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章 英雄
    话说就在蓝欢欢要被明军侮辱的千钧一发之际,如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突然一支箭矢如风驰电掣一样飞来,射穿了那个明军的胸口!

    蓝欢欢顿时吓得脸色发白,定睛一瞧,但见那明军身后驾驭着战马的一人手执弓箭,玉树临风,气宇轩昂。

    “你们这些朝廷官兵,现在敌人侵入我大明国界,你们不但不保护百姓,保护大明,还趁机侮辱妇女,虐待同胞,你真是人面兽心!”骑着红马的这名戴着居士帽,身穿长袍的青年男人,正气凛然地怒视着这些吓得肝胆俱裂,跪在地上的明军,大声训斥道。

    “大侠,小的们真是衣冠禽兽,请您放了小的们吧!”这几个明军倒头如葱地求饶道。

    “滚!”面若冠玉的青年男子目光如炬,瞪着这几个士兵,大声叱骂道,那几个明军立刻狼狈不堪地跑了。

    “公子,这里在打仗,我们还是回去吧!”就在这时,那青年男子的身后,心急如焚地追来一名小厮,大声对男子拱手道。

    “公子,多谢你今日拔刀相助,救了我们姐妹,请问贵姓?”蓝欢欢乐不可支地凝视着这名男子,喜上眉梢地问道。

    “姑娘,在下姓邹,名甄,是大明户部主事袁崇焕大人的部下,听说辽东金兵南侵,所以大人派在下,暗中来广宁一带斥候!”青年男子和颜悦色地拱手道。

    “原来公子是袁大人的部下!”蓝欢欢大喜过望地还礼。

    “就是他们这些反贼,竟敢殴打官兵,一定是鞑子的奸细!”就在此时,突然蓝欢欢和邹甄的背后,杀声震天!

    “姐姐,那几个明军回去报告,现在大队的明军向我们进攻了!”手搭凉棚,眺望远处的布木布泰,定睛看见明军军旗,顿时大惊失色,立即跑回来对邹甄和蓝欢欢皱眉报告。

    “这些辽东官兵,不但不报国,竟然还欺辱百姓,姑娘,跟在我后面!”邹甄顿时目光如炬,手持长枪,挡在蓝欢欢和布木布泰苏沫儿的面前,挺身而出,威风八面。

    “就是这个小子,他是鞑子兵的奸细!”刚才求饶逃跑的那个明军,一脸为虎作伥地指着目光如炬的邹甄,大声报告道。

    “弟兄们,抓住鞑子奸细,大人有赏!”趾高气昂的明军将官骑着大马,气焰嚣张地对左右士兵大喝道。

    “你,是你这个小妮子!”就在这时,这名明军军官仔细一瞧蓝欢欢,不由得心中大喜!

    蓝欢欢仔细端详,也顿时心中大惊,原来这个明朝将官,正是那日跟着蓟州总兵武秉的副将裘饶!

    “小贱人,上次你胆敢背信弃义,向刘渠那狗东西报告,今日,老子抓你回大人那,大人一定大大有赏!”裘饶眉飞色舞地瞪着柳眉倒竖的蓝欢欢,仰面狂笑道。

    “姑娘,快走!”邹甄手中的长枪瞬间一搠,直取裘饶,那裘饶吓得差点坠马,顿时恼羞成怒,命令手下的骑兵把蓝欢欢和邹甄布木布泰苏沫儿等人围在垓心。

    “弟兄们,砍了鞑子奸细,本官给大家请功!”气焰嚣张的裘饶对着士兵们大声咆哮道。

    “飒!”就在那裘饶得意忘形,大声鬼叫的此时,突然一支锋利的箭矢,射入裘饶的嘴巴,痛的那狗官大声怪叫,摔下战马。

    “贝勒爷,我们遇到明军了!”就在此时,从明军的背后,如同神兵天降,驰骋而来几匹战马,马上正襟危坐着一名威风凛凛的白袍小将,玉树临风,身长七尺,手中一柄长矛,冲进明军大阵,上下翻飞,如入无人之境!

