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七章 假象年
    满面春风,春光灿烂的春天,皇太极一边励精图治,一边陪着蓝欢欢玩,比翼双飞,心有灵犀,原来蓝欢欢应该兴高采烈的,但是让皇太极一筹莫展的是,蓝欢欢弱眼横波,罥烟眉紧蹙。

    “假象,哲哲在盛京城中,弄了许多假象?”多尔衮听了苏沫儿的话,不禁心中惊愕。

    “十四爷,你赶紧告诉蓝福晋,大妃暗中派人,在盛京散布谣言,煽动八旗亲贵讥笑围攻孤立她,搞得京城像是人人皆知的样子,其实都是大妃的阴谋,盛京城中,根本没有百姓围攻蓝福晋,传说蓝福晋是南蛮子奸细!”苏沫儿一脸郑重地叙述道。

    “苏沫儿,我知道了,大妃企图欺骗蓝福晋,搞一些假象,妄想威吓蓝福晋,逼蓝福晋心中郁闷生病,真是歹毒呀!”多尔衮恍然大悟道。

    清宁宫,背着手,在思忖毒计,整蛊蓝欢欢的哲哲,听说天聪七年正月来,蓝欢欢已经在白露宫忐忑成病,不禁心花怒发。,

    “真是没有料到,这个如弱柳扶风的海兰珠,心理素质这么低,我们搞一些假象,威吓于她,她竟然真的气病了!”各宫福晋谄媚地前来请安,听说蓝欢欢病了,自鸣得意的瓜尔佳福晋,眉开眼笑地向哲哲欠身道。

    “大家同舟共济,勠力同心,一起排挤这个贱人出宫,这个贱人,最后还是不得好死,真是不晓得丢人,整个大金国都知道她与南蛮子的将领藕断丝连,当年和袁崇焕里应外合,嫁过几次人,一个残花败柳,还装妖作怪,既要当婊子又要立贞节牌坊!”赫舍里福晋故意落井下石,一脸狰狞地骂道。

    “个位姐妹,蓝福晋是大汗宠爱的人,本宫统摄六宫,虽然是大汗的正妃,但是也不能排挤蓝福晋呀!”哲哲故意装贤良淑德,双眉紧锁道。

    “大妃就是太善了,人善被人欺马善被人骑,那个小贱人,装什么贞洁,后来居上,竟然仗着大汗宠幸,竟敢欺负大妃,若是那个贱人敢造反,我们姐妹一定不会让她成功!”瓜尔佳福晋凤目圆睁,故意大声煽动道。

    “大妃是贤良,不愿与那个贱人当面对骂,我们姐妹只是福晋,不像大妃这么德高望重,我们一起去白露宫骂那个贱人去!”喜花见福晋们群情激奋,故意煽风点火,煽动众人道。

    “大家一起去,弄死白露宫!这次是她自己来进攻的!”像个泼妇一样的瓜尔佳福晋,大声咆哮道。

    “主子,我们的人,日日监视白露宫,蓝福晋那个贱人,多愁善感,已经病了!”喜花一脸骄傲地对瓜尔佳福晋说道。

    “好!我们也去!本宫宫中的奴才包衣也多,一起去白露宫监视!那个不要脸的贱人,看她还鲜廉寡耻地在外头乱走!笑死她!”瓜尔佳福晋拍着喜花的香肩,欣喜若狂道。

    今日,突然铅云低垂,初春突然下起了小雨,蓝欢欢和皇太极婚后,虽然是一对鸳鸯,但是皇太极是开国英雄,他殚精竭虑,日理万机,真正回白露宫的时间很少,再加上宫中人人嫉怒白露宫,瓜尔佳福晋等几乎全部后宫妃嫔都与白露宫势不两立,所以蓝欢欢心中忧郁,这几日,有人举报蓝欢欢勾结汉官,干预朝政的坏事,也传到了蓝欢欢耳中,此时春雨成阵,双眉紧蹙,竟然一夜就感冒了。

    “大汗,奏折的案子,现在越来越满城风雨,八旗亲贵,争先恐后禀奏,要惩罚蓝福晋!”内院,章京范文程,焦急地站在皇太极的面前,小声禀报道。

    “朕知道这是有人阴谋诬陷兰儿,所以这几日故意装作不晓得,真是没有料到,暗中搞阴谋的凶手,却是越来越疯狂,竟然传播谣言,贼喊捉贼,煽动八旗亲贵,一起围攻蓝福晋,范章京,这群小子是想借着反对蓝福晋,趁机反对朕的新政,真是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皇太极拍案大怒道。

