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二章 察哈尔王庭
    “兰儿,把匕首放下!”林丹汗十分震惊地看着蓝欢欢把匕首架在自己的粉颈上,不由得肝胆俱裂,颤抖地喊道。

    “大汗,兰儿的人是皇太极的,心也是皇太极的,若是你要侮辱兰儿,那我海兰珠只能宁为玉碎不为瓦全!”蓝欢欢凤目圆睁,一脸坚贞地目视着林丹汗,大义凌人地说道。

    “海兰珠,你先把匕首放心,本汗今日不与你合卺!”林丹汗虽然气得青筋直爆,但是注视着蓝欢欢拼死的样子,只好黯然安慰道。

    次日王庭后宫,蓝欢欢昨晚抗上的拼命传说,立刻在宫里传了起来,而且是三人成虎。

    “达闵,你派人传播谣言,说海兰珠是皇太极的奸细,她早就是皇太极的妃子,一个残花败柳,昨晚竟然刺杀大汗!”听到传说的娜木钟,自鸣得意,立刻叮嘱宫人达闵道。

    “王妃,我们传播的谣言,真是十分成功,到处搞得假象,就像真的一样,现在王庭内的人,应该都知道,这个海兰珠是金国的奸细,而且她的那些丑事,已经是人人皆知,日后就算大汗宠爱她,想起那些谣言,她也是个残花败柳!”达闵歹毒地奸笑道。

    “哈哈哈,达闵,本宫治人的本事,比那个哲哲精明吗?”得意忘形的美女蛇娜木钟柳眉狡狯,目视着一脸谄媚的达闵道。

    “王妃千岁,那个哲哲,岂能比王妃?”达闵谄媚地诡笑道。

    却说蓝欢欢,大婚之夜,用匕首逼林丹汗出了洞房,此事不翼而飞,王庭中的贵族,个个传说,有赞扬蓝欢欢贞洁的,也有的大骂蓝欢欢鲜廉寡耻!

    拂晓,蓝欢欢跟着林丹汗,出了后宫,一身吉服,珠环翠绕,王庭中的察哈尔贵族贵妇,瞥着蓝欢欢,指指戳戳,七嘴八舌。

    “这个女人,真是丑态毕露,太不要脸!科尔沁的不祥之人,竟然狐媚大汗,真是该死!扫把星!”暗暗的臭骂,萦绕在蓝欢欢的耳朵里,让蓝欢欢心中想吐。

    “本汗今日下旨,册封科尔沁格格海兰珠为大妃,日后统摄六宫!”林丹汗不可一世地正襟危坐在金椅上,郑重地命令道。

    “大汗,囊囊福晋现在仍是大妃,土门福晋,也是大妃,大汗却下旨,让海兰珠大妃统摄六宫,臣等请问大汗,海兰珠大妃,是汉人的皇后吗?”先也诧异地询问道。

    “对,海兰珠大妃以后是王庭最大的大妃!”林丹汗宣布道。

    “岂有此理,听说后金皇太极正联盟科尔沁和科飒沁等部讨伐我们,大汗却竟然立科尔沁的大格格当大妃?这不是帮仇敌吗?”察哈尔贵族,顿时一片混乱,议论纷纷。

    “混账!真是没有想到,原来以为这个贱人逼走大汗,大汗一定怒火万丈,没想到她竟然后来居上,被大汗立为唯一的大妃,我们姐妹日后还要被她管理,真是岂有此理!”听说林丹汗在王庭下旨的传说后,娜木钟顿时恼羞成怒,大动肝火。

    “妹妹,大汗疯了吗?这个贱人已经是残花败柳,整个察哈尔没有人不知道,她这么名声狼藉,大汗不但不处治她,竟然还册封她?妹妹,我们真是丢人现眼!”过了半晌,大哭大闹的囊囊福晋,泪流满面地冲到娜木钟的寝宫里。

    “姐姐,真是鹬蚌相争渔翁得利,从前,我们姐妹在后宫争夺,过了这么些年,大汗的心,不但没有用到我们身上,我们竟然还不如一个科尔沁不要的贱人,以后我们一定要同舟共济!”娜木钟泪如雨下,劝说囊囊福晋道。

    “这个贱人,本宫与她势不两立!”囊囊福晋凤目圆睁道。

    “姐姐,大汗立这个贱人当大妃,现在王庭内的贵族,都是群情激奋,我们再落井下石,派人把海兰珠的一些谣言,到处散布,弄得她身败名裂,我看她怎么统摄六宫!”娜木钟眼睛一转,出了一个奸计!

