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一章 被掠
    蓝欢欢和邹甄,出了盛京,她虽然痛心疾首黯然神伤,但是她没有想到,这个让人毛骨悚然的世上,将要给她一次痛不欲生的虐待!

    “蓝姑娘,何可纲,何兄弟是你帮的埋葬的吧,”邹甄目视着双眉紧蹙的蓝欢欢,舒然询问蓝欢欢道。

    “是,何兄弟为了大明百姓牺牲了!”蓝欢欢长叹一声道。

    “这些年,袁督师被奸贼污蔑造谣,在风波亭内莫须有而死,孙大人被贬黜回乡了,祖将军逃回了锦州,何兄弟也报国就义,大明朝现在四处都有人揭竿而起,蓝姑娘,说真的,我真的觉得毛骨悚绕,大明朝会不会灭亡,若是大明朝真的外强中干,行将就木,天下的百姓一定是饿殍遍野!”邹甄心如刀绞,皱眉目视着一本正经的蓝欢欢。

    “邹大哥,天下是百姓的,而君王,只是为百姓做事的人,大明朝会亡,但是天下百姓不会亡,我华夏会长久!”蓝欢欢一脸果毅地凝视着望洋兴叹的邹甄道。

    “对,大明亡,但是天下不会亡,逝者如斯夫!”邹甄凝视着蓝欢欢忽然欣然一笑。

    再说蓝欢欢和邹甄,南下去山海关,今日铅云低垂,彤云雾霾,大家驾驭着战马,暂时在关外驻跸,却没有想到,在子夜,遇到了一支大军!

    “将军,斥候禀报,石河外有大队铁骑,正在追击我们!”侍卫佘崇,拱手向邹甄禀道。

    “难道是皇太极带兵来追杀我们了?”邹甄不由得心中大惊。

    “将军,斥候调查,那支兵马好像不是八旗军,但是他们都是铁骑,在下思忖,这些人可能是察哈尔的铁骑!”佘崇忐忑不安地禀报道。

    “察哈尔?佘崇,你命令将士们,居安思危,防守我们的大营!”邹甄双眉紧锁,对佘崇说道。

    子夜,突然大营外人哈马斯,万马奔腾,排山倒海一样的铁骑,向邹甄的大营猛冲,顿时大营内外,一片溃乱。

    “将军,察哈尔铁骑围攻我们大营,故意侵犯山海关,我们快跑吧!”焦头烂额的佘崇,冲进大营,向邹甄拱手禀报道。

    “佘崇,去保护蓝姑娘!”邹甄顿时忧心忡忡,立刻与佘崇出了大营,去蓝欢欢小憩的营帐。

    “呔!南蛮子,我们大汗下令只要蓝格格,你们送出蓝格格,大汗下旨饶你们一命!”就在这时,突然邹甄的面前,一声炮响,杀出一员如狼似虎的大将,用大刀指着邹甄,大声喝道。

    “混账,你们大汗,难道是察哈尔林丹汗?”邹甄怒发冲冠,不卑不亢地怒视着这员大将。

    “爷是大汗身边的大将先也,大汗这次来山海关,就是知道蓝格格在你的营中,赶紧交出,否则要你不得好死!”蒙古大将大声恐吓道。

    “先也,不要杀他们!我蓝欢欢愿意和你们大汗回去!”就在这时,正气凛然,一身是胆的蓝欢欢,冷若寒霜,身穿褙子裙,盈盈步到先也的面前。

    “蓝姑娘,你不是想回故乡吗?我邹甄就是拼死,也不能把你卖了!”邹甄心如刀绞,怒发冲冠,慷慨激昂地挡在蓝欢欢的面前。

    “邹大哥,你是一位爱国爱民的英雄,你不该死,回大明,力挽狂澜,保护天下的百姓!”蓝欢欢义正言辞,杏眼圆睁,凝视着满腔悲壮的邹甄,正气凛然地请轻启丹唇道!

    “好!”就在这时,一个雍容华服,一嘴络腮胡子,戴着汗帽的中年男子,抚掌大笑,从战车上虎步龙行地步下,来到了蓝欢欢的面前。

    蓝欢欢冷冷目视着这名穿着熏貂披风大氅的男子,仰面笑道:“若非你是察哈尔的大汗,林丹汗?”

