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四章 倒打一耙
    清宁宫,受到蓝欢欢被皇太极救回的消息,哲哲顿时一筹莫展,怒不可遏。

    “大妃,奴婢建议,趁这个贱人还没有回京之时,所以杀了她!”喜花歹毒地献计道。

    “这个小贱人,就算回了盛京,也是四面楚歌,这些天她不在盛京,我们散布的谣言是越来越厉害,盛京没有人不相信她是察哈尔奸细兼不祥之女,没有人知道是我们散布的谣言,以后就算这个贱人被害死,也没有人晓得!”哲哲一脸自鸣得意道。

    “大妃,杀人必须斩草除根,不能让海兰珠回来呀!”喜花劝说哲哲道。

    “喜花,派人秘密去察哈尔王庭,冒充林丹汗的人,把大汗回军的消息秘密给林丹汗,让林丹汗半路截杀大汗,那林丹汗知道海兰珠就在皇太极军中,一定拼命截杀,我们就一石二鸟!”哲哲狰狞地奸笑道。

    再说皇太极,兴高采烈的在正月前班师回京,这几天,是他和蓝黄黄黄最幸福的日子,大白和小白,在春意盎然的草原上,比翼双飞,皇太极喜气洋洋地凝视着蓝欢欢的弱眼横波,眉眼弯弯地幸福一笑。

    “大汗,为了我,人家若传播谣言,说你不要江山,说我是个不祥之女?”蓝欢欢怔怔地凝视着皇太极,秋波幼稚道。

    “兰儿,只要有你,朕就是那个雄才大略的皇太极,你就是朕的魂!没有你,朕就不能活!”皇太极柔情似水地凝视着悠然一笑的蓝欢欢,婉约地一笑。

    “皇太极,赶紧下马投降,交出蓝格格!”就在两人笑靥如花之时,突然,树林后杀声震天,人喊马嘶,杀气腾腾地冲出大队铁骑,气势汹汹地向皇太极冲来。

    “林丹汗?”皇太极不由得大惊,立刻拔出腰刀,护在蓝欢欢的面前,英姿飒爽地怒视着杀来的骑兵。

    “皇太极,你就是做梦也没法想到,本汗今日斩首你这个大汗,就是擒贼先擒王,你的身边没有侍卫,投降吧!”飞扬跋扈,穿着黄金盔甲的林丹汗,驾驭着千里马,得意洋洋地来到皇太极的面前。

    “哈哈哈?林丹汗,你自称是成吉思汗后人,统一大蒙古的北元大汗,但是可笑的是,科尔沁和科飒沁等部落,却与朕联盟讨伐你,你虽然不可一世,但是飞扬跋扈,千夫所指,孟子云,得道多助失道寡助,保民而王,你为了当全蒙古的大汗,年年侵略其他部落,已经是冰山难靠,虽然你今日包围了朕,但是输的是你!”皇太极意气风发,一脸镇定地仰面大笑,朗声对林丹汗说道。

    “皇太极,把兰儿还给本汗,本汗饶你一命!”林丹汗恼羞成怒,举着大刀,对着皇太极大声咆哮道。

    “妄想!”皇太极手握大刀,一身是胆地拦在蓝欢欢的面前。

    “来人,抓住皇太极!”林丹汗回首左右,厉声咆哮道。

    瞬间,人喊马嘶,察哈尔铁骑,争先恐后,围攻皇太极,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蓝欢欢突然举起手中的海螺,吹起了悲壮的号角。

    “大汗在树林那遇见敌人了!”这时,正在附近的多尔衮和马瞻超等人,听见了悲壮的海螺声。

    “马瞻超,上马,救大汗!”多尔衮一脸杀气,跳上战马,命令附近的护军与他心急如焚地向树林冲去。

    过了半晌,马瞻超的骑兵,迂回到树林边,进攻林丹汗的身后,多尔衮手持大刀,一声大喝,向察哈尔军队勇猛冲杀,一时间,杀得林丹汗大败亏输,察哈尔兵丢盔弃甲,人仰马翻,八旗军大刀阔斧,砍杀察哈尔铁骑,一个时辰后,尸横遍地!

