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章 战场上的姑父
    蓝欢欢和布木布泰苏沫儿在一个无名的村子里,遇到明军,竟然被明军当成俘虏,准备回去冒功,明军主将见蓝欢欢长得天生丽质,顿时心花怒发,蓝欢欢欺骗明军主将,只要伺候好大人,明日明军主将便把布木布泰和苏沫儿放了!

    夜里,蓝欢欢精灵古怪地在明军主将的玉杯里小心翼翼放了些布木布泰给她的药,蓝欢欢怔怔地瞪着张牙舞爪的明军主将,那家伙过了须臾,便一脸奸笑地糊里糊涂昏倒在床上。

    第二天,拂晓,那个明军主将骤然惊醒,突然看见蓝欢欢盖着被子,甜甜地大睡,不由得心中暗喜:“难道昨晚?”

    “小妮子起来!”眉飞色舞的明军主将立即把蓝欢欢摇醒,蓝欢欢像只小白兔一样,两手一展一个哈欠,人小鬼大地目视着明军主将,故意娇憨道:“大人,您叫什么名字?你可是一言既出驷马难追,今天把小女子的两个妹妹放了吧!”

    “好,来人把这小妮子两个妹妹放了,老爷我要娶这三个小美人为妾!”明军主将仰面大笑道。

    “大人,不,老爷,您叫什么名字?”蓝欢欢见这个笨货竟然自鸣得意,迅速故意娇滴滴地询问道。

    “老爷我是蓟州总兵武秉,那个小子是老爷的副将裘饶,小美人,只要你和你两个妹妹乖乖的,以后老爷护你一家以后都平步青云,纸迷金醉!”武秉得意忘形地大笑道。

    “武秉,你这个败类!本姑娘记住你了!打敌人十个打不了一个,只会害百姓!”蓝欢欢柳眉暗暗倒竖,咬牙切齿,嘟着小嘴道。

    再说布木布泰和苏沫儿,在外面被押了一夜,冻得小脸红紫,几个武秉的丫头,拿着一些姜汤,给布木布泰和苏沫儿喝下,两个姑娘才精神振奋。

    “妹妹!苏沫儿!”蓝欢欢穿着马甲小袄,笑靥如花地来到布木布泰和苏沫儿的面前。

    “姐姐,那个狗官昨晚有没有敢欺负你,若是他敢欺负姐姐,布木布泰明天就报告姑父,砍了他的狗头!”布木布泰痛心疾首地端详着蓝欢欢一脸关心地询问道。

    “妹妹,幸亏你在科尔沁时给我玩的药,这玩意儿昨晚我小心放进那狗官的杯子里,骗他喝了,他今早还得意洋洋呢。”蓝欢欢俏皮地捂嘴一笑道。

    “姐姐,要是我们再不跑,让这个狗官把我们送回大明,我们就给那个狗官做了小老婆了!”布木布泰凝视着蓝欢欢小声喃喃道。

    “妹妹,那狗官今日就要带兵去救援被后金军包围的西平城,我们就躲在这狗官身边,若是在战场上真的碰见姑父,我们就趁机让姑父来救我们!”蓝欢欢胸有成竹地执着布木布泰的皓腕,对布木布泰说道。

    后金天命七年,明天启二年,公元1622年正月,后金抚育列国英明汗努尔哈赤趁大明军队督抚不和,大军内讧,趁其不备,率领六万八旗大军,渡过辽河,一鼓作气,攻破明朝辽东巡抚王化贞的三条阵地,大军兵临城下,包围了明军辽东本阵广宁的前线阵地西平堡!

    “父汗,西平的明国守将罗一贯,确实是一个汉子,儿臣的部下马瞻超已经潜入西平调查,西平的守兵只有三千,但是罗一贯对大明忠心耿耿,就是不投降!”后金大营,汗王大纛下,一身白袍的白甲小将皇太极,一本正经地来到穿着金甲的努尔哈赤面前,拱手向努尔哈赤禀报道。

    努尔哈赤今年已经六十多岁了,虽然在当时已经是个老人,但是他仍旧精神振奋,眸子熠熠生辉,脸虽然干瘦,但是鹰钩鼻威风八面,穿着金甲,戴着兜鍪,仍然有一种开国君主的气概,他眼睛睁的很大,专心致志地眺望着远处的西平城,四贝勒皇太极是他最宠爱的儿子之一,因为八阿哥皇太极足智多谋,雄才大略,所以努尔哈赤在皇太极二十一岁前,就封皇太极为大金四大贝勒的四贝勒,在战场上,努尔哈赤战前都要嘱咐部下,保护四贝勒,要像保护眼睛一样,这次大金南下进攻明国,努尔哈赤又让皇太极当了先锋,要想攻下明朝辽东的基地广宁,就一定要先吃掉广宁前面的几个阵地,西平就是最前沿的一个鹿砦!努尔哈赤虽然带兵兵临城下,但是他一直都没有命令进攻,而是询问几个儿子和自己的大将。

    皇太极的禀报,让努尔哈赤欣然一笑:“皇太极,父汗本来就没想总攻西平,朕只是想拿这个西平当一颗棋子,引诱那笨蛋王化贞率兵增援,然后我们埋伏铁骑,围点打援,在沙岭与明军决战,消灭主力明军!”