    “对,本汗就是林丹,蓝格格,几年前,本汗给科尔沁下了聘礼,要正大光明地娶你做王妃,但是你竟然逃婚了,后来,借赛那个笨蛋,又想把你献给本汗,但是,借赛后来送你回盛京了,皇太极当初为了抢时间进攻明朝,想利用你做美人计,将你送回了科尔沁,但是,你又逃回去了,朕的小美人,本汗为了你,魂牵梦绕,追了这么多年,这次,你一定要陪着本汗,回到察哈尔,本汗要封你王妃,让你下辈子富贵荣华!”林丹汗仰面大笑道。

    “大汗,小女知道,你自称是成吉思汗的后人,统一蒙古的汗王,而小女只是一个身败名裂,被千夫所指,被谣言污蔑得丑态毕露的不祥女人,大汗为什么还要这么疯狂地追我,娶我?”蓝欢欢不卑不亢,柳眉倒竖,目视着威风赫赫的林丹汗。

    “你是我草原第一美女,是大元的福女!朕的萨满巫师已经占卜过了,能娶到你的君王,能统一蒙古得到天下!”林丹汗狼子野心地大笑道。

    “哈哈哈,真是好笑,科尔沁的萨满巫师占卜,说我是不祥妖女,而大汗却占卜说我是福女?莫非,要把我蓝欢欢撕成两片?”蓝欢欢仰面大笑道。

    “你的真名叫蓝欢欢?”林丹汗诧异地目视着一脸毅然的蓝欢欢,奇怪地问道。

    “本姑娘的真名叫海兰珠!”蓝欢欢镇定自若道。

    “好,海兰珠,本汗册封你为大妃,与本汗一起回察哈尔吧!”林丹汗大喜过望道。

    气势汹汹的察哈尔铁骑撤退了,邹甄满腔悲恸,眼睁睁目视着蓝欢欢被林丹汗带走,不由得痛不欲生。

    “将军,蓝格格为了保护我们,与林丹汗走了,我们现在是进关,还是?”佘崇询问邹甄道。

    “佘崇,我写一封信,你秘密去盛京,把这封信送给皇太极!”邹甄目视着佘崇叮嘱道。

    再说皇太极,自打蓝欢欢失踪后,一直黯然神伤,日日派人去郊外四处找蓝欢欢,这日,突然一只信鸽,落在皇太极的书桌前,皇太极顿时十分惊愕,立刻端详着这只信鸽,打开了信鸽脚上的一封信。

    “蓝格格被林丹汗绑架,请大汗迅速去救!”看了信笺后,皇太极顿时如同五雷轰顶,就在这时,焦头烂额的马瞻超和荣儿回到了书房,向皇太极拱手禀报道:“大汗,蓝格格被林丹汗抢走了,臣等潜入到察哈尔的军队里,企图趁机救出蓝格格,但是却被察哈尔铁骑发现,双方激战,臣等突围回京,部下全部阵亡!”

    “林丹汗!竟敢绑架朕的兰儿!”皇太极顿时大动肝火,怒不可遏,拍案而起。

    “大汗,这林丹汗后宫有妃嫔几百,蓝格格被绑架到察哈尔,一定被林丹汗这个淫贼虐待,臣等建议大汗,立即派兵去救!”马瞻超一本正经地打千道。

    “大汗,为了兰儿一个小女子,而派兵进攻察哈尔,臣妾以为,太鲁莽了!”回到清宁宫,哲哲听了皇太极的话后,顿时一筹莫展,劝说皇太极道。

    “朕不但要派兵,还要御驾亲征!”皇太极目光如炬,斩钉截铁地说道。

    “大汗,您要为了兰儿御驾亲征,朝中百官一定会反对的!”哲哲见皇太极这样怒发冲冠,不由得惊慌失措道。

    “哲哲,朕讨伐察哈尔,不单是为了兰儿,那林丹汗,夜郎自大,狼子野心,勾结明朝,妄想重建大元王朝,是我大金的大敌,林丹汗这几年,仗着兵多将广,常常侵略别的蒙古部落,朕正好趁机一不做二不休,联盟蒙古各个部落,一起讨伐林丹汗!”皇太极一脸雄才大略道。

    次日,崇政殿,皇太极正襟危坐,宣布要率领八旗大军御驾亲征,讨伐林丹汗,八旗亲贵,已经听了皇太极为蓝欢欢出兵的谣言,一个个七嘴八舌,窃窃私语,这时,血气方刚的多尔衮,鹤立鸡群,挺身而出,郑重地跪在皇太极的面前,毛遂自荐,愿意与皇太极一起讨伐林丹汗!

