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三章 歇斯底里的破坏
    “海兰珠!本宫一定要你生不如死,本宫要你以后不会做人,丑态毕露!”囊囊福晋被娜木钟的煽动激得暴跳如雷,她怒视着娜木钟,凤眼圆睁,一脸睚眦道。

    “囊囊福晋,现在金国的皇太极,为了这个贱人,竟然起兵进攻我们察哈尔,机不可失呀,这种祸国贱人,不祥之女,怎么能当察哈尔的王后,我们联合,暗中派人传播谣言,察哈尔人人皆知,千夫所指,这个贱人就是不死,也要把她整死!”娜木钟见囊囊福晋果然大动肝火,狡猾地柳眉一转,煽动囊囊福晋道。

    “娜木钟,你派人暗中监视王后大帐,本宫派人日夜骚扰破坏,几天后,就让她神经兮兮!”囊囊福晋歹毒地奸笑道。

    听说皇太极御驾亲征,再次讨伐察哈尔,刚刚差些被刺客刺杀的蓝欢欢,心中喜悦,但是,想到皇太极在盛京对正蓝旗的斩杀,她心中竟然有一些恐怖。

    “皇太极,你正大光明地说秋毫无犯,军纪严明,但是,无论是明国,还是草原,还是正蓝旗,你杀了多少人!”蓝欢欢心如刀绞地沉吟道。

    “蓝格格,与我一起回关内吧!”邹甄凝视着蓝欢欢,一本正经地劝说蓝欢欢道。

    弱眼横波的蓝欢欢,凝视着邹甄心中十分的纠结。

    “邹大哥,是回关内,还是回盛京,我心中的确自相矛盾,你说,我现在还是一个正常的人吗?”蓝欢欢罥烟眉一蹙,噙着眼泪,凝视着一脸真挚的邹甄。

    “蓝姑娘,我只知道,一个生命,要自由,要过自己的生活,要自强不息,为了自己顽强地活下去!”邹甄郑重地注视着黯然神伤的蓝欢欢,一本正经地说道。

    “大汗,王后在后宫与外人藕断丝连,今日你亲眼看看!”就在邹甄和蓝欢欢痛心疾首之时,突然,寝宫的帷幕被疯狂地掀开,一脸妖气的娜木钟,自鸣得意地立在林丹汗的身边,趾高气昂地向林丹汗告状道。

    “王后?”穿着盔甲,戴着兜鍪的林丹汗,大惊失色地目视着蓝欢欢和冒充侍卫的邹甄,突然觉得有些眩晕。

    “大汗,他是臣妾身边的侍卫,不是奸夫!”蓝欢欢斩钉截铁地回答道。

    “海兰珠王后,铁证如山,你竟然还企图耍赖,真是赖子!”装妖作怪的娜木钟,那张蛇精脸,秋波眼,瞥着一脸嗔怒的蓝欢欢,大声讥讽道。

    “娜木钟,你这个妖女,你我无冤无仇,你为何要整我?”蓝欢欢柳眉倒竖,怒视着朱唇血红的娜木钟。

    “娜木钟,此人是王后的侍卫,再说本汗在寝宫外听了他们的说话,他们完全没有奸情,本汗进来后,他们也没有男盗女娼,你竟然说他们藕断丝连?”林丹汗突然恍然大悟,怒视着一脸淫荡妖邪的娜木钟,大声训斥道。

    “大汗!”娜木钟见林丹汗怒气填膺地走了,顿时魂飞天外。

    “娜木钟,我在宫里,这些日子都把你当成好姐妹,你竟然害我,我心中知道,你身后那座冰山,是哲哲大妃吧,那个女人宁可我负天下人不让天下人负我,你被她收买,只是被她借刀杀人!”蓝欢欢冰雪聪明地步到娜木钟的眼前,一脸毅然地对娜木钟说道。

    “海兰珠,皇太极要进攻我们察哈尔了,你竟然还不知道,外面传播你的谣言,是多么凶猛,你已经鼻青脸肿了,察哈尔人人皆知,你是后金的奸细,大汗就算再宠你,最后你也是生不如死!”娜木钟冷嘲热讽地瞪着蓝欢欢的秋波,一脸狰狞道。

    “格格,这个妖女,和哲哲里应外合,狼狈为奸,你不要劝她了,她不是人!”这时,蓝欢欢身边的紫鹊,义愤填膺地怒视着扭着水蛇腰珠环翠绕,雍容华服的娜木钟,嘟着小嘴对蓝欢欢说道。

