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三章 联袂干扰
    “大妃,海兰珠在察哈尔没死!”清宁宫,一脸黯然的喜花来到哲哲的面前。

    “大妃,不知道是何人在暗中搞风搞雨,大汗似乎知道一些真相了!”焦头烂额的那拉嬷嬷,灰头土脸地跪在哲哲的脚下。

    “海兰珠!蓝欢欢!”哲哲气得青筋直爆,丧心病狂地咆哮道。

    “大妃,若是让那个海兰珠解了毒活着回来,我们就毁于一旦了!”喜花一脸恐怖道。

    “喜花,本宫一定要让这个贱人说不了话,不许说话!”哲哲歇斯底里地抓住茶盅,疯狂地砸在喜花的裙子前!

    “是,大妃!”喜花战战兢兢地跪下道。

    “哲哲派你笼络本宫,在海兰珠的茶盅里下哑药?”察哈尔驻跸的大帐,喜花戴着黑色斗篷,神秘地站在妩媚诡笑的娜木钟面前。

    “福晋,只要你帮我们大妃,让海兰珠从此不能说话,我们大妃定然感谢福晋!”喜花眼睛一转,狡黠地奸笑着,从衣襟里小心翼翼拿出一枚熠熠生辉的珍珠!

    “好,喜花,你回去,本宫一定让海兰珠生不如死!”娜木钟眉飞色舞地诡笑道。

    再说察哈尔王庭临时大帐,蓝欢欢被林丹汗挟持在大帐内,脑袋一片白,白天被侍卫监视,晚上,耳边听见囊囊福晋和土门福晋的辱骂干扰,心中十分抑郁。

    “都是我们的,大汗给那个贱人的,原来都是我们的,那个不祥之人,就是后金奸细,害得大汗再次逃亡!”囊囊福晋故意大哭大闹地跑到蓝欢欢的帐篷外,无赖地鬼叫。

    “真是长舌妇!”林丹汗正兴致勃勃想进蓝欢欢的帐篷,突然听到囊囊福晋泼辣,顿时暴跳如雷,怒火万丈地来到囊囊福晋的面前,重重地打了囊囊福晋一个耳光。

    “囊囊,本汗今日要宠幸蓝福晋,你回去!”林丹汗怒视着大哭的囊囊福晋。

    囊囊福晋一脸害怕地目视着林丹汗,立刻狼狈逃跑了。

    “利突,这几日,大帐外散布谣言的,是不是你和囊囊福晋搞得!”林丹汗忽然恍然大悟,怒视着身边的利突,厉声询问道。

    “大汗,奴才不敢!”利突吓得战栗。

    “你们是故意来破坏蓝福晋身子恢复,真是无耻!”林丹汗瞪着吓得魂飞天外的利突,大声叱骂道。

    “大汗,大事不好,蓝福晋吐血了!”就在这时,突然一名侍女连滚带爬地跪在林丹汗的脚下,战战兢兢地禀报道。

    “岂有此理!”林丹汗顿时十分惊愕,立刻进了帐篷,只见蓝欢欢一脸憔悴。

    “前日,本汗给蓝福晋服的解药,莫非是假的?莫非当时有人企图调包?”林丹汗仔细一想,不由得心中恐惧。

    “大汗,能够潜伏在大汗身边调包解药的,只有娜木钟福晋!”利突抱拳小心地说道。

    “娜木钟?”林丹汗顿时恍然大悟。

    子夜,娜木钟蹑手蹑脚潜入蓝欢欢的帷幕,悄悄给蓝欢欢服了真的解药,过了半晌,蓝欢欢咳嗽几声,明眸睁开,眼前竟然呈现出娜木钟的倩影。

    “娜木钟福晋!”蓝欢欢惊讶地凝视着娜木钟。

    “蓝福晋,我娜木钟一口吐沫一个钉,今晚就送你回盛京!”娜木钟神秘一笑道。

    漆黑的草原黑夜,让人毛骨悚然,突然一辆送马奶的马车,行驶到了辕门前,守门的士兵,一见是娜木钟的侍女不花,不由得眉开眼笑,请马车出去。

    马车正大光明地出了察哈尔部落,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突然前面人喊马嘶,驾驭着战马,如狼似虎的利突,挡在了马车之前。

    “打开车!”利突凶暴地跳下马,步到不花的面前,举着马鞭,对着不花大声嚎叫道。

    “利突大人,这些是马奶!”不花天真一笑,下了马车,安然打开马车帷幕。

    利突仔细端详了一阵,不由得十分奇怪,向不花谄媚地笑道:“不花姑娘,小的们也是公事,姑娘请吧!”

    不花浪漫一笑,上了马车。

    就在这时,娜木钟驾驭着战马,和几名侍女,笑靥如花地出了辕门,侍卫们,看着娜木钟身后跟着的不花,都谄媚地笑着。

    “十四爷,本福晋已经遵守我们的约定,把蓝福晋救出来了,你可以带本福晋去你们盛京了吧!”就在这时,本来还一片静谧的草原,突然出现了大队威风凛凛的骑兵,一名白袍青年将领,满面春风步到娜木钟的面前,焦急地凝视着化妆成不花的蓝欢欢,不由得大喜过望,点头对娜木钟道:“多谢福晋,但是福晋,你竟然要去盛京?”

