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八章 大雪中东窗事发
    何可纲询问了侍卫,过了一个时辰,内阁首辅温体仁拿着圣旨来了,火冒三丈叱骂了何可纲,宣皇上口谕,关宁铁骑在城外驻跸,打败鞑子后,再进城。

    “内阁首辅温体仁,兵部尚书梁廷栋,这两个狗贼,暗中散布谣言,在皇上面前贼喊捉贼,用莫须有的流言诬陷我们关宁军和袁督师,若是进城被攻陷,你们就是卖国狗贼!”何可纲怒视着张牙舞爪,趾高气昂的温体仁,心中愤懑,怒发冲冠,坐着箩筐,从京城的城墙,缓缓下了广渠门。

    “督师,朝廷圣旨,命令我们在广渠门暂时防守阵地,等主力增援,打败鞑子后,再进城休息!”袁崇焕和邹甄,祖大寿,蓝欢欢等人,忧心忡忡地步到营内的士兵面前,看见将士们在鹅毛大雪中,冻得颤抖,军队里的篝火也没有点,火炮火药和箭矢,也已经用了一半。

    “皇上再不下令开城,我军明日就弹尽粮绝了!”袁崇焕满腔愤慨,心如刀绞道。

    “督师,内阁首辅温体仁和东江总兵毛文龙是同乡,上次我们斩了毛文龙,温体仁在东江贪污的金银都没了,所以此人对我们切齿痛恨,竟然在京城里传播谣言,诬陷督师是汉奸,和皇太极里应外合,逼皇上与后金和谈!”何可纲怒火万丈,痛不欲生道。

    “朝廷有小人朋党,四处诋毁,鼓舌造谣,甚至为了钱,把军队当成傀儡虐待,干扰破坏我军,倒行逆施,何可纲,派人去郊外用钱买些粮草,我们坚守阵地,等明日主力增援,我们就一鼓作气,打走后金军!”袁崇焕虽然痛心疾首,但是仍然镇定自若,命令何可纲道。

    “督师,我和何可纲大人一起去买军粮吧!”蓝欢欢毛遂自荐道。

    深夜,外面万里雪飘,蓝欢欢和何可纲来到郊外,却发现,郊外已经是一片硝烟!

    “督师,蓝姑娘带我们去一个村子,挖了一些番薯和土豆!”过了半个时辰,大喜过望的何可纲,眉开眼笑地命令士兵驮着袋子,欣喜若狂地来到袁崇焕的面前。

    “好,我们有这些番薯和土豆,今晚可以坚守下去了!”袁崇焕精神振奋道。

    子夜,蓝欢欢在营内,手中紧紧抱着邹甄送的熏貂披风,心中想,明日一定能见到皇太极,但是这次再见,就在左安门了!

    次日拂晓,仍然铅云低垂,大雪冰封,辰时,威风八面的八旗骑兵,人喊马嘶,渐渐地逼近了关宁铁骑的阵地。

    “督师,鞑子主力兵临城下了!”胆战心惊的侍卫,立刻跑到袁崇焕的大帐,禀报袁崇焕道。

    “弟兄们,今日与鞑子决战,是关键一战,我们能不能打退鞑子,关系到京城百姓和皇上,我们虽然只有九千军队,但是,只要我们同仇敌忾,并肩作战,就一定能最后打败鞑子!”袁崇焕英姿勃发,壮怀激烈地对着战场上的将士们,大声宣布道。

    “与袁督师拼死血战,保护我们的家乡和兄弟姐妹!”顿时关宁铁骑士气盎然地举臂大喝道。

    “排成品字三角阵,火器在前,骑兵在后!”袁崇焕镇定地指挥将士们道。

    “逐促那!”就在这时,左安门外,觱篥声震耳欲聋,杀声惊天动地,战场上,战马长嘶,八旗军旗,威风八面,八旗军进攻了!