    “混账,是谁暗中泄露了朕回京的路?”皇太极心中精明,立即思忖到,有人与林丹汗暗中勾结。

    “大汗凯旋回京,盛京中,只有大妃和宫人,接到了圣旨,大汗,难道是后宫内,有林丹汗的奸细?”多尔衮思忖道。

    “后宫中,企图把朕回京的时辰泄露给林丹汗的人,不是对朕,她的目标是兰儿!”皇太极目光如炬道。

    次日,八旗大军继续回京,盛京城,喜气洋洋,正月之前,城内五彩缤纷,皇太极回了皇宫,哲哲穿着吉服,珠光宝气地带领福晋们,喜气洋洋地向皇太极贺喜,皇太极目视着哲哲和布木布泰,心中有些纠结。

    “马瞻超,朕回京的口谕,你真的只告诉过布木布泰福晋?”书房,皇太极仔细看了一封信,质问马瞻超道。

    “是的,大汗,臣回京报捷,只见到了布木布泰小福晋!”马瞻超郑重禀报道。

    “布木布泰是兰儿的妹妹,她怎么会害兰儿?”黄台就心里有一些怀疑,忐忑不安道。

    “大汗!”午后,皇太极到了布木布泰的寝宫,目视着眉飞色舞的布木布泰,皇太极舒然一笑,坐在布木布泰坐着的绣墩前仔细端详着布木布泰刚刚写的大字。

    “布木布泰,后宫中,除了兰儿,只有你懂得汉语,学习汉文,你真是冰雪聪明,平时朕在朝中有一些奏折,询问你,你也能建议一些妙计!”皇太极从嘴角浮出一丝笑,目视着笑靥如花的布木布泰。

    “大汗,臣妾只是小聪明,在后宫帮大汗开心,臣妾断然不敢干预朝政!”布木布泰小心翼翼道。

    “哈哈哈,你确实聪明,朕还没说几个字,你就负荆请罪了。”皇太极欣然一笑地目视着一本正经的布木布泰。

    “大汗,臣妾虽然只是大汗的福晋,但是如果大汗有什么纠结的事,臣妾愿意帮大汗。”布木布泰精明地欠身道。

    “布木布泰,朕御驾亲征的时候,你的姑姑,大妃哲哲,在宫里统摄六宫,宫内太平吗?”皇太极忽然目视着布木布泰,小声问道。

    “大汗御驾亲征之时,姑姑在后宫日理万机,宫中静谧。”布木布泰严肃地回禀道。

    “布木布泰,你与朕一起去凤凰楼!”皇太极欣然笑道。

    今晚,皇太极大宴凤凰楼,论功行赏,百官喜气洋洋,凤凰楼张灯结彩,皇太极目视着那些喜上眉梢的后宫福晋,端详着她们的奴婢和侍卫。

    “大汗御驾亲征,大败林丹汗,统一蒙古,洪福齐天!”哲哲凤目春山,贤良淑德地举起酒盅,向皇太极祝贺道。

    “大汗圣明!”后宫佳丽,见哲哲眉目欣喜,也立刻站起来,举起酒杯,祝贺皇太极。

    “马瞻超,当时你回盛京报捷的时候,这些后宫妃嫔和奴婢,你还见过谁?”皇太极眉目欣喜,忽然回首,小声询问马瞻超道。

    “大汗,乌拉氏!那日臣去报捷时,大妃宫中不但有布木布泰福晋,还有乌拉氏!”马瞻超郑重禀报道。

    “马瞻超,宴席后,秘密把乌拉氏缉捕进慎刑司!”皇太极小声叮嘱道。

    “马瞻超,你竟敢诬陷本宫,是不是海兰珠那个贱人,暗中勾结你,企图害死本宫!”宴席后,马瞻超的人,在凤凰楼一个旮旯,逮捕了乌拉氏,那乌拉氏像杀猪一样乱闹乱骂,对着马瞻超大声臭骂道。

    “福晋,大汗圣旨,你若冤枉,去慎刑司,大汗会放了你!”马瞻超拱手道。

    “海兰珠害人了!大家赶紧去报复海兰珠,昨晚,海兰珠给大汗吹枕头风,乌拉福晋被抓了!”次日拂晓,后宫满城风雨,人人自危,一些后宫的福晋到处传播谣言,七嘴八舌,煽动宫人。

