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章 不想让你回去
    坐在龙椅上那威风凛凛的男子虽然白发白须,但是却一脸精神气概,蓝欢欢暗中思忖,已经猜到,他,就是皇太极的父汗,爱新觉罗努尔哈赤!

    “丫头,朕已经知道了,你们是科尔沁的两位格格,你们的父汗赛桑,要将大格格海兰珠嫁给察哈尔林丹汗,朕只是想问你们两个,你们父汗还要在察哈尔和我大金之间首鼠两端吗?”努尔哈赤一本正经地问道。

    “大汗,我们科尔沁,可能不像大汗那样想的首鼠两端,是两面派!”布木布泰小心瞥着蓝欢欢,让她不要失控,但是蓝欢欢却胆大包天地站在这位抚育列国英明汗努尔哈赤,故意步近,朗声回答道。

    “你就是科尔沁的大格格海兰珠?”努尔哈赤仔细端详着一脸倔强,眉似春山,杏眼娇嗔的蓝欢欢,突然心中又惊又喜。

    “大汗,您难道认识小女?”蓝欢欢奇怪地凝视着努尔哈赤,询问道。

    “有些面善,丫头,你既然说你们科尔沁不是小人没有两面三刀,那你父汗为什么偷偷把你嫁给我们大金的仇人林丹汗?”努尔哈赤笑容可掬地询问道。|“大汗,难道自古以来的和亲都是投降背盟吗?从前汉高祖与匈奴和亲,虽然丢脸,但是让大汉培元养气几十年,后来汉武帝励精图治,率兵打败了匈奴,大丈夫在困难之时,就应当韬光养晦,现在我们科尔沁因为没有察哈尔兵强马壮,而暂忍送小女和亲,若是大金国强大,让察哈尔害怕,不能侵略我们科尔沁的话,我父汗又为什么要和亲呢?”蓝欢欢毅然轻启丹唇道。

    蓝欢欢这几句话,暂时让大殿上一片静谧,布木布泰,那些侍卫,都低着头,害怕努尔哈赤会大怒!

    “好,丫头,说的好,真是没有想到,一名长在蒙古草原的十几岁的小女孩,竟然饱读汉人的史书,真是让本汗刮目相看!”须臾,努尔哈赤突然抚掌大笑道。

    “大汗若是认为小女说的有理,小女就请大汗,再也不要怪我么科尔沁了,还有四贝勒,我姑父!”蓝欢欢见努尔哈赤高兴,赶紧欠身道了万福。

    “不,本汗不但不怪你们科尔沁,本汗还要派兵增援你们科尔沁,

    与那林丹汗势不两立!”努尔哈赤慷慨激昂地目视着蓝欢欢说道。

    送两位格格的小车,就在汗王宫外,这时,心急如焚的皇太极带着侍卫马瞻超,十分焦急地来到了汗王殿的玉阶外。

    “海兰珠,布木布泰,你们两个丫头没事吧!”正巧,满面春风的布木布泰和蓝欢欢下了玉阶,与皇太极正好四目相对,皇太极一见蓝欢欢安然无恙,不由得喜上眉梢地关切问道。

    “姑父,姐姐没事,刚刚在大殿上,若不是姐姐一身是胆,大声地回答了大汗,可能我们科尔沁都要倒霉了!”布木布泰抿嘴一笑道。

    “你这个丫头,差点把我吓死了!”皇太极长叹一声,点了蓝欢欢一下鼻子。

    蓝欢欢身边的布木布泰虽然一脸羞涩地执着麻花辫,笑靥如花,但是皇太极一眼都没有看她。

    “四贝勒,大汗请四贝勒进入大殿!”这时,五大臣之一的和合理,郑重地来到皇太极面前,向皇太极拱手道。回到四贝勒府邸,皇太极秘密找了马瞻超,小声问他道:“马瞻超,两位格格在爷我的府邸,此事十分秘密,是谁把两位格格逃婚的事告密给了父汗?”

