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二章 奸细
    “兰儿,我们果然是心有灵犀一点通,和谈的信,朕立刻写!”皇太极执着蓝欢欢的柔荑,眉眼弯弯道。

    “贝勒爷,军中有人传说,那个大汗救的南蛮子女人是一个奸细,她竟然给大汗吹枕头风,要大汗和南蛮子和谈,全军撤回盛京!”正蓝旗大营,阿敏和莽古尔泰,阿巴泰等人,正因为皇太极白天的斥责气急败坏,突然,一脸狡诈的包衣侍卫多黑,谄媚地来到阿敏面前打千报告道。

    “你这个蠢蛋,什么南蛮子女人,那个女人就是科尔沁的不祥妖女海兰珠!皇太极上次退兵,就是因为这个妖女!”阿敏重重地踢了多黑,大声骂道。

    “贝勒爷,那个女的虽然是蒙古格格,但是她是南蛮子的奸细!这几日,她把大汗狐媚得朦朦胧胧,大汗命令什么秋毫无犯,不许剥妇女衣服,都是那个狐媚子暗中怂恿的!”多黑咬牙切齿道。

    “呸!一个娘们,也想煽动大汗,命令爷们!多黑,爷是恨那个女人,但是你说她是奸细,你有什么证据?”阿敏瞪着多黑揪着多黑的衣襟,大声质问道。

    “报,贝勒爷,有一支南蛮子的骑兵,突然趁夜突围,他们向我们的大营冲来了!”就在这时,一名哈哈珠子跪在阿敏的面前,战战兢兢地禀报道。

    “南蛮子敢突围?”阿敏顿时一蹦三尺高,手执大刀,耀武扬威地骑上战马,带领一群如狼似虎的八旗兵,趾高气昂地来到大营外,士兵关了鹿砦,箭在弦上。

    “呔!你这白袍小将,竟敢带几个人突围冲爷的大营,真是狗胆包天!”阿敏张牙舞爪地来到大营前,眺望踹营的明军将领,见是一名面若冠玉的白脸小将,顿时仰面狂笑,轻蔑地举着大刀,大声质问道。

    “你是金国三贝勒阿敏?我是大明锦衣卫邹甄,皇上命我今夜突围!”邹甄手持长枪,意气风发,舒然一笑道。

    “小子,竟敢踹老子的大营,你能战老子二十回合,老子就让你出去!”得意洋洋的阿敏,趾高气昂地瞥着一脸镇定的邹甄!

    “好,阿敏,今日我就为我大明被你蹂躏的兄弟姐妹报仇!”邹甄慷慨激昂,怒发冲冠,手中的长枪,如同龙蛇,直取阿敏,那梳着金钱鼠尾小辫的流氓阿敏,仰面大笑,手中的大刀劈下,邹甄用长枪挡住,双方的虎口都一震!

    “小南蛮子,有些膂力,你我大战一百回合!”阿敏仰面狂笑,手执大刀,穷凶极恶地向着邹甄乱砍,邹甄一支长枪上下翻飞,出神入化,双方大战一百回合,真是棋逢敌手,就在此时,连滚带爬的多黑跑到阿敏面前,胆战心惊地禀报道:“贝勒爷,我们中了南蛮子声东击西之计,几名明军趁机迂回我们的粮草地,点了一把火,几名明军骑兵冲出去了!”

    “小子竟敢骗老子!”阿敏顿时恍然大悟,气得吹胡子瞪眼。

    “弟兄们,我们的兄弟已经胜利杀了出去,我们也冲!”邹甄顿时大喜,手中的长枪,越来越凶,打得阿敏不寒而栗。

    “贝勒爷,我们撤回救粮草吧!”多黑劝阿敏道。

    邹甄见阿敏和多黑狼狈不堪,趁机驾驭着战马跳出了大营,血战一阵,手下的战士全部牺牲,只有邹甄一人,浴血杀出了敌阵。

    “小子,今日不杀你,我阿敏就不回去!”阿敏气急败坏,率领部下疯狂追杀,瞬间,万箭齐发,乱箭若蝗,邹甄驾驭着战马,拼命驰骋,突然在他的面前,一群骑兵拦在了他的面前。

    邹甄顿时十分震惊,定睛一瞧,竟然发现,骑着白马的这名侍卫,竟然弱眼横波!

    “蓝格格!”邹甄顿时心花怒发!

    “邹大哥,快跑!”蓝欢欢驾驭着小白,大声对邹甄喊道。

    邹甄立刻驾驭着战马跑走了!

    再说阿敏,丧心病狂地率领骑兵追击邹甄,突然发现,那邹甄竟然被一群骑兵放走了,多黑三角眼一转,突然认出了蓝欢欢,顿时心花怒发,指着蓝欢欢的白马,小声禀报阿敏道:“贝勒爷,那个女人就是海兰珠,她果然是奸细,竟然放了那个南蛮子小将!”

