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三章 欺骗
    “我们要锦上添花,编许多假象,让蓝欢欢每天疑神疑鬼,她那种多愁善感的性子,只要心中乱想,日后就会怀疑身边的人,我们要弄许多假故事,千变万化地骗她,让她越陷越深!”清宁宫,雍容华服,珠光宝气的哲哲,凤目圆睁,严肃地目视着瓜尔佳福晋和赫舍里淑妃,那拉福晋等妃嫔,暗暗地叮嘱道。

    “是,皇后娘娘!”瓜尔佳福晋等人郑重地欠身跪下道。

    再说蓝欢欢,现在在宫中兴高采烈,有了爱情和朋友后,蓝欢欢心中的痛,慢慢的有些好了,但她却不知道,哲哲歹毒的奸计,正像乌云阴霾,鬼头鬼脑地追杀着她。

    “宸妃娘娘!”蓝欢欢正在全神贯注地看书,突然一脸愤懑的小玉儿,怒火万丈地来到了自己的面前,向自己欠身。

    “你是睿亲王妃?请坐!”蓝欢欢和颜悦色地凝视着小玉儿道。

    “你别一脸道貌岸然,臣妾听说,娘娘在臣妾嫁给王爷之前,就与王爷暗中藕断丝连,这是不是真相?”小玉儿柳眉倒竖,目视着蓝欢欢道。

    “睿亲王妃,那些是捕风捉影的流言。”蓝欢欢心中砰动,惊讶地凝视着勃然大怒的小玉儿道。

    “宸妃娘娘,这是谣言?臣妾也知道,这事在盛京,人人皆知!你说,我们家王爷这次带兵出征锦州,是不是又为了你?”小玉儿十分冲动道。

    “王妃,我们格格虽然与睿亲王是朋友,但是我们格格爱的是皇上,怎么可能与睿亲王藕断丝连!”紫鹊见小玉儿如此气焰嚣张,义愤填膺地步到小玉儿面前,严肃地回答道。

    “啪!”小玉儿大动肝火,紫鹊还嘴还没讲完,一个重重的巴掌,就打在了紫鹊的脸上,紫鹊的面颊顿时血红!

    “睿亲王妃,你真是岂有此理,竟然打我的丫头!”蓝欢欢见紫鹊被小玉儿打了一个耳光,顿时怒发冲冠,站了起来,目光如炬地瞪着小玉儿。

    “宸妃娘娘,我是主子,你的丫头难道不知道宫规?竟然敢这样对主子讲话!”小玉儿仰着面,飞扬跋扈道。

    “小玉儿,你不要听几句谣言挑拨,本宫心中只有皇上,和睿亲王,没有私通!”蓝欢欢一本正经地目视着小玉儿,郑重说道。

    “哼!装作贤淑,你说,你若是不狐媚我们家王爷,为什么我们家王妃突然不理我了,还出去打仗!”小玉儿怒气填膺道。

    “小玉儿,我蓝欢欢,不会和睿亲王藕断丝连,你太幼稚,被那些妄把水搅浑的小人挑拨了,我斩钉截铁告诉你,睿亲王和我,只是朋友!”蓝欢欢一脸郑重地步到小玉儿面前,突然抓住了小玉儿的肩膀。

    小玉儿怔怔地看着一本正经的蓝欢欢,心中有些怀疑,立刻欠身回去了!

    “格格,哲哲又派人挑拨小玉儿,企图再搞风搞雨,传播谣言,她们真是阴险毒辣!”紫鹊愤懑地目视着小玉儿的背影,嘟着小嘴对蓝欢欢说道。

    “紫鹊,哲哲现在正在到处骗人,妄想把我们引人歧途,骗我们乱猜凶手,所以我们自己不能崩溃,而要静谧!”蓝欢欢双眉紧蹙,郑重地对紫鹊说道。

    “哈哈哈,皇后娘娘真是神机妙算,竟然又挑拨那个小玉儿与蓝欢欢成了仇人,这下,我们可以再传播谣言,说宸妃娘娘暗中勾引睿亲王,与睿亲王妃势不两立,那些传播谣言,暗中诋毁关雎宫的事,都是小玉儿干的,我们这一传播谣言,最后没有人知道,凶手到底是谁,永远没有人相信蓝欢欢!”清宁宫自诩为女中诸葛的喜花,听说小玉儿去关雎宫大哭大闹,顿时自鸣得意,立刻向哲哲禀报道。

