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七章 家徒四壁
    皇太极下旨,命马瞻超和荣儿保护蓝欢欢回科尔沁,此事被多尔衮知道,多尔衮顿时心如刀绞,立刻跑到了皇太极的书房,向皇太极禀奏道:“八哥,我们不能送蓝格格回科尔沁,你和臣弟都知道,如果送蓝格格回科尔沁,就是送她去鬼地!我们不但不能用蓝格格夺取入关的时间,还可能害死了蓝格格!臣弟请大汗,命臣弟带兵,消灭林丹汗和借赛的联军。”

    “多尔衮,你以为朕不悲哀吗?送兰儿去羁縻林丹汗,朕比谁都痛心疾首,但是为了大金的江山,朕只有割肉!朕这也是拖敌之计,先把兰儿送到科尔沁,让林丹汗自己去科尔沁联姻,这样过了一年,我们打败了关外的祖大寿,就有机会率兵回去将兰儿接回来!”皇太极一脸郑重地对多尔衮说道。

    “八哥,国家大事,为什么让她一个女孩子牺牲,你若是不下旨,我多尔衮自己带几名侍卫去将蓝格格找回来!”多尔衮一脸失控,十分激动道。

    “多尔衮!你就是去也不行了,兰儿的车驾已经走远了!”皇太极目光如炬,心如刀绞地大声道。

    “大妃,海兰珠真的被大汗送走了!这次她回到科尔沁,我们就趁机与科尔沁福晋里应外合,搞死这个贱人!”再说清宁宫,听说蓝欢欢的銮车已经出了盛京,大喜过望的喜花,立刻向哲哲禀报道。

    “这个贱人,原来本宫想派几个刺客,半路就杀了她,但是万一画虎不成反类犬,让大汗大怒,本宫就毁于一旦了,喜花,秘密把本宫的信送给科尔沁福晋,要她在科尔沁也四处散布海兰珠的谣言,只要她一到,就弄得她丢人现眼,若是这个贱人要点脸,自杀,香消玉殒,本宫就不用屠刀了!”哲哲歹毒地诡笑道。

    却说蓝欢欢,黯然神伤地坐在马车内,身边只有紫鹊陪着,马车外,是荣儿和马瞻超。

    “格格,我们总算出那个盛京城了,现在大汗说送格格回去,是为了让格格病好,还有马大人和荣姑娘保护,那些小人不敢伤害我们的!”紫鹊笑靥如花,嘟着嘴幼稚地笑道。

    “科尔沁,前门出虎,后门又进了豹子!”蓝欢欢弱眼横波黯然苦笑道。

    科尔沁,天苍苍野茫茫,蓝欢欢眺望着广袤的大草原,那白云和蓝天,让蓝欢欢突然心中飒爽。

    “妹妹!”科尔沁贝勒吴克善,听说蓝欢欢被送回来了,信息若鲁昂,亲自带人来接蓝欢欢。

    “哥哥!”蓝欢欢虽然冷若冰霜,但是见到吴克善后,突然有感到春天到了。

    科尔沁是蒙古草原最富足的草原之一,这时,赛桑目视着自己的女儿海兰珠,亭亭玉立,花枝招展地立在自己面前,也不由得乐不可支。

    “我的女儿,真是蒙古第一美女!你们瞧瞧,确实是倾国倾城,似乎有些当年东哥格格的丽质,本汗真是骄傲呀!”赛桑眉目欣喜地凝视着弱如春柳的蓝欢欢向他欠身,不由得眉开眼笑道。

    赛桑身边的兖那福晋,却是一脸愠怒,虽然面上还是眉开眼笑,但是心中早就是青筋直爆!

    “福晋,大格格又回来了,而且是大金大汗下旨送回来的,这次我们科尔沁可是丢人现眼呀!”兖那身边的赤老媪,一脸狰狞地对兖那说道。

    “贱人,真是不要脸,本来以为她能在盛京被皇太极册封,当个妃子,本宫也鸡犬升天,却没有料到,她一脸病的被皇太极像扔垃圾一样扔回来了!”兖那顿时凤目圆睁,恼羞成怒道。

    “福晋,大金大汗这次送大格格回来,听说是因为察哈尔林丹汗,想娶大格格,奴婢也没有料到,大格格也像当年的东哥格格,被草原枭雄追逐,我们家大格格真是仙女呀!”赤老媪突然阴阳怪气地笑道。

    “把这个贱人嫁给林丹汗?林丹汗是黄金家族的大汗,现在正在统一蒙古,若是把她嫁给那个饥渴难耐的林丹汗,看她的花容月貌,日后若是被林丹汗宠爱,咸鱼大翻身,本宫和你就倒霉了!”兖那眼睛一转,忐忑不安道。