    “紫鹊,现在第一件事,就是让邹大哥立刻逃出察哈尔,否则,那娜木钟和囊囊福晋几人,沆瀣一气,在大汗身边吹枕头风,我害怕邹大哥会被他们围攻!”蓝欢欢一脸抑郁地对紫鹊说道。

    “蓝姑娘,皇太极的大军要来了,你现在跟我走,还有希望回关内!”邹甄一脸郑重地对蓝欢欢说道。

    “邹大哥,我不回关内了,你迅速带着兄弟们,从察哈尔突围!”蓝欢欢焦急地目视着邹甄郑重道。

    “蓝姑娘!”邹甄悲痛欲绝地目视着一脸大义的蓝欢欢拱手飞出了窗棂。

    天聪六年,公元1632年,皇太极联合蒙古各部,讨伐察哈尔林丹汗,八旗大军威风凛凛,浩浩荡荡,一鼓作气,袭击察哈尔王庭,林丹汗惨败,狼狈率领部下从王庭撤退,一直向西逃跑。

    “大汗,察哈尔林丹汗逃跑了!”先锋多尔衮,驾驭着战马,来到皇太极的马前,下马向皇太极抱拳道。

    “林丹汗外强中干,竟然没有和我们打一次硬仗,就割须弃袍,狼狈撤退!”皇太极捋须舒然一笑道。

    “大汗,我军是否追杀?”多尔衮询问皇太极道。

    “多尔衮,在王庭,有没有发现蓝格格?”皇太极忧心忡忡地目视着一脸清俊的多尔衮,心急如焚地问道。

    “大汗,臣弟率兵在王庭找了一日,没有找到一个人!”多尔衮悻悻然地拱手道。

    “林丹汗!多尔衮,你率领先锋,夜袭追杀林丹汗,朕亲自带一千骑兵,与你们前后包围林丹汗的败兵!”皇太极咬碎银牙,目光如炬,眼睛瞪得通红,目视着士气勃发的多尔衮,大声命令道。

    “嗻!大汗!”多尔衮断然打千道。

    再说林丹汗的王庭,由察哈尔,迅速向西撤退,到了准葛尔,娜木钟趁其不备,派人在败兵中散布谣言,说亲眼看到蓝欢欢潜回金兵营帐,秘密和金兵里应外合,一时间,准格尔临时驻跸王庭内外,三人成虎,满城风雨,贵族们议论纷纷,怒火万丈。

    “大汗,贵族们传说,王后是皇太极的奸细,现在已经是人人皆知,贵族们七嘴八舌,群情激奋,大汗是不是?”先也来到林丹汗的营帐,一脸忧郁地对林丹汗禀报道。

    “胡说八道!兰儿是奸细,那皇太极早就追上我们了,还让我们成功撤退?”林丹汗大动肝火,怒视着先也,暴跳如雷道。

    “大汗,但是现在外面乱七八糟,贵族们都群情激奋,大汗是不是?”先也一脸战战兢兢道。

    “先也,朕还是大蒙古的大汗,朕有大元的传国玉玺!朕难道连喜欢一个女人,都要那些贵族来胡说八道?”林丹汗愤懑地拿起酒壶,昏晕地大口喝酒。

    “大汗,金兵就要追来了,我们是不是继续撤兵?”先也见林丹汗一脸懵,心中不寒而栗道。

    “先也,你派一些牧民,留在我们现在驻跸的地方,到处传播谣言,说海兰珠跟一个名叫邹甄的汉人走了!哈哈哈,本汗要皇太极戴绿帽!”林丹汗昏头昏脑地目视着先也,突然狡诈一笑,小声叮嘱先也道。

    再说皇太极,日夜不停地与马瞻超和荣儿率领一千护军,追击林丹汗,在今日的子夜,皇太极成功追进了林丹汗临时驻跸的王庭,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突然冲锋,顿时大营内外,鬼哭狼嚎,拂晓时,巴图鲁多尔衮和多铎率领的两白旗,与皇太极的一千骑兵前后包围,围歼了还没有逃跑的察哈尔军队,押了许多战利品和人畜!

