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六章 大战京城
    “邹甄将军,爷放了这丫头,你就帮爷进关东山再起?”借赛突然欣喜若狂,抓住了邹甄的手,眉开眼笑道。

    “借赛,蓝格格是在下的朋友,你小子若是再妄想追杀蓝格格,暗中破坏干扰蓝格格的生活,在下不但不帮你死灰复燃,还要禀报袁督师,把你杀了!”邹甄一脸正气凛然地怒视着借赛道。

    “好,邹甄兄弟,爷将这丫头送给你,我们进关吧!”借赛一脸马屁地奸笑道。

    “蓝格格不要害怕,在我邹甄的大营里,那些狼狗不敢欺负你!”邹甄眉目欣喜地凝视着柳眉若月的蓝欢欢,欣然笑道。

    外面,下着鹅毛大雪,冷风凛冽,广袤的草原,冰雪逶迤,蓝欢欢罥烟眉一蹙,上了小白,目视着玉树临风的邹甄,突然想起了皇太极。

    “皇太极,为了活下去,我现在和邹少侠进关了,祝你今年兴高采烈!”蓝欢欢蹙眉忧郁,驾驭着小白,驰骋在冬日的关外。

    天聪三年,后金汗皇太极,率领十万大军,迂回山海关,夜袭多罗特部身后的喜峰口,大军在大雪纷飞中,冒雪英勇前进,只用了半个月,就用了范文程的大迂回之计,顺利绕过明军固若金汤的宁锦阵地和山海关,用中国历史上最聪明的迂回长征,趁其不备,打进了明朝的京畿,在几天后,围攻通化!

    “袁大人,大事不好,鞑子兵声东击西从蒙古多罗特地方,迂回长城,突袭喜峰口,现在已经打到通化了!”宁远城,蓟辽督师府,心急如焚的邹甄,和祖大寿程本直等人,进入袁崇焕的府邸,忧心忡忡地向袁崇焕禀报道。

    “岂有此理,本督多次上奏皇上,劝兵部居安思危,帮助多罗特部防守喜峰口一带,但是朝中的官员不但不听,还传播谣言,诬陷我错杀毛文龙,现在金军兵临城下,我大明百姓又要倒霉了!”袁崇焕目光如炬,心如刀绞地拍案而起道。

    “袁大人,金军笼络一些蒙古部落联盟侵略入长城,这些鞑子兵烧杀抢掠,中原民不聊生,我们关宁铁骑虽然还在关外,但是应保护百姓和京城!”邹甄满腔正气道。

    “邹甄,本督立即命令赵率教总兵,率领一万骑兵,救援通化!”袁崇焕眼睛瞪得通红,命令邹甄道。

    “赵将军虽然文武双全,但是只有一万骑兵,恐怕救不了通化!”邹甄担心道。

    “邹甄,本督派赵将军去通化,只是声东击西,骗皇太极集中人马攻击他们,本督要趁机,率领主力,日夜回京城保护皇上!”袁崇焕噙着热泪,目视着痛心疾首的邹甄。

    “袁将军,那个皇太极竟敢进攻天朝,真是无法无天,我借赛虽然被皇太极打败了,但是还有一万蒙古来的虾兵蟹将,我们一起回关内,只要大人禀报大明皇上,册封我借赛当多罗特大汗,帮我死灰复燃,我们多罗特以后要就是大明的藩属!”说的口若悬河的借赛,谄媚地来到袁崇焕面前,抱拳道。

    “好,借赛汗,你就带兵和我们大明军一起回关内保护京师,但是本督提醒你,要是你的兵烧杀抢掠,本督不但不帮你重新当大汗,还禀报皇上,杀了你!”袁崇焕目视着借赛,一脸郑重地说道。

