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三章 娶蓝儿
    蓝欢欢拔刀相助,见后金兵在村子里抢掠百姓,义愤填膺,救了被后金兵追掠的一名青年女子,这名女子立刻十分感激地向蓝欢欢叙述了村子里的真相。

    “姑娘,你叫什么名字?”蓝欢欢和颜悦色地凝视着这名女子,悠然一笑地问道。

    “奴姓贾,孙贾氏。”女子抿嘴一笑欠身道。

    “明代的女子,连一个自己的名字都没有,前面还要加丈夫的姓,古代旧社会,真是罄竹难书!”蓝欢欢颦眉暗叹,凝视着孙贾氏继续询问道:“大嫂,这些后金兵这么狗胆包天,你为什么不去衙门告他们?”

    孙贾氏凝视着柳眉倒竖的蓝欢欢,皱眉道:“姑娘,你一定是贵家的小姐,你不知道,汉人在城里,去女真人的衙门告八旗兵的状,衙门可能吗?”、

    “唉,八旗兵攻进辽东后,就抢奴隶,造农庄,这些家伙横征暴敛,姑娘,但是我认识一个官,他一定能帮你们家的!”蓝欢欢眼睛一转,突然胸有成竹地凝视着孙贾氏,眸子熠熠生辉。

    “皇太极!”在辽阳城郊,特别巧的是,路上蓝欢欢驾驭着小白,和孙贾氏竟然碰到了心急如焚,正在到处找自己的皇太极!

    “兰儿!”皇太极定睛一瞧眼前,眸子内倒映着蓝欢欢的莞尔一笑和弱眼横波的杏脸,不由得大喜过望,立刻欣喜若狂地跳下战马,跑到蓝欢欢的面前,眉飞色舞地搂住蓝欢欢的纤腰。

    “皇太极,大汗是不是不杀我了?”蓝欢欢天真幼稚地凝视着皇太极真挚的眸子。

    “蠢女人,告诉你在农庄里躲着,你竟一个人骑着马跑出去了,你晓不晓得,在农庄找不到你,我都急的要狂了!”皇太极凝视着蓝欢欢欢乐的眸子,不由得舒然一笑。

    “皇太极,有你这样英雄气概的姑父,我会有危险吗?但是这位大嫂的家就让人可怜了!”抿嘴一笑的蓝欢欢,古灵精怪地一躲,身后的孙贾氏,立刻给皇太极欠身行礼。

    “大嫂,你家有什么事?”皇太极目视着战栗的孙贾氏,笑容可掬地询问道。

    “官爷,自打上次大汗圣旨,命令八旗兵进入农庄,与我们百姓合吃合住,合种田,那些八旗兵,便在奴的家里无法无天,不但抢夺粮食,还打伤了奴的丈夫和父亲,他们见我们好欺负,今日又要抢奴当奴婢,夺了我们的房!”孙贾氏一脸愤慨地颤抖叙述道。

    “我后金攻下辽东后,各旗的固山牛录,还有士兵,就到处抢战利品和奴隶,父汗虽然下旨让汉人恢复旧业,命大军军纪严明,但是各旗都威逼汉民投充,原来明国的村庄,都变成农奴的农庄,汉人争先恐后地逃跑,本来我只是在奏折上,看见这些坏事,兰儿,真是没有想到,汉人说百闻不如一见,苛政猛于虎,现在我终于明白,辽东的汉民为什么纷纷揭竿而起,起义抵抗我八旗兵,那皮岛毛文龙,是怎么率领几千兵,便能夜袭我镇江城池!”皇太极一脸沉痛地目视着一脸愤慨,满腔怒火的孙贾氏,突然醒悟。

    “皇太极,你讲这么多道理,我也不懂,现在你立刻救这位女子吧!”蓝欢欢一脸近水楼台先得月的怔怔道。

    “大嫂,握着我的这个金牌回家,那些兵若是再欺负你们,你就拿出这个金牌,那些小子以后再也不敢欺负你们了!”皇太极一本正经地把衣襟中的一块金牌,十分严肃地交给了泪如雨下的孙贾氏。

