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章 百折千磨
    莽古斯和赛桑目视着蹦蹦跳跳,天真幼稚的布木布泰,不禁心花怒放,相互注视。

    “布木布泰,和额吉回去!”这时,一脸愠怒的福晋兖那,怒气填膺地抓着布木布泰的皓腕,就往大帐后拉。

    “额吉!”布木布泰倔强地嘟着小嘴。

    “布木布泰,你竟然这么疯,帮着你姐姐逃婚,你晓不晓得,因为你,我科尔沁差点大祸了!”兖那凤目圆睁,刷了布木布泰一个耳光。

    布木布泰捂着粉面,噙着泪水。

    “福晋,小格格这么小就知道仁义,我觉得你们科尔沁有这名小格格,是你们科尔沁的福!”此时,哑然失笑的皇太极步到兖那的面前,毅然对兖那说道。

    “妹妹!”蓝欢欢见布木布泰被那名珠光宝气的女人打了,不禁痛心疾首,迅速跑到布木布泰的面前,仔细用帕子擦了擦布木布泰绯红的脸颊。

    “海兰珠,你们姐妹真是知心呀,这次要不是你这个灾星逃婚,林丹汗怎么会大怒,起兵进攻我们科尔沁?”兖那一见蓝欢欢顿时怒火万丈,指着蓝欢欢就是一顿臭骂。

    “兖那,滚!回你的帐篷去!”赛桑见自己的大福晋竟然在后金四贝勒,自己的妹夫眼前丑态毕露,不由得暴跳如雷!兖那将赛桑发火,白了蓝欢欢一眼,扭着身子气焰嚣张地走了。

    皇太极亲眼看见科尔沁大福晋在自己的面前都敢这么残暴,不禁心中忐忑不安,他趁莽古斯和赛桑笑容可掬地与二哥大贝勒代善叙述的时候,暗暗拉着布木布泰的素手,一本正经地凝视着秋波浪漫的布木布泰,小声询问道:“布木布泰,你和你姐姐海兰珠不是都是大福晋所生的吗?为什么大福晋对海兰珠那么凶?”

    “姑父,其实,姐姐和我确实是亲姐妹,但是,十几年前,听说姐姐出生时,天上的凤凰落在草原上,草原大雪,额父的帐篷雪崩,然后帐篷里就有了姐姐,有人传说,姐姐不是额父和额吉的女儿,是鬼神与下人生的怪胎!”布木布泰小声对皇太极说道。

    “怪胎?你们科尔沁的人怎么这么一片胡言?若海兰珠不是你额吉生的,难道她是自己从天下下来的?”皇太极愤慨道。

    “姑父,这只是一些嫉妒姐姐的人,暗中散布谣言,姐姐从小就是科尔沁第一美人,人们都传说,姐姐是草原的凤凰!”布木布泰一脸愤愤地对皇太极说道、

    “布木布泰,你姐姐就是草原上的凤凰,日后,她还是我大金国甚至天下的凤凰!”皇太极一言九鼎眸子严肃地凝视着幼稚的布木布泰。

    “父汗,兄长!”晚上欢庆大金援助科尔沁,打败林丹汗的大宴,在汗帐中郑重进行,一时间,大家喜气洋洋眉飞色舞,珠环翠绕的皇太极正福晋,也是莽古斯的女儿,赛桑的妹妹,科尔沁格格哲哲,笑容可掬地郑重举着金杯,向眉开眼笑的莽古斯和赛桑敬酒。

    “哈哈哈,四贝勒,真是没有料到,这次大金国救援我们科尔沁,不但两位背了来了,连老朽的女儿也陪着来省亲了,真是大喜呀!”莽古斯眼睛眯成了一条线,欣喜若狂地目视着皇太极道。

    “如今我们蒙金一家,科尔沁有难就是我们大金国有难,父汗是这么教诲皇太极和二哥的!”皇太极和颜悦色地瞥着身边的宽和的代善,抱拳笑道。

    “四贝勒真是人中龙凤,老朽当初把哲哲嫁给你,真是没有花眼呀!”莽古斯大笑道。

    “岳父,其实皇太极这次不但是奉父汗之命率兵救援科尔沁,也是护送两位格格回科尔沁,两位格格都是天真浪漫,冰雪聪明,天生丽质,皇太极请岳父,不要再怪她们擅自逃婚那件事!”皇太极镇定地又对莽古斯作揖道。