    “父汗圣明,但是西平还是要打得,只有我们把西平打痛,那王化贞才可能会惊慌失措地派主力增援,进入我们的埋伏!”皇太目光闪闪地笑道。

    “皇太极,父汗派你的二哥代善和阿敏进攻西平,你现在率领阿济格,岳托等小贝勒和两白旗镶红旗,在沙岭埋伏,等那个王化贞派大军增援,我们就请君入瓮!”努尔哈赤狡黠地捋须大笑道。

    “父汗,广宁参将孙得功秘密派人送信给父汗!”就在此时,大贝勒代善,穿着红甲,喜气洋洋地来到了努尔哈赤的面前。

    大贝勒代善,努尔哈赤的第二子,是元妃亲生,与当年的太子褚英是亲兄弟,。褚英谋反被杀后,代善就变成了光明正大的大汗继承人之一,虽然代善从十几岁就与哥哥为了大金开国血战南北,且又宽厚,但是大金国中,因为八弟皇太极的威风八面,大金国内的八旗亲贵渐渐地支持皇太极继承努尔哈赤的汗位,代善的太子大位,已经被八弟皇太极在暗中威胁,所以这次广宁大战,代善也浴血奋战,力挽狂澜派部下权力策反明军参将孙得功,企图得到大功。

    “代善,不错,若是孙得功能与我们里应外合,帮我大金攻下广宁,朕一定论功行赏,但是我们不能只信这个汉人,此人既然叛明,我们也要小心此人再次见利忘义!”努尔哈赤一面从嘴唇浮现出微笑,一面又叮嘱代善道。

    “是,父汗!”代善打千道。

    再说代善和皇太极,眉开眼笑地出了辕门,虽然心中,皇太极是代善继承汗位的敌人,但是表面,代善还是十分喜欢自己这个八弟,和他笑容可掬地谈笑。

    “二哥,虽然父汗命你进攻只有三千守军的西平,但是八弟心想这一仗不是那么轻松的,那汉人罗一贯,对明国忠心耿耿又多智,所以二哥虽然率领三旗大军,但也只能围攻,不能总攻!”皇太极郑重地凝视着代善,对代善抱拳道。

    “八弟,多谢你的话,父汗的计策,沙岭围点打援才是主战场,八弟,战场上,你也要小心!”代善拍着皇太极的肩膀,哑然失笑道。

    再说蓟州总兵武秉和副将裘饶,气焰嚣张地率领大军,浩浩荡荡地向西平前进,蓝欢欢和布木布泰苏沫儿三个女孩,就被武秉隐蔽在大军内,坐着有帷幕的马车,慢慢地前进,蓝欢欢目视着虽然趾高气昂,但是一个个吊儿郎当的明军,不禁暗暗长叹道:“打仗还掳掠妇女,欺负百姓,这些明军真是,大明朝的官员都是一些贪污的饭桶,这次广宁大战,大明的广宁一定又被后金军攻陷了!”

    大军走到一个山丘,此时天上铅云低垂,又下了小雨,慢慢的,又飞起了雪花,正月的辽东,北风凛冽,冰雪冻人,明军的军饷被将官贪污,此时不但很少棉袄,就算火器的火药也很少,所以走到此地,一个个冻得浑身颤抖,参将裘饶,立刻命令士兵,去村子里抢掠,抢了许多鸡鸭和衣服,但是让武秉没有想到的是,就在此时,山丘的前面,突然人喊马嘶,疯狂的马蹄声,几乎震得地震海啸,那些明军顿时吓得脸色发白,不寒而栗。

    “鞑子骑兵来了,布阵!”吓得战战兢兢的武秉,弯着腰举着宝剑,惊慌失措地命令两腿颤抖的明军。

    蓝欢欢打开帷幕小心窥视着这些明军,只见这些明军,迅速列成了鸳鸯阵,盾牌在前,火枪手在中间,后面的士兵颤抖着执着长枪长刀。

    半个时辰过去了,这些明军正在心胆俱裂的时候,那些战马慢慢地逼近,武秉定睛一瞧军旗,竟然也是大明的军队,不由得一颗心掉了下来。

    “蓟州总兵武秉,你这个狗胆包天的东西,竟然敢率兵战战兢兢藏在后面,还掳掠妇女,在军中带女人!”一匹战马长啸着来到武秉的战马前,马上坐着一个暴跳如雷的大将,拿着马鞭,对着武秉大声臭骂。

    “刘渠,你是总兵,老爷我也是总兵,你凭什么无法无天地骂老子?”武秉瞪着一脸骄横的刘渠勃然大怒道。

    “武秉,你是蓟州总兵,你的进队增援辽东,就要听我辽东总兵的命令,你瞧瞧你的这些虾兵蟹将,听到马蹄声都吓得浑身发抖,还带着马车,里面藏着女人!”气得吹胡子瞪眼的刘渠,怒气填膺地冲进军中,来到马车前,一下子拉开帷幕,露出了蓝欢欢和布木布泰苏沫儿三个穿着小袄的女孩。