    “兰儿,大侠当过了,路见不平的梁山好汉也做过了,你跟我一起回家!”皇太极端详着蓝欢欢身边的这匹白马,不由得哑然失笑道。

    “皇太极,这马是我的!”蓝欢欢嘟着小嘴跑到皇太极的面前。

    “蠢女人,这马是你的,也就是我的!”皇太极眉开眼笑道。

    “小白,这个人无赖,说你也是他的,若是你让他上你的马背,你就是皇太极的!”蓝欢欢怪怪地瞥了皇太极一眼,蹦蹦跳跳地来到小白的面前,笑靥如花地抚了抚小白的头,喜滋滋地小声说道。

    “兰儿,小白说,他是我们的!”皇太极玉树临风,跳上马背,那小白果然长啸一声,很安静地站在草地上。

    “哈哈哈,真是好小白,以后,本贝勒爷见了你,就像见到兰儿一样,走,我们回家!”皇太极突然搂着蓝欢欢的纤细,小心翼翼地将蓝欢欢抱在自己的面前,驾驭着缰绳,兴高采烈地和蓝欢欢驰骋在草原上。

    “福晋,贝勒爷和海兰珠格格回来了!”喜花焦急地进入了贝勒府的暖阁,向四福晋哲哲,一筹莫展地欠身道。

    “用了这么多的计,把这个丫头送出了辽阳,贝勒爷竟然还是要送她回府?”哲哲不禁如同五雷轰顶!

    “这个贱人!十几年了,竟然还有这样的贱婢眉眼那么像她,看她那弱眼横波,多愁善感的样子,本宫就怒火万丈!德因泽,一定要她死!一定不能让大汗再见到她!”大妃宫,听说皇太极亲自抱着海兰珠又回了辽阳,火冒三丈的大妃阿巴亥几乎发疯了,她歇斯底里地扔了寝宫里的所有东西,凤目圆睁,怒视着战战兢兢跪在自己面前的宫女德因泽,怒气填膺。

    “大妃,那个蒙古格格海兰珠,听说是四贝勒想娶她为福晋,四贝勒并不想把她送给大汗!”德因泽叩首劝慰阿巴亥道。

    “德因泽,你是个呆子呀,若是皇太极身边,有一名长得像那个贱人一样的福晋,大汗以后岂不会爱屋及乌,把大汗的位子传给皇太极,那本宫的多尔衮,岂不是毁于一旦了吗?”阿巴亥恼羞成怒道。

    “大妃,上次我们派人刺杀海兰珠,四贝勒府已经打草惊蛇了,若是四贝勒知道,奴婢担心,四贝勒会向大汗禀报!”德因泽一脸忧郁道。

    “德因泽,本宫在四贝勒府,也有一位与本宫里应外合,你放心,海兰珠这个丫头,不会是皇太极的福晋,昨日,她已经全部告诉本宫了,这个世上恨她的人,原来那么多,在蒙古草原,原来人人都知道她是不祥之人,是一个扫把星,皇太极敢娶她吗?就连科尔沁福晋兖那,都对她痛心恨首,在科尔沁,不是有人说她是草原第一美女吗?德因泽,我们就再助科尔沁一次,在大汗身边,传播海兰珠是不详人的谣言,本宫要她在辽阳千夫所指,名声狼藉!”穷凶极恶的阿巴亥,歹毒地拿着芊芊玉指中的把镜,凝视着自己花容失色!

    “科尔沁的格格,你晓不晓得?在草原,几乎人人皆知,太出名了,听说人人说她是科尔沁第一美人,但是我听说,她是科尔沁福晋在雪崩那日突然诞生的,当时福晋被吓晕了,后来萨满巫师占卜,说这名格格是雪崩妖女,草原的不祥之人!”今日,辽阳汗王宫,天气晴霁,努尔哈赤满面春风,兴致勃勃地带着大妃阿巴亥和管家舒尔冬,在花园里,遛弯,后花园鸟语花香,努尔哈赤正在喜上眉梢,突然不晓得是哪边,传来了一些窃窃私语,议论纷纷的声音。

