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三章 蓝欢欢被气走
    “兰儿,我皇太极要光明正大的娶你当妻子,而且是唯一的妻子!”皇太极目视着蓝欢欢的弱眼横波,真挚地说道。

    “皇太极,别以为我真蠢,你后宫三千美人,娶我做你唯一的妻子,你真会说得天花乱坠!”蓝欢欢蹙眉凝视着真情的皇太极,用手指头,顶住了皇太极的嘴唇。

    “兰儿,你说的对,朕是大汗,后宫有妃嫔三千,但是,你和朕,不,你和我,就是像鸳鸯一样,连理灵犀!”皇太极凝视着蓝欢欢噙着泪珠的眸子,一往情深地说道。

    “皇太极,在这个世上,我只有在你身边了,否则一出去,就被那些小人咬死了!”蓝欢欢突然古灵精怪地怪怪一笑1。

    “好,兰儿,你同意了,朕带着大白,你带着小白,我们出去骑马!”皇太极顿时大喜过望,紧紧地将蓝欢欢拥进了怀中。

    盛京郊外,天苍苍野茫茫,皇太极和蓝欢欢兴高采烈地驾驭着大白小白,驰骋在莽原上,蓝欢欢突然觉得,今天是她在古代最高兴的一天。

    “格格!”就在蓝欢欢和皇太极并蒂连理地执手回宫之时,后宫前,笑靥如花的一个丫头,欠身向蓝欢欢行礼,蓝欢欢仔细一瞧,顿时欣喜若狂:“紫鹊!你这个丫头,终于又看到你了!”

    “紫鹊,和蓝格格回宫吧!”皇太极眉眼弯弯地凝视着蓝欢欢。

    蓝欢欢忽然情深地回眸一笑,皇太极嘴角浮着欣然的笑,面若满月的脸,正好对着蓝欢欢的粉靥。

    “啊!”蓝欢欢心中小鹿乱撞,就在这时,皇太极的嘴唇轻轻接到了蓝欢欢的朱唇上,温柔的一口!

    “啊!难道这就是我蓝欢欢的初吻吗?”蓝欢欢顿时一张笑脸红的像苹果一样。

    “这个丫头,喜气洋洋得瑟得蹦蹦跳跳!大妃,您服侍了大汗这么多年,难道你半生的辛苦,就被这个狐媚子夺了吗?”清宁宫,站在凤凰楼上眺望白露宫的福晋瓜尔佳氏,一脸嫉妒地对身边呆若木鸡的哲哲煽动道。

    “她的一切,都是本宫的,本宫要这个丫头茕茕孑立,家徒四壁!”丧心病狂的哲哲,凤目圆睁,气得青筋直爆。

    “什么?大汗要册封那个野丫头当福晋,这真是丢人现眼,你没听到处传的谣言吗?那个野丫头是草原上的不祥妖女,还有人传说,她是个南蛮子汉女,大军凯旋时,八旗亲贵在大政殿早朝,议论的都是她,她就是一个亡国妖女呀!”辰时,崇政殿,议论纷纷,慷慨激昂的群臣,在大殿窃窃私语,七嘴八舌,就在这时,威风凛凛的皇太极,穿着上朝的吉服,戴着吉冠,上了玉阶,正襟危坐在鹿角龙椅上。