    “哈哈哈,老朽这两个孙女呀,不但没错,还是救了我们科尔沁,皇太极,你想,若不是海兰珠和布木布泰逃婚,恐怕你父汗就又要误会老朽了!”莽古斯囧笑道。

    皇太极心里明白莽古斯是对擅自将海兰珠嫁给林丹汗,没有向英明汗努尔哈赤禀报这件事心虚,如此说,也是向自己说明,科尔沁对大金日后定无二心,不由得嘴角浮出一丝笑。

    “哲哲呀,你嫁给皇太极几年了,虽然生了一个女儿,但是一直没有子嗣,额父也是忧心忡忡呀,四贝勒怎么能没有嫡子呢?”莽古斯忽然看着哲哲,故意嗟叹道。

    “额父,都是哲哲无能,四贝勒这么多年,只有一名庶出的大阿哥,和几个格格。”哲哲羞赧欠身道、

    “皇太极,若是你还对我科尔沁的哪位格格有那么点意思的话,老朽愿意再次帮你做媒!”莽古斯捋须笑道。

    “岳父的意思是,要再嫁一位科尔沁格格给皇太极?”皇太极顿时心花怒放,欣喜若狂,他的心里正想着蓝欢欢,没想到,老奸巨猾的莽古斯真的又要借这次援兵,再嫁一位孙女,巩固科尔沁和大金的联盟,若是要自己再娶一位科尔沁格格,那么这个格格就一定是年纪较大的海兰珠格格,也就是蓝欢欢!

    “哈哈哈,四贝勒一定是答应了,妹妹现在就看你是不是贤良淑德了?”赛桑见皇太极的脸都红了,不由得大喜过望道、。

    “哥哥,若是额父真的把她喜爱的孙女嫁给四贝勒,哲哲真是兴高采烈,在大金国,哲哲也有一位侄女陪着了!”哲哲喜上眉梢,一脸贤淑的样子。

    科尔沁草原的夜晚,天上的星星熠熠生辉,地上的篝火,五彩缤纷,科尔沁贵族的大宴,因为是感激大金国的救援,所以也专门为了大金国跳了萨满,庆祝胜利。

    这时,已经是子夜了,外面的北风凛冽,哲哲今晚去了她额吉的帐篷,皇太极一个人步出了兵帐,眺望着广袤的草原,突然想起了心中的大志。

    “贝勒爷外面下雪了,请贝勒爷不要冻着!”就在这时,皇太极突然觉得身上须臾温暖,他眉开眼笑地回首,定睛一瞧,见眼前帮他披熏貂披风的人,竟然是侍卫马瞻超。

    “小子,这么晚你竟然也不睡?改日爷也帮你在科尔沁找一漂亮的姑娘,你也不小了!”皇太极和颜悦色地目视着马瞻超,眉飞色舞道。

    “贝勒爷,马瞻超不结婚,马瞻超要跟着贝勒爷打仗!”马瞻超一根筋地说道。

    “傻小子,就算是草原上最勇敢的巴图鲁,他也是要成家的,打仗?以后总有一天,天下一统,天下太平,没有仗打了,你还是要娶老婆的!”皇太极眉开眼笑道。

    这时,突然在马厩旁那漆黑让人毛骨悚然的旮旯边,竟然传来了脚步声。

    马瞻超在战场上打过几年仗,十分敏感他迅速拔出腰刀,挡在皇太极的面前,小声道:“贝勒爷,小心,可能是押在那里的战俘想逃跑!”

    皇太极也吓了一跳,但是他突然想起在铁岭,海兰珠暗放汉人奴隶的故事,不由得心中一喜,他立刻郑重地对马瞻超说道:“小子,你先回去睡觉,若是几个战俘,爷一个人去瞧瞧就行了!”

    “贝勒爷,但是”马瞻超一脸二地看着皇太极。

    “傻小子,还不走!”皇太极见马瞻超这小子还没明白自己的意思,顿时大怒,马瞻超见皇太极发火了,吓得打千一回头跑了。

    皇太极手持腰刀,在鹅毛大雪中蹑手蹑脚地来到旮旯,在月光下,他果然看到了一个熟悉的倩影。

    “小妮子!”在黑暗中,蓝欢欢的皓腕,突然被一名陌生男人紧紧地抓住,她吓得几乎要叫出来,但是听到有人喊她小妮子,蓝欢欢突然想到,这个人是皇太极!

    “姑父!”蓝欢欢突然一脸笑靥如花,撒娇弄痴地来到皇太极的面前。

    皇太极目视着蓝欢欢身后那几个被打开镣铐的女子,不由得心中十分惊愕。

    “贝勒爷,饶命!”这几名察哈尔的青年女子,吓得浑身颤抖,跪在皇太极的面前。

    “蠢女人,你现在真是越来越胆大,又胆敢深夜暗放奴隶了!”皇太极故意装作怒火万丈,瞪着蓝欢欢小声斥责道。

    “姑父,她们要是留在科尔沁,一定被那些禽兽虐待,若是我放了,她们回去,也知道大金的恩德了!”蓝欢欢怪怪地抿嘴一笑道

    “你这个丫头,真是古灵精怪的,上次你暗中放了几名汉女,我以为你是汉族女子,真是没有料到,今晚你连仇敌察哈尔的女子也放了?”皇太极哑然失笑,用手揉了揉蓝欢欢的小鼻子。

    蓝欢欢古灵精怪地揉了揉自己的鼻子,突然一本正经地对皇太极说道:“姑父,在这个世上,每一个生命都是应该尊重的,无论他是汉人,蒙古人,还是女真人,如果你尊重并对每一个人都公平,那么天下就没有战争了。”

