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章 理想
    牛录统领武桂,驾驭着战马,怒火万丈地来到了蓝欢欢的面前。

    “大人,就是这个野丫头,把尼堪放走了!”守卫指着谈笑自若的蓝欢欢,愤懑地禀报道。

    “来人,抓回去!”武桂勃然大怒道。

    “放开我,我认识你们贝勒!”蓝欢欢见这些侍卫如狼似虎,顿时倔强地大喊道。

    “岂有此理,一个野丫头,竟然胡说认识贝勒爷,鄂梭,按照军法,押走这个丫头吧!”武桂听蓝欢欢竟然乱喊,不禁大怒,眼睛一瞥,命令部下道。

    “慢!她是我姐姐,我们确实认识贝勒爷!”这时,布木布泰和苏沫儿,心急如焚地冲了过来,来到武桂的马前,焦急地解释了一顿。

    “这个丫头是你姐姐?她私放奴隶,按照逃人法,你们都要被军法处死!”武桂一脸狰狞道。

    “姑娘,你们认识哪位贝勒爷?”就在这时,一名白甲将领,来到了武桂和侍卫的面前。

    “你们?三个蒙古的小姑娘?”蓝欢欢仔细一瞧,来的正是皇太极身边的侍卫马瞻超!

    “大哥哥,他们要杀我们!”蓝欢欢弱眼横波地皱眉喊道。

    “武桂,这三个丫头就是四贝勒爷在战场上救的,四贝勒的确认识她们!”马瞻超下马对着武桂拱手道。

    “马瞻超,但是这个丫头,暗中放了一屋子的奴隶,若不按照军法处置,恐怕人心不定!”武桂皱眉道。

    “武桂,你派人追那些逃走的尼堪了吗?”马瞻超突然聪明地问道。

    “下半夜,人都逃了好久了,我们怎么追?”武桂一脸黯然道。

    “武桂,若是你追不到,这些人,我们也就没有抓,这个小姑娘也就没有放人!”马瞻超欣然一笑道。

    “马瞻超,外面发生什么事了?”就在这时,大帐的帷幕被立刻掀开,从大帐里,虎步龙行出了一位面如满月的马褂青年。

    “四贝勒,这个丫头半夜偷偷放了一屋子的汉人奴隶,按照军法,应该鞭死!”武桂一见四贝勒皇太极亲自出来了,顿时吓得不寒而栗,上前打千禀报道。

    “你?小妮子,晚上你不在大帐里休息,竟然逃出来放奴隶?你不是蒙古人吗?这些汉人也不是你的同胞,你为什么要拼死放她们?”皇太极惊异地与气呼呼的蓝欢欢四目相对,顿时心花怒放,但是脸上却一本正经。

    “贝勒爷,她们不是奴隶,她们是明朝铁岭城打仗前自由的百姓,这次恰巧来战场,真是百闻不如一见,原来,我以为后金军都像诏书上说的一样,军纪严明秋毫无犯,是为了女真人血战,可是今日真正来到铁岭,我才知道,这个时代是多么的暴虐,多么的残忍,你们后金军是攻占了铁岭城,打败了的明军,但是你们却像游牧部落一样,随便屠杀百姓,抓平民为奴隶,半夜我放走的那几个女孩,都是良家女子,但是你们的士兵却在虐待她们!”蓝欢欢目光如炬,嗔怒地怒视着皇太极那张清秀的脸。

    “大胆!小妮子,竟敢辱骂我们大金军和贝勒爷!”火冒三丈的武桂,手举马鞭,就要打在正气凛然的蓝欢欢的面颊。

    “慢!”就在这危若累卵之时,皇太极的大手,须臾狠狠抓住了武桂的鞭子,眼睛里噙着热泪。

    “小丫头,你说我们大金军是强盗,是你不晓得,父汗已经下了圣旨,要恩养辽东的尼堪(明朝汉人),汉人与我们女真人同食同住,我们大金军收复辽东,只是为了报复明朝皇帝的欺凌,让我们的百姓过真正自由的生活!”皇太极明眸一脸镇定地目视着气呼呼的蓝欢欢,大义凛然地说道。

