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七章 战济南
    “蓝欢欢,本宫不许你再说话,不许你再写信!”清宁宫,焦头烂额的喜花,向哲哲欠身,哲哲撕心裂肺地大声咆哮道。

    明军在回京城的路上,这个夜晚,遵化十分静谧,杨嗣昌命令心腹高饶,挟持蓝欢欢和紫鹊坐着马车,在遵化的府邸内驻跸。

    “大人,那个从关外来的女人,秘密禀报在下,蓝欢欢是皇太极的宸妃,嘱咐我们,一定要亲自送回京城,只要我们绑架了蓝欢欢,皇太极一定撤兵和我们和谈!”高饶拱手禀告杨嗣昌道。

    “高饶,我们明日辰时,就挟持马车,迅速回京城!”杨嗣昌有些忧心忡忡道。

    “格格,的确是哲哲,那个丧心病狂的女人!她暗中派喜花和杨嗣昌勾结,竟然把我们卖给了明军!”紫鹊似乎听到了杨嗣昌和高饶的窃窃私语,一脸嗔怒地小声对蓝欢欢说道。

    “哲哲这个毒妇,为了争夺皇太极,竟然无所不用其极,歇斯底里地派喜花跟踪我们到关内!”蓝欢欢毛骨悚然道。

    “格格,我们被挟持进了北京,崇祯就会用我们要挟皇上,那个杨嗣昌,最后可能会杀了我们!”紫鹊战栗地说道。

    “紫鹊,明日杨嗣昌就会挟持我们回京,我们在今晚,一定要想计谋,拖延杨嗣昌!”蓝欢欢秋波熠熠,精明地嘱咐紫鹊道。

    “不好了,格格生病了!”子夜,突然紫鹊跑到厢房外,焦急地对着外面大喊。

    “蓝格格生病了?要是她在遵化病死,我们的奖赏就都没有了!”高饶听说蓝欢欢病了,顿时心中忐忑不安。

    “高饶,如果她死了,我们就砍下她的人头,一样论功行赏!”杨嗣昌捋须诡笑道。

    “大人,那个蓝格格在厢房失踪了!”就在此时,一名小厮连滚带爬,灰头土脸地跪在杨嗣昌的脚下。

    “什么?人失踪了?”杨嗣昌心急如焚,如热锅上的蚂蚁,慌慌张张地跑到了厢房。

    高饶命侍卫开了大门,杨嗣昌战战兢兢地进了厢房,环视四壁,就在这时,如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一柄宝剑,凛冽地架在了杨嗣昌的脖子上。

    “狗贼,我真是没有见过你这种厚颜无耻之徒,赫然一大帅,竟然绑架女孩,威胁敌人!杨嗣昌,立刻放了本宫,不然,本宫把你的头砍了!”杨嗣昌吓得哭爹喊娘,睁眼一瞧,但见蓝欢欢柳眉倒竖,罥烟眉一蹙,嗔怒地怒视着自己。

    “女侠,小老儿也是为了皇上,我放你走,你把剑放下!”鲜廉寡耻的杨嗣昌,吓得心惊肉跳,跪在蓝欢欢的脚下。

    “卑鄙小人,你这种狗贼,竟然还污蔑忠臣!本宫今天挟持你,你送本宫和喜鹊出遵化,本宫再把你放了!”蓝欢欢鄙夷地瞪着杨嗣昌面目扭曲的脸,轻蔑地笑道。

    拂晓,蓝欢欢架着杨嗣昌,挺身而出,带着紫鹊出了府邸,那杨嗣昌,吓得屁滚尿流,命令部下立刻送蓝欢欢和紫鹊出遵化城,过了一个时辰,蓝欢欢骑上小白,和紫鹊挟持着杨嗣昌,出了遵化城三舍,杨嗣昌一脸死皮赖脸地弯着三角眼,向蓝欢欢求饶道:“姑娘,你们已经出城了,一言九鼎,饶了老夫吧!”