    “虽然是孩子话,但是也有点道理,跟我读的汉人书有点像!现在,蠢女人,我该叫你海兰珠,还是蓝欢欢?”皇太极眉眼弯弯地凝视着自鸣得意的蓝欢欢问道。

    “我不是蠢女人!”蓝欢欢突然倔强地嘟着嘴。

    “好,我道歉,蓝老师,请你教我!”皇太极幽默一笑地作揖道。

    “姑父,蓝欢欢已经变成海兰珠了,或者,蓝欢欢的前世,就是海兰珠!”蓝欢欢弱眼横波,莞尔一笑。

    “海兰珠,我问你,我愿不愿和我回赫图阿拉?”皇太极一往情深地凝视着蓝欢欢怔怔的明眸,一本正经的问道。

    蓝欢欢刚想回话,就在这时,突然,远处有火把亮了起来。

    “海兰珠,带这女奴逃出去吧!”皇太极凝视着蓝欢欢,毅然叮嘱道。

    次日拂晓,天上还下着漫天大雪,突然大帐里,有包衣禀报赛桑,说大福晋兖那突然生病,莽古斯和赛桑请了萨满法师,为兖那看病,法师郑重告诉莽古斯,今日大雪,草原上将有瘟疫,在半年内,草原不能嫁娶联姻,否则会有大难!

    “真是可惜,老朽还想将孙女嫁给皇太极,却没有想到,开年就是大雪!”莽古斯长叹一声道。

    “八弟,是真的,科尔沁,开年雪灾,萨满法师卜后说,科尔沁在这半年内,都不能嫁娶!”一筹莫展的大贝勒代善,清晨把皇太极喊来,镇定地对皇太极说道。

    “什么?”皇太极顿时如同五雷轰顶。

    恰巧是我向科尔沁求婚的时候,科尔沁大福晋却突然病了,怎么会偏偏这样?皇太极顿时心中十分怀疑,他虽然心如刀绞,但是仍然对代善眉开眼笑。

    “贝勒爷,真是太巧了,若不是雪灾,额父就将一位掌上明珠的侄女嫁给你了,臣妾在赫图阿拉也不孤僻了。”哲哲一脸黯然地进了兵营,劝慰皇太极道。

    “哲哲,你是一位贤淑宽宏的贤妻,娶侧福晋的事,以后再说吧!”皇太极凝视着皱眉的哲哲,故意安慰哲哲道。

    科尔沁一片白茫茫的大草原,蓝欢欢坐在山丘上,一个人眺望着后金铁骑飘扬着大旗看,在自己的眼前渐渐的消失。

    “海兰珠!”就在这时,突然蓝欢欢的身后,传来了一声温暖的声音。

    蓝欢欢诧异地一回首,顿时欣喜若狂,原来眼前的人,正是眉眼弯弯,面如满月的女真英雄皇太极。

    “姑父!”蓝欢欢悠然一笑道。

    “蠢丫头还叫我姑父,以后,你我就是夫妻了!”皇太极突然从身上十分郑重地取下了一块熠熠生辉的玉饰,紧紧握在了蓝欢欢的手中。

    蓝欢欢又惊又喜,眉飞色舞地端详着皇太极握在她手中的这块玉饰。

    但见这玉饰,晶莹美丽,上面似乎刻着一只鸟、

    “这只鸟好可爱!”蓝欢欢嫣然一笑道。

    “蠢女人,什么鸟,这是乌鸢,是我们女真人的神鸟,这是我诞生后,额吉亲自送给我的,额吉当年对我说,这块玉饰是叶赫的宝物,十几年和,它会找到它真正的女主人,现在它终于找到主人了!”皇太极喜上眉梢地凝视着怔怔的蓝欢欢。

    “皇太极,这块玉饰,我好像也好熟悉,难道是我梦中?”蓝欢欢凝视着玉饰,突然蹙眉道。

    “傻丫头,好好藏着它总有一日,我要正大光明地娶你回赫图阿拉,到时候,我们就共同藏着它!”皇太极一脸真情地凝视着蓝欢欢,突然把蓝欢欢感动得想哭。

    草原上,神鹰萦绕,皇太极凝视着蓝欢欢,突然问道:“海兰珠,你妹妹布木布泰说你诞生的那日,也是雪灾,科尔沁大帐雪崩后,你就诞生了,这是真的吗?”皇太极渐渐搂着蓝欢欢,忽然舒然问道。

    “皇太极,从前的事,我全忘了,我确实不知道,我是怎么就来到这个世上,但是,皇太极,我海兰珠只能告诉你一句,我是真的!”蓝欢欢哭得如梨花带雨。

    “傻丫头,怎么突然哭了,我回去了,或者一年或者几年,我一定回来!”皇太极温和地凝视着泪如雨下的蓝欢欢,突然欣然笑道。

    科尔沁,大金天命六年,后金四贝勒皇太极和大贝勒代善,率领三千八旗铁骑,救援被察哈尔林丹汗进攻的科尔沁,大胜凯旋。

    蓝欢欢,在东方露出鱼肚白的辰时,突然感到,自己就是海兰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