    “科尔沁不要的格格,大汗像捡垃圾一样把她捡回来,她竟然要当主子了,丢人现眼!”王庭的后宫,霎时间,流言蜚语,三人成虎。

    “大汗,现在王庭的贵族都在挂羊头卖狗肉,用这件事围攻你,你为什么要立一个违逆你的女人当大妃?”后宫,蓝欢欢一脸冷若冰霜地目视着林丹汗,冷笑着质问道。

    “兰儿,因为你是本汗的天之骄女,你是本汗统一蒙古的福女,这么多年,本汗为了夺到你,到处打仗,到处寻你,本汗也想借此事,控制王庭的大权!”林丹汗直肠子地对蓝欢欢说道。

    “大汗,你要借封我为大妃此事,王庭,把大权控制在自己一个人的手中?”蓝欢欢恍然大悟,震惊地凝视着一脸野心勃勃的林丹汗,不寒而栗道。

    “是!难道本汗册封一个自己最喜欢的女人,那些家伙都要反对吗?兰儿,本汗是成吉思汗的后人,就要威风八面,朕不但要立你为大妃,还要立你为后!”林丹汗突然冲到蓝欢欢的眼前,冲动地抓住蓝欢欢的素手。

    “大汗,你要立我为后,但是我日后会拼死跑出察哈尔,回到皇太极的怀中!”蓝欢欢一脸毅然地目视着激动的林丹汗。

    “哼哼,海兰珠,你眼睁睁地看着,本汗要亲自打败皇太极!”林丹汗仰面大笑道。

    “王妃,我们去监视后宫的人禀报,昨晚,大汗又没有招幸海兰珠大妃!”次日辰时,得意忘形的宫人,来到娜木钟的面前,欠身禀报道。

    “达闵,我们散布的谣言,现在是满城风雨,大汗一定是心中有些狐疑了!”娜木钟血红的朱唇诡异一笑道。

    “王妃,大汗不招幸海兰珠,奴婢思忖,不是狐疑海兰珠,而是心中尊重海兰珠!这个女人,竟然让有三千后宫的大汗也尊敬,真是让人毛骨悚然呀!”达闵战栗道。

    “达闵,我们要继续在王庭传播海兰珠的谣言,我们每天都破坏干扰,大汗总有一日会讨厌这个女人,到时候,我们让这个贱人四面楚歌!”娜木钟咬碎银牙,歹毒地奸笑道。

    “大汗,我已经决定了,同意统摄六宫!”一夜后,弱眼横波,忧心忡忡的蓝欢欢,突然出了帷幕,目视着睡在帷幕外的林丹汗,斩钉截铁地说道。

    “是吗?兰儿,你同意做本汗的大妃了?”林丹汗顿时欣喜若狂,眉目欣喜地跳了起来。

    “大汗,你知道我为什么同意统摄六宫吗?”蓝欢欢语重心长地凝视着眉飞色舞的林丹汗道。

    “你说!”林丹汗喜上眉梢道。

    “因为我亲眼看见,名声赫赫的察哈尔王庭,后宫佳丽三千,但是却是祸起萧墙,那些位卑人轻的奴婢,过得是阴曹地府一样的生活!”蓝欢欢大义凛然地目视着惊诧的林丹汗,慷慨激昂地轻启丹唇道。

    “奴婢?兰儿,你竟然要多管闲事?”林丹汗十分惊愕地笑道。

    “大汗,昨日,我在寝宫里,听见下人的辛者库,有人惨叫,我就小心翼翼地去了附近的辛者库,你看,这是某位主子用来惩罚奴婢的烙铁!”蓝欢欢噙着泪水,突然从身边,紧紧地拿着快血迹斑斑的烙铁,呈现在林丹汗的面前。

    “兰儿,这是什么东西,怎么这么难闻?”烙铁上的肉焦臭味,熏得林丹汗咳嗽起来。

    “大汗,我告诉你,你后宫的某位主子,见到一名漂亮的奴婢,被大汗看了半晌,竟然气急败坏,不但毒打了那名奴婢,还派奴才用这块烧红了的烙铁,烙她的身子,那名奴婢,已经被虐待死了!”蓝欢欢义愤填膺地郑重说道。