    “袁大人,我蓝欢欢,也要和你们一起回关内,北京的路,我比较熟悉,我可以带你们只有五天五夜,就回关内!”蓝欢欢眉似春山,满面春风地向袁崇焕拱手道。

    “蓝姑娘,本督知道,你是邹少侠的朋友,但是这一仗十分危险,你还是不要挺身而出吧!”袁崇焕捋须舒然一笑道。

    关宁铁骑,在天寒地冻的宁远城内,迅速集中在校场,弱眼横波,穿着大氅,披着昭君坎肩的蓝欢欢,英姿飒爽地跳上了小白。

    “蓝格格,我邹甄知道,你是皇太极最爱的女人,你为什么要和我们一起回关内,保卫京城?”邹甄奇怪地目视着兴致勃勃的蓝欢欢,和颜悦色地问道。

    “邹甄,你知道我是皇太极最爱的女人,那你为什么救我?”蓝欢欢古灵精怪地反问道。

    “因为当初我们在广宁同仇敌忾过,我们是朋友,我知道,你也是汉人,难道,你为了替天行道?”邹甄目视着蓝欢欢,意气风发地问道。

    “我蓝欢欢心中只有和平,说实话,我最愿意天下太平,这次我和邹大哥与袁大人并肩作战,一起回京城,一是保护百姓,而是希望,皇太极真正的和大明和平,天下可以不流更多的血而统一,邹大哥,人人都有活下去,过自己生活的权力,这场仗,为了几个人的野心,就让民不聊生,太毛骨悚然了!”蓝欢欢颦眉轻启丹唇道。

    邹甄震惊地目视着大义凛然的蓝欢欢,不禁长叹一声道:“蓝格格,虽然我不全听懂你的这些话,但是我觉得,你的心,比我们这些须眉男子都广袤多了,可能,你才是这个乱世的英雄,但是现在,我们还是要战争,回到京城后,我和袁大人一定会与皇太极肉搏决战的!”

    “我蓝欢欢就与邹大哥你,用自己的最大本事,让百姓少流血吧!”蓝欢欢悠然一笑,满腔义气道。

    通化城,关宁铁骑的名将赵率教,率领明军日夜增援通化,但是没有想到的是,却中了皇太极围点打援的妙计,赵率教和多尔衮阿济格多铎的两白旗,在通化城外决战,明军和后金军短兵相接,多尔衮的眸子炯炯,手执大功,开弓满月,瞄准了英勇冲击的赵率教,如风驰电掣的一支狙击的剑,射中的赵率教,明军的主将突然战死,顿时溃乱,阿济格立即率领凶猛的八旗铁骑,勇敢冲锋,杀进明军的火器营,如同如无人之境,大刀阔斧,如同砍瓜,半个时辰,杀得明军尸横遍野,人仰马翻,在次日拂晓,大金天聪汗皇太极,率领八旗主力,威风凛凛地进了通化城。

    “大汗,十四爷这次又立了大功!”乐不可支的马瞻超,眉目欣喜地来到皇太极的面前,拱手禀报道。

    “这次我们围点打援虽然胜利了,但是只消灭了赵率教,我们没有钓上袁崇焕这条鱼!”皇太极皱眉道。

    “大汗,若赵率教的一万人马只是钓我们的主力,这个袁崇焕一定已经日夜率兵向京城赶去!”皇太极身边的范文程忧心忡忡道。

    “我们进攻蓟州,吸引袁崇焕的主力,袁崇焕知道,京城是大明的基地,外军不能进入,所以袁崇焕一时也不敢回京城,我们在蓟州用运动战,与袁崇焕零敲牛皮糖,趁袁崇焕中计,趁夜突然袭击北京,趁其不备!”皇太极凝视着桌上的沙盘,熠熠生辉道。

    冬天的关内,也是彤云密布,冰霜大雪,关宁铁骑在忠心耿耿的大英雄袁崇焕的率领下,只用几天几夜,从宁远长征回了京畿,士兵因为日夜向关内支援,所以几天没有吃饭,大家在大雪纷飞的夜里,饿得两腿颤抖。

    “蓝格格,这夜里太冷了,这是大饼,你把这个吃了吧!”蓝欢欢一个人牵着小白,不寒而栗地来到山麓的一个山洞内,眺望着鹅毛大雪,黯然神伤,这时,邹甄突然来到了蓝欢欢的面前,将手中那块冻得像巧克力一样的大饼,紧紧地放在了蓝欢欢的芊芊玉指中。

    “邹大哥,将士们因为日夜回军,都没有吃饭,我怎么可以自己吃这块大饼,你分给将士们吧!”蓝欢欢虽然眼睛饿得睁的很大,但是依然咬着朱唇,抿嘴一笑道。

    “蠢女人,你不是想见到你的皇太极吗,若是你连饭都不吃,在这里就死了,那你能在京城见到我们和皇太极打仗吗?”邹甄目光如炬地目视着一脸倔强的蓝欢欢,大声劝道。

    “邹大哥,对了,我们现在的干粮没有多少了,但是,我们能打猎呀!”蓝欢欢眼睛一转,突然莞尔一笑道。

    “打猎!对!但是这大雪中,还有什么动物?”邹甄一筹莫展道。

    “狼,到夜里,这些畜生一定可能出来,它们的眼睛炯炯,我们用一些马,骗这些狼群出来,然后我们射它们,吃狼肉!”蓝欢欢精明地笑道。

    子夜,山麓里关宁铁骑驻跸的地方,传来恐怖的嚎叫声,因为在雪夜没有人知道这些声音是什么传出来的,大家眼睛瞪得熠熠生辉,过了半晌,果然在雪地立,亮起了一些让人恐怖的光。