    “这些奴才,竟然敢在白天暗中散布谣言,舒尔冬,带几个包衣,把这些奴才押去!”努尔哈赤顿时龙颜大怒。

    “舒尔冬,立刻去,这些家伙,竟敢乱议论科尔沁海兰珠格格,真该杀!”阿巴亥怒视舒尔冬,故意大声训斥道。

    “阿巴亥,你刚刚说谁?”努尔哈赤突然皱眉目视着战战兢兢的阿巴亥。

    “大汗,臣妾说的是海兰珠,就是上次四贝勒带着的那名科尔沁格格!”阿巴亥故意装傻的娇滴滴笑道。

    “海兰珠?科尔沁格格?阿巴亥,那个科尔沁格格是海兰珠?”努尔哈赤不禁心中十分震惊。

    “大汗,是的,就是叫海兰珠,那年皇太极在铁岭救的那个要嫁给林丹汗为王妃的格格!”阿巴亥笑容可掬道。

    “不,上次皇太极带上大殿叩见的科尔沁格格不是海兰珠,而是海兰珠的妹妹布木布泰,朕上次眼睛没有花,那个女子,的确眉眼长得很像当年的东哥!”努尔哈赤恍然大悟,捋须笑道。

    “奴才们议论的,就是她,这几日,在京城都传得满城风雨了,科尔沁的不详妖女,潜入我大金京城,竟然害得南蛮子造反,大汗这几日又日理万机!”阿巴亥突然郑重地对努尔哈赤说道。

    “妖女?阿巴亥,朕好像听说,这个海兰珠是科尔沁第一美女,她怎么变成妖女了?”努尔哈赤打了三十多年的仗,对世态炎凉十分清楚,所以他立刻听出,阿巴亥是故意在自己面前害海兰珠,顿时面色阴霾,故意质问阿巴亥道。

    “大汗,臣妾也不知道,都是科尔沁传来的谣言,听说就连海兰珠的母妃,也对她切齿痛恨,说她害母不孝。”阿巴亥心中发觉努尔哈赤对她的话已经怀疑,顿时心中忐忑不安,立刻故意天花乱坠地乱说,把造谣的罪嫁祸科尔沁。

    “阿巴亥,你知道察哈尔林丹汗是什么人?”努尔哈赤目视着阿巴亥问道。

    “大汗,臣妾是个女子,不敢干预朝政!”阿巴亥吓得立刻欠身道。

    “林丹汗自称是成吉思汗的后代,统一蒙古的大汗,这个人,曾经写信给朕,自称自己是控制四十万兵马的大元大汗,却称朕是只有几万百姓的小国君王,他林丹汗想娶的女人,难道是一个妖女吗?”努尔哈赤瞪了阿巴亥一眼,怒气填膺地回宫了。

    寝宫,阿巴亥回忆后花园努尔哈赤瞪她的哪一个眼神,心中不由得毛骨悚然。

    “不济,本宫伺候了大汗快二十年,大汗从来没有像今日一样对本宫这么凶,那个叫海兰珠的女人,竟然让大汗想起了当年的那个贱人,不济,若是大汗真是发狂,要娶那个眉眼像她的贱婢,本宫和本宫的多尔衮,是不是日后就不得好死了?”这时,宫女不济,小心翼翼地呈着茶盅,来到阿巴亥的面前,阿巴亥黯然神伤地目视着不济,大声询问她道。