    “大汗,这造谣的凶手,真是十分歹毒,凶手勾结了蓝福晋身边一个最亲的亲人,把这封奏折,暗中放到了蓝福晋的书房内,嫁祸诬陷蓝福晋干预朝政,正好,现在大汗宣布满汉一体,擢升汉官,三顾人才,那些损失了利益的八旗亲贵,正心中一肚子火,凶手趁机借着八旗亲贵的这一肚子火,落井下石,煽风点火,本来这个案子,并不凶,但是蓝福晋和政治风坡联在一起,就危若累卵了!”范文程忧心忡忡地拱手道。

    “这个狗贼,竟然如此丧心病狂!”皇太极怒火万丈道。

    “大妃,海兰珠被我们气病了,现在,我们应该怎么整死她?”清宁宫,听说蓝欢欢生病,得意洋洋的瓜尔佳福晋,大喜过望地询问哲哲道。、

    “我们再搞一些事,好好的丑化一下白露宫,这个贱人,既然不知丑,本宫就让她丢人现眼,丑态毕露,瓜尔佳,你派人去弄一些假象,一定要让这个贱人,风声鹤唳,如同惊弓之鸟,攻心为上,我们在海兰珠的心里打仗,用暗示!”哲哲老奸巨猾地瞪着凤眼,狡猾地看着得意忘形的瓜尔佳福晋。

    “大汗发火了,奏折那个事,都不与蓝福晋说,心中怀疑她了吧?”

    “蓝福晋与十四爷私通,大汗相信了!”

    “蓝福晋刁蛮无耻,是个乡下丫头吧,真是好笑!”

    初春的冷雨,加上从窗外忽然传来的冷嘲热讽,真是落井下石,让蓝欢欢的病更重了。

    真实的宫斗,竟然比从前看得宫斗电视,更加穷凶极恶,让人毛骨悚然,蓝欢欢的心中,终于有些恍然大悟了。

    “什么六宫粉黛无颜色,三千宠爱在一身,什么千古之爱,这些黄粱美梦,都被现实的冷嘲热讽,砸得粉碎!”蓝欢欢颦眉嗟叹道。

    “大妃真是老奸巨猾,自己装着贤良淑德,却暗中怂恿瓜尔佳那些小人,围攻格格,大汗眼中,她仍然是和颜悦色,我们要是一反击,就是小性儿!”紫鹊愤愤地想着哲哲那张装得像整容的脸,不由得嗔怒地喃喃道。

    “紫鹊,我没病,你也不要生气,在这个后宫,有宠就有妒,我们只自己活自己的!”蓝欢欢凝视着义愤填膺的紫鹊,不由得抿嘴一笑。

    “大汗,上次刺客刺杀蓝福晋的案子,臣暗中去调查了,那些刺客,竟然是贝勒阿达理暗中派的!”书房,马瞻超向皇太极打千,郑重禀报道。

    “阿达理?这厮也是亲贵中,反对新政的出头鸟,马瞻超,此事你暂时不要讲出去,派人暗中保护白露宫!”皇太极双眉紧锁,对马瞻超叮嘱道。

    “嗻!”马瞻超打千道。

    外面的雨,停了,正月的盛京,宫中有花灯,张灯结彩,十分的繁华漂亮,蓝欢欢觉得自己的感冒好了,举了举小手,打了几个哈欠,突然跳起来,兴致勃勃地要与紫鹊出宫看灯,紫鹊见蓝欢欢不生气了,不由得喜上眉梢,立刻给蓝欢欢梳了一个萌萌哒的小两把头,戴上蓝欢欢喜爱的宝鸭香腮,得瑟地出去遛弯。

