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章 正月
    盛京汗王宫,从科尔沁来的使者兖札禀报努尔哈赤,说察哈尔林丹汗又企图派兵进攻科尔沁,请大金派兵增援。

    “林丹汗再次派兵侵略科尔沁,皇太极,你正好娶海兰珠格格当福晋!”努尔哈赤凝视着心中悲伤的皇太极,严肃地嘱咐道。

    “多谢父汗!”以为一败涂地的皇太极,突然听了努尔哈赤的嘱咐,顿时欣喜若狂,激动地跪在努尔哈赤的脚下。

    “大汗,四贝勒现在不能娶海兰珠格格为福晋!”这时,一脸诡笑的兖札,向努尔哈赤一本正经地抱拳道。

    “这是为什么?大金和科尔沁正好再次联姻,岂不是妙事?”努尔哈赤惊讶地目视着兖札。

    “大汗,海兰珠格格也是察哈尔林丹汗企图抢到的蒙古第一美人,若是四贝勒娶了海兰珠,那个林丹汗一定气急败坏,围攻我科尔沁!”兖札不寒而栗道。

    “兖札,若皇太极娶了海兰珠,我们两地联姻,那林丹汗岂不更加害怕科尔沁?”努尔哈赤目视着一脸狡黠的兖札,心中狐疑地质问道。

    回到驿站,心急如焚的兖札,立刻派人进了四贝勒府,几日后,盛京城中,传播谣言,人人自危,一些八旗亲贵群情激奋,都上奏弹劾海兰珠,说海兰珠是妖女,不能与四贝勒联姻!

    “大汗,海兰珠格格在科尔沁出生时,正是雪崩大灾,萨满法师占卜,禀报我们的可汗,说海兰珠是妖女,上次,小的故意掩盖,没有禀报大汗,是害怕大汗龙颜震怒!”汗王大殿,双腿颤抖的兖札,一脸认真地向努尔哈赤禀奏道、

    “你们科尔沁的格格,竟然是妖女?兖札,但是朕听说,海兰珠是科尔沁第一美人,她怎么可能是妖女呢?”努尔哈赤怒视着兖札,一脸怀疑地质问道。

    “大汗,这个传说,在草原上,人人皆知,大汗可以派人问问。”兖札厚颜无耻地抱拳道。

    “大汗,明国辽东巡抚高第,命令关外的军队全部撤回关内,还企图坚壁清野,将辽东前线的军粮和城池都丢了!”就在这关键之时,突然,大贝勒大贝勒代善,眉飞色舞地进入大殿,向努尔哈赤禀报道、。

    “好,明国的昏庸贪官,竟然自己送了我们辽东土地,机不可失,我们要趁其不备,起兵将整个辽东全部攻下!”努尔哈赤顿时欣喜若狂,拍案而起道。

    “父汗,我们的斥候调查了高第放弃的辽西阵地,现在整个辽东辽西,只有一座宁远城还有军队防守!”代善一本正经禀报努尔哈赤道。

    “明国还有这么胆大的家伙,胆敢坚守孤城?”努尔哈赤不禁十分惊愕地问道。

    “父汗,儿臣已经派人斥候了,这座孤城是宁远,坚守宁远的明朝将军,是兵部主事袁崇焕!”代善拱手道。

    “袁崇焕,只是一个六品主事?朕怎么没有听过这个姓名?真是狗胆包天!”努尔哈赤一脸好奇,又十分嗤之以鼻地长叹了一声。

    “父汗,我们要进攻宁远,儿臣以为,只要一万军队!”代善一脸胸有成竹道。

    “二哥,你想率领你的正红旗,孤军进攻宁远吗?我听说,宁远城固若金汤,宁远守将袁崇焕在宁远购买了红夷大炮,这些大炮都是西洋的舰炮,炮火十分凶狠!”皇太极忧心忡忡,目视着代善道。

    “八弟,你是怕二哥抢功,与你争夺汗位吗?”代善目视着皱眉的皇太极,浮出一丝鄙夷的笑。

    “代善,你说的对,这次,我们八旗一定要彻底攻下山海关外的全部辽东,朕同意你出兵,但是,不只是你的正红旗,朕要率领八旗所有的铁骑,六万大军,总攻宁远!”努尔哈赤一脸英雄气概,熠熠生辉地目视着代善,大声道。