    “兰儿!”多尔衮在一片混乱中,驾驭着战马,到处寻找呼唤蓝欢欢,但是,在一片残垣断壁中,只有一群群战战兢兢的俘虏,却没有蓝欢欢的倩影。

    “十四弟,蓝格格在营帐里吗?”皇太极穿着蓝甲,驾驭着大白,来到了多尔衮的面前,焦急地问道。

    “大汗,这些俘虏禀报,蓝格格在林丹汗逃跑之前,被一名叫邹甄的汉人救走,已经逃回关内了!”多尔衮怏怏不乐地拱手禀告道。

    “兰儿被邹甄救走了?”皇太极顿时心中一动。

    “大汗,这些俘虏在散布谣言,臣抓了几名林丹汗身边的丫头,她们供称,早在林丹汗还驻跸在察哈尔王庭之时,邹甄就潜入了王庭,秘密保护蓝格格,后来被林丹汗发现,逃出了察哈尔王庭!”马瞻超来到皇太极的面前,郑重禀告道。

    “林丹汗企图散布谣言,嫁祸于人,多尔衮,与朕立刻趁机追击,在明日午前,一定要俘虏林丹汗,救回兰儿!”皇太极一脸毅然,斩钉截铁地下令道。

    “嗻!”多尔衮拱手道。

    在一片漆黑的草原之夜,人喊马嘶,千里马长啸,让皇太极突然一往情深心如刀绞。

    “大白,你知道兰儿在哪吗?”皇太极情深义重地目视着大白的眸子,突然小声问道。

    那大白,长啸一声,带着皇太极,向广袤的草原驰骋。

    追击了几天几夜,皇太极和多尔衮,已经是不穿弩篙,一千名护军,也在大草原上迷路,大家都是又冷又饿。

    “大汗,现在看,我们就是追到林丹汗,也要累死饿死了,是不是撤回本阵?”多尔衮目视着皇太极,精明地劝说道。

    “不,十四弟,不救回兰儿,朕一定不回大营。现在我们虽然迷了路,但是,我们可以在这里狩猎当军粮!”皇太极目视着多尔衮,英姿勃发地一笑,手中紧紧执着大弓,在草地里寻找了猎物。

    突然,马瞻超发现一片草地里,有一群野黄羊!

    “大汗,这里有猎物!”欣喜若狂的马瞻超,来到皇太极的面前,指着黄羊道。

    “好!”皇太极立刻箭在弦上,开弓满月,一支长箭,瞄准黄羊,如风驰电掣的射击,顿时,一群黄羊,瞬间倒地!

    呆若木鸡的马瞻超,和荣儿立刻跳下战马,来到黄羊的面前,仔细端详,竟然惊奇地发现,皇太极这一箭,竟然射穿了五只黄羊!

    “大汗圣明!”荣儿和马瞻超,眉飞色舞地向皇太极抱拳道。

    “我们今天有军粮了,多尔衮,找柴,点火!”皇太极豪爽地大笑道。

    子夜,大白在皇太极驻跸的草地前,突然长啸,皇太极突然醒了,目光炯炯欧地目视着大白,只见大白低下了头,用嘴咬着地上的东西。

    皇太极立刻仔喜地端详地下,竟然发现了熠熠生辉一个宝鸭钗!

    “兰儿云鬓上的宝鸭钗!真是太好了!”皇太极不由得欣喜若狂。

    虽然是下半夜,但是目视着大白,十分怪异地向前驰骋,皇太极突然想起老马识途的故事,立刻跟着大白,小心翼翼地向前走,走了大约一里,突然,她听到草地里,有铿锵之声!

    “大白,跟我上!”皇太极一脸英气勃发,跳上大白,立刻向前追击,最后,竟然在一片树林中,发现了一群黑衣刺客,正在追杀一名弱眼横波的精明女子。

    “兰儿!”皇太极顿时又惊又喜,立刻驾驭着大白,手执腰刀,一马当先,冲进树林!

    “呔!你们这些狗贼,光天化日,竟然胆敢围攻一女子,真是狗胆包天!”目光炯炯地瞪着这些气焰嚣张的黑衣刺客,皇太极一声大喝,吓得这些刺客肝胆俱裂。

    “你是谁?”刺客们战战兢兢,大声质问道。

    “你们是察哈尔人!爷是大金大汗皇太极!”皇太极一脸意气风发,大喝一声道。

    “皇太极?”这些刺客一听皇太极这一声,如同山崩海裂,吓得鬼哭狼嚎,双腿颤抖。

    “兄弟们,他虽然是皇太极,但是我看,他身边没有侍卫,就他一个人,我们兄弟几十个,围攻这皇太极,若是能抓到这个大汗,就是盖世奇功呀!”一名刺客贼眼一转,得意洋洋地奸笑道。