    “蓝姑娘,我们的陷阱都掘好了!”一名侍卫,来到蓝欢欢的面前禀报道。

    “好,大家一起瞄准那些亮光!”蓝欢欢胸有成竹道。

    “嗖嗖嗖!”山内传来阵阵凄惨的怪叫声,过了一个时辰,眉飞色舞的士兵们,驮着死狼的尸体,喜气洋洋地回了营。

    “蓝姑娘真是女中诸葛,若不是她,我们在这里就饿死了!”关宁铁骑们围在篝火旁,信息若鲁昂地吃着狼肉一个个乐不可支。

    “蓝姑娘,你真是冰雪聪明,明日我们的军队就到蓟州了,听说金兵正在围攻蓟州,你瞧瞧地图,我们能不能在蓟州建立防线,阻止皇太极继续进入京畿,在京城外面就可保护京城?”大营,袁崇焕笑容可掬地派何可纲请来蓝欢欢,询问蓝欢欢道。

    “袁大人,皇太极的军队会搞敌疲我打,敌进我退的计策,我们要想在这里建立防线,恐怕十分的难!”蓝欢欢双眉紧蹙道。

    次日辰时,邹甄心急如焚地进帐禀报:“袁大人,大事不好,昨晚在蓟州的金兵都消失了!”

    “金兵消失了,难道皇太极趁夜率兵先发制人,突袭京城了?”袁崇焕顿时十分惊愕。

    “皇太极足智多谋,他若是突然在蓟州消失,一定是去袭击京城了!”邹甄皱眉道。

    “完了,我们中计了,皇太极声东击西,趁机带兵袭击京城,我们若是不迅速回京城,皇上可能有难!”袁崇焕心中十分焦急,立即命令大军立刻启程,追击后金军!

    关宁铁骑回军的一路上,竟然看见了金军贴在墙上的告示,上面竟然用汉文写着大军军纪严明,约法三章秋毫无犯!

    “皇太极和他的汗父努尔哈赤不一样,他已经晓得笼络民心了!”袁崇焕抓着这些告示仔细阅读,顿时长叹一声道。

    再说宛平,皇太极命令八旗主力,日夜前进,在几日后的拂晓,兵临北京城下,范文程一脸呕心沥血地眺望了雪地里的北京城。

    “大汗,我们这次趁其不备的袭击,让袁崇焕没有防备,现在,我军已经进入北京郊外,左右翼大军已逼近广渠门和德胜门!”皇太极英姿勃发地目视着一团和气的范文程,范文程拱手禀报道。

    “范先生,谢谢你为大军写了那些告示,永平几个城池的百姓看了我们秋毫无犯的告示,竟然开城投降了,我们没有死一个士兵!”皇太极喜上眉梢地目视着范文程道。

    “大汗,虽然大军严明军纪,有些顺利,但是八旗亲贵们,都是用抢掠做军饷的,所以永平等城,还是有士兵烧杀抢掠!”范文程突然皱眉道。

    “我军一定要严明军纪,有抢掠妇女,随便剥百姓衣服的士兵,立刻缉捕!”皇太极双眉紧锁,一本正经道。

    “大汗,右翼军遇到了宣府总兵尤世禄和满桂!”这时,一脸忐忑不安的二贝勒阿敏和三贝勒莽古尔泰,气势汹汹地来到皇太极的面前,向皇太极抱拳道。

    “明国的援兵也来了?”皇太极看着阿敏和莽古尔泰狼狈不堪的样子,轻蔑地冷笑道。

    “大汗,明军主力已经到了,我们若是孤军进入明国的京城郊外,一定会被袁蛮子截断后路的,我看,我们退兵吧,在京郊烧杀几天,抢金钱女人,然后凯旋回盛京!”阿敏一脸桀骜地说道。

    “一派胡言,我军出其不意,已经兵临明国城下,现在正是猛攻明军,吓一吓明国小皇帝的机会,你们竟然要退兵?还想抢钱抢女人?”皇太极怒发冲冠,目光如炬道。

    “皇太极,我们四大贝勒共制国政,你继位昭告天下的,现在我和莽古尔泰,还有二哥都反对进攻建议撤兵,我以为,还是撤兵吧!”阿敏飞扬跋扈地目视着皇太极,唱了一个大诺道。

