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章 楔子
    沙岭,人喊马嘶,杀声震天,刀兵血战,觱篥声震天动地,广袤的莽原上,一员玉树临风的白马小将,驾驭着千里马,在战阵中威风凛凛,一身是胆!

    “皇太极!”她如同被吓的小兔,躲在荆棘丛中,困兽犹斗地对着战场上大喊。

    “极!”清晨,蓝欢欢的脑袋被铃声吵得头昏脑涨,她愤懑地坐了起来,嘟着小嘴瞪着眼前这个骚扰她的小闹钟。

    “极,极什么?欢欢,你自己看看闹钟,都几点了!”欢欢的眼前,浮现出闺蜜雪小小的柳眉。

    “小小,难道我做的噩梦,就是我的前世吗?”宿舍中,黯然神伤的蓝欢欢一面怔怔地目视着历史书,一面呆若木鸡地瞪着抿嘴一笑的雪小小。

    “欢欢,网络上我都查了,你梦中梦见的那个城市,好像是这个!”雪小小笑靥如花地拿着手机,打开照片。

    “沈阳故宫?”蓝欢欢惊愕地凝视着照片,脑中的回忆瞬间,就像电影一样,在她的眼前浮现,突然欢欢觉得十分的激动,似乎有一种听情歌一样的悲伤。

    “欢欢,怎么哭了?”雪小小奇怪地凝视着噙着热泪,如同梨花带雨的蓝欢欢。

    “小小,我感到好悲伤,这个假期,我们就去这里吧!”蓝欢欢颦眉长叹道。

    沈阳,辽宁省省会,蓝欢欢和闺蜜雪小小,兴高采烈地坐着航班,来到了沈阳故宫,这个似乎很朴素的古代宫殿前。

    “沈阳故宫,是清太祖努尔哈赤1625年天命九年迁都沈阳修建的宫殿,后来继位的清太宗皇太极,在沈阳改国号后金为大清,这才建立了现在的沈阳故宫,这里由前朝十王亭,崇政殿,后宫清宁宫麟趾宫,关雎宫构成”满面春风的导游小袁,向十分好奇的游客们赖心叙述着沈阳故宫的历史。

    雪小小乐不可支,拉着蓝欢欢的皓腕,来到了沈阳故宫的后宫。

    “欢欢,前段时间网络剧《独步天下》你看了吗?皇太极和女真第一美女谈恋爱的清宫剧,我真的好崇拜皇太极呀,对东哥,不,步悠然真是一往情深,告诉你,步悠然的原型就是关雎宫宸妃海兰珠,孝庄皇后大玉儿就是她的妹妹,她是皇太极的最爱,这段感情不知道感动了多少人!”莞尔一笑的雪小小一边热情地为蓝欢欢解说,一边嘚瑟地上串下跳。

    “小小,真实的古代并非你所理想的那样,真实的古代是一个非常恐怖的,你没有听说古代的三纲五常,还有古代的女子,只是男子世界的奴隶。”蓝欢欢双眉紧蹙,凝视着喜气洋洋的雪小小。

    “是,我的蓝欢欢大才女,我知道你是历史科班,但是这次来沈阳旅游,阿姨都跟我交代了,鉴于你最近痴恋成狂,还在抑郁症治疗中,所以这次我们来沈阳,只是让你开心开心,你看你,这黯然纠结的样子,再躲在宿舍里,就真的变成病西施了!”雪小小嫣然一笑地点着蓝欢欢的鼻子幽默道。

    “兰儿!”突然,在门庭若市的景区内,蓝欢欢的耳边,突然有一种很低一往情深的声音,在轻轻地呼唤着她。

    顿时心中不寒而栗的蓝欢欢,战战兢兢地回首环顾,却什么也没有发现。

    关雎宫,满汉合璧的牌匾,还有寝宫那十分可爱的婴儿床,都让蓝欢欢愁肠百结。

    导游小袁姑娘,一本正经地对蓝欢欢和雪小小解说道:“这个满族婴儿吊床,据说当年就是海兰珠和皇太极诞下的唯一皇子八阿哥用过的,海兰珠红颜薄命,三十三岁就去世了,八阿哥也在出生后的两个月,去世。”

