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七章 鬼屋
    熊小姐虽然疼得咬碎银牙,但是听了蓝欢欢真挚的安慰后,仍旧凝视着蓝欢欢欣然一笑:“姑娘,你也是被这些禽兽卖到情海楼的吧!”

    “是的,熊小姐,我名叫蓝欢欢,是从农庄卖到这的,姑娘姓熊,瞧着似乎是世家小姐,请问姑娘从哪来?”蓝欢欢秋波紧锁地询问道。

    “奴家姓熊,名荷花,家父是广宁城的副将姓熊名义,鞑子兵攻陷广宁后,孙得功那个汉奸,掳掠奴家想献给鞑子,因为奴家倔强,那些畜生就把奴家卖到这情海楼了!”熊小姐郑重地对蓝欢欢说道。

    “不,姑娘的家父不是熊义,我猜,姑娘的家父是辽东总督熊廷弼!”蓝欢欢凝视着熊荷花,毅然说道。

    “姑娘,你怎么知道?”熊荷花十分惊愕地目视着古灵精怪的蓝欢欢。

    “熊姑娘,你不是被金兵掳掠来的,我猜,你的家父熊大人被奸贼诬陷,已经进了风波亭,姑娘一家已经被朝廷虐杀,姑娘是计划潜入辽东刺杀后金大汗,为父报仇,却没有想到,正好遇到汉民暴动,姑娘阴差阳错被金兵掳掠,卖到这个情海楼卖了!”蓝欢欢沉着道。

    “是,家父确实是熊大人,你猜的几乎全对了,那你应该知道,我熊荷花韬光养晦,潜入这个龌蹉脏臭的地方,是有什么计划了吧好!”熊荷花的朱唇浮起一丝笑容。

    “靠着姑娘的武艺,出这个情海楼完全不难,但是姑娘却要忍着被打得这么可怜,我猜你是想用苦肉计,钓到金国重要的贝勒,然后刺杀!”蓝欢欢眸子一瞥道。

    “对,这个情海楼,里面有不少花魁,被卖到这里的那日,我发现,鞑子的许多亲贵狗官,都暗中来这里狎妓,就我这姿色,再装的楚楚可怜,一定能钓到鞑子的贝勒!”熊荷花胸有成竹地笑道。

    “熊小姐,你只是一个少女,潜入这里刺杀鞑子贝勒,太危险了!”蓝欢欢凝视着一身是胆的熊荷花,忧郁良久道。

    “蓝丫头,你也是汉人,我想,你心中也恨那些强盗鞑子,你不会举报我的,是吗?”熊荷花突然芊芊玉指抓住蓝欢欢的素手,秋波凝视着蓝欢欢,严肃地问道。

    “是,熊姑娘,我不会见利忘义卖掉你,但是,你是熊大人家中活下来的唯一女儿,你一定要自强不息地活下去!”蓝欢欢满腔凄然地对熊荷花说道。

    “小蹄子,还趴在这里,伤有没有好?老娘最恨像你这样的贵族小姐,这白皙的皮肤,板子打下来,一样血肉模糊!”就在这时,突然那个杀气腾腾,张牙舞爪的袁妈妈,带着几个小厮,大为光火地冲了进来。

    “妈妈!”蓝欢欢赶紧跪在袁妈妈的面前。

    “小贱人,你还想干好事,回去继续学接客,来人,把这个小蹄子拖出去,趴在大堂上继续打板子!”恼羞成怒的袁妈妈,揪着熊荷花的耳朵,命令两个小厮,架着熊荷花,继续拖出厢房,押在大堂,用大板子痛打腰部以下,顿时皮开肉绽。

    “岂有此理,你们这里竟然这样虐待雏妓,这些女孩,都是战争中被掳掠的汉女,那些兵把她们卖到妓院骗钱,你这个老鸨不但不禀报官府,还这样虐打,真是鲜廉寡耻,丧心病狂!”就在这时,突然大堂外,传来了震耳欲聋的质问声。

    “小子,老娘在这里做生意,没银子就滚,这里是八旗达官显贵来的地方,你这种穷鬼,滚!”气急败坏的袁妈妈,带着几个小厮,拿着板子,穷凶极恶地围住了那个义愤填膺的青年。

    “我是关内来的商人,我有钱,我买了这个女孩,不准再打她了!”青年大义凛然地从衣襟里拿出了银子!