    “好,这次有证据了!多黑,你带人回去,把这件事散布得人人皆知,爷要这个狐媚子在大营里活不下去!”阿敏拍着大腿,喜不自胜道。

    “听说,那个逼大汗退兵的女人,是南蛮子的奸细,那个女人就是草原上人人皆知,丢人现眼,身败名裂的不祥妖女,大汗被她骗了,要把我们都卖给崇祯!”次日拂晓,后金大营里,顿时乱七八糟,议论纷纷,士兵们七嘴八舌,传播谣言。

    “那个女孩不是奸细,她是科尔沁格格海兰珠,是大汗的最爱!”这时,一个一脸正义的士兵,一本正经地对造谣的奸细说道。

    “呆子,没有人相信她,她自己还骂我们造谣,真是不要脸,她常常在大汗身边吹枕头风,骗得大汗要和明朝和谈了,她就是个奸细!卖国贼!”一脸奸诈的多黑,突然站了起来,大骂大闹起来。

    “多黑大人,那个女人是奸细,现在还在大汗身边打仗?”这时,一名军官奇怪地看着气焰嚣张的多黑,小声问道。

    “大汗已经被那个女人狐媚了,但是那个女人在军中,我们就让她多吃点苦,让她在哪都被排挤,几天后,鼻青脸肿!”多黑歇斯底里地煽动道。

    晚上,千里冰封,寒气凛冽,蓝欢欢穿着昭君熏貂披风,步到帐篷外面,看见一些受伤的士兵,正在痛苦呻吟,她就拿了一些药,和军医一起来到大营,给受伤的士兵医伤,许多伤兵都对蓝欢欢的温暖十分感动,大家都赞扬蓝欢欢。

    “装得道貌岸然,那个女人其实是南蛮子的奸细,我们受伤,都是她害得!”这时一名受伤的军官,故意瞪着怔怔的蓝欢欢,咳嗽几声。

    “那个女人是南蛮子奸细,叫她滚!”突然,几个士兵与那个军官里应外合,突然大声骂道。

    “混账!蓝格格是科尔沁的格格,你们听谁的谣言,胡说八道诬陷格格?”这时,义愤填膺的马瞻超,见有人围攻蓝欢欢,立刻挺身而出,大声训斥那些故意骂人的家伙。

    “马大哥,我们走吧!”蓝欢欢噙着眼泪,故意莞尔一笑道。

    “大汗,我们不能撤兵,现在南蛮子已经外强中干,我们八旗铁骑居高临下再攻一次,就能抓住崇祯那小皇帝,夺了明朝的鸟位!”次日辰时,相信阿敏的谣言,群情激奋的八旗亲贵贝勒,一齐来到皇太极的御营,众人愤懑地向皇太极禀报,请皇太极命令进攻北京。

    “朕正准备和明朝和谈,这些家伙怎么一大早就纷纷反对?”还在帷幕里和蓝欢欢百~万小!说的皇太极,听到外面撕心裂肺的叫声,顿时龙颜大怒,这时马瞻超和荣儿来到皇太极的面前禀报道:“大汗,军中有人造谣,说蓝格格是奸细,怂恿大汗和明朝和谈撤兵,所以那些人一大早就一齐来闹了!”

    “混账!”皇太极,目光如炬,顿时十分愤怒,蓝欢欢目视着皇太极,双眉紧蹙道:“皇太极,若是那些人认为我是奸细的话,我先回盛京吧!”

    “蠢女人,你若是奸细,岂不和袁崇焕一样,也莫须有了吗?”皇太极拉着蓝欢欢,出了大帐,虎步龙行地来到大营,一脸英勇气概地对群情激奋的众人宣布道:“朕今天告诉你们,这位格格是科尔沁大格格海兰珠,也是朕的女人,日后谁还敢造谣,诋毁海兰珠是奸细,朕就命令缉捕他!”

    那些八旗亲贵,见皇太极一脸镇定地宣布,顿时吓得跪在地上。

    皇太极目视着静谧的中热,又意气风发地宣布道:“明日大军进攻京城!”

    次日拂晓,北京城下觱篥和战鼓震天动地,锣鼓喧天,杀声震耳欲聋,八旗大军威风凛凛,总攻北京,一时间大炮惊天动地硝烟弥漫,京城一片火海。

    “皇上,大事不好了,金兵总攻京城了!”乾清宫,正在看奏折的崇祯,突然听到外面炮声惊天动地,顿时十分惊愕,这时,连滚带爬的太监王承恩来到崇祯的面前,跪下禀报道。

    “传旨,命祖大寿为关宁铁骑总兵,率领关宁军守城!”崇祯怒视着王承恩,命内阁拟旨。

    过了半个时辰,战战兢兢的温体仁,失魂落魄地跪在崇祯的脚下,大声禀奏道:“皇上大事不好,祖大寿造反了,这厮和何可纲王承胤等人,率领关宁铁骑主力几万人,竟然在昨晚回关外了!”