    “放三眼铳!”袁崇焕目光如炬,虽然紧张,但是仍然沉着地命令骑兵将士道。

    “轰轰轰!”刹那间,硝烟弥漫,枪声如雷,八旗军的前锋顿时人仰马翻,血肉横飞,就在这时,前锋之后,万箭如山,像大雨一样,射向关宁铁骑的阵内,顿时阵内死伤大半,血流成河。

    “纵深冲上去!”祖大寿举着长刀,大声命令阵后的骑兵道。

    “杀!”只听一声长啸,明军阵内,顿时杀声动地,如排山倒海之势,向冲上来的八旗军,进行了悲壮的反冲锋,双方骑兵英勇对冲,顿时人仰马翻,短兵相接。

    “杀!”多尔衮和多铎,豪格等小贝勒,这次是身先士卒的先锋,他们用聪明的隐蔽战术,在战前把两白旗白甲士兵隐蔽在雪树林中,一开战,这些隐蔽在明军主力鹿砦前的骑兵,趁其不备,居高临下,突然冲锋,打得祖大寿的铁骑,暂时一片溃乱。

    “弟兄们,鞑子兵没有火枪,我们进行三次射击,然后反冲锋!”邹甄端详了两白旗的骑兵,立刻镇定命令部下道。

    就在这时,多尔衮手中一把长刀冲进明军阵中,如入无人之境,邹甄见此人凶猛,立刻驾驭着战马,直取多尔衮。

    “小子,你是多尔衮吗?”邹甄怒视着多尔衮,大声质问道。

    “我正是多尔衮,我们大战三百回合!”多尔衮欣然一笑,手执大刀,向着邹甄的额头劈去,邹甄一脸沉着,手中的长矛也挡住多尔衮的大刀,两人刀枪铿锵,血战了一百回合,棋逢敌手,这时,两白旗已经冲进了品字阵,关宁铁骑迅速反冲锋,双方在阵地前,短兵相见,乱箭如蝗,瞬间,尸横遍地,战斗打到了白热化。

    “哥,袁崇焕在中军!”乱军中,一支长刀出神入化,上下翻飞的多铎,突然眺望见袁崇焕兜鍪上的红流苏,顿时欣喜若狂,对着多尔衮大声喊道。

    “冲啊,抓住袁崇焕!”多尔衮顿时乐不可支,勒转马头,驾驭着战马,逼向袁崇焕!

    “多尔衮!”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突然一匹美丽的白马,突然挡在了多尔衮面前。

    “你?”多尔衮仔细一瞧,顿时大惊失色突然又从嘴角浮出一丝笑。

    拦在多尔衮面前的,正是弱眼横波,英姿飒爽的蓝欢欢。

    “蠢女人,我们在打仗,你让开,小心被伤着!”多尔衮幽默一笑道。

    “十四爷,大汗呢?”蓝欢欢一脸郑重地问道。

    “蠢女人,这是战场,你怎么一见到我就问八哥?”多尔衮灿灿笑道。

    “多尔衮,休走!”就在这时,邹甄驾驭着战马,英勇冲到了蓝欢欢面前,与多尔衮继续血战,战场上,大军冲杀,瞬间就一塌糊涂,蓝欢欢立即又在乱军中迷路,和多尔衮离开了!

    “大汗,十四爷和十五爷率领;两白旗兵,大战袁崇焕的关宁铁骑,虽然现在还没打胜,但是双方现在打平了!”再说皇太极,正专心致志地驾驭着大白,屹立在山丘上,眺望着整个战场,马瞻超驾驭着战马来到皇太极的面前,禀报皇太极道。