    蓝欢欢冷笑着对着杨嗣昌的那张瘦脸,吐了一口吐沫,把杨嗣昌踢倒地上。

    “哈哈哈,小贱人,老夫神机妙算,你中老夫的埋伏了!”蓝欢欢长叹一声正勒转马头,和紫鹊向南启程,就在这时,那个老奸巨猾的杨嗣昌,突然仰面大笑,须臾,郊外一声炮响,气焰嚣张杀气腾腾的几百明军,突然从小路上冲出把蓝欢欢和紫鹊围在垓心。

    “杨嗣昌,你这个卑劣小人!”蓝欢欢双眉紧蹙,目光如炬。

    “小贱人,快投降,你若是乖乖的,老夫抓你回去,只打你一顿板子,若是倔强,老夫就杀了你!”杨嗣昌,鲜廉寡耻地狡诈诡笑道。

    “厚颜无耻的狗贼!”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说时迟那时快,一支箭矢,如风驰电掣一般,霎时间,射进了杨嗣昌的那张瘦脸,痛得杨嗣昌哭爹喊娘!

    那高饶,吓得不寒而栗,定睛一瞧,但见从刺斜里杀出一匹战马,战马上英姿勃发一员白袍小将,手执大刀,直取杨嗣昌。

    “多尔衮!”高饶吓得双腿颤抖,屁滚尿流,手下的明军立即执着鸟枪,向多尔衮射击,哪知多尔衮奋勇冲杀,手下八旗兵如神兵天降,大刀阔斧,从左右冲进明军鸟枪阵,就在这时,多尔衮从衣襟里拿出西洋手枪,对着明军射击,顿时打得明军人仰马翻,这时,马瞻超大喝一声,手持长矛,也驾驭着战马,冲进杨嗣昌的兵阵,马瞻超刚才听见那高饶和杨嗣昌的讥笑蓝欢欢的骂声,怒发冲冠,手举长矛,神出鬼没,刺高饶马下,那高饶怪叫一声,人仰马翻,呜呼阵亡。

    “大人,有人劫马车!”吓得惊慌失措的士兵,都跑到杨嗣昌的马前,杨嗣昌捂着狗脸,恼羞成怒,立刻狼狈逃跑。

    多尔衮大喜,带领骑兵,勇猛追杀,杀得那明军落花流水大败亏输!

    “十四爷,真是谢谢你,紫鹊也没有想到,格格编的童谣,十四爷你竟然真的听懂了,还带兵救我们!”笑靥如花,一脸娇憨的紫鹊,蹦蹦跳跳地来到多尔衮面前。

    “紫鹊,宸妃娘娘被狗贼欺负,臣多尔衮怎能不救?”多尔衮诙谐地下马,眉目欣喜道。

    “多尔衮,皇上不是让你的军队秋毫无犯,严明军纪吗?为什么本宫南下,却亲眼看见你的兵蹂躏百姓,烧杀抢掠?”这时蓝欢欢突然杏眼圆睁,一脸愤懑地来到多尔衮面前,质问多尔衮道。

    “蓝格格,战争就是抢掠,我军这次南下进攻明朝,就是进攻明军后方,将士们也没有军饷,现在南下若是不让他们抢运输大队长,将士们不是白南下了吗?”多尔衮欣然一笑道。

    “一派胡言,中原的百姓,本来就饿殍遍野,生活在水深火热中,但是你却带兵烧毁他们的家乡,这个江山,民为贵君为轻,百姓才是国家的主子,你像明军一样,剥削百姓,最后一定作茧自缚!”蓝欢欢一脸大义凛然,弱眼横波。

    “好好好,我听话,宸妃娘娘,我马上出告示,约法三章,让士兵不许抢掠!”多尔衮幽默地向蓝欢欢拱手道。

    再说翌日,多尔衮和马瞻超,保护着蓝欢欢和紫鹊迅速回到保定大营,听说成亲王的左翼大军,已经南下德州,多尔衮立刻和蓝欢欢,去了德州。

    “十四爷,那杨嗣昌上次被你杀得狼狈不堪,现在气急败坏,集中了二十万大军,要增援德州,和我们决战!”大营,一脸郑重的岳托,语重心长地对多尔衮说道。

    “杨嗣昌这个畜生,竟然率领大军,来报复我们了!”多尔衮轻蔑地冷笑道。

    “多尔衮,我们现在是不是和杨嗣昌在德州决战?”岳托询问多尔衮道。

    “不!”多尔衮幽默一笑,对岳托说道:“成亲王,我们不但不和那杨嗣昌决战,还要打运动战,敌进我退,敌疲我打,我们声东击西,进攻德州,却暗中避实就虚,迂回德州,袭击山东的济南!”