    “胡说八道,你们贻误战机,朕命令进攻,你们就进攻!”皇太极顿时大动肝火道。

    “大汗,明国的大军已经来了,我们还是在京郊烧杀几日,就撤兵吧!”这时,大营外的贝勒们,都群情激奋地禀报道。

    “大汗,不能撤兵!”这时,代善和多尔衮进入了大营,大义凛然地跪在皇太极的面前。

    “二哥,你认为不能撤兵?”皇太极不由得大喜过望道。

    “大汗,臣弟在大营外,捡到了一只鸽子,这只鸽子的脚上,有一张信笺!”多尔衮郑重地呈着信笺,跪在了皇太极的脚下。

    “信笺?”皇太极顿时又惊又喜,立刻拿起那信,仔细端详,顿时欣喜若狂,噙着热泪。

    “兰儿?她的信,这一年,我心急如焚,都不知道她被那个借赛拐到哪了,原来她现在就在袁崇焕的军中!她劝告朕,这次一定不能撤兵,也不能在京郊烧杀抢掠!马瞻超,传朕的命令,大军继续向京城前进,军队不许在京郊烧杀抢掠!”皇太极英姿勃发,一脸大气地命令众人道。

    “岂有此理,皇太极黄鼠狼给鸡拜年,现在攻到中原最有钱的地方,竟然命令我们不抢钱抢女人!”一脸愤懑的阿敏和莽古尔泰怒气填膺地出了大帐,立刻命令自己的部下,去京郊抢掠。

    京郊的一个村子,此时大雪冰封,阿敏和莽古尔泰的两蓝旗八旗兵,突然如狼似虎的冲进了村子,放火抢钱,作恶多端,一时间,村子内,惨叫震天动地。

    “督师,村子里硝烟弥漫,我看是鞑子兵在村里已经开始烧杀抢掠了!”这时,袁崇焕身先士卒率领的关宁骑兵,正好赶到了京郊这个村子的外面,邹甄和蓝欢欢手搭凉棚,突然发现村子里硝烟弥漫,血流成河,顿时十分惊愕,立刻勒转马头,禀报一辆沉着的袁崇焕道。

    “邹甄,率领士兵,从鞑子兵的背后进攻!”袁崇焕,怒发冲冠,满腔怒火地命令道。

    “一定是阿敏和莽古尔泰两个狗贼!”蓝欢欢咬牙切齿,驾驭着小白,和邹甄率领一千骑兵,迂回到了阿敏和莽古尔泰的背后,杀声震天,如排山倒海之势,杀进村子,蓝欢欢目光如剑,正瞧见,那趾高气昂的阿敏,身上驮着一名女子,得意洋洋地出了一个屋子,她顿时怒火万丈,大声喝道:“阿敏贝勒,你知道我吧,我是蓝格格,立即率领你的兵,放下钱和女子,从这个村子滚出去!”

    阿敏定睛一瞧,见眼前一名花容月貌,弱眼横波的女孩骑着白马,大义凛然地在骂自己,顿时气急败坏。

    “贝勒爷,你看,这女孩似乎是大汗的女人,海兰珠格格!”这时,阿敏身边的一个侍卫,战战兢兢地禀报阿敏道。

    阿敏仔细一看,突然认识了蓝欢欢,顿时仰面嘲笑道:“哈哈哈,原来是那个草原人人皆知的不祥妖女?真不要脸,没有人看得上你,丢人现眼的丫头!”

    “阿敏,你敢嘲笑本格格?”蓝欢欢顿时目光如炬,怒气填膺,迅速举起手中的弩箭,对着阿敏的手就是一支箭矢。

    阿敏惊慌地左躲,一时间也恼羞成怒。

    “弟兄们,打走鞑子兵,救我们的同胞百姓!”邹甄见阿敏被蓝欢欢吓得掉下战马,立刻意气风发地命令士兵进攻,勇敢的关宁铁骑向阿敏和莽古尔泰的军队一身是胆地冲锋,杀得阿敏大败,屁滚尿流地逃走了。

    “阿敏这厮,竟然也知道那些污蔑我的谣言!”蓝欢欢咬碎银牙,柳眉倒竖。

    “蓝格格,督师的主力已经去广渠门了,我们也带兵与主力会师!”邹甄凝视着蓝欢欢道。

    蓝欢欢莞尔回首,与邹甄率领骑兵,驰骋在大雪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