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七章 广渠门
    “姐姐,那些暗中散布谣言,虐待你的家伙,我知道他们是什么东西,但是,我没有告诉你!额吉被挑拨得对你切齿痛恨,部落的人听了谣言,都看不起你,真相是,大福晋哲哲!”蓝欢欢驻跸在大营,因为日跑了三日夜,糊里糊涂地打了哈欠,昏昏地抱着披风,在梦中,突然布木布泰皱眉来到她的面前,郑重地对她喃喃道。

    “哲哲?原来是她想害我!”蓝欢欢突然从噩梦中吓醒,不寒而栗地睁开眼睛,眺望着帐外银装素裹万里雪飘的京城。

    现在,在战场上,满腔怒火之时,蓝欢欢突然想起了自己的梦。

    “蓝格格,我们要在广渠门列阵保护北京,你一个女孩子,我怕你有危险,是不是在后面?”邹甄笑容可掬地来到蓝欢欢的小白马前,询问蓝欢欢道。

    “邹甄大哥,我是巾帼英雄今日决战,我要与你和袁督师同舟共济!”蓝欢欢毅然目视着邹甄,眸子里英姿飒爽。

    上午,冬季十一二月的北京,千里冰封,北风凛冽,意气风发的皇太极,驾驭着大白,一马当先,率领两黄旗的八旗骑兵,视死如归地来到了德胜门十万宣府明军的面前!

    “大汗,明军援兵如黑云压城,排山倒海,我们两黄旗几万军队,能打败尤世禄吗?”一脸忧心忡忡的阿巴泰和岳托向皇太极抱拳道。

    “明军虽然多,但是大家不要害怕,那些明军,打老百姓一个打十个,打我们十个打不过一个!我们勠力同心,背水一战,一定能打败敌军!”皇太极一脸巴图鲁的气概!

    “大汗万岁!我代善也身先士卒,与大汗一起冲锋!”大贝勒代善,一身是胆,在将士们的面前,挺身而出,瞬间,八旗军士气勃发!

    “逐促那,哇!”觱篥声萦绕在广袤的战场上,皇太极手挥宝剑,一身是胆,率领大军冲锋,集中兵力进攻明朝援兵的大纛,一时间,杀声震天。

    “放铳!”明朝名将尤世禄和满桂,手搭凉棚,见皇太极一马当先,率领巴牙喇护军冲锋,顿时吓得惊慌失措,迅速命令火枪对排成线阵,向八旗骑兵射击!

    瞬间,枪声惊天动地,硝烟弥漫,大炮轰击,一片火海中,英勇的八旗军奋勇冲锋,虽然人仰马翻,但是仍然继续冲锋,当大军与明军只有几百步时,皇太极身先士卒,膂力拉弓满月,霎时间,乱箭如雨,如同排山倒海,集中射向明军大纛,几分钟内,明军的中军大纛被射坏,舞旗指挥的士兵也血肉横飞,须臾,明军的火器营已经没有指挥。

    “大汗,斩首成功,明军没有帅旗,已经溃乱了!”代善目视着呆若木鸡的明军,欣喜若狂,大声向皇太极喊道。

    “弟兄们,冲进大阵,杀满桂!”皇太极威风凛凛,勇敢地驾驭着大白,向明军的炮队冲击,耳边听着大白的长嘶,皇太极的眼前似乎看到了蓝欢欢弱眼横波的倩影,他顿时余勇可贾,士气盎然,手中的大刀出神入化,上下翻飞,打得尤世禄丢盔弃甲,狼狈逃跑,八旗军前面牺牲,后面继续前进,不怕牺牲,大刀阔斧,杀进明军的火枪队,刀劈斧斫,杀得明军人仰马翻,哭爹叫娘。

    “混账,不许逃,顶住!”恼羞成怒的满桂气得吹胡子瞪眼,疯狂砍杀几个逃跑的明军,气急败坏地命令大军杀回去。

    这时,城上的明军见八旗铁骑如风驰电掣一样,冲到了城下,吓得不寒而栗。

    “大人,八旗军冲到城下了,但是满桂总兵的大军还在城门,我们开炮轰击吗?”一名如热锅上蚂蚁的士兵,焦急地禀报城楼上的大学士温体仁道。

    “开炮,八旗兵都冲到城下了,皇上的命最重要,轰击!”温体仁声嘶力竭地咆哮道。

    半晌,城上明军的红夷大炮突然猛烈轰击,瞬间城下铁弹飞炸,明金两军,大都被炸得血肉模糊。

    满桂火冒三丈,对着城上臭骂,这时,城上一颗炮弹,突然冲到他的马前爆炸,满桂怪叫一声,栽下战马,背上破开肉绽!