    “十四爷,那林丹汗已经是行将就木,良禽择木而息,我娜木钟愿意与十四爷一同回盛京,投奔大汗!”娜木钟英姿飒爽道。

    “好,我们一同回盛京!”多尔衮顿时大喜!

    再说林丹汗,听说娜木钟不但救了蓝欢欢逃出察哈尔,自己也和多尔衮跑去盛京,顿时大动肝火,要亲自带兵,进攻后金,众人见林丹汗气急败坏,声嘶力竭的样子,纷纷劝说林丹汗。

    盛京,娜木钟和蓝欢欢,一帆风顺回到了皇宫,皇太极听说娜木钟不但救蓝福晋回京,还帮蓝福晋解毒,不由得欣喜若狂,亲自在大清门迎接娜木钟,娜木钟今日装扮得妩媚窈窕,郑重向皇太极行礼。

    “娜木钟福晋,你不但救了朕的元妃,还是察哈尔第一个投奔我大金的福晋,你要什么奖赏?”皇太极眉开眼笑地询问道。

    “大汗,臣妾只希望,暂时住在盛京!”娜木钟欠身道。

    “好,荣儿,送福晋住在宫中!”皇太极欣喜若狂道。

    “蓝福晋?海兰珠又回来了?那个娜木钟,真是岂有此理,不但没有帮本宫弄死海兰珠,还把她又送回来了?”白天还一脸端庄的哲哲,回到宫中,顿时火冒三丈。

    “大妃,像娜木钟那样的美女蛇,会做好事?她这次救海兰珠,一定是有什么阴谋?难道,她也想嫁给大汗?”喜花一脸忧心道。

    “若是娜木钟有阴谋,本宫猜,这个海兰珠马上就要想不出说不出了!”哲哲狡猾地从嘴角浮出一丝血红的诡笑。

    “大妃,要破坏蓝福晋白露宫的一切吗?”

    “对,要这个贱人想不出,笑不出,前面刚想到,后面就忘了,本宫这次,就是要让她糊里糊涂,变成一个傻子,大汗就是再爱她,难道还会爱一个傻呆女人吗?”次日清宁宫暗室,哲哲凤目犀利,瞪着眼前的巫蛊巫师道。

    蓝欢欢一脸惬意地由活蹦乱跳的紫鹊搀扶着眉目欣喜地回到了白露宫,麝月几名宫女,一见是蓝欢欢,顿时喜气洋洋,大家围上来,白露宫中,乐不可支。

    “是蓝福晋还是察哈尔大妃?妹妹向姐姐请安!”就在这时,一脸装妖作怪的瓜尔佳福晋,带着宫人黑鸢,气焰嚣张,冷嘲热讽地来到了蓝欢欢的面前。

    “瓜尔佳福晋,本宫病愈,现在准备在宫中小憩,福晋若不是来请安的,请回去吧!”蓝欢欢颦眉目视着趾高气昂的瓜尔佳福晋,尖刻地回答道。

    “真是没见过这么倔的,反正你都要死了!”瓜尔佳福晋瞥了蓝欢欢一个大白眼,扭着水蛇腰,愤愤地走了。

    “格格,我们安全回来,又要被这些厚颜无耻的家伙暗中害了!”紫鹊怒视着耀武扬威的瓜尔佳福晋,担心地对蓝欢欢叽咕道。

    傍晚,白露宫开始被附近骚扰,瓜尔佳福晋再次用贼喊捉贼的冷嘲热讽,和装神弄鬼的假象,在晚上,对白露宫进行围攻,蓝欢欢知道这几日皇太极因为秋狩猎场羁縻诏安归顺的蒙古贵族,所以暂时不回宫,她早就想到,瓜尔佳福晋和赫舍里福晋,那拉福晋必定会趁机,联袂献丑,这次,蓝欢欢虽然忐忑不安,但是命令紫鹊,关上宫门。

    “大妃,我们的人已经去破坏了,现在是日夜整她,但是我们怎么能让这贱人话都说不出?”次日辰时,一脸二杆子的瓜尔佳福晋,来到哲哲的面前,自鸣得意道。

    “大汗这几日不在宫里,我们虽然折磨这海兰珠,但是海兰珠暂时不会精神崩溃,瓜尔佳,我们现在要嫁祸于娜木钟!”哲哲凤目狡黠地一转道。

    “大妃,嫁祸给娜木钟?但是娜木钟若和海兰珠联合反击,要把真相讲出来怎么办?”瓜尔佳福晋担心道。

    “瓜尔佳福晋,本宫不是早就预料了吗?海兰珠马上就什么也想不出,话也讲不清楚了!”哲哲胸有成竹地瞥着瓜尔佳福晋,阴险毒辣地奸笑道。

    再说皇太极,几日后,在与蒙古归顺贵族会盟后,一往情深地驾驭着大白,焦急地回到了皇宫,蓝欢欢弱眼横波,笑靥如花地凝视着心中沸腾的皇太极,俏皮地穿着袄裙,茕茕孑立在皇太极的面前。

    “兰儿,若不是朕这几日日理万机,早就回宫了,朕这是!”

