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11章 人仙大战!又是一次生离死别!
    仙帝没和人帝打任何招呼,直接率领了许多仙界的兵将包围了水宫,可笑的,这时候人帝还在水宫之内。

    一时之间,蛟族的子民众说纷纭,有的人心惶惶,有的视死如归。

    仙帝派了龙王来打头阵,龙王心里积攒了许多的恨意,但是他不敢忤逆仙帝,便把仇恨全都撒在了我的头上。

    下面的人来报,说龙王带头往水宫里面闯,他已然杀红了眼。

    水宫死伤惨重,下面的人瞒着我,没人和我说。

    只是我也不知道是不是我体内神力的作用,九层水塔外面的动静我能听得一清二楚。

    水宫外面死伤许多蛟族的侍卫,当然龙族的兵将也没讨得什么便宜。

    三婆和我一起在水塔之内,不许出去,大巫这么多年一直保护三婆,不被外人知道。

    ……

    人帝一直在水宫之内,他终归是不忍心,最后决定出面和仙帝谈判一番。

    仙帝之前不知道人帝在这里,知道后,便先偃旗息鼓,二帝在一起聊了许久。

    蛟族死伤的兵士那么多,我的心如刀绞。

    都说我是蛟族的希望,有我腹中的胎儿才能振兴蛟族,也能复兴神族。

    可要是因为我,蛟族有了倾覆之灾,那我苟延残喘还有什么意义?

    我想硬闯出去,三婆没有拦我,蛟王和华清兄长却拦下了我。

    几日没见蛟王,他苍老了好多,大巫也苍老了。

    贺兰明山还有庄绍守着我们当初的约定,一直在华清身边帮着。

    “把我交出去吧!我不想看着蛟族的人白白枉死!”

    “啪!”

    大巫忽然打了我一个耳光。

    这是他这么多年第一次打我,我痛得眼冒金星,碧千眼疾手快地拦下了我。

    “你要是陷入仙帝的魔爪,蛟族那些勇士们才是真正的枉死!”

    蛟王叹了口气,也和大巫一个腔调“愔儿,我们蛟族的人,不怕死,怕的是没有指望屈辱的活着,你只有活下去,整个蛟族才有希望,血才不会白流,你懂么?”

    我不懂。

    我是真的不懂!

    因为我一个人,让蛟族的人死光,那是我最不想看到的事。

    若是这样,我宁愿死的是我。

    我转身

    问三婆“你不是说我们有神界的力量么?我们如果冲出去,有几分胜算?”

    三婆眉间紧缩,幽幽地说道“无异于螳臂当车,能和整个仙界抗衡的,只有你腹中的蛟龙胎儿,我们俩若是单独对抗仙帝,倒还好说,若是整个仙界,真的不行!”

    说话间,人帝从外面走了进来,身边跟着白容。

    我不怕龙王,不怕仙帝,却唯独见了白容,心里想躲得远远的。

    白容看到我,似乎有许多话要讲,但是面上的冰冷疏离让我知道应该不是什么好话。

    自然也不是像小时候那样,亲密无间的话。

    人帝回来之后,众人都在等着他开口,其实他开不开口,结果都是一样,仙帝来势汹汹,好不容易逮到个机会,怎么可能会就此放弃。

    “我有话想对你讲!”

    人帝没有理旁人,单独只对我说了一句。

    “好!”

    我和人帝陛下到了一个无人之处,没人能看看到我们俩,也没人能够听到我们俩。

    “对不起!”

    这是人帝的第一句话,等我抬头看他的时候,发现他早就哭得不成样子。

    “陛下……”

    其实我不怪他,人界就算再鼎盛,也不是仙界的对手,若是因为一个蛟族,放弃了整个人间的苍生,那对他而言,才是最不值得的做法。

    “对不起,我这次没法保护你!是我无能!”

    我从没有见过人帝哭,天下的人可能都没见过,人帝一副痛彻心扉的样子,我看着也是十分难受。

    “陛下,我并不怪你!”

    我说这话,并不是为了安危他,这本来就是我闯下的祸事。

    人帝依然是热泪纵横,我忽然想起一事,便对着人帝问道“九兄,可以答应我一件事么?”

    许久没有这么称呼他,他有些不自然,但是十分动容,看着我,迟疑地说“你说吧!能做到的我一定帮你!”

    “好!多谢九兄!”

    ……

    ……

    我请求人帝的事情,对他而言并不难,是让她把青青,芷蔓,贺兰明山,秋安,庄绍,这一干人带出蛟族。

    还有青凰!

    仙界的人在水宫外面把手,蛟族的人一个也逃不出去,但是他们几个不是蛟族的人,再由人帝陛下出面,想来保住命,也不算是什么难事。

    人帝很痛快的就答应了我,他对我讲,他本来就有此意。

    如此,我心里很感激他!

    ……

    我之前就曾料想到,芷蔓青青一行人绝对没那么容易肯走,不论是我如何相劝,她们就是不肯。

    包括贺兰明山,还有庄绍在人,几人都痛哭流涕地不肯离去。

    “姐姐,我不走,要死就死在一起!我们黄泉路上还能做个伴儿!”

    “是啊!公主,我们不怕死!”

    我自己强忍着心里的酸楚,一个一个劝说。

    芷蔓还要管着整个帝巫宫,她的两个师兄还在等着她,而且将帝巫宫发扬光大是她师父巫公大人的遗愿!

    青青是整个灵狐族的希望,自然也不可以留在这里。

    秋安腹中还有胎儿,二道山还有雾隐门和长柳家都等着她回去打理。

    庄绍大人家有老母,贺兰明山还有向问歌这个师兄。

    他们在世上还有那么多的牵挂,怎么可以留在这里!

    ……

    “可是娘亲,我在这世上,只有你一个牵挂,我怎么能走?”

    青凰哭得像个泪人一样,拉着我的衣角。

    我再也忍不住,眼泪掉了下来,回头抚摸着青青的头发,

    “傻孩子,你身上没有流着蛟族的血,能够活着出去,为什么要流在这里送死呢?你出去,替为娘好好活着,好不好?”

    青凰哇哇大哭起来,就是不肯。

    我心里着急,狠心打了她两下,青凰哭得更厉害,但是就是不肯离开。

    “你这个孩子,怎么还不听娘亲的话?!”

    我生硬地将青凰的手塞到青青的手里,拜托青青说“你帮我好好照顾她!”

    “姐姐!”

    ……

    “让青凰留下来吧!”

    三婆忽然开了口,却没有和我解释任何理由。

    但是有了三婆的话,水宫之内便没人再敢让青凰离去。

    青凰脸上带着笑意,回到我身边,却紧紧拉着三婆的衣角,生怕我再变卦!

    《要完结了……可不可以求点月票?推荐票?打……打赏……随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