    “谁?这个用烙铁烙杀奴婢的是谁?”林丹汗顿时吓得毛骨悚然,大声质问道。

    “大汗,这里不是我的世界,但是我也没有想到,这个世界,竟然是如此的恐怖!你册封我做大妃,我同意,从今日起,我要统摄六宫,下一道懿旨,从今日,后宫的所有王妃,和察哈尔的所有贵族,都不许随便虐杀奴婢,杀人治罪!”蓝欢欢大义凛然道。

    “格格!”蓝欢欢身边的紫鹊,凝视着一脸拼死的蓝欢欢,顿时泪流满面。

    “好,兰儿,从今日起,你是后宫唯一的大妃!”林丹汗目视着蓝欢欢,突然哭笑道。

    一个月后,自从蓝欢欢被册封为察哈尔王后后,统摄后宫,惩治恶贼,保护奴婢,锄强扶弱,并团结后宫王妃,竟然人人佩服,个个喜悦,那娜木钟和囊囊,不但没有因为蓝欢欢被册封王后而倒霉,反而被林丹汗每日宠幸,大家都乐不可支,察哈尔那些暗中围攻蓝欢欢的人,慢慢的鸦雀无声,这件事传到盛京,哲哲听了后,不由得忧心忡忡,恼羞成怒。

    “岂有此理,这个贱人竟然在察哈尔笼络人心,坐稳了位子,若是日后她在察哈尔当了王后,本宫岂不是不能控制她了?”哲哲凤目圆睁,怒视着慌慌张张的喜花,气急败坏道。

    “姑姑,您别生气,大汗不是又要讨伐察哈尔了吗?”哲哲身边的布木布泰,瞪着圆圆的眼睛,小声劝慰哲哲道。

    “这个贱人,本宫就是不想让她高兴!喜花,再派人去察哈尔,收买娜木钟,囊囊,立刻去破坏,本宫要她当不了人,要她千夫所指,要她身败名裂,永远一个人!”歇斯底里的哲哲,撕心裂肺地大吼道。

    “是,大妃!”喜花吓得失魂落魄,连滚带爬地出了寝宫。

    次日,盛京崇政殿,贝勒阿巴泰等人,抱拳禀奏威风凛凛的皇太极,请皇太极再次御驾亲征!

    “大汗,上次春天,我们征讨察哈尔,因为粮尽弹绝而撤退,现在已经到了秋天,草绿马肥,臣等劝大汗,再次起兵,讨伐察哈尔林丹汗!”代善也一本正经地向皇太极抱拳道。

    “好,朕这次仍然御驾亲征!这次征讨,朕要犁庭扫穴,消灭林丹汗!”皇太极意气风发道。

    “大妃,成功了,臣妾的父亲,和大贝勒等亲贵,都劝大汗起兵讨伐林丹汗,大汗同意了,我们要和察哈尔再次打仗,那个狐媚子想坐稳王后,真是妄想!”自鸣得意的瓜尔佳福晋,欣喜若狂地来到哲哲的寝宫禀报哲哲道。

    “好,喜花,你再去察哈尔,收买娜木钟,暗中派刺客,刺杀海兰珠!”哲哲歹毒道。

    再说察哈尔王庭,先也禀报林丹汗,后金大汗皇太极,再次率领八旗大军西征察哈尔,林丹汗顿时十分惊愕,王庭中的贵族,一个个议论纷纷。

    “大汗,皇太极侵我王庭,就是想夺回科尔沁格格海兰珠,臣建议大汗,将海兰珠格格送回盛京,与皇太极和谈,皇太极必然撤兵!”贵族颉利抱拳建议道。

    “一派胡言,本汗是大蒙古大汗,怎么可能投降皇太极?传令,本汗要御驾亲征,与皇太极决战!”林丹汗顿时火冒三丈,拍案道。

    “王妃,听说大汗要御驾亲征,与皇太极决战,若是大汗不在王庭,奴婢想岂不是我们刺杀海兰珠的最好机会,机不可失,王妃,我们今夜就先发制人!”得意忘形的达闵回到寝宫,小声向娜木钟禀告道。

    “达闵,哲哲派的刺客,今晚如果刺杀了海兰珠,大汗也不能处置我们,若是没有刺杀成功,我们也可嫁祸于人,说刺客是哲哲派的!”娜木钟狡诈地奸笑道。

    子夜,漆黑的王庭,鸦雀无声,蓝欢欢这几日,都在管理六宫,有些疲于奔命,紫鹊扶着蓝欢欢,准备睡下,突然,帐篷内的灯,瞬间都灭了!

