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四章 到处
    沈阳城,皇太极满面春风地在城内约法三章,五天内命令住在外城汉民家中的八旗兵,全部撤回内城,一时间,沈阳城人人喜气洋洋,百姓欣喜若狂。

    但是让皇太极没有料到的是,就在他和蓝欢欢一帆风顺,雄心壮志成功之时,沈阳城内,突然潜入了冒充侍卫的奸细,光天化日传播蓝欢欢的谣言,妄想装神弄鬼,颠倒黑白,瞬间沈阳城内,满城风雨,一些人瞪着一脸悻悻然的蓝欢欢,暗中冷嘲热讽,议论纷纷。

    “丢人现眼,听说沈阳城不但人人晓得,连明国都知道了,说这个贱人是妖女不详的灾星,那些话,骂的真是难看,那个女人现在恐怕也是神经兮兮,以为小孩子都在讥笑她!”大妃宫,自鸣得意,眉飞色舞的不济回到后宫,眉开眼笑地向阿巴亥欠身禀报道。

    “好,生前没有让这个贱人名声狼藉,现在这个眉眼长得像的,却被我们弄得丑态毕露,现在这个贱人这么丢人现眼,别说大汗,就是皇太极也不可能想娶她当福晋!”阿巴亥咬碎银牙,大喜过望地仰面狂笑道。

    “大妃,皇太极没有这个贱人做福晋,大汗以后最宠爱的阿哥,就是我们的十四阿哥,日后大汗一定将大金的皇位传给我们十四阿哥!”不济眉开眼笑地拍马道。

    “多尔衮,本宫的儿子,为了让你日后继承大汗的汗位,母妃就算是拼死,也要帮你去掉棒子上的这些荆棘!”阿巴亥突然噙着热泪,凝视着多尔衮穿的盔甲,心如刀绞道。

    再说沈阳,因为民间有人暗中传播谣言,到处制造海兰珠是汉人奸细的假象,煽动得内城八旗兵丁都愤慨地来到衙门前群情激奋地大闹,马瞻超心急如焚,迅速跑进了书房,拱手禀报皇太极道:“贝勒爷,外面有兵闹事!”

    皇太极镇定地坐在椅子上读书,耳边传来窗外大声破坏臭骂的混乱声,沉着地冷冷一笑:“马瞻超,我们一起出去!小丑要开始丑剧了!”

    皇太极毅然步到怔怔的蓝欢欢面前,突然执住蓝欢欢的皓腕,将蓝欢欢拉到自己的胸膛前。

    蓝欢欢柳眉一弯,弱眼横波地怔怔凝视着一脸英雄气概的皇太极,忧心忡忡地双眉紧蹙道:“皇太极,有人暗中传播谣言,煽动兵丁,你怎么一点都不害怕呢?”

    “兰儿,我是皇太极,我需要颤抖吗?你和我一起出府,那些家伙,哪个敢光天化日造谣讥笑你,我皇太极就揍他小子!”皇太极凝视着柳眉忧郁的蓝欢欢,谈笑自若道。

    过了半晌,一身是胆的皇太极,拉着蓝欢欢,身后跟着范文程和马瞻超,沉着地来到那些闹事的兵丁面前。

    “给四贝勒请安!”众人看见皇太极虎步龙行地来了,突然静谧,大家一本正经向皇太极打千行礼道。

    “兄弟们都起来吧,我们八旗都是兄弟,但是本贝勒今天想问问兄弟们,为什么要闹事?既然闹事,为什么要向我行礼?”皇太极镇定地询问道。

    “我们在战场上跟着四贝勒打仗,打得是最有瘾,最痛快,所以小的们都敬服贝勒爷!”大家乐呵呵地回禀道。

    “既然大家都这么敬重我,那大家就把我当你们兄弟一样,告诉我,为什么要来闹?”皇太极和颜悦色道。

    “四贝勒,跟着你的那个格格,现在街上都传得人人晓得了,她是汉人的奸细,诈骗贝勒爷,阴谋把我们八旗兵从沈阳赶出去!”一名身长七尺的八旗壮士,拱手对皇太极禀告道。

    “你这厮,海兰珠格格是贝勒爷的福晋,你敢一派胡言!”马瞻超怒视着那个壮士,大声斥责道。

    “马瞻超,他们都被小人的谣言诈骗了,有人造谣说她是奸细,胡说八道,告诉你们,建议本贝勒让你们进入内城,均分战利品的人,就是你们说的这位是奸细的格格!”皇太极朗声昭告道。