    “岂有此理!”崇祯顿时惊得魂飞魄散,暴跳如雷,大声喝道。

    “皇上,祖大寿上了一道奏折,说若是皇上不放袁崇焕出来带兵,他就率领关宁军出关,从此不保大明江山!”周延儒一脸颤抖地高举朝笏道。

    “岂有此理的祖大寿,现在皇太极总攻京城,他竟然带兵跑了,京城没有军队保卫,朕休矣!”崇祯心急如焚,拍案大骂道。

    “皇上,现在只有一个办法,就是命还在牢中的袁崇焕,写信给祖大寿,让祖大寿带兵回京!”钱龙锡建议道。

    “好,朕亲自命袁崇焕写信!”崇祯气得脸色发白道。

    一片漆黑又潮湿的大牢,袁崇焕,一个孤独的影子,映在监狱的壁上,崇祯突然进了大牢,目视着一脸黯然的袁崇焕。

    “大胆反贼袁崇焕,皇上来了,还不行礼?”为虎作伥的锦衣卫,对着袁崇焕,大声咆哮道。

    “袁爱卿,现在祖大寿造反,竟然在国家危若累卵的关键之时,抗旨带兵回了关外,企图谋反,若是祖大寿不回来,京城一定被鞑子攻陷,到时候,民不聊生,朕现在命你,写封信给祖大寿,命他带兵回京,保护京城,若是能打败金兵,朕让你戴罪立功!”崇祯这个人,最好面子,但是在这千钧一发之际,他还是囧着脸,向袁崇焕说道。

    “臣写!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袁崇焕突然回过头,向崇祯叩首道。

    再说祖大寿,听说邹甄突围后,也在通州失踪,朝廷逮捕了袁崇焕和程本直的亲戚朋友,顿时怒火万丈,他和何可纲暗议,率兵退回关外,逼崇祯放出袁督师,大军趁夜撤出京城,回到山海关,但是没有料到,就在这时,前来向他宣布旨意的,竟然是邹甄!

    “邹少侠!”祖大寿看见邹甄,顿时欣喜若狂!

    “祖将军,袁督师让我带一封他的信笺,给你!”邹甄立刻从衣襟里郑重拿出袁崇焕的亲笔信笺,给了祖大寿。

    祖大寿一脸郑重地接过信笺,仔细端详后,顿时泪如雨下,全军大哭。

    “邹少侠,听说你去通州请孙大学士率援兵救京城,你怎么来这里了?”祖大寿噙着热泪,询问邹甄道。

    “祖将军,我和弟兄们从敌营冲出,去了通州,孙大学士已经带兵准备增援京城了,但是他手下只有一千人!所以祖将军,你不能率领关宁铁骑出关,否则,京城一定被敌人攻陷,我大明就灭亡了!”邹甄一脸毅然地对祖大寿说道。

    “邹少侠,崇祯那个昏君,竟然听了几句谣言,就用莫须有的罪证,抓了袁督师,我们若是回去,一定与袁督师一样,进了风波亭!我和何可纲商议带兵回关外,也是想逼崇祯,放了督师!”祖大寿一脸愤懑,慷慨激昂道。

    “祖将军,督师说,若是大明没了,我们就是国家罪人,他个人的生死九牛一毛,但是大明的亿兆百姓,和大明江山,却不能被鞑子蹂躏!”邹甄痛心疾首,心如刀绞,咬牙悲壮地说道。

    “督师!”祖大寿顿时痛不欲生,撕心裂肺一声喝,跪在了地上。

    再说八旗大军,佯攻北京城,故意打了几日,就在此时,孙承宗率领一千骑兵,来到八旗大军的身后,祖大寿和何可纲,邹甄,也率领关宁铁骑,重新回到了京城,与孙承宗会师。

    孙承宗眺望了后金军的大营,竟然发现,后金军已经暗中撤兵,顿时十分惊讶。

    “孙大人,鞑子兵已经暗中撤兵了,皇上安全了!”邹甄目视着孙承宗,大喜过望道。

    “邹少侠,鞑子兵,虽然撤退,但只是运动战,他们知道京城坚固,不容易攻陷,便放弃坚城,迂回进攻京畿的一些小城池,老夫听说,永平和遵化等城,已经被后金兵攻占,那些后金兵在城内贴了告示,妄想占领永平四城,所以我们想打败鞑子兵,一定要从敌后勇敢进攻,收复永平四城,让那些敌人滚出我们大明!”孙承宗大义凛然,足智多谋地捋须道。