    “刘渠,这三个丫头是我的小妾,巡抚大人也没有命令打仗不许带小妾!”武秉见刘渠想抢自己的女人,顿时火冒三丈,怒火万丈地冲到刘渠的面前,大声咆哮道。

    “胡说八道,她们是民女,根本不是你武秉的小妾!”刘渠一脸正气地怒视着武秉,怒气填膺道。

    “是的,大人,武总兵是抢我们进军队的,他在前面那个村子里,不但不抓土匪,还趁火打劫,抢掠百姓!”这时蓝欢欢一脸正气凛然地跳下马车,指着一脸窘的武秉大声举报道。

    “武秉,你真是狗胆包天,来人,把这三个丫头押回本总兵的军队里!”刘渠瞪着焦头烂额的武秉,轻蔑地笑道。

    几名明军,拉着布木布泰和苏沫儿的手,下了马车,蓝欢欢和布木布泰,苏沫儿,被刘渠的侍卫救出了武秉的军队中,蓝欢欢暗暗乐不可支,心想,这好人也是有的嘛。

    刘渠的军队,走了几里,蓝欢欢和布木布泰苏沫儿,回头眺望武秉的大军已经消失了,顿时眉开眼笑,一脸感激地来到刘渠的面前,向刘渠感谢道:“多谢大人,民女现在就回家。”

    “站住!你们三个是鞑子的奸细吧!”刘渠一脸诡笑地瞪着蓝欢欢,突然如狼似虎地瞪着蓝欢欢的秋波。

    “大人,民女是汉人,民女会说汉话呀!”蓝欢欢见那刘渠想抓自己,不由得十分焦急道。

    “你这个奸细,你这两个妹妹,定是蒙古人,所以欠身的时候是像鞑子,现在前线在与鞑子打仗,你们三个丫头竟然在我天朝军队里到处隐蔽,定是鞑子的奸细,来人,把她们拉出去,砍了!”刘渠瞪着蓝欢欢,大声嚎叫道。

    “大人,你冤枉我了,我确是汉女,不是奸细!”几个如狼似虎的侍卫,押着蓝欢欢和布木布泰苏沫儿,便要押下去斩首,蓝欢欢吓得花容失色,大声对刘渠喊道。

    “大人,这三个夷女,不如押去大营,砍了头,当做鞑子奸细,送给巡抚大人,巡抚大人一定赏大人!”副总兵明方拱手进谏道。

    “所言甚善,来人,把这三个夷女送到广宁,送给巡抚大人!”刘渠仰面狂笑道。

    “刘渠,你这个狗官,竟然杀良冒功,多行不义必自毙!”义愤填膺的蓝欢欢,目光如炬,瞪着自鸣得意的刘渠,大声骂道。

    残暴的明军,用鞭子对着蓝欢欢和布木布泰苏沫儿一阵鞭子,打得血肉横飞,驮上战马,兴致勃勃地驾驭着准备回广宁拿赏。

    “姐姐,这次我们是死无葬身之地了!唉,我布木布泰自诩是巾帼英雄,真是没有料到,竟然连保护姐姐,找到姑父都不行!”布木布泰被绑在马上,满腔怒火,痛心疾首,目视着心中激愤的蓝欢欢,蹙眉黯然道。

    “布木布泰,这几个小明军,过半晌,我们想个办法,把他们搞了,然后逃回去!”蓝欢欢咬碎银牙,一脸古灵精怪地凝视着泪流满面的布木布泰。

    “促那!哇!”就在蓝欢欢和布木布泰怒不可遏的此时,突然她们的身后,杀声惊天动地,蓝欢欢十分聪明,心中一想,便晓得,刘渠的明军中埋伏了!

    “布木布泰,明军中了金军的埋伏!”布木布泰喜上眉梢地凝视着布木布泰,三个姑娘顿时眉飞色舞。

    “长官,鞑子兵从山上杀下来了,我们还带着这三个丫头,我们立刻逃跑吧!”这时,押着蓝欢欢三人的几个明军,听见背后杀声动地,人喊马嘶,顿时吓得脸色苍白,几个人窃窃私语。

    “几位大哥,我们都是同胞,你们把我们放了吧!”蓝欢欢见这几个明军想逃跑,立即楚楚可怜地煽动道。

    “岂有此理,死前也做个花下鬼,这三个小妮子长得漂亮,咱们弟兄,不如一人一个,挟持了逃回广宁!”一个明军狡狯地奸笑道。

    “好!咱们几个一人一个!”一脸奸笑的明军,一脸狰狞地来到蓝欢欢和布木布泰苏沫儿的面前,丧心病狂地把她们从马上驮下来,摔在地上,便要扒衣服!

    蓝欢欢拼了命地对着明军乱拳咬打,但是那明军奸笑着一脚踩在蓝欢欢的脸上,歇斯底里地用鞭子重打蓝欢欢。

    “畜生!”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突然从明军的背后,射来一支长箭,瞬间射入明军的胸口,血流成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