    “四贝勒,真的是这位姑娘,请您发军饷的?”这些八旗兵,瞬间窃窃私语,十分惊诧。

    “是,她是科尔沁的大格格,也是本贝勒爷未来的福晋,她是个好姑娘,喜欢多管闲事,路见不平拔刀相助,你们想想,她是传说中的不祥之人吗?”皇太极一本正经地问道。

    “这位格格原来是蒙古人,真是贤淑的好姑娘!”一时间,这些八旗兵,眉目欣喜,个个对蓝欢欢十分敬爱。

    “听说有人造谣,说是这位海兰珠格格骗我下令,让你们从汉人的家中退回内城,大家仔细思忖,那些汉人百姓为了让我们八旗兵丁和男女老幼在沈阳有房子住,已经无条件搬到了外城,他们在外城,刚有自己新的土地,而我们八旗兵丁,却扔了内城我们的新家,去汉人百姓的家中,干扰汉人百姓的家,这不是赔了夫人又折兵吗?”皇太极语重心长地对大家劝道。

    “四贝勒英勇,我们不闹了,我们回内城自己的家,等着四贝勒发军饷!”一时间,乐不可支的八旗兵丁们,欣喜若狂,兴高采烈。

    几日后原来饿殍遍野的沈阳城,车水马龙,乐不可支,八旗兵秋毫无犯,满汉两族楚河汉界,太平生活,皇太极立刻命范文程写了奏折,趁夜送去辽阳,禀报父汗努尔哈赤。

    “老八真是人才呀,去了沈阳,没有半月,竟然让沈阳城重新繁华,百姓平安,真是自古英雄出少年!”汗王宫大殿,心花怒发的努尔哈赤,看了范文程的奏折后,顿时欣喜若狂,龙颜大悦,当着众臣,大大的赞扬了皇太极的雄才大略。

    “父汗,八弟虽然在沈阳约法三章,让沈阳百姓安居乐业,并且镇压了谋反反民,但是有人举报,说八弟他听了汉人奸细的煽动,故意包庇汉人尼堪,企图借着奴隶暴动,暗中控制沈阳,拉小山头!”三贝勒莽古尔泰,抱拳向努尔哈赤禀报道。

    “二哥,四贝勒平时最喜欢汉书,这次包庇汉人,非常可能是被南蛮子怂恿,你也知道吧!”二贝勒阿敏,也目视着鸦雀无声的大贝勒代善,故意煽动道。

    “父汗,八弟是正确的,父汗从前曾教过儿子们,无论什么计策,只要胜利就是好计策,八弟虽然是看多了南蛮子的书,但是,八弟确是只用半个月就巡查抚慰了沈阳城,并且让沈阳百姓安居乐业,我八旗大军威风凛凛!”代善步到努尔哈赤的面前,断然拱手道。

    “老八是个人才,但是这小子,也是有些桀骜,拟旨,让老八回辽阳吧!”努尔哈赤喜不自胜道。

    下朝后,阿敏来到代善的面前,询问代善道:“二哥,这些四贝勒在朝廷立了大功,父汗对他越来越宠爱了,若是这次你不趁机扳倒他,日后这大金国储君的宝座,就是老八的了!”

    代善镇定地瞪了阿敏一眼道:“阿敏,当年你父亲,我的舅父,就是因为在父汗外面自己弄小山头,最终才十分悲哀,你是我的好弟弟,所以我代善劝你,不要在父汗的背后,拉小山头!”

    “二哥!”阿敏惊愕地瞪着冷冷离开的代善,气急败坏。

    “这个二哥,只知道宽仁,以后大汗的龙椅,一定是老八的!”