    “福晋,如果林丹汗真的这么想娶大格格,福晋不如派人去察哈尔,联系林丹汗身边的几位福晋,笼络她们,等那个贱人去了,就让她四面楚歌,让林丹汗的后宫都排挤围攻她,让她完全死心!”赤老媪歹毒地献计道。

    “赤老媪,派人去察哈尔,本宫在察哈尔的确认识察哈尔的娜木钟福晋和囊囊福晋,还有乌拉福晋,这几个福晋,都是林丹汗身边的美人,个个都是天生丽质,林丹汗乃一好色之徒,后宫三千佳丽,最后为了让后宫一团和气,竟然把这几个福晋,同封为王妃,现在若是再来个更年轻的海兰珠,她们能让海兰珠活下去吗?这个贱人,去了察哈尔,也是身败名裂!”兖那穷凶极恶地奸笑道。

    再说蓝欢欢住在自己的大帐篷里,虽然赛桑和吴克善都拿她当掌上明珠,但是蓝欢欢在科尔沁,仍旧像在盛京一样,日夜被人围攻,今日早上,心旷神怡的蓝欢欢,见日上三竿,得瑟地带着紫鹊驾驭着小白,去草原上摘花,没有料到的是,一出去,就遇到一群冷嘲热讽的贵族,瞥着她窃窃私语。

    “格格,福晋一定不会饶过我们的,但是马大人和荣姑娘是大汗派来保护我们的,若是有人胆敢暗中骚扰,破坏我们,我们不如对马大人说!”紫鹊一本正经地对蓝欢欢撅着小嘴道。

    “紫鹊,你马大人马大人,是不是心中有些喜欢马大人?你这个小丫头!”蓝欢欢目视着女儿娇的紫鹊,不由得古灵精怪地用芊芊玉指,点了紫鹊的鼻子。

    “她是科尔沁的不祥妖女,我们不能让她回到科尔沁,萨满法师占卜,要我们烧死这个贱人!”下午,大帐那里,突然有些贵族开始大吵大闹,穷凶极恶群情激奋地围在赛桑的大帐前,震耳欲聋地反对蓝欢欢。

    “一派胡言,本汗的大格格,怎么是不祥妖女,再说要是烧死了她,林丹汗恼羞成怒,派兵进攻我们科尔沁,怎么办?”赛桑心中大怒,目视着那些十分凶狠的贵族,大声斥责道。

    “大汗,就是这个妖女,害得我们科尔沁得罪了林丹汗和大金,若是大汗不相信她是不祥之人,在下建议大汗请萨满巫师占卜,若是海兰珠格格真是祸国祸水,请大汗大义灭亲,烧死这个贱人!”贵族突伯,煽动其他贵族,大声对赛桑喝道。

    “本汗知道了!”赛桑见这些人搞风搞雨,歇斯底里,突然醒悟,立即回到后帐,目光如炬地瞪着珠环翠绕的大福晋兖那,暴跳如雷道:“你这个恶女人,本来本汗这几天就被搞得割须弃袍,你竟然还要害死你的女儿,你真是丧心病狂!”

    “海兰珠不是本宫的女儿,她是雪灾中突然来到帐篷里的,当时臣妾就毛骨悚然,这是个鬼!”兖那歇斯底里地咆哮道。

    “一派胡言!兖那,海兰珠不是你的亲生女儿,那布木布泰是吧,若是你害死了海兰珠,察哈尔林丹汗已经下了聘礼,却没有王妃,一定会暴跳如雷,到时进攻科尔沁,我们就完了,布木布泰和哲哲在大金,若是皇太极听说海兰珠死了,一定也会龙颜大怒,那时候,布木布泰就一定也完了!”赛桑气得脸色苍白道。

    “本宫可以不杀海兰珠,但是大汗把这个野丫头送到察哈尔去!”兖那凤目圆睁道。

    “好,既然你和她不共戴天,我明日就让大金的侍卫,送海兰珠去察哈尔!”赛桑一筹莫展道。

    子夜,蓝欢欢正在睡觉,突然,紫鹊小心翼翼地来到蓝欢欢的面前,小声对蓝欢欢说道:“格格,大事不好,听说大福晋暗中煽动大汗,要趁夜把格格绑上马车,送到察哈尔!奴婢已经禀报马大人了,若是去了察哈尔,我们就毁了,马大人暗中派我扶着格格,趁夜上马车,逃出科尔沁!”

