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九章 血战沈阳宫
    宸妃海兰珠,被皇太极册封为元妃,并且住关雎宫,哲哲知道,皇太极封蓝欢欢为元妃,就是昭告天下,宸妃海兰珠就是蓝欢欢,蓝欢欢是大清皇帝的唯一正妻!

    呕心沥血,一直隐蔽在后宫,折磨暗害蓝欢欢的哲哲,这时不但没有犁庭扫穴,反而眼睁睁看着蓝欢欢和皇太极比翼双飞,蓝欢欢成了皇太极的原配,气急败坏的哲哲,不但没有撤兵,还企图更上一层楼,害得蓝欢欢名声狼藉,死无葬身之地!

    “这个贱人,当年本宫能成功害得她神经兮兮,是因为她不知道暗中害她的是本宫,当年亲眼窥着她后悔不舒服的样子,本宫真是乐不可支,但是现在,喜花,这个贱人知道本宫在背后折磨她,竟然不想活地向本宫反攻,下面,本宫应当怎么干?”哲哲狡猾地故意瞥着喜花问道。

    “皇后娘娘,我们应该斩草除根,让蓝欢欢永远不能说话,永远不能反抗,娘娘老谋深算,现在一定胸有成竹,当年精明的皇上原配乌拉那拉氏,也逃不出娘娘的阴谋,搞死一个小贱人,在娘娘想,只是小菜一碟!”喜花谄媚地笑道。

    “喜花,这个故事后面更白热化,本宫要害得蓝欢欢自己恨自己,到死也以为,她这一生这么丢人现眼,都是她该!”哲哲一脸狰狞地奸笑道。

    关雎宫,流苏外,突然雷声震耳欲聋!让蓝欢欢心中战栗的是,现在是春光灿烂的初春,却在晚上,突然风刀霜剑,下起了雷雨!

    让人毛骨悚然的雷声,如同蒿水桥的炮声,恐怖的雷电,在彤云密布的晚上,像鬼怪一样,大声的咆哮!

    夜来风雨声,花落知多少!蓝欢欢多愁善感地沉吟着唐诗。

    “兰儿!”就在这时,皇太极满面春风地进了寝宫,眉开眼笑地来到蓝欢欢的面前。

    “皇上,今天一场雨,我们的梅花,又昙花一现了!”蓝欢欢弱眼横波,凄然道。

    “蠢女人!明年梅花还在春天开,梅花不可能死,就算梅花谢了,到了夏天,池里的莲花又开了!”皇太极执着蓝欢欢的柔荑,诙谐地眉眼弯弯道。

    “蓝欢欢,今年你谢了春红,明年,本宫让你生不如死!”眺望着窗外的暴雨,一脸狰狞的哲哲,血红的朱唇,浮起一丝奸笑。

    “红颜祸水,原来那些谣言,都是关雎宫自己传出去的,真是蠢呀!不要脸,真是不要脸!”次日辰时,蓝欢欢朦朦胧胧睁开眼睛,窗外迅速传来厚颜无耻的嘲笑声!

    “格格,皇上上朝了!”紫鹊见蓝欢欢睡昏昏的,立即来到蓝欢欢面前,喜滋滋地禀告道。

    “紫鹊,外面那些咬耳朵的,是不是又开始闹剧了?”蓝欢欢鄙夷地瞪着窗外,诙谐地莞尔一笑道。

    “瓜尔佳福晋和赫舍里淑妃,这几个,天天联袂献丑!”紫鹊轻蔑地冷笑道。

    再说关雎宫外,辰时去清宁宫给哲哲行礼的瓜尔佳福晋,坐着肩舆,正好遇见赫舍里淑妃,这两个女人,乐不可支地对着关雎宫冷嘲热讽,那些话指桑骂槐,丧心病狂。

    “两位主子,皇后娘娘命两位主子去后花园请安!”就在这时喜花扭着腰,来到瓜尔佳福晋和赫舍里淑妃的肩舆前,恭恭敬敬地向她们欠身道。

    “皇后娘娘今天去后花园了?唉,后宫这么多妃嫔,皇上一个月全部去关雎宫,皇后娘娘也是,成了傀儡!”瓜尔佳福晋故意长叹道。

    再说哲哲,今天梳着一字头,戴着珊瑚穗子,雍容华贵地在后花园赏花,冷冷地看着一地残花,瓜尔佳福晋突然飞扬跋扈地嘲笑道:“残花败柳,那个贱人今年三十了吧,还没有一个子女,日后徐娘半老,仍然是冷宫黯然!”