    再说皇太极喜上眉梢地与蓝欢欢,马瞻超,范文程喜气洋洋地凯旋回了辽阳,努尔哈赤听皇太极禀报了沈阳的事,顿时欣喜若狂,他凝视着笑靥如花,天真浪漫的蓝欢欢,突然嗟叹一声,语重心长地对皇太极说道:“老八,说实在的,父汗羡慕你呀,像这个丫头这么好的女子,若是父汗还年轻些,说不定也会喜欢她,她却是你的知心人,她是科尔沁的格格,也是我大金国的臣媳,皇太极,父汗帮你查一个良辰吉日,娶了她吧!”

    “多谢父汗!父汗英明!”皇太极和蓝欢欢面面相觑,突然欣喜若狂,喜不自胜地拉着蓝欢欢,跪在努尔哈赤的面前行礼叩首。

    “大妃,大事不好了,大汗在汗王殿召见四贝勒,还有海兰珠,有人在现场,看到大汗龙颜大悦,说若不是自己年老,也要娶那狐媚子!”大妃宫,连滚带爬的不济,跪在阿巴亥的脚下,大声禀报道。

    “啪!”阿巴亥顿时张口结舌,魂飞魄散,手中的把镜,突然掉在了地上,摔得一塌糊涂。

    “不济,若是大汗看上了那个贱人,以为那个贱人就是东哥,日后本宫和十四阿哥的日子,就是不得好死了!”阿巴亥脸色苍白,一脸睚眦道。

    “大妃,不是,大汗不是想娶科尔沁格格,大汗想把海兰珠嫁给四贝勒当福晋!”此时,心急如焚的德因泽,战栗地跑到阿巴亥的面前,欠身禀告道。

    “即便大汗没有要她,这个贱人若是在皇太极的身边,本宫的多尔衮日后也夺不到汗位了,德因泽,本宫要你帮本宫一次,你肯吗?”阿巴亥突然凤目一转,凝视着战战兢兢的德因泽,小声问道。

    “大妃对奴才恩德如天,奴才就是千刀万剐,也要报大妃的大恩!”德因泽立刻跪在阿巴亥的脚下,郑重地对着阿巴亥叩首道。

    “好,来人,给德因泽好好打扮一下!”阿巴亥凝视着德因泽,端详着德因泽的杏脸,舒然一笑。

    “四贝勒,昨晚大汗又册封了一位小福晋,听说是大妃身边的丫头,叫德因泽!”次日拂晓,马瞻超来到皇太极的眼前,向皇太极禀报道。

    “德因泽这丫头,也是花容月貌,眉眼也有些像当年的东哥表姐,大妃这么焦急地把她的心腹丫头送给父汗,难道是想先下手为强?”皇太极皱眉道。

    “皇太极,大妃为了她的儿子多尔衮与你争夺汗位,故意用美人计,笼络大汗,大妃真是一个狡诈的女子!”蓝欢欢双眉紧蹙道。

    “兰儿,我女真人昔日都是幼子继业,现在虽然父汗宠爱十四弟,但是十四弟还是个孩子,我们四大贝勒,二哥阿巴泰这几个,人人都想继承汗位,大妃这么呕心沥血,可能只是冰山难靠!”皇太极冷笑道。

    “是呀,皇太极,枪打出头鸟,大妃这样帮她儿子争夺汗位,那些贝勒一定会围攻她!我们却是趁机能安安静静了。”蓝欢欢凝视着皇太极,抿嘴一笑道。

    子夜,蓝欢欢带着紫鹊,来到了厢房,这时,门外突然站着几个穿着旗袍,向她白眼的女人,故意对着她窃窃私语,议论纷纷,蓝欢欢心中毛骨悚然,耳边传来那些女人的嘲笑声,低着头,和紫鹊逃进了房内。

    “格格不要怕,那几位都是贝勒爷的福晋。”紫鹊眉目欣喜地安慰蓝欢欢道。

    “紫鹊,这里也有谣言吗?”蓝欢欢凝视着紫鹊问道。

    “格格,我们背后有爷,谁敢欺负格格!”紫鹊凝视着蓝欢欢,莞尔一笑道。

    过了几日,蓝欢欢在厢房里感到郁闷,暗中带着紫鹊,骑了小白,蹑手蹑脚出了贝勒府,在辽阳街上遛弯,疯了一个上午,当蓝欢欢兴高采烈,和紫鹊拉着小白回去时,突然,半路上,拦出一辆马车,挡在了蓝欢欢的面前。