    “大汗万岁!”八旗亲贵纷纷叩首道。

    “范文程,朕命你拟旨,册封博尔济吉特氏海兰珠为福晋!”皇太极斩钉截铁地宣布道。

    “大汗,万万不可!”就在这时,坐在皇太极身边的莽古尔泰,大声反对道。

    “为什么?”皇太极怒视莽古尔泰质问道。

    “大汗,现在盛京城已经是满城风雨,人人皆知,此女不是蒙古格格,而是汉人冒充的,这种祸国妖女,本贝勒建议,将其送回科尔沁!”莽古尔泰歇斯底里道。

    “莽古尔泰!你虽然是三贝勒,但是朕是大汗,难道朕连册封自己最喜爱的女人,你也要反对吗?”皇太极目光如炬,怒气填膺道。

    “大汗,臣等跪请大汗,听三贝勒忠言!”就在这时,大殿上的亲贵们,纷纷跪下叩首道。

    “退朝!”皇太极顿时龙颜大怒。

    后宫,今天一大早,紫鹊喜气洋洋地出了白露宫,准备去御膳房,命令御膳房的宫人,给蓝欢欢做一些蓝欢欢喜欢吃的山楂饼和饽饽,但是那些宫人,一见紫鹊蹦蹦跳跳的来人,都瞪着紫鹊暗中讥笑。

    “你们笑什么?”紫鹊脸气得绯红,大声质问道。

    这时,御膳房的乌拉嬷嬷,瞪了紫鹊一个大白眼,冷嘲热讽道:“你是哪个宫的小猫小狗,也敢命令御膳房?御膳房现在要准备布木布泰福晋,哲哲大妃的御膳,哪有须臾给你那主子搞东西?你们主子要是饿,去大汗那拿圣旨,自己来吃!”

    “你个小人!我们主子马上就要册封福晋了,你们别狗眼看人低!”紫鹊柳眉倒竖,气得杏眼圆睁。

    “噗嗤!”紫鹊刚说完,御膳房的宫人们一个个喷饭似的大笑,那乌拉嬷嬷,鄙夷地瞪着紫鹊,飞扬跋扈地嘲笑道:“你们主子?去多罗特没有香消玉殒?还做梦以为自己是贞女烈女呀?嫁过男人的残花败柳,还想当福晋?宫里面谁不知道?”

    御膳房这些家伙歹毒的嘲笑,气得紫鹊一张脸气得通红。

    “你们在暗中传播谣言,光天化日诬陷我们主子!你们真是鲜廉寡耻!”紫鹊立刻哭着跑回去了。

    再说紫鹊,跑到半路,正巧撞到正拿着书的苏沫儿,苏沫儿瞧见紫鹊哭得眼睛都红了,不由得十分诧异,柔声询问紫鹊道:“紫鹊,什么人欺负你了?”

    “苏沫儿,今个儿叫起,我去御膳房准备给主子拿一些山楂饼和糕点,没想到,那些御膳房的小人,不但故意破坏,还冷嘲热讽,辱骂我们家主子!”紫鹊委屈地捂着眼睛哭道。

    “岂有此理,你们家蓝格格也是我们家主子的姐姐,大汗的福晋,这些奴才,竟然敢故意不给你早膳,走,我带你去,打那些婆子去!”苏沫儿一听紫鹊这话,顿时柳眉倒竖,她本来就是路见不平拔刀相助的爆炭性格,立即拉着紫鹊,气呼呼地冲到了御膳房。

    “哟,这不是苏沫儿姑娘吗?”那些御膳房的宫人,定睛一瞧,见苏沫儿气呼呼地拉着紫鹊进来了,顿时一个个谄媚着脸,向苏沫儿请安。

    “你们这些狐假虎威的奴才,立刻把白露宫主子的早膳做好,给紫鹊姑娘送去!”苏沫儿抱着手,怒视着那个乌拉嬷嬷道。

    “是,姑娘!”那个乌拉嬷嬷,白了紫鹊一眼,立刻命令宫人准备早膳。

    再说紫鹊送早膳回到白露宫,打了细帘子,见蓝欢欢一脸忧郁,双眉紧蹙,不由得十分震惊,来到蓝欢欢面前询问道:“格格,怎么脸色这么憔悴?”

    蓝欢欢凝视着紫鹊,抿嘴一笑道:“紫鹊,一大早,你听见窗外什么声音?”