    “父汗难道这次要御驾亲征?”代善不禁十分惊诧道。

    “是,朕要亲政,代善,你看朕老吗?”努尔哈赤龙马精神,威风凛凛地站了起来。

    “父汗万岁!”皇太极和中贝勒一起跪下叩首道。

    “皇太极,你暂时不能娶海兰珠了,大丈夫应当志在四方,你带领两白旗,与父汗一齐进攻宁远!”努尔哈赤哑然失笑地目视着皇太极,仰面笑道。

    天命十年正月,公元1626年,因为后金疆域内饿殍遍野,努尔哈赤决定,带领八旗铁骑,再次进攻辽西,完全统一关外,皇太极率领两白旗,一马当先,南下猛攻大凌河锦州等地,这些地方,都没有明军,只有大量的军粮和武器被丢弃!

    “皇太极!”一脸黯然神伤的皇太极回到大营,突然,他的面前,威风八面出现了一名哈哈珠子,戴着兜鍪,笑靥如花地凝视着怔怔的他。

    “你?兰儿,你竟然女扮男装,来我的大营?”皇太极顿时十分惊愕。

    蓝欢欢古灵精怪地拿下了兜鍪,流下如同瀑布的温柔漆发,弱眼横波,乌发冷香,得瑟的大眼睛,俏皮地凝视着皇太极,亭亭玉立,粉颊美丽!

    “兰儿,你潜入军营,若是前线打仗,若是有危险怎么办?”皇太极瞥了蓝欢欢一眼,手指逼着蓝欢欢的鼻子道。

    “皇太极,是大汗命我陪着你一起出征的!”蓝欢欢柳眉春山地笑道。

    “父汗?”皇太极十分惊诧道。

    “大汗怕我呆在京城,一定被那些暗中传播谣言,到处贼喊捉贼,破坏骚扰的家伙斩草除根,所以大汗嘱咐我,跟着你一起去宁远!”蓝欢欢兴高采烈道。

    “京城的确让人毛骨悚然,比前线还要危险,父汗听了兖札的一派胡言后,也恍然大悟,晓得在科尔沁,也有鲜廉寡耻之辈在暗中诋毁害你,兰儿,在前线,你跟着我!”皇太极一往情深地凝视着蓝欢欢的秋波,舒然一笑道。

    深夜,八旗军大营,努尔哈赤集中了全部的八旗将领,命令四贝勒皇太极,去宁远城,先命袁崇焕投降。

    次日拂晓,皇太极带着蓝欢欢,荣儿和马瞻超,驾驭着战马,来到了宁远城的城壕边。

    “城下是什么人?”城上的明军,俯视城下,见城下驾驭白马的,是穿着八旗盔甲的将领,立刻质问道。

    “我是大金四贝勒皇太极,父汗派我,送信给你们袁主事!”皇太极谈笑自若地大喊道。

    过了半晌,宁远城的吊桥落下,同仇敌忾的明军,打开了城门,让皇太极和部下进城。

    皇太极和蓝欢欢荣儿马瞻超威风八面地来到宁远府邸,明军命令皇太极和蓝欢欢两人进去,其他的人在府外等着。

    “进去!”皇太极精神振奋地带着蓝欢欢,进了衙门。

    只见大厅内,明军将领威风赫赫,中间站着一名眉目如画的小将,沉着地向皇太极作揖。

    “你,邹甄?”蓝欢欢定睛一瞧,顿时心中又喜又惊,满面春风地指着这员小将眉开眼笑道。

    “你?蓝姑娘?四贝勒?”这名明军小将,正是袁崇焕的部下,邹甄!

    “真是没有料到,我们几个朋友,现在竟然在前线重会了!”蓝欢欢乐不可支,悠然一笑道。

    “朋友?真是胡说八道,你们鞑子侵略我大明,掳掠我百姓,屠杀我平民,我们不共戴天,你竟然说我们是朋友?”这时,一名一脸胡子的黑脸将军,目光如炬,怒视着吊儿郎当的蓝欢欢。

    “祖将军,他们的确也是在下的朋友,当初在广宁,袁大人命我调查前线,在下与后金四贝勒路见不平巧遇!”邹甄和颜悦色道。

    “邹甄兄弟真是大义凛然,是个男子汉!”皇太极喜上眉梢道。

    “四贝勒,虽然我们曾经是朋友,但是,今日在战场重遇,我们已经不是朋友,而是势不两立的敌人,你们后金侵略我大明江山,我邹甄,只有与你割袍断义!”邹甄一脸大义凛然道。