    蓝欢欢秋波含泪,罥烟眉紧蹙,她觉得脑子里糊里糊涂,眼睛怔怔地目视着那个婴儿的吊床。

    “孩子,我的孩子!”突然,蓝欢欢心如刀绞,大声哭喊道。

    “欢欢,你已经躺了一天了,景区叫了救护车,你在昏厥的时候,一直在说乱七八糟的话!”清晨,东方露出鱼肚白,当欢欢的明眸,如雾一样睁开时,自己已经在医院的输液室里。

    雪小小紧紧地握着蓝欢欢的皓腕。

    过了一个星期,户外铅云低垂,愁云飘雪,今日,沈阳下起了大雪,在大雪中,蓝欢欢突然从医院失踪,后来,有人告诉雪小小,当天,他们看见这个女孩,一直茕茕孑立地披着昭君披风,站在昭陵景区的明楼前。

    “姐姐姐姐!”脑袋几乎要崩溃,耳边仍然传来一些乱七八糟的声音,蓝欢欢感到毛骨悚然,心中战栗,等到她朦朦胧胧地醒来时,她终于看清楚眼前浮现的一张满月杏脸,一个小女孩,确实是一个小女孩!是一个小女孩在喊我,但是她说的似乎是一种像蒙古文一样的话,而自己心中却能真实地听出,这个意思是姐姐!

    “姐姐你怎么了?我是布木布泰,是你的亲妹妹呀!”戴着流苏的小女孩,杏眼睁得大大的,惊讶地目视着自己。

    “你是?我妹妹?”蓝欢欢顿时如同五雷轰顶,而且她似乎听到这个蒙古族小女孩,似乎告诉自己,她叫布木布泰!

    “布木布泰?未来的孝庄皇太后?天哪,她喊我是姐姐,难道,我是?”蓝欢欢几乎吓得魂飞魄散。

    “布木布泰,我们怎么会在马车里?这时哪里?我们怎么了?”蓝欢欢像疯了一样,死命地拉着怔怔的布木布泰质问道。

    “姐姐,你失忆了?”布木布泰震惊地凝视着糊里糊涂,一脸呆萌的蓝欢欢。

    “二格格,我们终于逃出来了,父汗的那些家奴追不到我们了!”就在这时,马车的帷幕被小心地掀开,露出了一张天真幼稚而又聪明俏皮的小脸。

    “苏沫儿你的意思,是我布木布泰终于帮姐姐逃婚成功了?”布木布泰顿时笑靥如花乐不可支,幼稚地笑道。

    “逃婚?”蓝欢欢奇怪地目视着欣喜若狂的神经主仆,小心地跳下了马车,她那如同秋波一样的明眸中,浮现出那天苍苍野茫茫的草原天然景色。

    淘气的苏沫儿,把蓝欢欢在昏厥前的事,都小心翼翼地告诉了她。

    她是科尔沁的大格格,就是历史书上的海兰珠,布木布泰是她的同母妹妹,前日,北元黄金家族的后裔,察哈尔大汗林丹汗派了使者,来送了很多的牛马礼物,要与科尔沁和亲,虽然科尔沁明安汗的两位格格都还是小女孩,但是海兰珠今年已经十四岁了。

    察哈尔林丹汗继位为北元大汗后,厉兵秣马,准备用铁与血的战争统一整个蒙古,科尔沁被察哈尔所骚扰,死伤惨重,在这个乱世,要想活下去,那就只有用联姻的办法,送去一位格格,保护科尔沁整个部落不被察哈尔所灭亡。

    明安虽然心如刀绞,但是还是毅然决定,将大格格海兰珠,远嫁察哈尔,成为林丹汗的一个小福晋。

    海兰珠冷若寒霜,性子倔强,抵死不嫁,却被深夜绑架上了马车,与察哈尔使者喜气洋洋,红红火火地远嫁了察哈尔。

    布木布泰,却与苏沫儿,在深夜,当场抢回了马车,帮着姐姐,视死如归地逃了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