    “总兵大人!”几名满桂的侍卫,见主将被自己人炸伤,顿时肝胆欲裂,乱七八糟地来到满桂面前。

    满桂怒视着城上开炮的明军,突然看见了袁字大旗,顿时心中十分嫉怒,大声臭骂道:“袁崇焕这个汉奸,竟然勾结鞑子,秘密开炮炸老子!”

    皇太极在德胜门威风八面地血战明军,而和袁崇焕邹甄,祖大寿等关宁铁骑保卫广渠门的蓝欢欢,却阴差阳错地没有遇见皇太极,杀气腾腾在关宁铁骑对面列阵的八旗军,是莽古尔泰和阿敏的两蓝旗,多尔衮和多铎的两白旗,此时在阵后保护后军!

    “督师,鞑子兵有几万人,而我们关宁铁骑,赶到广渠门的,只有九千人,双方兵力差的太大了!”忧心忡忡的祖大寿,来到袁崇焕的面前,双眉紧锁向袁崇焕拱手道。

    “祖大寿,邹甄,我们虽然只有九千人,但是凭借广渠门阵地,列阵坚守,我认为,我军一定能以弱胜强!”袁崇焕浓眉紧锁,胸有成竹,一脸精忠报国的英雄气概。

    “督师说我们能赢,我们就能赢!”蓝欢欢被袁崇焕的爱国精神所感动,顿时十分激动地举起右臂,对着将士们大声呼道!

    “保卫京城,打走鞑子!”瞬间,关宁铁骑的将士们,士气勃发,义愤填膺,大家同仇敌忾,勠力同心!

    “兄弟们,杀,杀死袁蛮子,进京城抢女人,抢金银!”趾高气昂的阿敏和莽古尔泰,睚眦狰狞地大声咆哮,命令两蓝旗后金兵,勇敢向只有九千骑兵的关宁铁骑杀气腾腾地冲锋。

    鹅毛大雪中,不怕死的关宁铁骑,银盔银甲,手上紧紧握着三眼铳,马鞍上架着凛冽的马刀,大家同舟共济,并肩作战,镇定地目视着张牙舞爪的八旗兵!

    “逐促那!”后金兵万箭齐发,在两蓝旗八旗兵猛烈的冲锋下,关宁铁骑品字大阵的左翼,迅速溃败,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袁崇焕矗立在大家眼前,一马当先,率领自己的侍卫,亲自挡住了溃败!

    “弟兄们,我们若是败了,鞑子兵就会烧杀我们的同胞,虐待我们的妇女,大家并肩作战,我们以少胜多!”袁崇焕头戴兜鍪,身上穿着银甲,身先士卒,毅然率领邹甄等大将,英勇向气焰嚣张的八旗兵左翼大军发起了反冲锋!

    血流成河的战场上,短兵相接,鬼哭狼嚎,王牌对王牌,几万八旗军主力,与九千明军血战,打了一个时辰,兵多的八旗军,竟然没有打败关宁铁骑。

    “放铳!”袁崇焕见莽古尔泰的冲锋被祖大寿挡住了,迅速命令铁发射三眼铳。

    刹那间,三眼铳,震天动地,这种连发武器,打得八旗骑兵人仰马翻,血肉横飞,莽古尔泰输红了眼,大声嚎叫,手中的大刀疯狂地杀进明军军中,两蓝旗是八旗军的王牌,围攻关宁铁骑,袁崇焕的中军瞬间被冲乱,一时间,中军战斗空前激烈,双方肉搏,死伤十分惨重。

    “蓝格格!”在一片混乱中,忐忑不安,心急如焚的邹甄突然发现蓝欢欢的倩影消失了,他顿时吓得后背大汗,到处冲杀,焦急地大叫道。

    这时,祖大寿和何可纲的右翼,打败了两白旗,正在进攻八旗军的后军,乱军中,蓝欢欢的小白,也跑到了祖大寿的骑兵中,双方骑兵迅速面面冲锋,蓝欢欢只听得耳边,刀矛铿锵,鬼哭狼嚎。

    “祖大寿,休要猖狂,小爷多尔衮在此!”就在明军杀得后金兵惨败之时,突然祖大寿和何可纲的面前,浮现出一员白甲小将。

    “小子,毛还没长出,也敢和爷爷打仗?”祖大寿仰面狂笑,手持大刀,向多尔衮杀来,多尔衮冷冷地一瞪眼睛,从背后拔出大刀,挡住了祖大寿的大刀。

    “小子,功夫不差!”祖大寿虎口微震,思忖这小子膂力很大,不禁捋须大笑,顿时士气勃发,手执大刀,英勇向多尔衮的天灵盖劈下,多尔衮镇定自若,用大刀一挡,双方刀枪翻飞,左砍右劈,大战一百回合,也只打了平手!