    “是,孙大人!”邹甄和祖大寿都一脸精神振奋道。

    再说皇太极,率领大军,一路顺风,安全退回了关外,在永平,他命令三贝勒阿敏和那穆太,阿巴泰等大将,防守永平四城,并且命令军纪严明,那阿敏见皇太极凯旋回了京城,却派自己在永平防守,顿时怒火万丈。

    “二哥,大汗真的听了那个狐媚子的话,率兵退回盛京了,还留我们在永平遵化这些鬼城防守,真是岂有此理!”阿敏手下几名将领,和阿巴泰,心中愤懑地和阿敏喝着大酒,一个个火冒三丈。

    “皇太极真是个怕死鬼,眼睁睁看着明国的京城就要被攻下了,竟然撤兵和谈,上次进攻朝鲜也是,眼看爷就要灭亡朝鲜了,皇太极竟然要爷撤兵,爷想让皇太极在朝鲜给爷封个王爷,皇太极不但不封,还下旨命爷回国,真是一肚子鸟气!”阿敏喝得糊里糊涂,愤愤不平,大声乱骂。

    “二哥,我们索性自己率兵,攻打北京,抓了南蛮子小皇帝,自己在北京当皇帝!”莽古尔泰煽动阿敏道。

    “好,爷自己带兵,夺了南蛮子的皇位!”阿敏得意忘形地仰面大笑道。

    再说孙承宗,请了西洋炮师和大科学家徐光启的弟子孙元化,买了荷兰和英国几十门红夷大炮,带领英勇的明军,和祖大寿反攻永平四城,祖大寿士气勃发,为了戴罪立功,救袁督师出牢,和何可纲邹甄,同舟共济,先攻滦州,明军人喊马嘶,杀声惊天动地!

    “开炮!”目视着滦州城上,耀武扬威的那穆太,祖大寿目光如炬,命令炮兵勇敢开炮,顿时几十门威风八面的红夷大炮炮声如雷,惊天动地,凶猛的炮弹砸在城墙上,铁弹飞炸,炸得后金军鬼哭狼嚎,飞上半空,血肉横飞。

    “杀!”祖大寿一马当先,和邹甄架着云梯,冲上城楼,剑戳刀斫,杀得八旗兵哭爹叫娘,丢盔弃甲,战斗打了三天,后金军惨败!

    “皇上,我们打赢了,孙督师率领祖大寿等将领,在滦州大败后金军,金军已经吓得丢盔弃甲,逃回关外了!”乾清宫,欣喜若狂的太监王承恩,跪在崇祯的面前,兴高采烈地禀报道。

    “好!我大明胜了!”崇祯顿时感到英姿勃发!

    再说皇太极,骑着大白,抱着抿嘴一笑的蓝欢欢,凯旋回到了盛京,听说八旗军在关内打了大胜仗,盛京城到处张灯结彩,人们喜气洋洋,皇太极刚回到皇宫,眉飞色舞的哲哲,珠环翠绕,雍容华服地带领喜花和一群珠光宝气的福晋,郑重地来到皇太极面前,向皇太极欠身庆祝。

    “大汗万岁,大金万岁!”满面春风的哲哲,命令宫人,侍候皇太极进了清宁宫,皇太极眉目欣喜,见清宁宫内,五彩缤纷,不由得龙颜大悦,称赞哲哲道:“哲哲,家有贤妻,朕在外面才能治国平天下!”

    “大汗,听说臣妾那个侄女海兰珠也跟着大汗回来了,恭喜大汗,终于把臣妾这可怜的侄女救回来了!”哲哲一脸贤良淑德,柔声对皇太极说道。

    “哲哲,就是你宰相肚里能撑,宫里,就你不嫉妒,朕已经决定了,等兰儿回宫后,朕就册封兰儿为福晋!”皇太极执着哲哲的芊芊玉指,眉开眼笑道。

    就在这时,哲哲那端庄的一张脸,突然暗暗映了一些阴霾。

    “贱人,竟然死不掉,又回来了!”等皇太极走后,一肚子嫉怒的哲哲顿时大动肝火,对着喜花怒火万丈道。

    “大妃,虽然那个海兰珠回来了,但是奴婢听说,她在前线名声狼藉,有人在前线散布谣言,说海兰珠是南蛮子的奸细,八旗亲贵都对她切齿痛恨,大妃,我们不怕那海兰珠回来,就怕她不回来,一旦她回来,就是请君入瓮,在大妃的控制中!”喜花一脸歹毒地奸笑道。

    “所言甚善,本宫要这个贱人丑态毕露,生不如死!”哲哲咬碎银牙道。

    后宫,书房,蓝欢欢笑靥如花,凝视着皇太极莞尔一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