    “格格,外面有刺客!”紫鹊十分聪明,立刻小声对蓝欢欢说道。

    “紫鹊,我们现在就出帷幕!”蓝欢欢突然瞥见架子上大汗的衣服,叮嘱紫鹊给自己穿上,然后耀武扬威地出了帷幕,走了出去。

    “首领,你看,林丹汗!”隐蔽在寝宫外的刺客,蹑手蹑脚窥视着虎步龙行的大汗,顿时大惊失色!

    “莫非林丹汗回王庭了?”刺客首领有些惊讶道。

    “首领,现在那林丹汗走了,我们还是进去,刺杀了海兰珠!”刺客们小声对首领说道。

    “大家一起杀进去,集中刺杀海兰珠!”首领咬着牙齿,歹毒地命令道。

    须臾,如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几名刺客如狼似虎,冲进寝宫,对着帷幕乱刀砍戳,砍了半晌,那刺客首领觉得古怪,迅速打开帷幕,只见帷幕里没有一人,顿时恍然大悟!

    “刚刚那个化妆大汗出去的才是海兰珠,我们中计了!”刺客首领暴跳如雷地大叫,众人气急败坏,疯狂追出寝宫,这里蓝欢欢和紫鹊,听到身后有人追杀,蓝欢欢冰雪聪明,立刻拉着蓝欢欢进了假山。

    “岂有此理,那海兰珠失踪了?”恼羞成怒的刺客首领,到处鬼头鬼脑地寻找,但是竟然黑夜空面。

    “首领,海兰珠躲在假山里!”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一个蒙面的女贼,穷凶极恶地来到刺客头子的面前,一脸睚眦地指着假山。

    “小丫头,竟然躲在假山里,大家一起上,把她砍成粉!”首领气得吹胡子瞪眼,手持长刀,歇斯底里地瞪着众人道。

    瞬间,众人向假山内围攻,蓝欢欢一身是胆,拔出腰刀,躲在假山洞内,抵挡刺客,蓝欢欢一柄腰刀,上下翻飞,神出鬼没,那些刺客虽然多,但是假山洞窄,竟然冲不进去。

    “笨蛋,你们迂回到假山后面,围攻这个小丫头!”那女贼丧心病狂道。

    连滚带爬的刺客,又迂回到假山洞后,企图偷袭蓝欢欢和紫鹊,没有想到的是,蓝欢欢突然在洞里点了一个蜡烛,蜡烛光反照在刺客的长刀上,竟然弄得一片光明。

    “狗贼!”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几名侍卫如神兵天降,从假山上跳下,对着这些刺客一顿乱砍,杀得这些狗贼屁滚尿流,鬼哭狼嚎。

    “该死的贱人!本宫要你生不如死,要你永远也不做不了人!”那女贼见来了救兵,顿时咬碎银牙,满脸狰狞,几个蒙面刺客,扶着那女贼,扔了一个烟雾弹,在烟雾中失踪!

    “王后娘娘,那些狗贼子夜刺杀,你没受伤吧!”几名侍卫,步到蓝欢欢,和吓得脸色苍白的紫鹊面前,拱手询问道。

    “邹大哥,邹大哥,你也来了察哈尔?”蓝欢欢举着蜡烛,定睛一瞧,不由得眉飞色舞。

    “蓝姑娘,听说察哈尔也有人传播诬陷你的谣言,所以我邹甄就和几名兄弟,潜入了察哈尔!”邹甄笑容可掬道。

    “邹大哥,真是多谢你!”蓝欢欢不由得泪如雨下,嫣然笑道。

    “蓝姑娘,皇太极的大军就要进攻察哈尔了,在这个时候,突然有人派刺客刺杀你,我怀疑,暗中阴谋刺杀你的,就是哲哲!”邹甄郑重地说道。

    “邹大哥,你赶紧逃出察哈尔吧!皇太极大军一来,察哈尔一定一片溃乱!”蓝欢欢真挚地凝视着邹甄道。

    “不,蓝姑娘,我带着几个兄弟来察哈尔,就是保护你!”邹甄凝视着蓝欢欢郑重道。

    蓝欢欢莞尔一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