    盛京城街上,五彩缤纷,张灯结彩,蓝欢欢和紫鹊,暗暗逃出皇宫,感到皇宫外的空气,十分的舒服。

    “不要脸!竟然男扮女装离家出走!”突然,一个人,骑着马,从蓝欢欢的身边驰骋而过。紫鹊被骂得眸子噙着泪,嘟着小嘴,那个人突然一回首,一脸俏皮地凝视着愤懑的紫鹊。

    “十四爷!”紫鹊定睛一瞧,见这诙谐青年,竟然是多尔衮,不由得眉飞色舞。

    “十四爷,你难道跟踪我吗?”蓝欢欢双眉紧蹙,瞥了多尔衮一眼道。

    “蓝福晋,我是来告诉你,有备无患,防备大妃哲哲的毒计!”多尔衮跳下马,忽然一本正经地凝视着蓝欢欢,真挚地说道。

    “十四爷,哲哲是统摄六宫的大妃,也是本宫的亲人,她岂会害我?”蓝欢欢故意蹙眉冷冷道。

    “蓝格格,多尔衮是想保护你,告诫你的这些话,都是真话,哲哲装神弄鬼,在盛京阴谋弄了群情激奋的假象,就是想骗你请君入瓮,你和我一起回去吧!”多尔衮忽然郑重地凝视着蓝欢欢,真挚地说道。

    “不,我在后宫闷了这么多天了,今天我就要看灯!”蓝欢欢嘟着小嘴,一脸嗔怒道。

    “蓝格格,你这小脾气又上来了,你忘了,上次夜袭白露宫的刺客!”多尔衮皱眉对蓝欢欢说道。

    “刺客?格格,我们还是听十四爷的,回宫吧!万一路上也有刺客?”紫鹊一听刺客,不禁吓得两腿颤抖。

    “好,我回去!你就看着我回去被那些毒妇欺负死吧!”蓝欢欢瞥了多尔衮一眼。

    这时,大街上又下起了润如酥的小雨,街上行人欲断魂,多尔衮亲自送蓝欢欢和紫鹊回宫,他却没有发现,一名一样来大街看灯的女子,正痛心疾首地打着伞。

    “格格,我们也回去吧!”布木布泰身边的苏沫儿,小声劝呆若木鸡的布木布泰道。

    “为什么?为什么仍然是姐姐?为什么无论是大汗还是十四爷,他们的眼睛,都那些专心致志地看着她,却不看比姐姐更年轻漂亮的我!”雨中,心如刀绞的布木布泰,噙着泪珠,咬牙切齿!

    “大妃,我们抓到了一个祖大寿身边的侍卫,此人当年亲自参加了广渠门大战,亲眼看到海兰珠那贱人是怎么从关外宁远和南蛮子袁崇焕祖大寿勾结,怎么里应外合,和我们八旗大军打仗的!”清宁宫,自鸣得意的赫舍里氏,欣喜若狂地来到寝宫,喜不自胜地向雍容华服的哲哲禀报道。

    “赫舍里福晋,你怎么会抓到祖大寿那个叛贼的侍卫?”哲哲奇怪地询问道。

    “大妃,因为臣妾的儿子豪格,在锦州一带打仗,正好抓到了祖大寿身边的几个心腹,暗中一刑讯,那个叫春和的侍卫,就全部招了,他说的都是真相,当年,蓝福晋确实和袁崇焕祖大寿等人勾结,她是真正的南蛮子奸细!”赫舍里氏乐不可支道。

    “好,这贱人这次是完全完了,看她不承认,看她还怎么赖,真是不要脸!”哲哲拍案而起,心花怒发道。

    “大妃,现在宫中有些人,比如十四爷,企图帮这个贱人平反,臣妾有一妙计,我们颠倒黑白,把海兰珠的事,全部从正面的反过来对外面传说,只要我们说的都是反的,所有人就永远也不晓得!”赫舍里氏毒辣地奸笑道。

    “好,喜花,派人再去造谣,到处传播这些谣言,把话都反过来讲,骂死这个贱人!”哲哲丧心病狂地仰面狂笑道。

    次日拂晓,皇宫中,一片混乱,满城风雨,人们窃窃私语,七嘴八舌地议论。早朝,那些八旗亲贵,好像突然就知道了哲哲说的事,群情激奋,向皇太极弹劾蓝福晋干预朝政。

    “大汗,铁证如山,那个叫春和的祖狗贼心腹,已经全部招供,蓝福晋就是明朝奸细,当年投奔关宁铁骑,在袁崇焕那狗贼身边,暗中勾结,她是个双面间谍,大汗一定要杀了她!”阿达理这次越来越歇斯底里,挺身而出,在大殿上大闹。