    “小子,从关内来的,难道是关内的奸细?”袁妈妈看到这大银子,顿时心花怒发,但是她故意瞥了瞥青年,又故意威吓道。

    “老鸨,我和四贝勒是朋友,你要是再混蛋,这银子不但不给,我回去报告四贝勒,把你这妓院给关了!”青年目光如炬道。

    “大爷,原来是四贝勒爷的朋友,来人,把这位小姐两腿擦些药,送给这位大爷!”袁妈妈一听四贝勒,顿时一脸谄媚,弯着腰诡笑道。

    “马瞻超,原来是马大哥,若是马大人也在,难道皇太极正在这条街上微服?太好了,真是天无绝人之路,见到皇太极,我蓝欢欢就活了!”蓝欢欢一听是马瞻超,顿时大喜过望!

    突然她看到捂着腰的熊荷花,被涂了药后,扶着交给了马瞻超,蓝欢欢刚刚乐不可支的心,突然又胆战心惊!

    “熊荷花若是跟着马瞻超回到四贝勒府,她不是潜入了皇太极的身边,若是她趁机刺杀皇太极?岂不完了!”忧心忡忡的蓝欢欢立即跑下了大堂,焦急地向着马瞻超挥手,就在这时,突然桂花小心翼翼都抓住了蓝欢欢的皓腕。

    “姑娘,你也想逃出去吧,但是桂花告诉你,现在千万不能这样,因为被那些官府众中人带走的姑娘,大多被那些金兵蹂躏得不得好死,若想逃回来,妈妈必然大动肝火,打得皮开肉绽,是一定的,最后香消玉殒,往外一扔,官府不会管的,也没有人同情!”

    桂花的真挚劝说,让蓝欢欢十分感动,但是她知道,马瞻超救熊荷花,必然是皇太极命令的。

    “鞑子,把这女孩留下来!”再说马瞻超,命人背着熊荷花,来到马车上,就在这时,突然从墙外,如神兵天降跳下了一个束发黑布的男子,手中的宝剑上下翻飞,瞬间架在了马瞻超的脖子上。

    “你是谁?”马瞻超怒视着这个蒙着面的男子,大声质问道。

    “鞑子,我是大明士子,你们这群人面兽心的家伙,掳掠我们汉人无辜的女子,丧尽天良地卖到这种龌龊的妓院,任你们鞑子蹂躏,真是畜生,立刻放了这个女孩,饶你一条狗命!”蒙面男子目光如炬地瞪着马瞻超,满腔怒火道。

    “小子,我就是救人的,我送这名姑娘回贝勒府,便是请她禀报我们贝勒爷,妓院的黑幕真相!”马瞻超沉着地回答道。

    “你会说汉话?”蒙面男子十分惊愕地目视着马瞻超。

    “岂有此理,来人,把这妓院给砸了!”就在这关键之时,突然,情海楼外,冲来了一群黄甲八旗兵,带头的一个年轻人,穿着白衣,面若冠玉,鼻若鹰沟,清俊威风,一双眸子,耀武扬威!

    “大人,我们这是官府准开的,那些达官显贵,都来我们这快活,不能砸!”一脸泼妇样的袁妈妈,见这些官兵乱砸大堂,顿时像杀猪一样,冲到官兵面前,张牙舞爪,大耍无赖。

    “老妖婆,这是我们十四贝勒!我们听说你们这个鬼屋潜入明国女奸细,所以派我们来抓人,你敢挡我们?”一脸桀骜的哈哈珠子苏克,怒视着一脸泼的袁妈妈,怒气冲冲地打了她一个耳光。

    “来人,把这个堂子的所有妓女都抓到这里!”年轻贝勒威风凛凛地来到苏克面前,命令苏克道。

    “走!”过了半晌,如狼似虎的八旗兵把哭哭啼啼,花容失色的妓女,全部集中在大堂下,蓝欢欢在人群中,暗暗注视着这个桀骜不驯的贝勒,心中突然恍然大悟:“这个小子难道就是十四贝勒多尔衮?”