    “窗外?”紫鹊奇怪地打开窗棂,突然听见好像是附近别的什么宫,有妇人的大骂声,声音十分清楚,紫鹊本来以为是别的宫闹事,没想到,突然听到这些声音都是骂蓝欢欢的。

    “狐媚子,妖女,野丫头,真是丢人现眼,八旗各贝勒,谁不知道她狐媚大汗,都骂成这样了,还装可怜,不要脸!”

    “岂有此理,这是哪个宫的,真是是可忍孰不可忍,格格,我们立刻去禀报大汗!”紫鹊气得义愤填膺,大声对蓝欢欢说道。

    “紫鹊,大汗殚精竭虑,励精图治,我们不要禀报了!”蓝欢欢罥烟眉一蹙道。

    “格格,我们不能被那些小人这样疯狂欺负,大汗爱的只有格格,那些宫的人,一定是嫉妒!”紫鹊嘟着嘴愤懑道。

    “我们不要烦大汗了!”蓝欢欢颦眉道。

    “大妃,各个宫的福晋都去白露宫闹了,我们日夜骚扰这个丫头,看见她有好事就破坏,就是长孙皇后也气疯了!”一脸自鸣得意的瓜尔佳福晋,来到清宁宫,得意忘形地向哲哲请功,哲哲顿时眉飞色舞,小声嘱咐瓜尔佳氏道:“你派人秘密去八旗各旗传播谣言,斩钉截铁说海兰珠是明朝的奸细,我们要煽动那些军属,都对这个贱人切齿痛恨,骗他们把失去亲人的仇恨,都转嫁给这个丫头头上,本宫要看看,在盛京,她怎么做人!”哲哲歹毒地从血红的朱唇浮出了诡异的奸笑。

    “三贝勒,听说因为有奸细卖国,二贝勒在滦州惨败,我军死伤惨重,都是那个野丫头和明军里应外合,害我们八旗兵战死那么多人,我们去大汗那禀报,大汗却还护着那个野丫头,真是混账,三贝勒,我们和那个野丫头势不两立!”谣言传出后,果然有不少被欺骗的八旗官员,群情激奋地围到三贝勒莽古尔泰和大贝勒代善的府邸大闹大骂,莽古尔泰和代善来到府邸外,和颜悦色,安慰这些冲动失控的军人。

    “三贝勒,大汗护着这个贱人,我们就派人刺杀那个贱人,现在我们大金是四大贝勒共坐大殿,三贝勒你也有责任,杀了那个妖女!”一脸愤慨的贝勒阿达理,大声煽动莽古尔泰道。

    “好,我们就派刺客,暗中刺杀这个野丫头!”莽古尔泰仰面狂笑道。

    再说皇太极,要册封蓝欢欢为福晋,今天大妃哲哲,一脸端庄地来到皇太极的面前,装作一脸贤良淑德的样子,亲自给蓝欢欢戴了流苏,蓝欢欢梳着小两把头,漆发美丽,花容月貌,在紫鹊的侍候下,回到了后宫,就在甬道上,前面突然来了一队仪仗,一个气焰嚣张,飞扬跋扈,穿着吉服,梳着两把头,珠环翠绕的女人,桀骜地来到了蓝欢欢的面前。

    “贱人,见到本公主,为什么不行礼?”那个女人瞥着身边的管家为虎,凤目圆睁,大声训斥蓝欢欢道。

    “大胆,这是和硕公主莽古济格格,你这个野丫头,不知道后宫的宫规吗?”为虎狗仗人势地趾高气昂来到蓝欢欢的面前,对着蓝欢欢大声叱骂道。

    “公主?我们格格也是大汗的福晋,是公主的嫂子!”紫鹊撅着小嘴一脸倔强道。

    “不要脸,你这个野丫头也以为自己是福晋!”穷凶极恶的莽古济,脚下的花盆鞋,杀气腾腾地步到蓝欢欢的面前,对着蓝欢欢的粉面,就是一个大大的耳光,打得蓝欢欢眸子噙泪,心中悲恸。

    “格格!”紫鹊见蓝欢欢被欺负的这么惨,顿时怒发冲冠,立刻把蓝欢欢扶了起来。

    这时,苏沫儿扶着永福宫的布木布泰福晋,正好也走进了甬道。

    莽古济轻蔑地瞥了瞥布木布泰,阴阳怪气地撅着朱唇道:“这不是那个野丫头的妹妹,布木布泰福晋吗?你说说,今天你姐姐无法无天,不给本公主行礼,按照宫规,应该怎么惩治?”