    “好,朕的巴图鲁,十四弟,真是少年英雄,朕一言九鼎,三日后,率兵西征,联盟各蒙古部落,昭告天下,征讨林丹汗!”皇太极英姿勃发,欣喜若狂道。

    “哥,现在八旗亲贵,到处有人传播谣言,说皇太极西征林丹汗,是为了救他的女人海兰珠,我想,我们出其不意,趁机联合亲贵,一起反对皇太极,而你今天早朝,却首先出来,支持皇太极,你是不是也为了蓝格格?”下朝后,十五贝勒多铎,愠怒地目视着多尔衮,大声质问道。

    “多铎,我们的额娘当年被逼死,就是因为我们没有军功,这次西征,就是我们让皇太极相信我们,夺到兵权的最好时机,你不要乱想,三天后,我们兄弟还要在战场上勠力同心!”多尔衮目视着一脸愤懑的多铎,笑容可掬,苦口婆心道。

    三日后,后金天聪六年,公元1632年秋,天聪汗皇太极,与科尔沁多罗特等蒙古部落,盟于科尔沁,昭告天下,讨伐林丹汗,八旗大军,威风凛凛,人喊马嘶,向察哈尔进攻,不可一世的林丹汗,这时却带着蓝欢欢,欣喜若狂地回到了察哈尔王庭。

    “先也,婚礼办的要风风光光,朕的大妃,一定要珠光宝气!眉飞色舞!”乐不可支的林丹汗,叫来了部将先也,嘱咐先也道。

    这察哈尔,确实奢侈,大婚全部都用豪华的金器,王庭的宫殿,张灯结彩,喜气洋洋,蓝欢欢虽然想逃,但是却被侍卫紧紧监视。

    “大妃,请穿上吉服!”这时,一群一本正经的丫头,郑重地在外欠身,向蓝欢欢禀报道。

    “格格!”就在这时,一名穿着红衣的丫头,郑重地呈着吉服,跪在了蓝欢欢的面前。

    “紫鹊!你怎么也来到察哈尔了?”蓝欢欢感到这个丫头面善,仔细端详,不由得心花怒发,乐不可支地询问紫鹊道。

    紫鹊秋波弯弯,喜滋滋地对蓝欢欢说道:“格格,那天在关外,听说你被林丹汗挟持了,紫鹊就追着察哈尔的大军,潜入奴隶营,化妆成林丹汗的宫女,格格,紫鹊会保护你的!”

    “紫鹊,你和我在王庭,林丹汗那个坏蛋想碰我,我就杀了他!”蓝欢欢柳眉如剑,凝视着紫鹊,悠然一笑道。

    傍晚,王庭进行奢侈的合卺礼,蓝欢欢穿着吉服,娉婷地坐在炕上,珠环翠绕,还盖着流苏。

    林丹汗眉开眼笑地进了洞房,目视着倾国倾城的蓝欢欢,虽然眉飞色舞,但是却没有步到蓝欢欢的面前。

    “大汗,海兰珠这个丫头,虽然是您的福女,但是萨满巫师占卜过,福女在洞房当晚,不能与大汗合卺,否则会颠倒大地,察哈尔将有雪灾!”林丹汗凝视着蓝欢欢,脑中突然想起娜木钟王妃语重心长的话。

    “这个林丹汗,听说他是一个好色的昏庸君王,但是今晚却进入洞房,鸦雀无声,真是奇怪!”蓝欢欢镇定地坐在炕上,头上盖着红色的流苏盖头,却一直没有发现那林丹汗掀开自己的盖头,不由得十分奇怪。