    “多尔衮和多铎真是英雄出少年,昨天阿敏和莽古尔泰被袁崇焕九千骑兵打得屁滚尿流,但是今天,他们两个小将竟然和袁崇焕打了个平手!”皇太极笑容可掬地捋须道。

    “大汗,是不是派兵增援十四爷,围攻袁崇焕?”马瞻超拱手问道。

    “不,今天我们不要打胜袁崇焕,命令全军撤退!”皇太极一脸果毅道。

    “皇太极!”就在这时,突然皇太极朦朦胧胧地听到,乱军中有一个熟悉的声音在喊自己,顿时心中十分震惊。

    “马瞻超,你听到战场上有人喊朕吗?”一脸激动的皇太极,神经兮兮地抓住马瞻超的肩膀,大声询问道。

    “大汗,这战场上?好像是有人在喊,这声音似乎像蓝格格!”马瞻超突然眉开眼笑道。

    “这个蠢女人,竟然笨到在战场上找朕,马瞻超,和朕一起率领巴牙喇护军,增援多尔衮!”皇太极突然大喜过望道。

    这时,多尔衮和邹甄正大战一百回合,双方战斗炽热,就在这关键须臾,突然阵后杀声震天,邹甄眺望大旗,竟然发现是皇太极的龙旗。

    “督师,皇太极亲自来了!”心花怒发的祖大寿,来到袁崇焕的面前禀报道。

    “好,大家集中兵力,围攻皇太极!”袁崇焕胸有成竹道。

    这时,关宁铁骑举着三眼铳,杀声震天地冲向两黄旗,双方万箭齐发,又打了一个时辰,战斗如火如荼。

    “督师,两黄旗十分凶猛,我们的阵地被敌人冲破了!”心急如焚的祖大寿,来到袁崇焕的面前禀报道。

    “将士们坚守左安门阵地,我们和皇太极决战!”袁崇焕目视着祖大寿,一脸毅然地对祖大寿说道。

    八旗军冲上了明军的中军,双方肉搏血战,八旗军大刀阔斧,明军枪炮猛射,而皇太极,却在乱军中,大喊海兰珠的名字。

    “大汗,现在双方战斗白热化,蓝格格在乱军中,我们找了半晌,恐怕暂时找不到格格了!”马瞻超见战场上两军打得一阵乱,拱手劝说皇太极道。

    “海兰珠!”皇太极眼睛瞪得通红,但是见双方死伤越来越多,立刻勒转马头,命令大军撤退!

    再说中军军旗下,一脸慷慨激昂的袁崇焕,身先士卒,率领将士们拼命血战,突然,只见八旗军争先恐后,全部撤退,顿时十分惊诧。

    “督师,敌人撤退了,而且撤退之时,军队一点都不乱!”邹甄一脸硝烟,来到袁崇焕的面前,指着眼前的战场。

    “奇怪,皇太极似乎是自己带兵撤退了,难道皇太极有什么诡计?”袁崇焕忐忑不安地目视着战场,心中十分忧郁。

    “今日要不是袁督师一马当先,邹少侠身先士卒,还有蓝姑娘英姿飒爽,我们九千关宁铁骑,就是说的口若悬河,也打不败几万八旗主力!”深夜,左安门外,张灯结彩,喜气洋洋,关宁将士今日打了大胜仗,个个乐不可支,大家眉目欣喜,兴高采烈。

    “袁督师,皇上有旨,命督师和祖总兵,进城觐见皇上,在平台召对!”就在这时,一名气焰嚣张的宫内太监,骑着马,趾高气昂地来到袁崇焕的面前,向袁崇焕和众人宣读圣旨道。

    “皇上命督师京城觐见,难道是重赏督师!”顿时大家欣喜若狂,七嘴八舌,眉飞色舞。

    “督师,皇上突然命你进宫,本姑娘想,你暂时不要进宫!”蓝欢欢心中十分慌张,她知道,这次崇祯皇帝派太监宣布圣旨,命袁崇焕回宫,就是已经相信了谣言,企图诱捕袁崇焕,她虽然知道这是莫须有的冤狱,但是,现在眼睁睁看着昨日还同仇敌忾的战友被糊里糊涂地逮捕,心中真是心如刀绞,过了半晌,蓝欢欢一本正经地拦在袁崇焕的面前,拱手劝袁崇焕道。

    “蓝姑娘,现在皇上圣旨命臣进宫,臣一定进宫,再说我军虽然打胜,但是,现在弹尽粮绝,明日八旗军若再进攻,我们就完蛋了,所以这次进宫,是劝皇上让我军进城的最好机会!”袁崇焕和颜悦色,一脸郑重地对蓝欢欢拱手道。

    眼睁睁眺望着袁崇焕和祖大寿在大雪中消失,蓝欢欢不由得痛不欲生,心如刀绞。

    就在这个子夜,后金大营中,一个马厩内,关着两个被俘虏的明朝太监,下半夜,押俘虏的大营外,两名后金将领,鲍承先和宁完我,悄悄地议论纷纷,那些话,迅速被大营内鸡鸣狗盗的两个太监秘密监听了。

    “公公,我说今天左安门大战,那袁崇焕和皇太极打平手,皇太极怎么突然撤兵了,原来他暗中和袁崇焕勾结企图里应外合,攻下京城,杀了皇上,这个袁崇焕,真是鲜廉寡耻,我们赶紧跑,禀报皇上!”蹑手蹑脚的一个太监,小心地斫开了绳子,和那个太监首领,装妖作怪地逃走了。

    “什么?袁崇焕这厮竟然暗中和皇太极勾结,妄想造反!”再说乾清宫,早朝还眉目欣喜的崇祯,听了两个太监的流言蜚语,顿时火冒三丈,更加相信温体仁周延儒梁廷栋这些狗贼刚刚传播的谣言。

