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章 白衣
    “布木布泰,我全部想起来了,你是为了帮我逃婚,才这样拼命抢了马车,但是整个草原都是林丹汗的,我们能逃出去吗?”蓝欢欢突然黯然神伤地凝视着幼稚的布木布泰。

    “姐姐,我们如果没有逃生的路,我们也不回那个家!”布木布泰倔强地嘟着小嘴。

    马车缓缓地在草原上驰骋着,就在这时,突然后面人喊马嘶,蓝欢欢心中明白,追她们的人来了,这是一个趁机逃出马车的好机会!

    于是,她郑重地凝视着布木布泰,舒然一笑道:“妹妹,我出去看看,到底是追兵,还是朋友!”说完,蓝欢欢就立刻跳下了马车。

    广袤的原野上,趾高气昂地杀来了大队人马,蓝欢欢突然眼睛一转,把马车上的一匹马给解了绳子,然后飞身上马,驾驭着战马,故意迅速飞走了。

    “她们就是科尔沁的格格!”顿时,那群追击的人,大声嚎叫,大喜过望地追了过来。

    “苏沫儿,姐姐是想吸引追兵,隐护我们!我们也上!”布木布泰机灵地听出这些战马不是科尔沁的骑兵,而是外族的战马,她顿时心中震惊,立刻掀开帷幕,与苏沫儿解了马车上另外两匹马,迅速追着那群人和蓝欢欢。

    “本格格就是科尔沁的小格格布木布泰,你们要抢我的姐姐先跟我大战三百回合!”再说那群飞扬跋扈的骑兵,疯狂追杀着蓝欢欢的白马,就在这时,半路上出现了英姿飒爽的布木布泰和苏沫儿,拦住了这群骑兵的追路。

    “大哥,这丫头就是科尔沁的小格格布木布泰,虽然还是个小妮子,但是也花容月貌,我们不如就把这丫头抢回去,到时候也好威胁科尔沁的明安和他们的盟友努尔哈赤!”几个武士,来到他们首领的面前,暗暗地建议道。

    “不,这小丫头花蕾还没开,老子要娶的是蒙古科尔沁第一美人,海兰珠玉儿!今天正好一箭双雕,大的小的,老子都要了!”得意忘形的多罗特大汗借赛仰面狂笑道。

    “小丫头,我们也不害你们姐妹,再往前走是铁岭,前面在打仗,谁叫你们两个妮子大胆逃出来,你们如果跟我们大汗回去,我们大汗带你们回家!”这时一脸狰狞的多罗特军师丁伯,驾驭着战马,笑容可掬地来到布木布泰和苏沫儿的面前,说的天花乱坠。

    再说蓝欢欢,抢了一匹马,就想逃出这个鬼地方,但是让她心中毛骨悚然的是,这草原的外面,还是广袤无边的草原,自己完全走不出去,因为,自己真正的在古代!

    “布木布泰,虽然我知道她是谁,但是她这样不怕死的救我,若是我不会去与她同仇敌忾,她若是死了,这历史岂不会完全改变?”蓝欢欢颦眉沉吟,突然勒转马头,胆大包天地冲了回去。

    “妹妹,姐姐来救你了!”一身是胆的蓝欢欢,杏眼圆睁,挡在了布木布泰和苏沫儿的面前,柳眉倒竖,虽然她不知道来到古代自己是什么时候学会骑马的,但是她似乎觉得,上辈子就是这么巾帼英雄过。

    “姐姐,你快逃,回科尔沁找阿玛和救兵!”布木布泰见蓝欢欢又跑回来了,不禁心急如焚。

    “两位格格,你们今日一个也回不了家了,跟我们大汗回去,大汗不欺负小女孩!”狡诈的丁伯仰面狂笑道。

    “妹妹,我们故意装作下马,然后趁这群笨蛋心不在焉,迅速骑兵再往前跑,我想,前面就是城池,一定会有好人救我们的!”蓝欢欢古灵精怪地目视着布木布泰,小声嘱咐,两姐妹相视一笑,然后故意装作浑身颤抖地对丁伯战战兢兢说道:“伯伯,我们下马,你们不要抓我们!”