    “紫鹊,我们立刻上马车!”蓝欢欢不由得十分惊愕,立刻蹑手蹑脚与紫鹊出了大帐,来到马车前,荣儿和马瞻超带着侍卫,隐蔽在树林边。

    “马大人,我们趁夜回盛京吗?”蓝欢欢目视着一脸严肃的马瞻超,小声问道。

    “是的,格格,大汗在临走前嘱咐在下,一定要保护格格,若是那个林丹汗真的想夺格格,在下也只有送格格回盛京了!”马瞻超向蓝欢欢拱手道。

    “马大人,我们现在就逃出科尔沁!”蓝欢欢一脸果毅地点头道。

    草原之夜,十分漆黑,荣儿和马瞻超保护着蓝欢欢的马车,小心翼翼出了科尔沁,但是让他没有想到的是,就在这时,背后人喊马嘶,火光熠熠。

    “马瞻超,科尔沁来追我们了!”荣儿十分精明,眺望身后的人马,立即对马瞻超说道。

    “荣儿,你保护格格先逃,我带人挡住他们!”马瞻超一脸毅然,目视着荣儿,小声嘱咐道。

    “马瞻超,不要和科尔沁打仗!”荣儿凝视着马瞻超,一本正经地对马瞻超说道。

    “我们不和科尔沁的打仗!”马瞻超点头,迅速勒转马头,带领一群侍卫,挡在了大路上。

    再说荣儿,率领几个侍卫,保护蓝欢欢的马车,向盛京的东方驰骋,在拂晓时,马车行驶到树林中,突然,一群黑衣刺客从树上跳下,向侍卫凶猛攻击。

    “弟兄们,挡住这些刺客!”荣儿仔细看着这些刺客,突然发现这些刺客手中用的都是蒙古弯刀,顿时大惊失色,立刻命令侍卫保护蓝欢欢的马车。

    但是,荣儿身边的侍卫只有几名,而这些黑衣刺客,却越来越多,短兵相接半个时辰,荣儿和侍卫,都被这些刺客挟持!

    “哈哈哈,蓝格格,在这千钧一发之际,仍然是爷救了你!”这时,得意忘形的借赛,气焰嚣张地驾驭着战马,三角眼一眯,鹰钩鼻一仰,八字胡春风满面,来到了蓝欢欢的马车前。

    “借赛,你这个小人,竟然带兵逃出大金!”蓝欢欢掀开帷幕,柳眉倒竖,嗔怒道。

    “皇太极想兔死狗烹,把爷和阿敏一起杀了,爷是精明的人,早就带兵跑了,现在要回多罗特,东山再起,重新当多罗特大汗!”借赛趾高气昂道。

    “借赛,你不许杀我手下的人!”蓝欢欢目视着被刀架住粉颈的荣儿,一本正经地对借赛说道。

    “好,来人,把金国的人都放了!”借赛仰面狂笑道。

    “格格,我不能走,留你一个被奸贼挟持!”荣儿柳眉倒竖,目视着蓝欢欢,心急如焚道。

    “荣儿姐姐,你立即回盛京,告诉大汗,我被借赛当人质了!”蓝欢欢凝视着荣儿,镇定地说道。

    “弟兄们,我们回去!”荣儿立刻飞上战马,率领侍卫回了盛京。

    “哈哈哈,蓝格格,科尔沁的人要杀你,林丹汗又想娶你,但是那个家伙后宫有佳丽三千,你去了察哈尔,一定被那些林丹汗的女人们围攻,所以你上策是与爷一起回多罗特!”借赛仰面狂笑道。

    “借赛,你不逼本姑娘当你的王妃?”蓝欢欢一身是胆地目视着借赛质问道。

    “不,你是草原第一美人,爷怎么能这样就娶你,那林丹汗也不会饶爷,再说,爷也需要你这么个冰雪聪明,足智多谋的美人!爷不会逼你嫁给爷的!”借赛得意忘形地大笑道。

    “一言既出驷马难追!”蓝欢欢目视着借赛,一脸大义道。

    再说蓝欢欢与紫鹊,坐在马车里,与借赛的大军回了多罗特,借赛派人觐见北京的崇祯皇帝,投靠大明,崇祯册封借赛为多罗特大汗,这借赛便得意忘形,在多罗特厉兵秣马,第二年,天聪四年,公元1630年,大金天聪汗皇太极,率领大军进攻关外的明军前沿阵地大凌河,皇太极励精图治,选拔人才,学习明朝铸造了西洋红夷大炮,计划围点打援。围攻祖大寿防守的大凌河,明朝皇帝崇祯,立刻命令各地增援大凌河,而借赛,也气焰嚣张地带领他的骑兵,如狼似虎地去大凌河,企图趁火打劫。