    “好,弟兄们,大家一起围攻,活捉皇太极!”这群刺客,气焰嚣张,手持刀剑,前后进攻,围攻马上的皇太极,皇太极冷冷一笑,手中的腰刀神出鬼没,上下翻飞,杀得那些刺客屁滚尿流,血肉模糊。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突然前面驻跸的察哈尔铁骑,听到刀剑声,全部惊醒,驾驭着战马来到皇太极和刺客的树林前,定睛一瞧,竟然发现一名面如满月,玉树临风的好汉,身穿蓝色盔甲,头戴兜鍪,顿时欣喜若狂。

    “大人,他是皇太极!真是他披铁屑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弟兄们,活捉皇太极!”手搭凉棚,竟然发现眼前浮现的,是皇太极的盔甲,察哈尔大将先也顿时喜不自胜,立刻命令部下围攻。

    皇太极正勇猛无敌,突然发现远处又冲来一百骑兵,顿时也心中大惊。

    “皇太极!”就在这危若累卵之际,从树林里,突然冲出一名轻功极好的女子,驾驭着战马,和一名丫鬟,冲到了铁骑之前,一身是胆,拦在了先也的面前。

    “王后?”先也一见是蓝欢欢,顿时大惊失色。

    “大人,原来王后勾结金兵,是真事,现在铁证如山!”先也身边的部下,指着蓝欢欢,对先也说道。

    “蓝格格,你果然是奸细,左右,抓住蓝格格和皇太极,赏千金!”先也目视着蓝欢欢,顿时仰面大笑,命令左右道。

    “蠢女人,你躲在树林里,为什么要这么孟浪地出来?”皇太极乐不可支地凝视着一脸倔强的蓝欢欢,立刻把蓝欢欢拉上了大白搂进怀里,诙谐地目视着一脸怔怔的蓝欢欢。

    “皇太极,你不是说我是蠢女人吗?好,我就蠢到家!”蓝欢欢目视着皇太极的浓眉,怪怪地抿嘴一笑。

    “皇太极,下马投降吧!”先也目视着皇太极,大声咆哮道。

    “兰儿,和紫鹊跟我突围!”皇太极一脸镇定,手持腰刀,余勇可贾地怒视着察哈尔铁骑。

    “皇太极,你在,马大哥荣姐姐他们一定在附近!”蓝欢欢突然冲怀里取出一个小觱篥,对着半空,大声吹出了慷慨激昂的音乐。

    “大汗在附近!”就在这时,听见远处觱篥的声音,正在追皇太极的荣儿和马瞻超,都恍然大悟。

    “弟兄们,大汗遇到了埋伏,我们一起增援,保护大汗!”马瞻超一脸镇定,举着长刀,大声命令护军们道。

    “嗻!”护军们士气勃发,奋勇追击,过了半晌,皇太极和蓝欢欢紫鹊被察哈尔铁骑围在垓心,正在短兵相接,刀光剑影,突然树林外,万马奔腾,杀声震天,皇太极顿时大喜过望,回首一瞧,原来是马瞻超和荣儿的援兵来了。

    八旗巴牙喇护军,英勇冲杀,大刀阔斧,杀进察哈尔铁骑中,如入无人之境,皇太极顿时精神倍增,手持长刀,出神入化,大战那先也,两人马打盘旋几个回合,皇太极和蓝欢欢双剑合璧,比翼双飞,戳进那先也的胸口,那先也惨叫一声,倒下战马一命呜呼,马瞻超率领护军,势如破竹,大砍大杀,瞬间,就杀得察哈尔军队一片亏乱,血流成河。

    此时,东方露出鱼肚白,皇太极搂着莞尔一笑的蓝欢欢,突然嘴唇对着蓝欢欢的蹙眉,温馨地亲了一口。

    “皇太极!你欺负我!”蓝欢欢突然柳眉倒竖秋波凝视着皇太极。

    “哈哈哈,蠢女人,你又被朕亲了!”皇太极欣然大笑道。

    “皇太极,已经拂晓了,树林那边是敌人的主力,我们快回去吧!”蓝欢欢凝视着皇太极,嫣然一笑地说道。

    “好,回去,回去后,朕就要娶你当朕唯一的妻子!”皇太极眉眼弯弯地甜笑道。

    喜气洋洋,眉飞色舞地躲在皇太极的怀里,蓝欢欢终于和皇太极回到了大帐,皇太极抱着蓝欢欢下了马,蓝欢欢看着辕门前的多尔衮,悠然一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