    “好孩子,你们下马,伯伯让你们坐马车!”丁伯顿时心中大喜,装作和颜悦色地诡笑道。

    就在这一刹那,蓝欢欢暗忖这些人趾高气昂,已经没有了防备,便瞬间跳上战马与布木布泰和苏沫儿如同风驰电掣一样,驾驭着战马,突然向前快跑。

    “这丫头有点胆量,果然是蒙古第一的两个玉格格,传令,一定要抓住这两个小妮子!”借赛眉开眼笑地瞪着两个丫头的倩影,不由得仰面狂笑,大声命令部下一定要追上这两个小女孩。

    “大汗,奴才建议我们还是不要再追了!”这时军师丁伯突然有些恐怖地向借赛抱拳礼道。

    “为什么?”借赛冷冷地瞪着丁伯。

    “大汗,再追就到铁岭了,奴才听说那后金大汗努尔哈赤正率领八旗军在攻打铁岭!”丁伯战战兢兢道。

    “小子,他努尔哈赤能抢明国的铁岭,我们为何就不能抢一抢汉人,传我将领,大家趁着那努尔哈赤和明朝火并,我们趁火打劫,抢了铁岭的所有金银珠宝,再抢些汉人当奴隶!”借赛夜郎自大地气焰嚣张道。

    再说蓝欢欢和布木布泰苏沫儿三个大姑娘,狼狈不堪地被坏人追着一直跑,让蓝欢欢没有想到的是,前面传来了震耳欲聋惊天动地的炮声,顿时似乎山崩地裂,人喊马嘶,杀声动地。

    “姐姐,前面好像有人打仗!”布木布泰好奇地眺望着眼前。

    “格格,那是后金军和明军在打仗,这次完了,我们糊里糊涂地跑进战场了,这是要死人的,我们快跑,否则被当兵的见了,恐怕要被抓住当奴隶了!”苏沫儿手搭凉棚,突然神经兮兮地对布木布泰说道。

    战场上,血流成河,血肉横飞,硝烟弥漫,人仰马翻,吓得不寒而栗的三个丫头,战战兢兢地躲在草丛内,毛骨悚然地看着士兵们肉搏大战。

    傍晚,听到杀声低了,战战兢兢的苏沫儿,小心翼翼地露出了身子,眺望铁岭城,她惊诧地看见,战场上尸横遍地,日暮的乌鸦,怪叫着在尸体上飞。

    “美人,原来你们躲在这里!”就在这时,突然杀出了大队的蒙古兵,对着铁岭城的百姓又抢又杀,铁岭的老百姓顿时一片混乱,哭声惊天动地。

    这时,后金兵正在用草堆堆上铁岭城,猛攻铁岭城池,多罗特大汗借赛,趁机带领蒙古兵趁火打劫,骤然袭击铁岭城的百姓,企图趁乱顺手牵羊,苏沫儿带着布木布泰和蓝欢欢,趁着街上一片混乱,逃出草丛,但是让她们没有想到的是,眼前恰好就碰到了瘦脸狰狞,身长七尺的借赛!

    “小白兔,伯伯送你们回科尔沁!”多罗特的武士们,一嘴口水,丧心病狂地把三个姑娘围在垓心。

    就在这时,突然如同风驰电掣一般,飞来一支箭矢,正好射中了妄想驮起蓝欢欢的蒙古武士,那个武士顿时脑浆迸裂,鲜血斩了蓝欢欢一脸,吓得蓝欢欢花容失色,大叫一声,就要重重地摔下战马。

    就在这一瞬间,十分害怕的蓝欢欢突然感到背上被人温暖地抱起,安全地站了下来。

    她突然青春之心突然悸动。莞尔一笑,回首凝视,眼前的这个男人,竟然是一位玉树临风的白袍小将。

    “借赛,你这个畜生,竟然趁火打劫,抢掠百姓!”白袍小将将两颊绯的红蓝欢欢放到地上,然后飞上白马,威风八面地手持大刀,勇敢无畏地杀向借赛和他的骑兵。

    “足出那,哇!”突然,蓝欢欢的身后,士气昂然的白甲兵,勇敢地驾驭着战马,冲向了蒙古兵!

    “八旗骑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