    “本贝勒和四贝勒已经查过了,这个狗日的情海楼,所有的花魁都是在战场上掳掠来的,现在每个都要调查,那个女奸细,一定要抓住!”多尔衮眼睛熠熠生辉,怒视着吓得屁滚尿流的袁妈妈,大声命令部下道。

    “多尔衮!十四弟,我是你四嫂!”就在这时,乐不可支的蓝欢欢,兴高采烈地向着幼稚的多尔衮挥手,大声喊着多尔衮道。

    “这个疯女人,竟然一派胡言!”怒火万丈的苏克冲到人群里,紧紧拉住喜上眉梢的蓝欢欢,来到多尔衮的面前。

    “贝勒爷,就是这个疯丫头,她说是您四嫂!”苏克向眉开眼笑的多尔衮打千道。

    “你这个疯女人,真是胆大,竟然敢冒认是本贝勒的四嫂?如果你是八哥的福晋,那你就是我多尔衮的四嫂,但是,这是不可能的!”多尔衮仰面大笑道。

    “多尔衮,你若是不信,叫外面那个马瞻超来禀报,他是皇太极的侍卫,他认得我!”蓝欢欢一本正经道。

    “外面还有人?来人,围住他们!”一脸气焰嚣张的多尔衮,持着长刀,和苏克来到了情海楼外的马车前,把蒙面青年和马瞻超,熊荷花,全部围在垓心。

    “十四爷,我是四贝勒的侍卫马瞻超,这人是南朝的奸细,他准备抢走这个女孩!”马瞻超见是多尔衮,顿时大喜过望,大声对多尔衮喊道。

    “小子,他是十四贝勒?努尔哈赤最喜欢的儿子多尔衮,太好了,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蒙面青年架着马瞻超,一脸豪气地来到多尔衮的面前,就在这时,被背着的熊荷花,突然故意大声喊疼,多尔衮听到熊荷花的呻吟声,不由得十分惊愕,立刻来到了熊荷花的面前。

    “你这个丫头,难道是明国的女奸细?”多尔衮质问一脸可怜的熊荷花道。

    “贝勒爷,奴家是被卖到情海楼的世家女子,被老鸨打得皮开肉绽,这两位公子都是拔刀相助来救我的,但是可能他们彼此误会了!”熊荷花故意皱眉道。

    “原来是这样,兀那蒙面人,你束发穿着汉服,难道你是明国奸细?”多尔衮目视着蒙面男子,大声询问道。

    “多尔衮,你要是个男人,就用自己换这个狗奴才!”蒙面男子怒视着多尔衮,镇定地大声道。

    “好,爷就用自己来换马瞻超!”多尔衮一脸英雄气概,毅然来到蒙面男子的面前。

    “好小子,有胆子!”蒙面男子一扔马瞻超,将宝剑架在了多尔衮的脖子上。

    如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力,瞬间多尔衮的左臂往后一斫,十分简单地把那蒙面青年手中的宝剑打了下来,侍卫兵迅速握着腰刀,抓住了这名男子。

    多尔衮趾高气昂地一笑,来到蒙面男子的面前,打开了男子的蒙面。

    “邹甄!”这时,蓝欢欢端详着这名男子的清秀面貌,顿时大惊失色!

    “邹甄?隐蔽在辽西,专门见义勇为,刺杀官兵,拯救妇女儿童的汉人大侠?”多尔衮顿时从嘴唇浮出一丝笑。

    “是的,多尔衮!”邹甄冷若冰霜地瞪着多尔衮笑道。

    “来人把他抓回监狱!”多尔衮大笑道。

    “贝勒爷,这情海楼的花魁怎么办?”苏克拱手询问道。

    “都是被抢来的良家妇女,都放了,对了,那个自称是我四嫂的,给爷带回府邸,还有那个被虐打的姑娘!”多尔衮仰面大笑道。

    过了半晌,曾经纸迷金醉的情海楼,被多尔衮一把大火,烧了个一片火海,蓝欢欢被苏克带回十四贝勒府,竟然和熊荷花押在了同一个厢房里。

    “蓝妹妹,真是没有料到,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多尔衮这个鞑子头,竟然把我带进了他的府邸,今晚,我就要刺杀这个禽兽,你趁夜,从后门逃出去!”熊荷花一脸胸有成竹,视死如归地目视着蓝欢欢叮嘱道。