    “小子你是谁?”祖大寿打得一身大汗,喘着粗气质问多尔衮道。

    “爷是大金十四贝勒,多尔衮!”多尔衮英姿勃发地举着大刀,朗声大喝道。这时,明军大将何可纲,率领关宁铁骑,举着三眼铳,连续轰击,打得只有大刀长矛的镶白旗人仰马翻,关宁铁骑勇敢地握着三眼铳和马刀,向八旗军大营总攻,关宁铁骑冲进敌阵,刀砍铳砸。

    “这厮,我是大金十五贝勒多铎!”就在这时,何可纲的长矛被一员白袍小将长枪挡住,这员小将面若冠玉,大声对何可纲喊道。

    “十五贝勒,你我决战!”何可纲镇定自若,手持长矛,向多铎刺去,多铎嘴角浮出一丝沉着的笑,命令部下列阵,镶白旗士兵迅速布阵,马刀和长矛对外,如同刺猬,一时间,关宁铁骑的骑兵人仰马翻。

    “祖将军,后金兵主将多尔衮和多铎文武双全,武艺很高,我们要消灭鞑子,一定要打败他们!”何可纲回到祖大寿的面前,一脸郑重地对祖大寿拱手道。

    “命令铁骑,对敌人轰击,然后冲锋!”祖大寿思忖多尔衮凶猛,命令士兵用车轮战,进攻两白旗阵地。

    战场上,肉搏短兵,双方的骑兵对冲,一时间,空前激烈,双方的阵地都打乱了,双方士兵凶猛地肉搏,血肉横飞。

    再说蓝欢欢,骑着小白,在乱军中到处躲着马刀和炮弹,正是失魂落魄,就在这时,小白的面前,拼命地冲来了两队骑兵,乱在一起血战,战斗打到了白热化,顿时乱箭若蝗,蓝欢欢狼狈地在乱军中躲箭,正在不寒而栗,突然,眼前如风驰电掣一样,飞来一支箭矢,如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向自己的面前射来。

    “啊!”蓝欢欢顿时胆战心惊,刚要大叫,突然,她的面前,一只毅然的手,紧紧地抓住了这支凶猛飞来的箭。

    “哎呀!只有一秒钟,差点就下阴曹地府!”吓得不寒而栗的蓝欢欢,刚捂着自己的小心脏,突然,一张有些熟悉的脸,目视着自己的眸子。

    “原来是你,你这个蠢女人,竟然在战场上也能遇到你!”多尔衮双目凝视着蓝欢欢花容失色的脸,不由得欣然一笑。

    “你,多尔衮!皇太极呢?”蓝欢欢定睛一瞧,发现眼前的竟然是英姿勃发的多尔衮,顿时大喜过望,她刚想问皇太极,就在这时,几把杀气凛冽的马刀,凶猛地斫了过来。

    “蠢女人,跟爷回去!”多尔衮一脸清俊地突然搂住蓝欢欢的肩膀,想把蓝欢欢抱过来,但是蓝欢欢紧紧地握住缰绳,怒视着多尔衮道:“多尔衮,皇太极在哪?”

    “多尔衮,竟敢欺负督师和邹少侠的朋友!”就在这时义愤填膺的何可纲和祖大寿,勇敢地握着大刀和长矛,向多尔衮杀来。

    “岂有此理!”多尔衮顿时目光如炬,手中一把长刀,出神入化,一人大战明军两员名将,就在这时,多铎率领骑兵大喝一声,冲到多尔衮的面前:“哥,这些明军竟敢围攻我们,我们反冲锋把他们打走!”

    双方再次乱战,骑兵对冲,打得一塌糊涂,蓝欢欢迅速在乱军中与多尔衮和祖大寿何可纲等人离开。

    “袁蛮子在中军,砍死袁蛮子,爷赏你们荣华富贵!”再说主战场,莽古尔泰和阿敏两个气焰嚣张的跋扈贝勒,率领铁骑冲乱了袁崇焕的中军,到处寻找袁崇焕,就在这时,莽古尔泰目光炯炯地看见了袁崇焕头上的兜鍪,顿时欣喜若狂,对着部下大声嚎叫道。

    气势汹汹的八旗军,争先恐后地围攻袁崇焕,袁崇焕率领身边的亲兵,勇敢抵抗,双方左砍右劈,白热化肉搏,这时,蓝欢欢手中执着一把长剑,正巧冲到了中军,眼睁睁看见袁崇焕被八旗军围攻,身边都是乱刀,十分危险。

    “袁督师!”就在一名八旗军的大刀就要砍到袁崇焕头上的千钧一发之际,蓝欢欢一身是胆,英勇手执长剑,挡在了袁崇焕的面前,这把长剑一格,竟然阴差阳错地把那八旗兵的大刀挡住了。

    袁崇焕心有余悸,不由得嗟叹一声,目视着一脸勇敢的蓝欢欢,不由得笑容可掬。

    “督师,八旗兵太多了,我们退后吧!”蓝欢欢劝说袁崇焕道。

    “不,只有拼死一战,我们才能包围京城,保护京城的百姓!”袁崇焕一脸坚定,大义凛然地手执长刀,一马当先,命令士兵集中反冲锋。

    就在这时,突然乱箭齐射,震耳欲聋!