    “但是实际呢?你们大金军打下了辽东,却借着同食同住的圣旨,随便抢掠明朝百姓的土地和收入!”蓝欢欢怒发冲冠,柳眉倒竖道。

    皇太极惊愕地目视着面前这名无法无天的小姑娘,不由得心中十分诧异。

    “小丫头,你是蒙古人,她们是汉人,你为什么要自己的命来保护她们的命?你这是见义勇为吗?”皇太极从嘴角浮出一丝笑。

    “贝勒爷,我蓝欢欢的眼中,没有汉人女真人,蒙古人之分,天下为公,大家都是自由居民,为什么要歧视和欺负别人?”蓝欢欢一本正经,杏眼一弯,似乎很有豪气地轻启丹唇道。

    “你叫蓝欢欢?”皇太极不由得欣然一笑。

    “丫头,你这是妇人之仁,什么女真和汉人都是人?我们女真勇士在战场上用巴图鲁的武功来征服从前压迫我们的汉人,屠杀他们的士兵,抢掠他们的女人,这才是英雄!”武桂仰面大声嘲笑道。

    “你真是武夫,我蓝欢欢的座右铭中,妇人之仁是最伟大的,用博爱的心,让满蒙汉一家,去爱惜每一个人,汉人的儒家,有仁义礼智信五常,这个仁就是肇于妇人!”蓝欢欢骄傲地杏眼圆睁道。“这丫头真是挺有趣!”蓝欢欢侃侃一席话,顿时说得四周的后金将士都张口结舌,因为蓝欢欢这席话糊里糊涂是用女真和蒙古语说的,所以现场的所有人都听懂了!

    “这丫头,真是有点文化!”几个后金兵悄悄议论道。

    “小丫头,你叫蓝欢欢?你一定不是科尔沁的平民,告诉爷,你是不是科尔沁的格格?”皇太极凝视着一脸豪气的蓝欢欢,欣然一笑道。

    “不,贝勒爷,您认错了,我们就是三个野丫头!”瞧着皇太极就要猜到自己身份了,战战兢兢的布木布泰,赶紧抱住激动的蓝欢欢,精灵古怪地囧笑道。

    “贝勒爷,这是这个小姑娘出来丢在地上的!”这时,马瞻超将从地上捡的一块玉饰,呈给了皇太极!

    “蓝田玉!福晋身上,似乎也有一块!”皇太极定睛一瞧,顿时恍然大悟,乐不可支。

    “不,贝勒爷,您认错了,奴才怎么可能和姑姑有同样的玉饰呢?”布木布泰故意羞涩悠然笑道。

    “你是哲哲的侄女?那她是你姐姐喽?”皇太极一听布木布泰糊里糊涂说出了自己的身份,顿时欣喜若狂。

    “姑父,我是布木布泰,但是布木布泰求姑父,不要送我们回去!”布木布泰知道纸包不住火了,赶紧娇憨地向皇太极求道。

    “你这个淘气的丫头,和你姐姐竟然逃到铁岭了,几日前,科尔沁就派人禀报父汗,说科尔沁的大格格海兰珠和小格格布木布泰走丢了,原来你们真的是在私奔!”皇太极眉开眼笑道。

    “不,姑父,我们真的不是私奔,其实真相是这样的,阿玛逼姐姐嫁给察哈尔部的那个林丹汗,姐姐不嫁,布木布泰就暗中帮着姐姐逃婚,姑父,求你千万不要送我们回去,布木布泰断然不会让林丹汗那个家伙欺负我姐姐!”布木布泰囧囧地笑道。

    “你们两个丫头,现在就暂时驻跸在我的军队里吧,明日,我带你们回赫图阿拉,见你们姑姑,请你们姑姑帮你们逃婚!”皇太极兴高采烈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