    “睿亲王真是神机妙算!”岳托身边的硕托多铎等人,都大喜过望道。

    再说蓝欢欢,虽然在军中与将士们并肩作战,但是多尔衮劝她回盛京,她却发起了性子,对多尔衮说道:“我不能回去,若是回去,哲哲那个毒妇,又要派人骚扰破坏,派人在窗外嘲笑!”

    “姑奶奶,你不回去,但是你要跟着我,战场上,我就怕你!”多尔衮窘笑道。

    却说中原,因为多尔衮率领八旗大军,分八路进攻保定,陕西被洪承畴包围的李自成起义军,顺利突围,退向河南的商洛山,洪承畴和孙传庭想带兵追杀,但是这时,崇祯传来圣旨,命令洪承畴和孙传庭,率领十几万大军,北上围攻多尔衮,明末的历史,竟然因为皇太极的神机妙算,突然改了!

    八旗主力十万,士气勃发,威风凛凛,南下进攻明军,杨嗣昌胆战心惊,集中大军在德州,企图报复多尔衮和蓝欢欢,但是他却没有料到,多尔衮的主力趁夜迂回德州,突然夜袭济南,第二天,济南城上的士兵,咳嗽着来到城上,遥望城下,顿时吓得失魂落魄,但见城下,如同黑云压城,十万如狼似虎的八旗兵,已经兵临城下!

    蓝欢欢现在,就在清军的大营里,虽然,前几日,她劝说多尔衮,要命令军队秋毫无犯,但是回忆起历史书,她清楚地急得,历史上济南被清军攻陷后,城中死了十三万百姓。

    “多尔衮,虽然现在我眼睁睁地看着活着的你,但是历史书上,还是写着济南十三万百姓被屠杀,我蓝欢欢定然不能让济南的百姓被杀!”蓝欢欢心中十分忧虑,紫鹊暗中见蓝欢欢双眉紧蹙,奇怪地问蓝欢欢道:“格格,我军一鼓作气,势如破竹,打了胜仗,格格为什么还这么皱着眉?”

    “紫鹊,我们去郊外!”蓝欢欢目视着紫鹊,拉着紫鹊出了大营。

    郊外,蓝欢欢小声对紫鹊说道:“紫鹊,我心中正在纠结,因为在我军进攻济南前,我暗中写了一封信,让信鸽送到了关外,你知道,信鸽是邹甄大哥的!”

    “格格,你为什么写信给邹将军?”紫鹊诧异道。

    “因为我知道几天后,济南会有大祸,虽然百闻不如一见,现在我面前的多尔衮,是一个意气风发的英雄,但是我知道历史,我不知道几天后,历史会不会就是真相!”蓝欢欢忐忑不安地对紫鹊灿灿道。

    “格格,你的那封信,只有邹将军相信,那些明军,不会来救援济南的!”紫鹊劝慰蓝欢欢道。

    子夜,济南城外,一片静谧,月黑风高中,八旗兵趁夜夜袭,用云梯爬上了济南城的外城。

    次日辰时,济南城外,锣鼓喧天,杀声震耳欲聋,如排山倒海一般的八旗兵,终于开始总攻了!

    威风八面的红夷大炮炮车,立在城池外,突然炮声惊天动地,清军阵地,大炮发射,如同山崩海啸,瞬间,炮弹打中了明军的城墙,惊天动地的爆炸,明军血肉横飞!

    “王爷,我军总攻,城中的明军王爷,率领守军,在城上负隅顽抗!”过了半晌,马瞻超和苏克,斗志昂扬地来到多尔衮的马前,禀报多尔衮道。

    “命令将士们,一定要在午时,攻下济南!”多尔衮正忧虑明军援兵增援,斩钉截铁地命令马瞻超和苏克道。

    城下,如狼似虎的清军,架着云梯,向济南城奋勇进攻,城楼上,明军也勇敢反击,两军在城上肉搏,一时间杀得刀光剑影,硝烟弥漫。

    “多尔衮!我邹甄来了!”就在这时,突然,清军的身后,鼓声震耳欲聋,多尔衮回首眺望,只见平原上,一名穿着金甲,戴着兜鍪,一身是胆的小将,驾驭着战马,神采奕奕地率领骑兵,杀向了自己的阵后!

    “邹甄?”多尔衮不由得又惊又喜!