    “大妃,奴婢听说,海兰珠格格是四贝勒爷想娶的福晋,大汗不会娶格格的吧!”不济吓得不寒而栗,小声安慰手忙脚乱的阿巴亥道。

    “不济,就算大汗不想娶她,本宫也一定不能让她在皇太极的身边!这个女人,就是大金的灾星!”阿巴亥咬碎银牙,将手中的玉簪搞断。

    四贝勒府邸,今日,皇太极带着蓝欢欢,兴致勃勃地去马厩看士气盎然的小白,端详着威风凛凛又乖的小白,皇太极和蓝欢欢不由得双目凝视,眸子里恰恰对映着。

    “老八!”这时,突然从马厩外,眉目欣喜地步来了一名老人,虽然一头白发,但是却威风八面。

    “父汗!”皇太极定睛一看顿时十分惊愕,立刻与蓝欢欢,跪在了努尔哈赤的面前。

    努尔哈赤今日穿了便服马褂,微服来到皇太极的四贝勒府,身边只有舒尔冬伺候,所以贝勒府内,没有人知道和禀告,所以努尔哈赤突然来到马厩,让皇太极和蓝欢欢都十分惊喜。

    “你就是满城风雨的那位科尔沁第一美人海兰珠?”努尔哈赤步到蓝欢欢的面前,凝视着蓝欢欢的麻花辫和那眉似春山的杏脸,心中虽然有些黯然神伤,但是却也喜上眉梢。

    “启禀大汗,臣女正是海兰珠!”蓝欢欢朗声回答道。

    “上次在大殿没有仔细端详你,真是没有想到,你确实眉眼有些像当年的东哥!”努尔哈赤,让蓝欢欢抬起头,目视着蓝欢欢的弱眼横波,不由得凄然道。

    “大汗,上次在大殿,臣女那打扮,大汗没有真的生气吧?”蓝欢欢笑靥如花地凝视着努尔哈赤道。

    “上次你的打扮,一定是心中有阴谋的人故意骗你梳妆的,朕怎么会生气,再说你确实长得像东哥,朕也没有说,长得像当年东哥格格的女子,都要斩首吧!”努尔哈赤见蓝欢欢胆大天真,不由得眉目欣喜地捋须道。

    “原来大汗也是很聪明的!”蓝欢欢捂嘴暗暗得瑟道。

    “你这丫头,什么叫大汗也是聪明的?难道有人说朕很笨吗?”努尔哈赤目视着蓝欢欢笑容可掬道。

    “当然有人说大汗笨纳!”蓝欢欢古灵精怪地撅着小嘴道。

    “兰儿,父汗面前不要乱说,你也不是小孩子!”跪在地上的皇太极,立刻忧心忡忡地瞥了蓝欢欢一眼。

    “老八,让这个丫头说,为什么有人敢说朕笨?”努尔哈赤目视着皇太极,故意瞪着蓝欢欢问道。

    “大汗,就算大汗是女真人中最大的巴图鲁,但是大汗有几只眼睛,几条腿,几只手,能看到大金国所有的地方吗?”蓝欢欢俏皮地笑道。

    “丫头,你所言甚善,就算朕是抚育列国英明汗,朕再英明也没有办法看到大金国所有的地方!”努尔哈赤点头道。

    “对了,大汗,若是您看不到大金国所有的地方,不能亲眼看到谁好谁坏,哪里的百姓过得好,哪里在横征暴敛,您在大殿上知道的国事,都是那些大臣们上的奏折禀报您的,谁好谁坏,大汗都要看他们的奏折,他们能不笑大汗笨吗?”蓝欢欢抿嘴一笑道。

    “丫头,你说的对,朕是不能亲眼看到谁好谁坏,也不能亲自用脚走完全部的大金国,所以整个大金国,到此是怎样,朕真的不知道!”努尔哈赤不由得哑然失笑道。

    “大汗,您不能亲眼看到,那些只为自己私利的亲贵,就会欺骗大汗,而在下面,却打着大汗的大旗,对百姓横征暴敛,所以大汗,您所认为的百姓安居乐业,其实在大金国,可能是倒过来的,您所听说的汉人造反,也不全是汉人的错!”蓝欢欢忽然一脸严肃地对努尔哈赤说道。

    “大胆,海兰珠格格,你敢在大汗面前一派胡言!”这时,窥见努尔哈赤气得青筋直爆,身边的舒尔冬立即怒火万丈,怒视着蓝欢欢大声道。

    “丫头,你说朕不但不聪明,还是一个昏汗?”努尔哈赤眼睛瞪得通红,怒视着一身是胆,正气凛然的蓝欢欢质问道。

    “大汗,若是大汗认为臣女是故意骂大汗的话,那臣女请大汗与臣女一起出去,亲自去辽阳郊外的农庄瞧瞧!”蓝欢欢柳眉倒竖道。

    “父汗,这个丫头发烧糊涂了!”皇太极目视着蓝欢欢,心惊胆战地向努尔哈赤叩首道。

    “皇太极,这个丫头要与朕一起出去,真正瞧瞧朕的大金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