    “熊姐姐,不行,白天看这个多尔衮武功很高,连邹大侠都被他几下子打倒,熊姐姐你只是一个女孩,我们一起逃吧!”蓝欢欢凝视着熊荷花,郑重地劝道。

    “熊姑娘,贝勒爷请你去书房!”就在这时,苏克来到厢房,目视着熊荷花,拱手禀告道。

    “蓝妹妹,我去了,若是这次我一去不复返,请你在明年给我烧纸钱!”熊荷花柳眉倒竖,一脸视死如归地挺身而出,跟着苏克来到了多尔衮的书房。

    进入书房,但见这书房,虽然不小,但是全是书,多尔衮玉树临风,和笑容可掬的一名面若满月的人坐在椅子上,眉开眼笑地看着自己。

    “贝勒爷!”熊荷花向多尔衮和那名青年人欠身道。

    “熊姑娘,你的伤不疼了吗?其实,爷早就知道你是熊大人的千金了!”那名面若满月的贝勒,和颜悦色对熊荷花说道。

    “你知道本姑娘是来刺杀你的?难道,你就是鞑子的四贝勒,皇太极?”熊荷花怒发冲冠,凤目圆睁,怒视着皇太极道。

    “对,在下就是皇太极,其实,在姑娘潜入情海楼后,我就派人保护姑娘了,熊大人被奸贼诋毁谋害,我也十分满腔怒火,当初,熊大人在广宁力挽狂澜,防守关外,但是因为王化贞丧心病狂,嫁祸于人,熊大人一家,竟然被魏忠贤那个宦官污蔑,一家惨不忍睹,我听说,你们明国的狗官为了谄媚奸贼魏忠贤,竟然把你们熊家的女眷脱光了杖打在,真是丧尽天良,群情激奋,熊家只剩你一个女儿,所以我不想让你再被蹂躏!”皇太极一本正经,义愤填膺地目视着熊荷花说道。

    “真是信口雌黄,你们鞑子装的道貌岸然,就想骗本姑娘吗?你们在辽东,蹂躏了多少无辜妇女,杀了多少无辜百姓,皇太极,既然本姑娘落在你的手里,你杀了我吧!”熊荷花满腔怒火,柳眉如剑,痛心疾首地怒视着皇太极和多尔衮朗声道。

    “熊姑娘,爷喜欢你这样的贞洁女子,但是,你不应该怀疑我和八哥,因为,今天情海楼是我们烧得,那些姑娘是我们救的!”多尔衮瞪着熊荷花,眉开眼笑道。

    “就算你们干了一件好事,但是你们在辽东烧杀抢掠,是干一件好事就能颠倒黑白的吗?”熊荷花怒视着皇太极铿锵道。

    “来人,把熊荷花押回厢房!”皇太极眉眼弯弯道。

    次日拂晓,马瞻超来到皇太极的书房,禀报皇太极和多尔衮道:“禀四贝勒,十四爷,昨晚熊荷花被人从厢房放走了,那熊荷花还潜入监狱,放走了邹甄!”

    “哈哈哈,这个丫头,真是倔强!”多尔衮大笑道。

    “岂有此理,是谁胆子那么大,竟然敢把女奸细放了?”皇太极故意大动肝火,就在这时,一名弱眼横波的女子挺身而出,来到皇太极的面前,朗声道:“皇太极,熊荷花是我放走的!”

    皇太极定睛一看,顿时欣喜若狂,喜不自胜地跳起来,冲到这名女孩的面前,眉飞色舞地点了她一下鼻子。

    “你这个蠢女人,这些天吓死我了,自从你和你妹妹布木布泰被调包后,我一直派人去科尔沁找你,但是找了几乎一年,也没有找到,没想到,你竟然笑靥如花地站在我面前!这次,我一定要娶你!”古灵精怪,茕茕孑立在皇太极面前的女孩,就是蓝欢欢!

    “皇太极,我以为你忘了我呢,这一年,我被害死了,冷嘲热讽,那些小人四处传播谣言,科尔沁那些奸贼,竟然把我卖到了农庄,那几天,我眼睛都哭肿了!”蓝欢欢躲在皇太极的怀里,噙着热泪,得瑟地莞尔笑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