    再说那裘饶,疯狂从嘴里拔出箭矢,几颗牙齿被射掉,痛的这个裘饶气急败坏,对着部下明军大声咆哮道:“弟兄们,将这些反贼都杀了!”

    “厚颜无耻!竟然在战场上还欺负弱女!”那白袍小将冲进明军大阵,仔细一瞧,发现这些明军竟然包围着三个女孩和两个男子,不由得怒火万丈!

    “姑父!”就在这时,古灵精怪的布木布泰,在乱军中端详那白袍小将,惊喜地发现,他正是自己的梦中姑父皇太极,顿时欣喜若狂,笑靥如花!

    “布木布泰?难道,蓝欢欢?不,海兰珠也在阵内?”皇太极骤然看见布木布泰顿时心中大喜!

    “杀!”就在这时,大群明军发现这员白袍小将戴着贝勒兜鍪,顿时大喜过望,争先恐后冲向皇太极,如狼似虎地进攻。

    “休伤我主!”就在这回危若累卵之时,马瞻超驾驭着战马,勇敢无前地挡在皇太极的面前,一身是胆,勇猛握刀,向明军左砍右杀。

    “有救兵了!杀!”邹甄见明军包围圈外有人英勇突围,顿时精神振奋,和小厮袁心,勇敢地手执刀剑,保护着布木布泰和苏沫儿,蓝欢欢,向明军的包围圈外冲。

    “公子,我吗也能砍这些明军,有刀吗?”蓝欢欢一脸天真地来到邹甄的面前,出手向邹甄要刀。

    “姑娘也会武艺?”邹甄惊讶地凝视着抿嘴一笑眉似春山的蓝欢欢。

    “会!我是个女中英雄!”蓝欢欢昂起头来,故意耀武扬威地看着邹甄。

    “姑娘,拿着这把刀!”邹甄笑容可掬,立刻从马背上拿下一把大刀,兴高采烈地扔给了蓝欢欢。

    “布木布泰不,苏沫儿,我们也杀!”蓝欢欢义愤填膺地举起大刀,对着布木布泰和苏沫儿,唱了一个大诺道。

    瞬间,明军的包围圈刀剑肉搏,杀得如火如荼,皇太极一鼓作气,一支长矛出神入化,上下翻飞,如同虎入羊群,杀得那些明军人仰马翻,屁滚尿流,而邹甄也手持宝剑,上下翻飞,横掠砍杀,不到半个时辰,这群几千人的明军竟被皇太极和马瞻超,邹甄蓝欢欢几个人打得惨败逃跑。

    那裘饶见带着几个侍卫冲锋的穿着后金贝勒白甲,刚刚惊慌失措的心,突然又欣喜若狂,手持大刀,趾高气昂地冲向皇太极的马,企图刀劈皇太极,只见皇太极轻蔑一笑镇定自若,一个回马枪,那长矛就戳进裘饶的胸膛,那裘饶惨叫一声,倒下战马。

    就在这时,马瞻超率领几百正白旗的骑兵,冲到了现场,后金兵杀声动地,大刀阔斧,凶猛斫砍,杀得明军血肉横飞,丢盔弃甲,战战兢兢地逃走了。

    “贝勒爷!”马瞻超来到皇太极的马前,下马向皇太极打千道。

    “你是后金的四贝勒皇太极?”邹甄听马瞻超喊皇太极贝勒爷,顿时十分惊愕,来到了皇太极的面前。

    “兄弟,今日我们并肩作战,打败了明军,真是快哉,请问兄台贵姓!”皇太极一脸谦虚地拱手问道。

    “在下邹甄,是兵部主事袁大人手下的部将,真是百闻不如一见,今日我竟然亲眼看到后金的四贝勒,竟然也在战场上英雄救美,搭救良家妇女!”邹甄目视着皇太极,见皇太极面如满月,一脸英雄气概,不由得灿灿笑道。

    “邹将军,我想你们汉人的心中,都以为我们女真人皆是烧杀抢掠,罪恶滔天的土匪,但是今日我皇太极亲自告诉你,我们女真人中,也有雄才大略,怀柔四方,憧憬天下太平的英雄!”皇太极和颜悦色地向着邹甄拱手道。