    “邹甄你是个好汉,但是本贝勒这次进入宁远,是想劝你们投降,果然两国停战,不是更好吗?”皇太极端详着邹甄道。

    “四贝勒,若是想两国谈判,你们后金八旗军,定要迅速撤回!”邹甄一脸郑重道。

    “袁主事到!”就在这时,后面的书房,传来禀报声,过了半晌,一名美髯白脸的书生,精神振奋地来到了大厅,坐在大厅的案前。

    皇太极很佩服地目视着面前这名不卑不亢的书生,笑容可掬的抱拳道:“先生莫非就是宁远守将袁崇焕大人?”

    “四贝勒,鄙人正是袁崇焕,在下猜你一定是来宁远劝说我们投降!”袁崇焕威风凛凛地拱手回答道。

    “不错,父汗是派我来劝降,你们宁远城的秘密,我们已经全部知道,袁大人,你们的大帅高第已经率领十几万大军逃跑,你们宁远城只有一万孤军,而我们八旗大军已经包围宁远,有二十万大军,本贝勒看你正气凛然,精忠报国,如果你与我大金谈判,投降我大金,我大金一定进城军纪严明,秋毫无犯!”皇太极一脸毅然地劝道。

    “哈哈哈,四贝勒确实也是一条汉子,但是不但在下不信你,就是宁远的百姓也不信你们八旗军,辽东沦陷这几年,你们女真人在辽东屠杀掳掠,前年还屠杀无粮人,作恶多端,再说你们侵略我大明江山,投降的应该是你们,我袁崇焕虽然只有一万军队,但是也要精忠报国,鞠躬尽瘁,在下猜你们八旗兵,虽然没有二十万,但也有十三万,是很多,但你们一定攻不下我这个小城!”袁崇焕捋须一身是胆地镇定道。

    “袁大人,本来本贝勒还想劝你,但是看你这赤胆忠心的样子,我明白,再说就是侮辱你了,好,我带着我的弟兄,半晌后出城,明日我们战场上重见!”皇太极意气风发,向袁崇焕拱手道。

    “好,四贝勒,我派人送你们!”袁崇焕回首目视着总兵满桂,大声命令道。

    皇太极拉着怔怔的蓝欢欢,出了衙门,就在这时,突然宁远城的大门已经关上,从他们的身后,蹑手蹑脚跟踪来了几名士兵。

    “贝勒爷,我们总兵爷送你出城,您的部下,我们再派人送出去!”一脸诡笑的部将,目视着皇太极,拱手道。

    “皇太极,满桂妄想用我做人质,挟持我骗你回去!”蓝欢欢眼睛一转,立刻醒悟道。

    “总兵大人,为什么要抓皇太极身边的那个侍卫?”这时,满贵身边的部将,奇怪地询问一脸奸诈的满桂道。

    “笨蛋,你没看出皇太极身边那个是女子吗?这个女的一定是皇太极的妻子,若是我们挟持扣住了她,皇太极就必定回来,我们趁机关门打狗,扣下皇太极!”暴跳如雷的满桂,瞪着部将,大声训斥道。

    再说蓝欢欢和皇太极,被满桂的侍卫,故意分开,皇太极听了蓝欢欢的暗示,小心翼翼地执着腰刀,他们走到一个小巷子,突然,那些伏兵一齐冲了出来,抓住蓝欢欢的肩膀。

    “龌蹉小人!”皇太极怒发冲冠,手中的宝剑拔出,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突然,一柄长剑飞出,出神入化,上下翻飞,瞬间,那些埋伏的明军手中的大刀,全部掉落地上。

    “滚!”这时,从墙上飞下一名花容月貌,亭亭玉立,英姿飒爽的女子,柳眉倒竖,瞪着这些吓得张口结舌的侍卫,大声喝道。

    那些士兵吓得狼狈不堪,战战兢兢地逃跑了。

    “荷花姐姐!”蓝欢欢明眸定睛一瞧,顿时欣喜若狂!

    站在皇太极和蓝欢欢面前拔刀相助的不是别人,正是熊廷弼的女儿,熊荷花!