    “大汗,原来我们也不相信,但是现在已经真相大白,大汗,一定要大义灭亲,赐死蓝福晋!”杜度和硕托等人,也争先恐后地跪下,向皇太极禀告道。

    “一派胡言!祖大寿逃去锦州,若是他的反间计,朕不是上当了吗?”皇太极龙颜大怒道。

    “退朝!”见皇太极又想装不知道,群情激奋的八旗亲贵,一起围住了大贝勒代善,请代善禀告大汗。

    “老朽也不知道!”代善立刻装不知道,跑了。

    “岂有此理,豪格那个小子,打仗的时候,竟然还查出个祖大寿侍卫!”皇太极怒气冲冲地回到永福宫,故意十分温柔的布木布泰,立刻给皇太极换了龙袍,眉目欣喜地对皇太极说道:“大汗在宫中只宠姐姐,后宫那些人,都嫉妒姐姐,所以也不知道是谁,暗中害姐姐,传播出一些谣言,那些贝勒正好反对大汗的新政,这时,趁机借刀杀人,大汗应该韬光养晦!”

    “布木布泰,还是你聪明!兰儿有你这个妹妹,真是好!”皇太极凝视着眉开眼笑的布木布泰,突然长叹道。

    “布木布泰,大汗完全信你?”清宁宫,布木布泰来到哲哲的寝宫,禀报了哲哲昨晚皇太极的话,哲哲不由得凤目圆睁,询问布木布泰道。

    “是的姑姑,我还故意帮海兰珠说了几句话,大汗以为我还是海兰珠的好妹妹!”布木布泰禀告道。

    “布木布泰,一定要斩草除根,迅速除掉这个贱人,若是时间长了,这个贱人诞下一个阿哥,大汗把他立为太子,我们就毁于一旦了!”哲哲皱眉道。

    “姑姑,我与海兰珠不共戴天,这次一定要搞死她!”布木布泰咬碎银牙,一脸狰狞道。

    永福宫,这几日蓝欢欢病了,皇太极天天都在白露宫里,陪着蓝欢欢,替蓝欢欢喂饭喂药,蓝欢欢越病,似乎皇太极更加宠爱蓝欢欢,与蓝欢欢并蒂连理,布木布泰心中十分嫉怒,但是,她却在皇太极面前,装成与蓝欢欢勠力同心的样子,经常帮蓝欢欢说话,安慰皇太极,几日后,皇太极竟然在累时,就来到了永福宫,和布木布泰叙述。

    “大汗,您想听姐姐从前的故事吗?”布木布泰笑靥如花,装作一脸幼稚地嗲嗲对皇太极问道。

    “当年兰儿和你一起逃婚时,你们有什么故事?”皇太极突然喜滋滋地问道。

    “大汗,当年,姐姐和我一样,十分有个性,后来,我们被那个借赛挟持了,姐姐说,她被两个英雄救过,那两个英雄,她日后一定要嫁给他们!”布木布泰故意撒娇弄痴地说道。

    “两个英雄,一个是朕,还有一个是谁?”皇太极奇怪地问道。

    “好像是明朝一个将领,姐姐从前一直喊他邹少侠!”布木布泰故意乐不可支道。

    “邹甄?原来,这个邹甄也是你姐姐想嫁的人?”皇太极不禁心中一跳。

    “大汗,臣妾一高兴,乱说,大汗不要生气呀!”布木布泰突然用帕子捂住嘴,战战兢兢道。

    “讲故事嘛!”皇太极仰面笑道。

    “大汗,那日,姐姐被借赛给挟持后,邹少侠在夜里救我们,姐姐已经与借赛大婚了!”布木布泰郑重地说道。

    “借赛?你姐姐不是痛恨借赛吗?”皇太极心如刀绞,目光如炬地抓住布木布泰,愤怒地质问道。

    “大汗,当年就是姐姐建议明朝的袁崇焕,笼络借赛,骗借赛投降了袁崇焕!”布木布泰严肃地说道。

    “你姐姐真是劳苦功高呀!”皇太极不禁双眉紧锁道。

    “唉,大汗,我姐姐确实是巾帼英雄,当年,那袁崇焕,若不是姐姐帮助,安能打败我们八旗大军!”布木布泰双眉紧蹙道。

    皇太极背着手,忐忑不安地出了永福宫。

    白露宫,罥烟眉紧蹙的蓝欢欢,凝视着窗外的春雨,悠然一笑。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 全新改版,更2新更2快更稳3定,精彩!(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