    “大妃,海兰珠回宫报复了,昨晚,她狐媚大汗,骗大汗缉捕了乌拉福晋,海兰珠是红颜祸水呀,大妃,现在能救我们的,只有大妃了!”故意乱闹的瓜尔佳福晋,和赫舍里福晋,大清早就来了哲哲的清宁宫,哭哭闹闹,赫舍里氏甚至叫了自己的儿子,大阿哥豪格,也去了清宁宫,向哲哲举报。

    “蓝格格是大汗带回京的,她怎么会报复大家呢?你们回去吧,本宫会劝大汗的!”哲哲故意贤良淑德地劝了众人一顿。

    “大妃,这场戏真是漂亮,大妃的计策,整的这个海兰珠现在在宫里是四面楚歌,现在,若是大汗仍旧要册封海兰珠,宫中的所有妃嫔,没有一个人不围攻她,她在宫中,早晚还要离家出走!”哲哲身边的喜花,乐不可支地看着那些福晋扭着纤腰,气势汹汹地走了,小声对哲哲笑道。

    “海兰珠,就算她赖在宫里,本宫也要整死她,她不是出宫,就是被本宫搞死!”哲哲咬牙切齿,凤目圆睁,嘴角浮现出了狰狞的诡笑。

    次日,清宁宫,各宫福晋喜气洋洋来给哲哲贺春请安,宫内张灯结彩,在乐不可支珠光宝气的福晋们中,蓝欢欢带着紫鹊,穿着蓝衣,双眉紧蹙地来到了哲哲的软榻前。

    “这不是草原第一美女蓝格格吗?这正月,也花枝招展,冷若冰霜,一身蓝衣,一脸孤傲!”一脸鄙夷的赫舍里福晋,仰着面,来到蓝欢欢的面前,故意讥讽道。

    顿时,赫舍里氏身边的福晋,都目视着蓝欢欢哄堂大笑。

    “骑兵各位主子,大妃请各位主子去戏台看戏。听说是南戏。”就在这时清宁宫的大宫女喜花,一脸诡笑地来到众位福晋的面前,郑重地欠身道了一个万福。

    “好,是南蛮子的戏,这一看到南蛮子的戏,本宫眼前怎么就浮现出蓝格格那蓝衣服?”瓜尔佳福晋轻蔑地瞥了蓝欢欢一个大白眼,故意看着赫舍里氏讥笑道。

    瞬间,蓝欢欢的身边,全是冷嘲热讽的声音。

    “格格,这些福晋,真是岂有此理,我们回宫吧!”气得嘟着小嘴的喜鹊,小声对蓝欢欢说道。

    “姐姐!”这时,布木布泰和苏沫儿,来到了蓝欢欢和紫鹊的面前。

    “原来是妹妹,离开盛京这些年,妹妹也长成大姑娘了,听说还给大汗生了几名公主。”蓝欢欢眉开眼笑地凝视着笑靥如花的布木布泰,悠然一笑道。

    “姐姐,妹妹知道,大汗心中只有姐姐,这次姐姐回盛京,就不要再出去了,大汗一定娶姐姐当大福晋!”布木布泰欣然一笑道。

    “蓝格格,宫内人多,奴婢劝格格和我们家格格,还是在外面遛遛弯吧!”机灵的苏沫儿,眉开眼笑地来到蓝欢欢的面前,欠身建议道。

    “好!”紫鹊喜滋滋道。

    再说蓝欢欢和布木布泰两姐妹,走在游廊中,兴高采烈地遛弯,布木布泰叙述了盛京宫中一年多的事,蓝欢欢也说了在察哈尔王庭,被娜木钟和囊囊福晋欺负的事。

    “姐姐真是苦命,没想到被掳到察哈尔王庭,也被林丹汗身边的妃嫔蹂躏

    !”布木布泰嗟叹道。

    “妹妹,虽然娜木钟和囊囊福晋,与我势不两立,甚至还派刺客刺杀我,但是我暗中发现,其实娜木钟和盛京中的人,是有勾结的,上回暗中刺杀我的刺客,我和紫鹊暗中巡查,竟然发现,这几名刺客,其实是盛京派来的人!”蓝欢欢郑重对布木布泰说道。

    “姐姐,你是说姑姑?这些刺客是姑姑派的?”布木布泰目视着蓝欢欢,故意问道。

    “布木布泰,在盛京,我是哲哲的后患,哲哲暗中勾结娜木钟,派刺客刺杀我!”蓝欢欢郑重地说道。

    “姐姐,姑姑怎么会恨你,你不要太怀疑了。”布木布泰忽然故意莞尔一笑,劝说蓝欢欢道。

    蓝欢欢见布木布泰不晓得哲哲的歹毒,便带着紫鹊走了,目视着蓝欢欢的倩影,布木布泰不由得咬碎银牙:“姐姐,大汗是我布木布泰的,大汗最爱的是我布木布泰,为什么在大汗渐渐要把你忘掉的时候,你竟然回来了?不但姑姑恨你,就是我,也要暗中与你势不两立,不要怪妹妹,成者王侯败者寇!”