    “蓝格格,朕今晚,虽然与你行了合卺礼,但是,朕今晚不与你洞房,你休息吧!”林丹汗目视着弱眼横波的蓝欢欢,突然大声说道。

    “王妃,哲哲大妃的计谋真是一帆风顺,大汗竟然被骗得不敢与那贱人洞房了!大婚子夜,大汗竟然没有与新王妃合卺,这个流言,必让这个贱人丢人现眼,人人讥笑!”王庭的后宫,得意忘形的宫人达闵,向柳眉春山,杏眼狡狯的王妃娜木钟,欠身禀报道。

    娜木钟,是蓝欢欢来到察哈尔之前的察哈尔第一美人,被林丹汗册封为王妃,现在被林丹汗专宠,与林丹汗的大妃囊囊暗中尔虞我诈,鸡争鸭夺,自打哲哲派了喜花,暗中给娜木钟送了消息后,娜木钟知道林丹汗终于把他魂牵梦绕的草原第一美人海兰珠接回了察哈尔,顿时心中十分嫉怒,把蓝欢欢看成了她的大患,而哲哲秘密派喜花送了她许多金银首饰,早就笼络了囊囊和她娜木钟,所以蓝欢欢大婚的第一天,她就被那些暗中围攻她的后宫妃嫔,看做最大敌人而不共戴天!

    “你有没有听说,新来的王妃大婚之夜,大汗都没有宠幸,真是丢人呀!”拂晓,蓝欢欢梳洗戴了首饰,花枝招展地和紫鹊出了寝宫,突然遇见一群大笑大闹的妇人,用讥笑地眼睛瞪着怔怔的蓝欢欢,然后冷嘲热讽地走了。

    “格格,我们刚到察哈尔,怎么这里也和盛京一样,好像有人传播我们的谣言?”紫鹊毛骨悚然地小声对蓝欢欢说道。

    “紫鹊,哲哲是科尔沁的大格格,上回我听多尔衮说,察哈尔的娜木钟王妃,是她未出阁前的闺蜜,我想,哲哲一定是听说了我被挟持到察哈尔,企图勾结娜木钟,把我害死在察哈尔,昨晚林丹汗之所以不敢进洞房,就是被娜木钟的谣言骗了!”蓝欢欢一脸郑重地目视着紫鹊道。

    “我到哪,哲哲就追杀到哪,她真是太丧心病狂了!”紫鹊不由得两腿颤抖道。

    “不但是哲哲,我想暗中想害死我们的人,不只有哲哲,必定还有他人!”蓝欢欢罥烟眉紧蹙道。

    “还有想害死我们的人,难道是盛京的那些福晋?八旗亲贵,哈达公主莽古济的人?”紫鹊忐忑不安道。

    “虽然我想不到,但是我希望,千万不要是她!”蓝欢欢心中十分的悲恸道。

    “海兰珠王妃,虽然大汗要册封你为新的大妃,但是在大汗下旨前,本宫仍然是察哈尔的大妃,今日辰时,人家都来请安了,你这个新的,为什么不来请安?”蓝欢欢和紫鹊,一本正经地来到大妃的寝宫,觐见囊囊福晋,但是囊囊福晋,却派嬷嬷乌拉妪,耀武扬威地出了帷幕,张牙舞爪地叱骂了蓝欢欢和紫鹊。

    “禀奏大妃,臣妾虽然是新王妃,但是今晨没有人告诉臣妾,要去大妃宫中请安!”蓝欢欢倔强地回答道。

    “算了,你是大汗的新王妃,今天回去,明天辰时,一定要第一个来请安!”囊囊福晋,在帷幕内,笑容可掬地轻启丹唇道。

    蓝欢欢和紫鹊,怏怏不乐地回去寝宫,突然面前,又来了几个命妇对着她们一顿七嘴八舌,指着嘲笑。

    蓝欢欢目视着紫鹊,步进了寝宫,林丹汗坐在寝宫的软榻上,眉开眼笑地目视着蓝欢欢。

    “大汗!你下朝了?”蓝欢欢窈窕欠身道。

    “蓝格格,朕听说有人企图欺负你,所以派了侍卫,在你的寝宫外保护!”林丹汗目视着蓝欢欢,眉飞色舞道。

    “大汗今日要在臣妾的寝宫吗?”蓝欢欢质问林丹汗道。

    “朕今日要宠幸你!”林丹汗喜上眉梢道。

    蓝欢欢突然拔出凛冽的匕首,架在了自己的玉颈上,杏眼圆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