    “身在曹营心在格格!”这是,古灵精怪的紫鹊,喜滋滋地来到皇太极的面前欠身道。

    “紫鹊,你们家格格这几日身子好吧?”皇太极凝视着活蹦乱跳的紫鹊,眉飞色舞地问道。

    “格格这几日喜滋滋的,就是梦里喊大汗!”紫鹊鬼鬼地笑道。

    “兰儿,我们回寝宫吧!外面凉!”皇太极立刻执着蓝欢欢的素手,凝视着蓝欢欢的罥烟眉,眉眼弯弯道。

    蓝欢欢和皇太极,眸子倒映的双方,美美地坐在软榻上。

    皇太极突然拿起蓝欢欢书案前的一本书,故意翻了翻,诙谐地凝视着弱眼横波的蓝欢欢笑道:“蠢女人,回宫这几日,又多愁善感了?看朕回来,竟然这么急的就跑出来?朕又不会在你眼前死了!”

    “不许乱说!”蓝欢欢突然捂住皇太极的嘴,一本正经地凝视着皇太极的眸子。

    “不说了,我们的蓝福晋,这几日在看宋词和诗经,朕想了好几日,想把这个白露宫改名字,就改成关雎宫!”皇太极喜上眉梢地说道。

    “好,皇太极,关雎宫!”蓝欢欢嫣然一笑道。

    清宁宫,面目扭曲的大妃哲哲,恼羞成怒地瞪着战战兢兢的宫人,突然,露出了狰狞的奸笑:“贱人,你得意不起来了,本宫把你和大汗那些鹿砦,都破了!”

    次日拂晓,蓝欢欢突然昏厥,弱眼横波的她,突然呆若木鸡,口吐白沫。

    皇太极心急如焚看着蓝欢欢再次昏厥,顿时心如刀绞急的不行,立刻叫太医全部来白露宫。

    太医战战兢兢的诊脉,向皇太极叩首道:“启禀大汗,福晋恐怕是旧毒复发,臣请大汗,请娜木钟福晋再呈上解药!”

    “岂有此理,你们是一群饭桶吗?”皇太极顿时龙颜大怒。

    到了傍晚,蓝欢欢朦朦胧胧醒了,眼前浮现出皇太极的眸子。

    “兰儿,在察哈尔,娜木钟已经给你服了三颗解药,你的怎么还会旧毒复发?”皇太极心如刀绞地凝视着颤抖的蓝欢欢询问道。

    “皇上,臣妾的毒已经全部解了,臣妾怀疑,暗中有凶手!”蓝欢欢郑重地凝视着皇太极斩钉截铁道。

    “白露宫那狐媚子,已经眩晕了,机不可失,瓜尔佳,现在你也是骑虎难下,恐吓辱骂,冷嘲热讽,三十六计全用,你也要在几天内,让这个贱人精神崩溃!”清宁宫自鸣得意的哲哲,仰面狂笑道。

    崇政殿,文武百官七嘴八舌,议论纷纷,皇太极听说明朝官军在中原正在镇压农民军,上朝叮嘱多尔衮和岳托等人,派斥候去中原侦查。

    “启禀大汗,臣弟听说,明朝的中原,有几百流民,揭竿而起,明军主力,正狼狈不堪地去中原镇压,现在明朝已经是外强中干!”多尔衮拱手道。

    “多尔衮,明朝国内,民不聊生,朝廷**,官员各自为政,中原一片混乱,我八旗子弟,都应该胸怀大志,不但要占领关外,还要入关统一天下!只有统一关内外,才能让我大金盛世!”皇太极英姿勃发地目视着大家毅然道。

    “大汗,我们是不是要顺手牵羊,趁明军镇压农民军时,再次进关进攻?”多尔衮询问道。

    “多尔衮,百足之虫死而未僵,你记得父汗当年教我们的伐大树之计吗?一棵百年大树,我们一斧子,一定砍不到它,而要先一次次砍掉大树的枝干,水滴石穿,日后那大树一定伐倒!”

    白露宫,窗外的骚扰声,声嘶力竭,蓝欢欢今日全身酸疼,紫鹊关上窗子,蓝欢欢询问紫鹊道:“紫鹊,几个福晋走了吗?”

    “格格,那些小人,她们就是企图干扰格格休息,企图暗中整格格病重,大汗马上就下朝了!”紫鹊柔然笑道。

    “紫鹊,我服了娜木钟上次的解药,确实解毒了,但是今日突然又病,我想,暗中害我的,必是哲哲!”蓝欢欢目视着紫鹊道。

    “格格,大汗下朝后,我们就禀报大汗真相!”紫鹊悠然一笑道。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 全新改版,更2新更2快更稳3定,精彩!(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