    布木布泰定睛一瞧,见捂着粉面,噙着热泪的,正是蓝欢欢,虽然痛心疾首,但是她凝视着蓝欢欢,鸦雀无声。

    “公主,你要欺负就欺负我,不要欺负我妹妹!”蓝欢欢见莽古济在逼布木布泰,立刻大声对莽古济说道。

    “她不是臣妾的姐姐诶,臣妾没有姐姐!”就在这时,布木布泰咬碎银牙,突然一本正经地大声说道。

    “格格?”布木布泰身边义愤填膺的苏沫儿,顿时十分惊愕,怔怔地目视着噙着热泪的布木布泰。

    “哈哈哈,真是世态炎凉,为了自己的名声,连亲姐姐都不认了!好,布木布泰,她既然不是你的姐姐,只是一个奴隶,那就按照宫规,狠狠的处置,本公主看,打一百大板,很好!”莽古济听了布木布泰的话,顿时得意忘形地仰面大笑,目视着布木布泰,一脸睚眦道。

    “来人,蓝格格无法无天,欺辱公主,杖责一百!”布木布泰,咬着牙齿,突然柳眉倒竖,对着身后的哈哈珠子,大声喝道。

    “混账!”就在这时,皇太极怒火万丈地虎步龙行地冲到了莽古济的面前,狠狠地打了莽古济一个耳光!

    “八哥,你竟然为这个野丫头打你的妹妹?”气急败坏的莽古济捂着脸,撒娇弄痴地瞪着皇太极道。

    “滚!你打兰儿,就是打朕!”皇太极目光如炬,大声叱骂道。

    莽古济捂着脸,大哭大闹地走了,皇太极听到外面,又是一阵窃窃私语。

    傍晚,蓝欢欢一个人坐在炕上,一脸忧郁。

    “格格,虽然那些家伙都欺负格格,但是大汗对格格是最好的,格格可以安心,有大汗保护,那些小人,不敢欺负我们!”紫鹊来到蓝欢欢的面前,关切地给蓝欢欢披了熏貂譬方。

    “兰儿!”就在此时,宫外传来了皇太极温暖的声音。

    “皇太极!”蓝欢欢迅速跳下床,拥进了皇太极的怀里。

    “兰儿,那些小人,真是混账,你别怕,朕在你身边,他们没有人敢欺负你!”皇太极搂住蓝欢欢,凝视着蓝欢欢眉眼弯弯道。

    “皇太极,我知道,你雄才大略,但是现在,若是只为了我一个弱不禁风的女子,与八旗亲贵这样势不两立,我害怕,破坏了你的理想!”蓝欢欢蹙眉凝视着皇太极,深情地说道。

    “朕的理想只是你!”皇太极一往情深,紧紧地抱着蓝欢欢,泪流满面道。

    就在这时,突然,窗棂外,古怪的一阵烟吹进了白露宫内,宫内的蜡烛突然全部熄灭,顿时漆黑。

    “大汗,有刺客!”这时,守护在宫外的马瞻超,大声禀报道。

    说时迟那时快,如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几名黑衣刺客,手持长刀,杀气腾腾地冲进了寝宫。