    “借赛,你要去增援大凌河,我却认为,你是一去不复返!”蓝欢欢目视着飞扬跋扈的借赛,十分精明地对借赛说道。

    “蓝格格,明朝和后金在关外大战,这机不可失,爷正好带领骑兵去明朝趁火打劫,为什么不能去?”借赛有些奇怪地问道。

    “借赛,皇太极就是计划围点打援,包围大凌河,要对祖大寿进行持久围攻,你带兵去增援,不是请君入瓮了吗?”蓝欢欢胸有成竹地对借赛说道。

    “但是蓝格格,明朝皇帝给我们钱,给我们粮食,若是我们这次不增援,明朝皇帝不是会骂我们忘恩负义吗?”借赛一筹莫展道。

    “借赛,那就假打,率领大军去大凌河,逼近大凌河,但是不增援!”蓝欢欢熠熠生辉地对借赛说道。

    “此言甚善!蓝格格,我们就去大凌河,坐观成败!”借赛顿时茅塞顿开,欣喜若狂道。

    “皇太极,这是一个机会,若是我能骗这个糊涂的借赛去大凌河,我就能再次回去,我要回家,你就是我的家!”蓝欢欢秋波熠熠,双眉紧蹙地眺望着帷幕外长叹道。

    再说大凌河,雄才大略的皇太极,率领各旗勇猛的八旗兵,用大炮围攻大凌河,在大凌河外挖掘了三道壕沟,准备持久围困大凌河,去年,明朝兵部尚书孙承宗,被奸佞弹劾,回到了北京,在临走前,孙承宗命祖大寿在宁锦防线外,继续修一座城池,名叫大凌河城,计划,楔入后金的阵地,皇太极知道后,明白这是大金的后患,先发制人,带兵围困大凌河,在祖大寿还没有筑好城池前,把祖大寿围在城中,双方对峙,一直打了半年,现在大凌河粮尽弹绝,城中已经在人吃人!

    “大汗,祖大寿被我们包围在城中,不但是他和何可纲,关宁铁骑几乎都被我们围在城内了,现在我们是不是进攻?”贝勒岳托,来到皇太极的大帐内,向皇太极禀报道。

    “不,我们仍然要只围不攻,等待明军主力来增援!”皇太极胸有成竹道。

    “禀报大汗,大凌河城外,发现多罗特贝勒借赛的几万骑兵!”就在这时,马瞻超来到皇太极的面前,打千禀报道。

    “借赛?这个狗贼竟敢带兵来了。马瞻超,蓝格格是不是也在他的大营里?”皇太极一听借赛,顿时拍案而起,目光炯炯地目视着马瞻超问道。

    “大汗,臣也猜测格格就在借赛的大营内,那借赛虽然带兵增援大凌河,但是他却驻跸在城外,坐观成败!”马瞻超拱手道。

    “哈哈,一定是兰儿那个鬼丫头,说的天花乱坠,竟然骗那个借赛不敢增援!”皇太极突然恍然大悟,捂嘴一笑道。

    “大汗,我们是不是进攻借赛,救格格?”马瞻超询问皇太极道。

    “不,让那个借赛继续在那守株待兔,我们也不能打草惊蛇,现在,明军的主力,我们还没有歼灭!”皇太极沉着地说道。

    “借赛,你为什么率兵驻跸在城外,作壁上观?”再说借赛大营外,突然怒火万丈地冲进来一名青年明朝将领,冲到了借赛的面前。

    借赛目视着这名清秀的明军将领,突然奸笑一声,拱手谄媚道:“原来是邹甄小将军,那皇太极精灵鬼怪,诡计多端,我们若是没有与你们天朝大军会师,怎敢擅自进皇太极的陷阱?”

    “借赛,我看你是想坐山观虎斗,趁火打劫,本总兵命令你,立即率兵,配合我大军,进攻八旗军阵地,解大凌河之围!”邹甄一脸大义凛然道。

    “邹大哥!”就在这时,满面春风,眉飞色舞的蓝欢欢,大喜过望地出了屏风,盈盈地来到了邹甄的面前!

    “蓝格格!”邹甄定睛一瞧,见是蓝欢欢,不由得眉开眼笑。

    “邹将军,原来你和蓝格格认得,蓝格格认为,这皇太极围而不打大凌河,是想引诱我大军主力,然后围点打援,所以本贝勒没有造次。”借赛唱了一个大诺,仰面大笑道。

    “借赛,兵贵神速,我们现在要立刻率兵进攻皇太极,否则,大凌河城内的我军,就要全部饿死!”邹甄怒视着借赛拱手道。

    借赛忐忑不安地瞥了瞥蓝欢欢,蓝欢欢凝视着邹甄,嫣然一笑道:“邹大哥,吴襄和宋伟,张云的主力,已经向八旗军进攻!”

    “蓝格格,我们上山丘眺望!”邹甄一脸郑重,拱手目视着蓝欢欢道。

    蓝欢欢抿嘴一笑,与邹甄和借赛,上了山丘,蓝欢欢柳眉春山,眺望大凌河城。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