    “王爷,我军总攻,已经攻陷济南!”这时,眉飞色舞的马瞻超,来到多尔衮的面前。

    “好,马瞻超,我们围点打援,冒充明军在城上,骗邹甄率兵增援,然后我们精旗四合!”多尔衮士气勃发地命令马瞻超道。

    再说蓝欢欢,已经和紫鹊,上了济南城城楼。

    “格格,十四爷已经攻下济南了,明朝的鲁王,和鲁王的女眷,已经都被俘虏,明朝的将军文官,都被砍了!十四爷要奴婢带你去济南的趵突泉玩玩,格格,我们去吗?”紫鹊得瑟地凝视着蓝欢欢,乐不可支道。

    “紫鹊,我们进城,若是看见有士兵抢掠平民,欺负女子,我们就路见不平!”蓝欢欢凝视着紫鹊,精神振奋地对紫鹊说道。

    “格格,不好了,济南城外,听说明朝总兵邹甄,和祖宽,率领几千援兵,来救援济南了!”就在此时,一个丫鬟,战战兢兢地禀报道。

    “邹大哥!”蓝欢欢顿时心中大惊!

    如同五雷轰顶,蓝欢欢和紫鹊重新上了城楼,眺望郊外,只见城外,一片火海,一群骑兵,短兵相接!

    再说邹甄,一马当先,和祖大寿的部将祖宽,率领几千骑兵,勇敢地向八旗军冲来,这时,突然一声号炮,从刺斜里杀出一支骑兵,挺身而出一员小将,手执长矛,英姿勃发,对着邹甄大喝一声:“呔,你这小厮,就是邹甄吗?你小爷是豫亲王多铎,你已经中了埋伏,快下马投降!”

    邹甄注视着多铎,仰面笑道:“多铎,我大明援兵二十万,马上就要兵临城下,想活的,立刻带兵撤退,否则我要杀得你们惨不忍睹!”

    “邹甄,今日小爷与你大战一百回合!”多铎大叫一声,驾驭着战马,手举大刀,劈向邹甄,邹甄一脸毅然,用长矛抵住大刀,双方的长矛大刀神出鬼没,血战一百回合,杀得天昏地暗。

    就在这时,邹甄身后,一声大炮,祖宽率领五千骑兵,勇敢杀来,多铎见邹甄有援兵,立刻命令撤兵,邹甄和祖宽,率领援兵,驻跸在济南城下。

    “哥,邹甄那厮,真是混蛋,竟然只率领几千骑兵救援济南,哥,我们有十万大军,我建议,大军夜袭邹甄,全歼明军!”多铎一脸士气地对多尔衮说道。

    “豫亲王,我们虽然已经被我们包围,但是杨嗣昌率领二十万大军,正来增援济南,若是我们和邹甄在济南持久战,我怕杨嗣昌的大军会反包围我们!”岳托郑重道。

    “岳托,你今晚率兵暗中出济南,化妆成撤兵,骗邹甄和祖宽总攻济南,我率领主力,在济南城内,明天让邹甄进入我们的埋伏!”多尔衮端详着地图,对岳托说道。

    次日辰时,祖宽和邹甄,眺望济南,见济南城内似乎静谧,侍卫禀报邹甄道:“禀报总兵,昨晚,我们斥候监视济南城,清军子夜,暗中从济南撤兵了!”

    “邹甄,多尔衮害怕我二十万大军,竟然在子夜逃跑了!”祖宽顿时大喜!

    “祖将军,多尔衮十分狡猾,我思忖,这是多尔衮的计策!”邹甄镇定地对祖宽说道。

    “邹甄,清军在济南城烧杀抢掠,若是我们怕清军,济南城百姓就不得好死了!”祖宽心急如焚道。

    “祖将军,你率五千兵先进济南,我率兵在外救援!”邹甄思忖后,嘱咐祖宽道。

    却说祖宽,率领五千骑兵,杀进济南城,就在这时,突然济南城上杀声动地,礌石弓箭,如冰雹一样,明军顿时血肉横飞,人仰马翻,祖宽不由得恍然大悟,立刻大声对着城外大喝:“邹甄,这是多尔衮的埋伏,带兵撤!”

    这时,蓝欢欢站在城楼上,怒气填膺。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 全新改版,更2新更2快更稳3定,精彩!(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