    “好,我们出了这部棋那个蓝欢欢又要为自己平反,到处说真相了,现在我们要派人,日夜骚扰关雎宫,干扰破坏蓝欢欢把真相告诉皇上,喜花,你派人出去,演一些假象,到处骗八旗亲贵,我们天天破坏,以后没有人相信蓝欢欢的每句话!”哲哲凤目圆睁,老奸巨猾地命令喜花道。

    再说皇太极和多尔衮这次带兵进攻锦州和义州,盛京皇宫内,被哲哲完全控制,哲哲便无法无天,派人暗中控制了关雎宫,派宫中的嬷嬷,破坏关雎宫的早晚膳,还下旨,不准各宫妃嫔写画,蓝欢欢思忖哲哲是想破坏自己把哲哲的诡计写出奏折,送给皇太极,于是忍着把书房的信笺都烧了。

    哲哲见自己的诡计成功,不由得得意洋洋,她立刻与瓜尔佳福晋暗中商议,派人化妆成皇太极的心腹,去关雎宫,向蓝欢欢报告。

    “启禀宸妃娘娘,皇上的上谕!”关雎宫书房,蓝欢欢正在专心致志地看书,突然,马瞻超忧心忡忡地来到蓝欢欢的面前,向蓝欢欢打千,呈上了皇太极的信笺。

    “马大人,皇上在前线受伤了吗?”蓝欢欢顿时心急如焚,立刻拿着信笺,仔细端详,见信笺上有血,蓝欢欢不由得如同五雷轰顶。

    “娘娘,皇上在前线中炮,现在正在生病,皇上怕让别人知道,秘密派臣回来,请娘娘立刻去前线大营!”马瞻超焦急地向蓝欢欢拱手道。

    “马大人,本宫立刻带着紫鹊,与你一起去前线!”心中忧郁的蓝欢欢,惊慌失措地站了起来,懵懵地对马瞻超说道。

    傍晚,蓝欢欢带着昭君披风,和紫鹊骑着小白和郁葱马,与马瞻超一起出了盛京,忧心忡忡地向前线赶去。

    “娘娘,我们成功了!”几天后,马瞻超突然回到了盛京,来到哲哲的眼前,自鸣得意地从脸上,拿下了人皮面具!

    哲哲的面前,露出了侍卫德海的脸。

    “德侍卫,这次你真是劳苦功高,你冒充马瞻超,顺利骗蓝欢欢去了前线,现在只要小玉儿在前线见到蓝欢欢,她一定相信,蓝欢欢和多尔衮,真的在私通!”哲哲丧心病狂地从嘴角浮出狰狞的奸笑。

    “娘娘,我们已经得逞了,在下亲自送蓝欢欢进了多尔衮的大帐,蓝欢欢以为这个大帐是皇上的,喜花在同时,骗小玉儿多尔衮在前线重伤,小玉儿也同时到了多尔衮大帐,蓝欢欢和小玉儿,这次一定势不两立!”德海诡笑道。

    再说锦州前线,蓝欢欢一身蓝裙,心急如焚,心中砰砰乱跳,这时,马瞻超却十分奇怪地出了大帐。

    “臣给宸妃娘娘请安,娘娘怎么今晚突然来到睿亲王的大帐?”马瞻超十分惊愕地目视着怔怔的蓝欢欢,立刻打千道。

    “马大人,不是你带本宫来前线给皇上治病的吗?”蓝欢欢顿时糊涂了起来。

    “马大人,是你回盛京,禀报娘娘,并带娘娘来前线的!”蓝欢欢身边的紫鹊也斩钉截铁地说道。

    “娘娘,你中了奸计了,一定是狗贼派人冒充臣,戴上了人皮面具,骗娘娘来睿亲王的大帐!”马瞻超仔细一想,顿时恍然大悟。

    “我们又中计了!”蓝欢欢立刻回首,就在这时,蓝欢欢的眼前,赫然出现了怒火万丈柳眉倒竖的小玉儿,而小玉儿的身边,竟是十分惊讶的皇太极!