    “蓝妹妹,虽然今天我救了你和四贝勒,但是明天开始,我们就是战场上势不两立的敌人,今日我救你们,只是鄙夷满贵的龌蹉阴谋,我们分道扬镳吧!”熊荷花凝视着皇太极和蓝欢欢,拱手作揖,然后跳上墙走了。

    再说皇太极和蓝欢欢,与荣儿马瞻超在宁远城外会和,大家回到大营,向努尔哈赤禀报,努尔哈赤听说袁崇焕不投降,顿时气得吹胡子瞪眼,立刻命令大军,明日拂晓,全军总攻!

    次日拂晓,东方刚刚露出鱼肚白,只听宁远城下觱篥声震耳欲聋,耀武扬威的八旗铁骑,列阵向宁远城,准备全线总攻,但是十分镇定的皇太极,手搭凉棚,眺望见这宁远城,竟然是一个品字型阵地,而且炮台上,十分恐怖地冒出昨日没有看见的红夷大炮,这大炮像野兽一样,毛骨悚然地凸出了女墙!

    “阿敏,莽古尔泰,代善,命令各旗,向宁远城冲锋,朕要亲自率领巴牙喇护军,攻进宁远城,抓住袁崇焕这个小子!”努尔哈赤威风八面地举着马鞭道。

    “父汗暂且不要攻城,儿臣看见,这宁远城似乎比昨日有些不一样!”皇太极皱眉来到努尔哈赤的面前。

    “袁崇焕,一个无名小卒,朕岂惧此人,命令大军进攻!”努尔哈赤耀武扬威道。

    辰时,如狼似虎的八旗步兵,推着攻城车和吕公车,猛攻宁远城,八旗弓箭手躲在攻城车后,弓箭向上,对着宁远射箭,顿时箭如雨蝗,人喊马嘶,半个时辰内八旗军的弓箭火力十分凶猛,射得城上的明军血肉横飞。

    “开炮!”就在后金军兵临城下的一刹那,突然,宁远主城前面凸着的炮台,和主城炮台,突然传来惊天动地的炮声,明军的红夷大炮,共同开炮了!

    瞬间,如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山崩海啸般的开花炮弹,凶猛地砸进后金大军的军阵中,震天动地的爆炸,一刹那,炮声如雷,后金军被打得狼狈不堪,很多士兵被炸飞在半空,血肉横飞。

    “装弹!”这时,城上的大炮同时发射后,硝烟弥漫,后金兵见明军的大炮哑了迅速从地上爬起来,拼命地向城下冲锋,弓箭手也从板车下出来,歇斯底里地向城上射箭。

    顿时,城上的明军死伤大半,血流成河,在这危若累卵的关键之时,袁崇焕和邹甄等人挺身而出,亲自帮助炮手先装火药,再装炮弹。

    “袁大人亲自装弹了!”刚刚被后金军打傻的明军,在硝烟中亲眼看见袁崇焕和邹甄等人一身是胆一马当先,冲上了城堞,顿时士气盎然,大家勠力同心,用大炮瞄准敌人,勇敢开炮!

    明军的红夷大炮,是英国早期加农炮,装填纸包火药和开花弹,炮身不易炸膛,射击装望远镜瞄准,炮火凶猛轰炸了一上午,后金军人仰马翻,血肉模糊,努尔哈赤的大营也被火力炸成一片糜烂!

    “父汗,今日的明军,竟然士气勃发,比从前的明军勇敢!”焦头烂额的代善和阿敏等人,回到努尔哈赤的眼前,禀报努尔哈赤道。

    “父汗,明军火力很猛,一万守军防守的宁远城,是一座瓮城,我军如果猛攻,一定死伤惨重,儿臣建议,弓箭手先射袁崇焕!”皇太极镇定地拱手建议道。

    “皇太极,这个袁崇焕的确是一名猛将,朕定要攻克宁远!”努尔哈赤断然目视着皇太极,郑重地嘱咐皇太极道。

    “袁崇焕,明日,我们在宁远决战!”努尔哈赤突然感到自己有些累,眼睛朦朦胧胧地眺望着宁远,怒不可遏。

    再说皇太极,回了大营,蓝欢欢站在皇太极面前,眉似春山地目视着皇太极。

    “皇太极,我们能退兵吗?”蓝欢欢悠然凝视着皇太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