    “瓜尔佳!”哲哲瞥着气焰嚣张的瓜尔佳福晋,突然暗暗咳嗽一声。

    “臣妾给皇后娘娘请安!”瓜尔佳福晋定睛一瞧,见哲哲站在自己眼前,赶紧欠身请安。

    “唉,只有瓜尔佳主子还晓得我们皇后主子才是正宫娘娘!”喜花故意嗟叹道。

    “皇后娘娘,臣妾的儿子豪格,把那封草稿呈给皇上也有几天了吧?皇上知道那个贱人暗中勾结明军,为什么关雎宫还是一片静谧?”赫舍里淑妃忧心忡忡,询问哲哲道。

    “淑妃,多行不义必自毙,那个贱人,不但和睿亲王多尔衮藕断丝连,还狗胆包天,和明军暗送秋波,皇上现在虽然宠她,但是再过几年,这个贱人也三十多岁了,那时皇上有了新人,回忆起那个贱人的黑材料,她还不是不得好死!”哲哲凤目一转,歇斯里地地奸笑道。

    “皇后娘娘真是高明!”瓜尔佳福晋立刻谄媚道。

    “禀报皇后娘娘,今个儿辰时,太医去关雎宫诊脉,宫里传说,宸妃有喜了!”就在这时,太监德连,蹑手蹑脚地来到哲哲面前,打千禀报道。

    “这个贱人突然有喜了?她和多尔衮在关内大半年,本宫看,这孩子还不知道是皇上还是多尔衮邹甄的呢!”哲哲朱唇一撇,恶毒地说道。

    “皇后娘娘,我们暗中骗苏沫儿送了麝香去关雎宫和永福宫,蓝欢欢应该不会怀孕呀?永福宫的庒妃,虽然生了一个格格,但是自打送了麝香后,她也是几年没有怀孕了!”喜花狐疑道。

    “难道真的是多尔衮的孩子?”哲哲狰狞道。

    次日,清宁宫的奸细,迅速出了京城,丧心病狂地到处散布谣言,说的天花乱坠,几天后,盛京城内三人成虎,哲哲故意捕风捉影的谣言,立刻传得人人皆知,万家灯火!

    “王爷,关雎宫的那个女人,为你怀了孩子!”睿亲王府,一脸愤愤的小玉儿,冲到多尔衮的书房,撕心裂肺地冲到多尔衮的面前,大声喊道。

    “一派胡言,小玉儿,这都是外面的小人在传播谣言,你怎能相信?”多尔衮怒视着小玉儿,一脸镇定道。

    “多尔衮,外面不但说你和宸妃私通,后宫还有一个狐狸精,这对姐妹,真是沆瀣一气!”小玉儿对着多尔衮大哭大闹道。

    “小玉儿,你胡说八道!住口!庒妃和宸妃,都是皇上的妃子,你在家中这么一派胡言,我可以装傻,但是你要是在外面无法无天,皇上就要杀我了!”多尔衮一听小玉儿不尴不尬地胡说,顿时急得怒不可遏,对着小玉儿大声斥道。

    “多尔衮,那个女人就是一个扫把星,当年的林丹汗,借赛,都是因为碰上这个霉女人,才倒霉,难道,你也要学林丹汗和借赛吗?”小玉儿眼睛瞪得通红,对着多尔衮大声道。

    “啪!”多尔衮怒火万丈,重重地打了小玉儿一个耳光!

    “多尔衮,你竟然为了那一对姐妹打我?”小玉儿怒气填膺,大哭着跑了。

    “王爷,王妃一向内向,这几日怎么每天跑到王爷面前哭闹?”十分奇怪的侍卫苏克,拱手问多尔衮道。

    “小玉儿人太幼稚,她相信那些暗中传播谣言,挑拨离间的小人的谣言,这几天竟然也?苏克,你派人把府邸的大门关了!”多尔衮双眉紧锁道。

    再说小玉儿愤愤地出了府邸,正躲在树底下,自个儿流泪,正巧十五贝勒多铎来多尔衮的府邸,突然听见有人在树下哭,不由得十分奇怪,蹑手蹑脚来到树下,突然捂住了泪流满面的小玉儿的眼睛。

    “你是我哥的哪个丫头,为什么一个人在这里哭?难道我哥要娶你当小老婆!”多铎诙谐地大笑道。

    “你是什么人?”小玉儿突然被一个陌生男人捂住眼睛,顿时两颊绯红,惊慌失措地抓着多铎的手。

    多铎放下手,定睛一瞧,只见眼前这个女孩,竟然是小玉儿,不由得一脸窘。

    “原来是嫂子,多铎以为是府中的哪个丫头!”多铎囧囧地摸着头窘笑道。

    “原来是十五弟,你哥,自打打了胜仗回来,就很怪!”小玉儿笑容可掬地看着多铎,立刻跑了。

    再说多铎,进了书房,见多尔衮在那里冥思苦想,双眉紧锁,不由得爽爽笑道:“哥,你一个巴图鲁,怎么这几天这么苦苦的,刚刚为什么让嫂子气了,嫂子那么一个好女子,哥你怎么还打了她一个耳光?”

