “是个千金!”

    这话是三婆说的,三婆巫神,说的自然是不错。

    秋安眉头有喜有忧,也不知在想些什么。

    我便关切地问“怎么,你不喜欢?”

    “不是,不是。”

    秋安连忙矢口否认。

    “那是庄绍大人?”

    “也不是,夫君他一直想要个女儿。”

    “那不是挺好的嘛!”青青这时候插了一嘴。

    “好是好,我们两个

    都喜欢女儿,可是我总觉得应该给夫君生个儿子来传宗接代。”

    秋安的样子把我们逗笑了。

    我劝说着秋安说“这一胎不行,还有下一胎,再说了,谁说传宗接代一定要女孩子了么?没必要管那些世俗之人的话。”

    秋安点点头,没再说什么。

    水塔是个灵气滋润之地,十层水塔更是个中翘楚,大巫许了秋安,若是她自己愿意,可以在下面和我一起安胎。

    因为怕我们俩烦闷,水宫中我们熟识的人,近期都可以随意出入水塔。

    于此,庄绍大人自然十分开心。

    秋安在下面说是安胎,其实我知道,她主要是为了陪我,怕我在下面烦闷。

    从前在帝城,在二道山,都是秋安照顾我,如今她有了身孕,却还是闲不住。

    我曾问她,她和庄绍大人都来水宫,那么庄绍大人的娘亲怎么办,还有二道山的雾隐门那些人,怎么安排。

    秋安只是一笑,“公主好好安胎便可,怎么还操那么多的心。”

    “你来水宫陪我,若是因为我的缘故,让你陷入一个不忠不孝的地步,那就是我的罪过了。”

    “放心吧,公主,婆婆深明大义,本来蛟王恩惠,让我们把婆婆也接过来,但是婆婆**凡胎,只怕适应不了这里,夫君修为不低,定期回去看看,至于雾隐门,自有得力之人帮我打理,晋贤有时候也会帮我照看一下。”

    “那就好。”

    这样我的心里便能放心许多。

    其实我心里是羡慕秋安能生女儿的,生出儿子来还要担下那么多的责任,这一辈子都不得安生。

    我和秋安话家常的时候,青凰经常进进出出。

    如今我喜欢的人,大都在水宫,我觉得时间最好的时日莫过于此。

    有次我看着秋安的腹部,故意说给青凰听。

    “生下女儿,你也得好好调教,不然有的你后悔的。”

    秋安看着我的目光,知道我的用意,一笑,故意问道“为何?”

    我指了指青凰,对秋安说“女孩儿家的性子若是不好好管着,将来无法无天,可就收不回来了!”

    青凰这时候才明白过来我为何说这样的话,气得脸都红了,嘟着嘴,气鼓鼓地对我说道“娘亲要是这样说,那将来我一定带着秋安姑姑家的妹妹,好好欺负你肚里的弟弟。”

    ……

    就这样,我在水宫里的时日单一却还算欢乐地过着。

    忽然有一日,水宫当中又开始了人心惶惶,而且大家见到我,面上都特别奇怪,像是有什么事瞒着我一样。

    不论我问谁,华清,芷蔓,青青,贺兰明山,秋安,庄绍,他们都不肯告诉我发生了什么事,只是故意轻描淡写地说“不过是小事,你不要多心。”

    这话我自然是不信的。

    青凰最初也是守口如瓶的,但是在我的逼问下,她有点崩溃。

    “娘亲,你不要问我,姨母说了,不许我告诉你。”

    “你若是不告诉我,你就去找别人问。”

    “娘亲你不管问谁,大家都不会说的。”

    “若是都不说,我就出水宫,去外面找人问。”

    “娘亲……”

    青凰急了,有些六神无主,想溜出去。

    “站住!”

    “好吧好吧,娘亲,我和你说了,但是你不许和别人说是我说的,也不可以伤心。”

    “好,我答应你!”

    “龙族的太子死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