    “布木布泰,那个贱人已经怀疑本宫了?”布木布泰回去,暗中禀报了哲哲,哲哲不由得不寒而栗,一脸杀气地目视着布木布泰。

    “姑姑,我们与海兰珠,只有不共戴天吗?”布木布泰目视着哲哲的眸子,镇定地问道。

    “傻丫头,我们才是科尔沁真正的格格,科尔沁的荣华富贵,大汗的宠爱,大金后宫,只能是我们的,那个野丫头海兰珠,只是一个人渣,因为她不知羞耻,狐媚大汗,大汗才会宠幸这个不要脸的贱人,而忘了我们科尔沁真正的尊贵格格,布木布泰,对于这种女人,只有毒!”哲哲目视着布木布泰,故循循善诱地劝道。

    “姑姑,若是必须有决战,那我们就要在这个海兰珠在后宫巩固之前,搞死她!”不,布木布泰毒辣地目视着哲哲说道。

    白露宫,拂晓,正月元旦之前一日,蓝欢欢举着皓腕,起了床,古灵精怪地打了一个哈欠,这时,紫鹊给蓝欢欢梳洗,梳了小两把头,漆发上大红流苏。

    萨满跳了大神,竖起了神杆,大家都吃了祭肉,福晋们穿着吉服,珠光宝气地盈盈到清宁宫,给哲哲拜年,但是,在前朝,却是三人成虎,议论纷纷!

    “流言蜚语,到处都知道,听说那个大汗带回来的蓝格格,当年和袁崇焕祖大寿这些南蛮子并肩作战,在北京广渠门,和我们八旗打过仗!”

    “她还无赖,说这些是谣言,屁!她真的是南蛮子的奸细!”

    “太无耻了,鲜廉寡耻,当年一个女的,竟然和袁崇焕邹甄祖大寿这些奸贼在一起,与大汗打仗,大汗不晓得,要晓得,不把她皮扒了!”崇政殿上,八旗亲贵窃窃私语,议论纷纷,豪格和几个阿哥,七嘴八舌,硕托告诉豪格,十四贝勒多尔衮,也和这个女人暗中私通,藕断丝连。

    “不要脸,太不要脸了!”

    就在这时,景阳钟响,御香缥缈,皇太极威风凛凛地坐上了鹿角椅,暗中听到有些人暗中散布谣言,装神弄鬼,皇太极心中愤怒,但是今日他仍然和颜悦色,一个人正襟危坐在龙椅上。

    “大汗万岁!”正月,八旗亲贵向皇太极打千祝贺。

    “范先生,听说最近,虽然百姓安居乐业,但是,有些小人,隐蔽在八旗亲贵,和盛京城内,暗中传播谣言,颠倒黑白,一派胡言,这些家伙,作恶多端,他们就是林丹汗的奸细,上次,朕已经捉到乌拉福晋,暗中刑讯,此人供称,是察哈尔的奸细,秘密散布谣言,妄想在我盛京,疯狂干扰破坏,与敌人里应外合,现在,朕在正月前下旨昭告天下,谁暗中骚扰百姓,破坏天下太平,就是察哈尔奸细,这些家伙,朕要把他们斩首!”皇太极目视着章京范文程,正大光明地对众人宣布道。

    “大汗圣明,嗻!”八旗亲贵,立刻跪下叩首道。

    “十四叔,那个科尔沁的野丫头,是不是你的奸细,故意潜伏在父汗的身边?我豪格早就暗中看见了,你和那个野丫头,藕断丝连!”下朝后,一脸愤懑的豪格,气焰嚣张地来到了多尔衮的面前。

    “胡说八道,豪格,蓝格格是大汗的女人,我多尔衮,怎么可能与大汗的女人藕断丝连?”多尔衮目光如炬地看着豪格,斩钉截铁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