    “袁督师!”蓝欢欢顿时十分惊愕,瞬间袁崇焕的铁甲上,就被射了十几箭。

    “姑娘,你躲在后面!”袁崇焕见八旗兵乱军如雨,立刻挡在了蓝欢欢的面前。

    “督师!”就在这危若累卵之际,。只听乱军中一声大喝,蓝欢欢定睛一瞧,原来是忠勇无敌的邹甄,手持长刀,勇敢地率领冲了上来。

    “邹少侠,我们进攻有纵深,这次我们胜利了!”袁崇焕眺望邹甄,顿时欣喜若狂。

    “关宁铁骑的弟兄们,督师一马当先,八旗军已经溃败了,我们冲啊!”邹甄英姿勃发,对着弟兄们大声喊道。

    顿时,关宁铁骑士气勃发,杀声震天,大军势如破竹,反攻八旗兵,士兵们冲进敌阵,如入无人之境,杀得莽古尔泰和阿敏的军队尸横遍地,鬼哭狼嚎,明军一鼓作气,追杀敌军,一直追到护城河,那两蓝旗,狼狈不堪人仰马翻,掉进冰河中。

    “督师,我军大胜,现在是不是趁机冲过大河,进攻皇太极?”精神振奋的祖大寿和何可纲,眉飞色舞地来到袁崇焕的面前,欣喜若狂道。

    “不,敌众我寡,我们只有九千人,现在迅速驻跸在广渠门外,派人禀报皇上,请京城大开城门,让我军回城休息!”袁崇焕一脸镇定道。

    今日两个战场,两场大战,皇太极和代善在德胜门大败明军十万援军,而广渠门,莽古尔泰和阿敏几万铁骑,败给了袁崇焕九千关宁铁骑,最后因为多尔衮和多铎殿军血战明军,左翼八旗军才退回了南海子。

    广渠门,关宁铁骑英勇血战,并肩作战,终于在日暮前大胜,将士们都十分疲倦,这时,虽然京城的大雪已经停了,但是将士们却冻得颤抖。

    邹甄小心翼翼地来到蓝欢欢的营帐,见蓝欢欢也是冻得全身颤抖缩在篝火前,他立刻拿了一件熏貂的昭君披风,轻轻地盖在了双眉紧蹙的蓝欢欢的身上。

    “邹大哥!”蓝欢欢突然醒了,怔怔地凝视着和颜悦色的邹甄。

    “蓝欢欢,今日一战,你真是勇敢,若不是你英勇救了督师,可能我们就打败了!”邹甄乐不可支地目视着蓝欢欢笑道。

    “邹大哥,那时我也是拼命了,袁督师被围攻,眼睁睁的,所以我就路见不平拔刀相助!”蓝欢欢娇憨地笑道。

    “蓝格格,今天我们虽然打胜了,但是从明日开始,战斗还会更惨烈,你一个女孩子,还是带着小白,回草原吧!”邹甄一脸关心地劝说蓝欢欢道。

    “袁督师还没有和皇太极决战呢。我还没有见到皇太极呢。”蓝欢欢突然悠然一笑。

    再说袁崇焕派何可纲去广渠门城下,禀报御林军,请求皇上开城让关宁铁骑进城休息,但是何可纲进城等了一天,仍然没有消息。

    莫名其妙的何可纲,站在乾清宫前,十分惊讶。

    “他不是汉奸兵吗?袁崇焕竟然还反击说那些传说是谣言,真是掩耳盗铃,就是真的,如果不是袁崇焕勾结皇太极,皇太极怎么这么容易就打到京城兵临城下了?”就在这时一群窃窃私语的太监,瞪着一脸诧异的何可纲,暗中七嘴八舌地议论,最后冷嘲热讽。

    “岂有此理,这些谣言竟然连京城的太监都知道了!”何可纲顿时怒气填膺!

    “大人,那个小子,就是袁崇焕的部将,袁崇焕启奏皇上,要请皇上开城,让他的关宁铁骑进城休息!”就在这时,几名穿着红色官服,胸前补子的明朝内阁大臣,耀武扬威地来到了玉阶上,一名谄媚的人拱手对着那个瘦脸三角眼大肩膀的内阁学士禀报道。

    “你去传播谣言,到处说,袁崇焕是汉奸,我们贼喊捉贼!袁崇焕想劳苦功高,我们就散布谣言,弄得他鼻青脸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