    “皇上,袁崇焕马上要进宫觐见了,我们是不是埋伏锦衣卫,监视袁崇焕和祖大寿?”太监曹化淳,拱手询问崇祯道。

    “曹化淳,你带领东厂的人,押住祖大寿,不让他进宫,骗袁崇焕一个人进乾清宫,抓捕此贼!”崇祯眼睛一转,狰狞地诡笑道。

    过了半晌,袁崇焕和祖大寿来到了午门外,满脸奸笑的兵部尚书梁廷栋,带领几个锦衣卫,拱手请祖大寿在午门外喝茶,太监曹化淳眉飞色舞地带袁崇焕一个人,进了乾清宫。

    乾清宫的平台,袁崇焕一脸凛然,来到崇祯的面前,大义凛然,一脸精忠地跪在崇祯的面前。

    “袁崇焕,你为什么没有禀报朕,就妄杀大将毛文龙,为什么皇太极的八旗军,几天就来到了京城,而你却带着九千兵,还在战场和皇太极联袂献丑?”崇祯龙颜大怒,质问袁崇焕道。

    “皇上,臣鞠躬尽瘁,带兵日夜来到京城,保护北京!”袁崇焕一脸惊诧地目视着大动肝火的崇祯。

    “混账,来人,把这卖国贼抓了!”崇祯拍案而起,怒火万丈道。

    瞬间,十几名东厂侍卫,把袁崇焕用绳子缚了,跪在崇祯的脚下。

    “将袁崇焕抓进刑部大牢!”崇祯大怒道。

    这时,祖大寿还怔怔地站在午门外,等袁崇焕一正回去,突然,那曹化淳,装妖作怪地来到祖大寿面前,宣布圣旨道:“祖大寿,蓟辽督师袁崇焕,战败欺君,已经逮捕,你带着士兵,回左安门防守阵地吧!”

    “什么?督师对朝廷力挽狂澜,忠心不二,你们竟然敢胡说八道,诋毁督师,立刻送督师回来,不然我祖大寿不走!”祖大寿一听这阉人的奸笑,顿时怒火万丈,大声喝道。

    这时,邹甄带着几名江湖侍卫,也来到了午门前,见祖大寿冲动地与曹化淳大吵,立即冲了上来,询问祖大寿道:“祖将军,督师为什么没和你一起回来?”

    祖大寿急的像热锅上的蚂蚁,痛心疾首地对邹甄说道:“邹少侠,督师被那些狗贼诋毁,现在被抓了!”

    “什么?真是岂有此理,我们为了皇上拼死血战,皇上却听几个奸贼的胡说八道,竟然把督师抓了,真是天日昭昭!”义愤填膺的邹甄,也愤慨地冲到了曹化淳的面前。

    “你们想造反?”一脸狰狞的曹化淳,露出了奸诈的笑,这时,曹化淳左右的东厂走狗,杀气腾腾地持着长刀,来到了邹甄和祖大寿的眼前。

    “祖将军若是我们也被奸佞抓了,就没人救督师了,我们先回去!”邹甄见曹化淳有埋伏,立刻瞥了祖大寿一眼,两人带着士兵,悻悻然走了。

    回到大营,士兵们听说袁督师劳苦功高,却被皇上逮捕了,顿时群情激奋,大家满腔怒火,纷纷来到了大营十分激动。

    “蓝姑娘,我真是后悔,当时没有听你的话,让督师去了皇宫!”邹甄黯然目视着柳眉倒竖,心如刀绞的蓝欢欢,嗟叹道。

    “邹大哥,这是莫须有的冤狱,袁督师精忠报国,对国家忠心耿耿,但是那些国蠹龌蹉小人,却嫉妒督师,对督师砸了他们富贵黄粱一梦的大义凛然之事恨之入骨,竟然厚颜无耻地到处传播谣言,贼喊捉贼,在各地挑拨造谣,妄想让报国忠臣变成千夫所指,大明朝之所以灭亡,就亡在了这些龌蹉狗贼的手上!”蓝欢欢悲痛欲绝,双眉紧蹙,黯然悲恸道。

    “这是历史的悲剧,对了,蓝格格,你怎么为督师这么激动?”邹甄痛心疾首,噙着热泪,目视着嗔怒的蓝欢欢询问道。

    “邹大哥,因为当年我蓝欢欢也是被这样虐害的,草原上的那鲜廉寡耻的小人,因为对我切齿痛恨,竟然到处散布谣言,诋毁我是不祥妖女,最后害得额吉与我势不两立,部落里被别人嘲笑排挤,那些年,吃着别人的大白眼,被冷嘲热讽的诬陷,我以为我是最冤的,但是没有料到,今日的救国英雄袁督师,却更是莫须有!”蓝欢欢泪流满面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