    “狗胆包天!”皇太极龙颜大怒,拔出床前的腰刀,与如狼似虎的刺客勇敢大战,蓝欢欢躲在皇太极的身后,帮助着皇太极。

    “大汗!”就在这时,荣儿和马瞻超冲进寝宫,挡在皇太极的面前,漆黑中,双方肉搏血战,打了半个时辰,所有的刺客,都被皇太极和马瞻超等人砍死。

    皇太极命令点燃蜡烛,检查这些刺客,马瞻超仔细打开这些刺客的蒙面,却发现,这些刺客身上,都有大明锦衣卫的金牌。

    “这些是明朝奸细?”马瞻超狐疑道。

    “兰儿,你没受伤吧!”皇太极立刻抱着蓝欢欢,一脸关切地端详着吓得不寒而栗的蓝欢欢。

    次日辰时,皇太极在早朝上,怒视一脸桀骜的莽古尔泰,昨晚,马瞻超虽然发现那些刺客身上都有明朝锦衣卫的金牌,但是马瞻超十分精明地发现,这些刺客,不是被杀,就是自杀,他们脚下穿的靴子,都是盛京的靴子,而且,马瞻超还在刺客的衣襟内,发现了蓝衣。

    “莽古尔泰,你竟然胆敢派刺客刺杀兰儿!”皇太极虽然怒火万丈,但是他忍耐着三思,还是韬光养晦,对着莽古尔泰,笑容可掬。

    “大汗,不好了,格格一个人出宫了!”皇太极回到白露宫,突然,马瞻超跪在皇太极的脚下,呈上了蓝欢欢的信笺。

    “这个丫头,又逃跑了!”皇太极看了书信后,顿时皱眉道。

    今日辰时,蓝欢欢听人们传说,明朝的崇祯皇帝,下旨抓了内阁大臣钱龙锡,还下旨把袁崇焕押到菜市口凌迟处死,蓝欢欢知道,这就是历史的真相,听着耳边,别的宫的宫人们冷嘲热讽,大声讥笑的声音,蓝欢欢突然斩钉截铁地写了一封信笺,遗给皇太极,然后暗暗去了马厩,牵了小白,驾驭着小白,赶去了北京。

    “大汗,蓝格格被那些小人欺负,怒不可遏,她本来又倔强,小孩子发怒,自己跑了,”荣儿对皇太极拱手道。

    “这个丫头,自己跑了,现在她跑哪了呢,一旦有危险,朕怎么办?真把朕急死了!”皇太极心如刀绞一筹莫展道。

    “大汗,蓝格格会不会又进关了?”马瞻超思忖道。

    “这个蠢女人,听说袁崇焕要被崇祯凌迟,难道她去北京了?”皇太极痛心疾首道。

    再说蓝欢欢,带了干粮,驾驭着小白,化妆成明军,来到了关内,暗暗进了邹甄的大营。

    今晚,蓝欢欢一个人,蹑手蹑脚地潜入到了邹甄的营帐,窥视着邹甄正在大帐里百~万小!说,立刻小心翼翼地步到了邹甄的身后。

    “你?”邹甄惊诧地一回首,仔细一瞧,面前古灵精怪茕茕孑立的,正是得瑟的蓝欢欢,顿时欣喜若狂。

    “蓝姑娘,你怎么来到我的大帐了?”邹甄乐不可支地凝视着蓝欢欢,欣然大笑道。

    “邹大哥,听说你们打了胜仗,但是崇祯那个狗皇帝,不但不放袁督师,还下旨,要在菜市口凌迟袁督师,邹大哥,袁督师是一个好人,我们是不是去京城,劫法场?”蓝欢欢一脸郑重地对邹甄说道。

    “蓝姑娘,今晚,我正忧心忡忡这个事,我和何可纲将军都策划好了,明天逃出大营,回京城,在菜市口劫法场,救袁督师!”

    “好,这才是好汉,邹大哥,我蓝欢欢也与你一起去劫法场!”蓝欢欢一脸大义凛然的气概道。

    “蓝姑娘,今晚,我们就骑马,逃出大营,回京城!”邹甄眉开眼笑道。

    蓝欢欢出了大营,骑上小白,和邹甄,穿着黑衣,驰骋出了大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