    “皇上,这次你亲眼看见,你应该相信了吧,宸妃的确与我们家王爷藕断丝连,竟然秘密来前线,与我们家王爷私通!”小玉儿气焰嚣张地向皇太极欠身道。

    “皇太极,不是的,是有人冒充马大人,带我来前线,那个冒充马大人的人,骗我说皇上在前线受伤了!”蓝欢欢顿时柔肠百结,一脸窦娥冤屈地目视着皇太极道。

    “兰儿,今天十四弟根本不在大帐,他率兵去偷袭祖大寿的义州城了,你现在来睿亲王大营,一定是有人暗中的阴谋!”皇太极迅速执住蓝欢欢的柔荑,把蓝欢欢搂在怀里,凝视着蓝欢欢道。

    “皇太极,你不怀疑我?”蓝欢欢惊诧地凝视着皇太极的眸子。

    “蠢女人,你就是我的心,朕怎么怀疑你,难道怀疑自己?你和我来!”皇太极眉眼弯弯地拉着莫名其妙,弱眼横波的蓝欢欢,兴高采烈进了自己的大帐,蓝欢欢定睛一瞧,只见皇太极的大帐里,到处放着书。

    “皇太极,在前线,你也看书呀?”蓝欢欢古灵精怪地凝视着皇太极,怪怪地笑道。

    “兰儿,这几年,这些书全是朕写的,书的主人公,全是你!”皇太极情深意笃道。

    “你写了这么多书?全是兵法吗?”蓝欢欢十分好奇地蹦蹦跳跳,来到皇太极的案前,仔细阅读了几本,不由得笑靥如花。

    “全是弱眼横波,皇太极,你些我蓝欢欢!”蓝欢欢俏皮地凝视着皇太极,乐不可支道。

    “兰儿,朕写什么,全是你,朕想什么,也全是你!”皇太极一往情深,一双含情目,凝视着呆呆的蓝欢欢,突然将蓝欢欢搂进怀里。

    再说哲哲,正在清宁宫做着她的黄粱一梦,正在梦中得意忘形地狂笑,突然,喜花连滚带爬地进了寝宫。

    “皇后娘娘,大事不好,皇上不但没有怀疑宸妃,还册封宸妃为元皇贵妃,带着宸妃一起在前线!”

    哲哲听了喜花的禀报,顿时暴跳如雷,大声长叹道,既生我哲哲,何生海兰珠!

    再说小玉儿,虽然在前线向皇太极举报了蓝欢欢,但是她也没有想到,多尔衮竟然没有在大帐,而是在夜里带兵袭击义州了,她正在狐疑,这时,一脸狰狞的喜花,小心翼翼地来到小玉儿的面前,故意煽动小玉儿道:“王妃娘娘,真是没有料到,睿亲王对宸妃这么好,为了不让皇上惩治宸妃,竟然趁夜带兵去打仗了!”

    “喜花姑姑,我们家王爷,竟然为了那个贱人,甘愿打仗,也不回去,宸妃这个狐狸精,为什么每个人都对她那个宠爱!”小玉儿听了喜花的谣言后,顿时怒气填膺,心如刀绞。

    盛京,悻悻然回到皇宫的小玉儿,来到了永福宫,布木布泰听说小玉儿已经相信了谣言,以为蓝欢欢和多尔衮私通,立刻幸灾乐祸地落井下石,一本正经地骗小玉儿道:“妹妹,本宫也是睿亲王的朋友,虽然从前睿亲王和宸妃是好朋友,但是宸妃竟然在夜里去了睿亲王大帐,而且睿亲王为了宸妃,竟然夜里带兵去袭击明军,真是让人十分恐怖!”