    “四贝勒,但是我从山海关内,骑马出了关外,一路上只看到金兵烧杀抢掠,辽东饿殍遍野,你说你们八旗兵不是土匪,但是真相是什么,四贝勒自己心中一定知道!”邹甄轻蔑地看了一眼皇太极,拱手跳上战马,勒转马头,和小厮袁心,驰骋离开了。

    “姑父!”这时笑靥如花,乐不可支的布木布泰,蹦蹦跳跳地来到了皇太极的面前。

    “布木布泰,你姐姐也和你在一起吗?”皇太极凝视着眉飞色舞一脸幼稚天真的布木布泰,幽默地点了布木布泰的鼻子问道。

    “皇太极!”就在此时,皇太极的眼前,浮现出蓝欢欢弱眼横波的一张杏脸,和如漆的两个麻花辫,茕茕孑立的倩影。

    “兰儿!”皇太极不禁大喜过望,乐不可支地冲到蓝欢欢的面前,一把执住蓝欢欢的柔荑。

    “兰儿,你怎么和你妹妹布木布泰又来战场了,这里在打仗,十分危险!”皇太极凝视着蓝欢欢的眸子,心中又喜又惊道。

    就在这时,皇太极突然看到蓝欢欢的脖子上,戴着那块自己亲手送给她的晶莹玉饰!

    “兰儿,你原来一直都将这块玉饰戴在自己的脖子上?”皇太极一往情深地凝视着蓝欢欢的秋波!

    “皇太极,我们终于又鹊桥相会了,这块玉佩,不是你上次亲自叮嘱我的吗。要像生命一样保护!”蓝欢欢凝视着皇太极,抿嘴一笑道。

    “姑父,姐姐在科尔沁部落里,被人传播谣言,暗中诋毁,因为额吉要害死姐姐,所以布木布泰就趁夜带着姐姐从科尔沁逃出去,走了半个月,呕心沥血,才见到了姑父,姑父,请您让姐姐和布木布泰一起回辽阳吧!”布木布泰噙着热泪,来到皇太极的面前。

    “有人造谣污蔑兰儿?”皇太极顿时如同五雷轰顶。

    “贝勒爷,当初您从科尔沁回去后,草原上有人传播谣言,说科尔沁雪灾,是因为海兰珠格格是不详之妖女,萨满巫师占卜,说只有消灭妖女,才能不让长生天震怒,所以,海兰珠格格被部落里的人排挤,虐待!再说,大福晋当年生格格之时,因为也正好是雪灾,所以大福晋也以为格格是不详之女!”苏沫儿也欠身对皇太极说道。

    “胡说八道,我看兰儿不是妖女,却是我的仙女!你们部落里有人嫉妒兰儿,所以颠倒黑白,装神弄鬼,我皇太极安能相信!兰儿,跟我回辽阳,就算天下人都恨你,我皇太极也相信你!”皇太极听了苏沫儿的话后,顿时义愤填膺,他心如刀绞,又一脸一往情深的气概,执着蓝欢欢的手,要蓝欢欢上自己的马。

    “四贝勒,明军主力进入我们的埋伏了!”就在这时,十二阿哥阿济格骑着战马,来到了皇太极的面前禀报。

    “贝勒爷,我们要去打仗了!”马瞻超凝视着满腔悲痛的皇太极,打千对皇太极说道。

    “皇太极,你和弟兄们去吧!兰儿就和妹妹在这个山丘上,看着你们!”蓝欢欢凝视着满面真挚的皇太极,突然悠然一笑,用帕子擦了擦皇太极的面颊,镇定对皇太极说道。

    “兰儿,这仗打完后,我就接你回辽阳!”皇太极回首凝视着抿嘴一笑的蓝欢欢,盎然上了战马。

    战场上,杀声震天,觱篥动地,人喊马嘶,短兵相接,如同山崩海裂,蓝欢欢和布木布泰苏沫儿好奇地站在山丘上,俯视着排山倒海的战场。

    但见这波澜壮阔的场面上,万马奔腾,箭如飞蝗,明军总兵刘渠和刘征武秉等人,率领三万主力大军,增援西平,却在这沙岭,遭遇了后金大军的埋伏,双方杀得血肉模糊,就在千钧一发之际,突然明军的阵后,有人鲜廉寡耻地大喊:“打败了!”