    “你们真是岂有此理,马车为什么拦我们?”柳眉倒竖的紫鹊,护在蓝欢欢的面前,厉声质问驾车的小厮。

    就在这一刹那,突然,从巷子一个旮旯中,飞出几个黑衣人,手持长刀,如狼似虎地冲向蓝欢欢和吓得呆若木鸡的紫鹊,冷冷的大刀,歇斯底里地劈向了蓝欢欢的两把头上。

    “格格,有刺客!”紫鹊拼力拿着驾车的木条,挡在了蓝欢欢的粉颈前。

    “紫鹊,跑!”木条被刺客的长刀劈开了,蓝欢欢叙述拉着吓得魂飞天外的紫鹊,拼命地向巷子里面逃。

    前面的大路被马车拦着,吓得不寒而栗的蓝欢欢,拉着紫鹊在小路里乱转,那几个刺客,气得大声咆哮,疯狂地追杀。

    “狗贼,光天化日,竟然胆敢追杀良家姑娘!”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突然,从墙上跳下了一名戴着昭君斗篷的女子,手中的宝剑若霜,出神入化,上下翻飞,打得那几个身长七尺,瘦脸轻功的刺客屁滚尿流,狼狈逃跑了。

    “女侠,奴家多谢您了!”这时,只见蓝欢欢,扎着两个丫鬟,两眼怔怔地站在女子的面前,一本正经地跪在了她的脚下。

    “姑娘,我不是女侠,我是四贝勒府中的大丫头,我名叫荣儿!”女子和颜悦色道。

    “荣儿姐姐,为什么我在姑父府中那么多日,怎么没有见到姐姐呢?”蓝欢欢诧异地询问荣儿道。

    “姑娘,您难道就是贝勒爷身边的那名冰雪聪明,贤良淑德的海兰珠格格?”荣儿又惊又喜地凝视着眉眼弯弯的蓝欢欢,大惊失色地询问道。

    “正是在下!”蓝欢欢悠然一笑道。

    “格格,贝勒爷派奴婢在各地巡查地方官吏,所以格格很久没有看到奴婢!”荣儿柳眉如月地向蓝欢欢拱手道。

    回到四贝勒府,荣儿与蓝欢欢在书房觐见皇太极,禀报了蓝欢欢在街上被刺客追杀的事。

    “刺客,这京城,竟然有人敢派刺客刺杀兰儿?”皇太极顿时心中怀疑。

    “贝勒爷,奴婢思忖,这些刺客不是我们女真人!也不是汉人!”荣儿迅速呈着一柄长刀,给了皇太极。

    皇太极全神贯注地看了这柄长刀,竟然发现,这柄长刀,并不是八旗兵的刀剑,而是蒙古的弯刀!

    “荣儿,难道这些刺杀兰儿的刺客,不是大妃派的,而是蒙古人?”皇太极突然醒悟道。

    “贝勒爷,难道格格在蒙古有不共戴天的仇人吗?”荣儿精明地询问道。

    “科尔沁!这些日子,听了那些谣言,我调查到,这些诬陷兰儿的黑材料,都是从科尔沁传来的,兰儿的额吉兖那,从前就不认为兰儿是她亲生的,所以对兰儿切齿痛恨,科尔沁的许多贵族,也以为兰儿是不详妖女,这些刺客,可能是兖那福晋派的!”皇太极突然悟道。

    “贝勒爷,但是奴婢想,科尔沁离京城这么远,这些科尔沁刺客是怎么潜入京城的,难道是京城有人与他们里应外合?”荣儿拱手道。

    “大妃阿巴亥!贝勒爷,阿巴亥痛恨海兰珠格格眉眼长得像当年的东哥格格,所以她对格格十分痛恨,奴才想,一定是阿巴亥,与科尔沁刺客沆瀣一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