    “蓝欢欢这个贱人,妹妹在京城,也听到一些姐妹传说,她本来不叫海兰珠,冒充科尔沁格格,用自己的美貌,骗了一个又一个男人,这种不要脸的残花败柳,竟然还狐媚皇上!”小玉儿听了布木布泰郑重的叙述后,更加相信那些谣言,顿时对蓝欢欢切齿痛恨。

    “好,我们的计划成功了,小玉儿也成了蓝欢欢的敌人,我们还故意弄了许多假象,让许多人以为蓝欢欢在外面得罪了许多有钱有权的亲贵,所以才会被害,现在若是人人都知道了我们传播的谣言,以后没有人会相信蓝欢欢,喜花,现在我们要锦上添花,继续破坏关雎宫,让蓝欢欢写不出字,说不出话,最后不能反击我们!”清宁宫,听说小玉儿又相信了布木布泰的谣言,哲哲顿时欣喜若狂,立刻命令喜花道。

    关雎宫,喜花的心腹,日夜监视宫中,看见有关雎宫出来的信笺,立刻撕毁,而且派人在外面到处散布谣言,企图先发制人,诬陷蓝欢欢写的诗句,都是盗窃。

    京城中的亲贵,因为早就听了哲哲的谣言,所以迅速相信了喜花传播的这些捕风捉影的谣言,顿时满城风雨,都说关雎宫宸妃鲜廉寡耻,偷了永福宫庒妃的诗句,狐媚皇上。

    “格格,这几日,奴婢猜,你也听到有些小人在暗中散布流言,你千万不要生气!”关雎宫书房,看着蓝欢欢弱眼横波,正在专心致志地写着诗句,紫鹊痛心疾首,小声安慰蓝欢欢道。

    “紫鹊,我不生气,皇上凯旋回京后,不但没有相信谣言,还这么疼我,我嫁了这么一个男人,真好!”蓝欢欢抿嘴一笑,凝视着紫鹊道。

    “后宫竟然有人这么厚颜无耻地颠倒黑白,诋毁关雎宫,既盗了关雎宫的诗句,还反过来掩耳盗铃,真是小人!”崇政殿书房,大学士范文程,将蓝欢欢的作品一本正经放在皇太极的面前,皇太极拍案震怒道。

    “皇上,臣怀疑,这个贼喊捉贼的凶手,为了不让宸妃娘娘把真相说出来,所以才这么歇斯里地,倒打一耙,恶人先告状,诋毁宸妃娘娘盗窃!”荣儿郑重地向皇太极打千道。

    “皇上,臣也暗中查了这个案子,凶手在破坏。”马瞻超正气凛然地呈上了奏折。

    “前线的明军,打不败我们,而后宫的小人,却是祸起萧墙,妄想搞得后宫鸡犬不宁,各位,你们若是发现后宫有人在暗中干扰破坏,造谣骗人,立刻逮捕!”皇太极虎步龙行,神采奕奕地步到范文程荣儿和马瞻超的面前。

    崇德三年,公元1638年,前线战报,说明朝的中原,因为民不聊生,饿殍遍野,农民揭竿而起,几十家起义军造反,皇太极立刻在崇政殿,与众臣商讨。

    “启禀皇上,明朝作茧自缚,因为连年增加赋税,横征暴敛,剥削农民,倒行逆施,现在中原的百姓,争先恐后,起义造反,中原的许多枭雄,都趁机逐鹿!臣认为,这时鹬蚌相争渔翁得利,我们大清应当趁机南下,顺手牵羊,消灭明朝!”范文程郑重拱手道。

    “皇上,兵部接到军报,现在明朝皇帝崇祯,正惊慌失措,派大军镇压起义,闯王高迎祥等人已经被明朝总督洪承畴,卢象升等人消灭,中原草寇的张献忠,李自成等人,已经被明军包围在车厢峡,马上就要被洪承畴全部歼灭了!”睿亲王多尔衮,一脸严肃地向皇太极禀奏道。