    霎时间,明军大军溃乱,惊慌失措的明军,混乱逃跑,狼狈败退,后金军士气盎然,居高临下,凶猛冲锋,杀得明军一败涂地,血肉横飞。

    沙岭大战,只打了一天,明军三万大军几乎全部被消灭,蓝欢欢和布木布泰苏沫儿惊愕地眺望着战场,吓得战战兢兢。

    残阳如血,在暮光下,全身都是血的皇太极,兴高采烈地驾驭着战马,来到了山丘上,下马步到蓝欢欢和布木布泰的面前。

    “姑父真是草原第一巴图鲁!”布木布泰的明眸,映着皇太极清俊的脸,眉开眼笑。

    “兰儿,我带你们回辽阳!”皇太极喜上眉梢道。

    再说西平堡,大贝勒代善和二贝勒阿敏,三贝勒莽古尔泰,率领大军猛攻西平城池,明军守将罗一贯率领三千明军拼死抵抗,勇敢地打退了后金的几次猛攻,努尔哈赤听说皇太极在沙岭全歼了明朝援军,顿时欣喜若狂,命令后金大军集中兵力,猛攻西平,血战一天一夜后,西平被攻陷,罗一贯弹尽粮绝后,举剑自刎,三千明军全军覆没!

    子夜,北风凛冽,皇太极的大军在雨夜中军纪严明地行军,在广宁城外驻跸,蓝欢欢跟着皇太极骑着战马,在一日后终于来到广宁,但是广宁已经变成空城。

    “贝勒爷,听说那辽东巡抚王化贞,听说沙岭大败,吓得不寒而栗,竟然骑着骆驼和几个侍卫狼狈逃跑,那个明军游击孙得功,和我们的军队里应外合,广宁已经顺利攻下了!”马瞻超,眉飞色舞地来到皇太极的面前禀报道。

    “好,终于打败辽东明军了,马瞻超,我们斥候有没有调查,那王化贞大败后,有没有与熊廷弼会师,他们会不会再重新反攻?”皇太极一脸沉着,询问马瞻超道。

    “贝勒爷,听说熊廷弼手上只有几千兵马,和王化贞会师后,只保护关外的百姓,退回山海关,明军已经把关外的所有城池都放弃了!”马瞻超乐不可支道。

    “好!明军败回山海关,如果我们大金能好好的治理辽东,让辽东百姓安居乐业,我女真的统一理想就成功了!”皇太极不由得欣喜若狂道。

    “皇太极,你不是对我说,大军进入广宁后会军纪严明的吗?”就在这时,蓝欢欢一脸阴霾,嘟着小嘴,一脸愤慨地来到了皇太极的面前。

    “兰儿,大军驻跸城内,你不回去休息,来这里干什么?”皇太极诧异地看着嗔怒的蓝欢欢。

    “皇太极,你和我出府邸到路上看看,你们后金的军队在城内在干什么?”蓝欢欢凤目圆睁,拉着皇太极出了巡抚府邸,来到街上。

    但见,大街上,乱七八糟,尸横遍地,一些酒楼和小店,住宅,都被抢得一片狼藉,有的后金兵,正得意洋洋地去民宅抓奴隶。

    “马瞻超,我不是命令我们两白旗进城后,要军纪严明,秋毫无犯的吗?现在广宁城内怎么鸡犬不宁,满城风雨?”皇太极叫来马瞻超,怒问道。

    “贝勒爷,这不全是我们两白旗干的,攻入明国的城池,老汗王是允许大家抢掠奴隶和金银的,但是三日后要交公重新分赏,奴才派人调查了,正蓝旗等主力比我们进城早,所以这些事可能是?”马瞻超拱手道。

    “马瞻超,与我去府邸向父汗禀报!”皇太极怒发冲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