    “贝勒爷,府里面都是爷的心腹,大妃阿巴亥和别的贝勒的奸细,奴才想不可能潜入府邸。”马瞻超打千道。“不是包衣和侍卫,那府邸里福晋们,除了哲哲,谁还知道此事?”皇太极皱着眉头,质问马瞻超道。

    “爷,此事十分秘密,别的大小福晋根本不可能知道,再说,大福晋贤淑,她也不会告诉别的妻妾的!”马瞻超禀报道。

    “难道是她?”皇太极不由得面色一暗。

    几日后,后金大汗努尔哈赤在赫图阿拉汗王宫,命令四大贝勒中的大贝勒代善,四贝勒皇太极,率领一万八旗铁骑,护送两位科尔沁格格,支援被察哈尔侵略的科尔沁。

    “是,父汗!”一脸豪气的皇太极和代善,目光如炬地来到努尔哈赤的眼前,向努尔哈赤抱拳道。赫图阿拉,觱篥声惊天动地,威风八面的皇太极,穿着一身白甲,胯下骑着战马大白,身边的二哥代善,也是穿着红甲,勇敢无敌,而蓝欢欢和布木布泰,苏沫儿,都兴高采烈地坐在马车内,掀开流苏帘子,窥视着一脸英雄气概的两位贝勒。

    “姐姐,姑父真是草原上的第一巴图鲁,威风赫赫的,虽然大贝勒也是很英雄,但是我觉得,他还是比不过我们姑父,姑姑真是幸福,若是能嫁此英雄,我布木布泰就是平步青云了!”布木布泰花痴一样抱着手,悠然一笑道。

    “傻丫头!姑父是我们的长辈,再说他怎么可能看上我们两个小丫头呢?”蓝欢欢突然感到心中有些嫉妒,碰了布木布泰一下额头。

    后金大军,浩浩荡荡去了科尔沁草原,就在这时,因为布木布泰帮助海兰珠逃婚,气急败坏的察哈尔林丹汗,派大将力伯,率领三万大军,进攻科尔沁,此时科尔沁大汗莽古济,和贝勒赛桑,眼睁睁看着杀气腾腾的察哈尔铁骑,如排山倒海一般进攻自己的营寨,都急的眼睛通红,望洋兴叹。

    “父汗,都是我养了两个不孝女,那布木布泰竟然帮海兰珠逃婚,现在我们毁了婚约,林丹汗大怒,派兵来进攻,察哈尔的铁骑,我们根本不敌,儿子想好了,立刻去林丹汗那负荆请罪!”一脸黯然的赛桑,跪在莽古济的脚下。

    “哎,就说那个海兰珠,是红颜祸水,为了这个丫头,我们科尔沁竟然又得罪了林丹汗,要是早把她送去明国就好了!”这时,赛桑的大福晋兖那大声讥讽道。

    “闭嘴!”赛桑见兖那胡说八道,顿时暴跳如雷。

    “大汗,大贝勒,大喜,大金国的救兵来了!”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突然部将桑坤,欣喜若狂地跑进了大帐。

    “什么?援兵到了,大金国竟然发兵救我们了!真是太好了!”莽古济和赛桑顿时乐不可支。

    “真是久盼甘霖,终于下了,赛桑,你看,那员白袍小将不是我的女婿,皇太极吗?”大喜过望的莽古济,和赛桑喜不自胜地爬上了战楼,眺望战场,但见战场上,后金八旗军勇敢无敌,如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杀进猖狂的察哈尔大军大阵内,大刀阔斧,左冲右杀,其中一员白袍小将一马当先,手持长枪上下翻飞,出神入化,杀得敌人人仰马翻,鬼哭狼嚎,如入无人之境,莽古济知道他就是自己的女婿皇太极,不由得眉飞色舞。

    “大汗!”半个时辰后,皇太极和代善就杀得察哈尔林丹汗一败涂地,狼狈逃跑,眉开眼笑的皇太极和代善,喜滋滋地进了大帐,步到莽古济的眼前。

    “皇太极,有你这个好女婿,我们科尔沁真是有福呀!”莽古济眉开眼笑地扶着正要下跪的皇太极欣喜若狂地赞扬道。

    “玛父,父汗!”就在这时,兴高采烈,天真幼稚的布木布泰,拉着蓝欢欢,悠然浪漫地来到了大家的面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