    “十四弟,范先生,正所谓唇亡齿寒,若是让崇祯消灭了全部起义军,明朝就会集中大军,出关增援锦州,明朝也会重新中兴,所以朕这次,要趁火打劫,派一员上将带兵再次进关,进攻明朝,帮农民军突围!”皇太极精明地对多尔衮和范文程说道。

    “皇上胸怀大志,志在四方,我军若是这时入关,明军一定战战兢兢解围,回来和我们大清打仗,这样,我们和草寇前后夹击,崇祯一定焦头烂额!”范文程欣喜若狂道。

    “臣多尔衮,毛遂自荐,愿带兵再次入关,进攻明朝!”多尔衮一马当先,向皇太极打千道。

    “好,多尔衮,朕就册封你为大将军,和成亲王岳托,大将马瞻超,带兵十万,南下进攻明朝!”皇太极顿时龙颜大悦道。

    “王妃娘娘,王爷又要带兵打仗了!”睿亲王府,小玉儿正在心中狐疑,突然侍女叶梅,小声禀报小玉儿道。小玉儿顿时疑神疑鬼,等到多尔衮回府后,就来到多尔衮的面前,忧心忡忡地问道:“王爷,你现在已经是亲王了,为什么还要自己打仗?每次听说你要到前线打仗,臣妾在家都是忐忑不安,战场太危险了,万一王爷受伤?”

    多尔衮凝视着小鸟依人的小玉儿,劝慰道:“小玉儿,我是大清的中流砥柱,现在才二十几岁,只有越来越多的战功,才能让我们以后荣华富贵!”

    “王爷难道是为了宸妃娘娘?”小玉儿突然问道。

    “一派胡言,宸妃是皇上的宠妃,你这个妇人,竟然在这胡说?”多尔衮突然脸一黑,把小玉儿推到地下。

    “王爷!”小玉儿痛心疾首,声嘶力竭地喊道。

    “格格,睿亲王这次又要率兵打仗了,我们是不是去劝劝他?”关雎宫,双眉紧皱的紫鹊,来到蓝欢欢的面前,小声询问道。

    “紫鹊,你是让我去劝十四爷,让他不要打仗,回家陪着小玉儿?这样小玉儿就不会再会怀疑我们了?”蓝欢欢眉开眼笑地凝视着紫鹊。

    “格格,你真是冰雪聪明,小人暗中企图离间,格格若是劝十四爷回家,小玉儿就不会再与格格不共戴天了!”紫鹊喃喃道。

    “紫鹊,我不能劝多尔衮留在府里,他是一个英雄,就是喜欢在刀光剑影里,我若劝他留在家里陪小玉儿,他必定怒火万丈!”蓝欢欢凝视着紫鹊道。

    “皇上,若是睿亲王和成亲王豫亲王,肃亲王等将领,分成八路南下进攻明朝,我们就要挡住锦州的祖大寿和邹甄大军,阻碍祖大寿和邹甄进攻我们的后方!”崇政殿,范文程神机妙算,拱手对皇太极说道。

    “范先生所言甚善,我军南下,祖大寿和邹甄一定会围魏救赵,趁机进攻盛京,朕一定要挡住祖大寿和邹甄,帮助主力南下!”皇太极欣然道。

    “皇上准备派谁拦住祖大寿和邹甄?”范文程询问道。

    “朕准备御驾亲征!”皇太极断然道。

    关雎宫,蓝欢欢听说皇太极又要御驾亲征,立刻求皇太极这次带自己一起上前线打仗!

    “皇太极,上次你带兵出征,听说你受伤,吓得我每天噩梦,这次我一定要和你一起御驾亲征!”蓝欢欢嘟着小嘴,一脸倔强地目视着皇太极道。

    “好,你陪我出征,否则,你也担心你那个邹大哥!”皇太极诙谐笑道。

    “皇太极,我是你的老婆,但是邹大哥,也是明朝的一位英雄,我也是不想让你们两败俱伤!”蓝欢欢灿灿道。

    “朕不是怀疑你,兰儿,这次御驾亲征,朕想和邹甄决战!”皇太极目视着蓝欢欢道。

    蓝欢欢莞尔一笑。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 全新改版,更2新更2快更稳3定,精彩!(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