    “多铎,哥我现在也是对那个造谣的恨的咬牙切齿,那些谣言,真是叹为观止!”多尔衮瞥着吊儿郎当的多铎,苦笑道。

    “哥,又是因为宸妃,哥这个英雄救美,也是倒霉,最后自己也名声狼藉了!”多铎嬉皮笑脸道。

    “多铎,我真后悔,当时宸妃来到我们大营的时候,我就应该把她送回盛京!”多尔衮目视着多铎,一脸凄然道。

    “哥,皇太极夫妇,真是相爱相杀,那个哲哲,昔日呕心沥血,辅佐皇太极登基当了大汗,逼死了我们的额娘,现在却因为宸妃,和皇太极身边的人尔虞我诈,哥,额娘的大仇,我会找那个哲哲报的!日后,不但我们要找哲哲报仇,还要皇太极,把盗窃的龙椅,还给

    我们!”多铎目视着多尔衮,突然一脸悲痛道。

    话说蓝欢欢,这几日脑袋有些昏厥,皇太极手忙脚乱地命太医诊脉,太医禀报,宸妃有孕,皇太极顿时欣喜若狂,立即命令后宫御膳房,日后给关雎宫开小灶,肃亲王豪格,原来以为皇太极在今年,册封自己为太子,但是元旦过后,前朝仍然是鸦雀无声,却传来宸妃有喜的消息,豪格顿时心中忧虑,悻悻然去了淑妃宫。

    “豪格,宸妃是生不下阿哥的!”寝宫,赫舍里淑妃,胸有成竹地目视着豪格,劝慰豪格道。

    “母妃,儿臣是父皇的长子,这几年又立了这么大的战功,但是父皇想了十年,也没有立儿臣当太子,若是那个宸妃,真的诞下阿哥,我们不是毁于一旦吗?”豪格心中愠怒道。

    “豪格,母妃就算和那个贱人拼了,也一定不让她生下阿哥!”赫舍里淑妃咬碎银牙道。

    再说清宁宫,鬼头鬼脑的孙太医,向哲哲叩首,哲哲趾高气昂,凤目悦色,命喜花赏了孙太医几个银子,孙太医就眉飞色舞地跪安了。

    “喜花,小玉儿和瓜尔佳福晋这两个蠢蛋,听了我们的谣言,已经丧心病狂地和蓝欢欢拼命了,现在谁也不知道,宸妃有喜是我们的计谋,看着吧,再过一个月,本宫就要在蓝欢欢这个贱人的头上打雷!”丧心病狂的哲哲,凤目圆睁,得意洋洋地奸笑道。

    一个月后,蓝欢欢脑袋昏厥,在关雎宫病着,皇太极心中大喜,命令太医院,为关雎宫煎了许多保胎药,这几天,关雎宫内外车水马龙。

    今日辰时,孙太医为蓝欢欢诊脉,却突然小声对哲哲说,宸妃娘娘没有怀孕!

    “真是岂有此理,厚颜无耻,关雎宫那个贱人,还装什么?一天到晚像个病西施,原来没有怀孕!”

    “不要脸,关雎宫装得楚楚可怜,阴谋狐媚皇上!”孙太医的话,迅速在宫里传得沸沸扬扬,瓜尔佳福晋和土门淑妃,到处闹事,把事情闹得鸡犬不宁。

    “兰儿没有孕?”皇太极听了孙太医的禀报,顿时怒火万丈,他立刻来到哲哲的寝宫,质问哲哲道:“梓童,这一个月内,兰儿无孕的真相,你应该知道,为什么一直不禀报朕?”

    “皇上!”哲哲装作一脸淑德,向皇太极欠身道:“皇上,虽然臣妾早就知道宸妃有孕是欺骗,但时,臣妾心中忐忑不安,若是正大光明,把此事告诉皇上,臣妾害怕宸妃的名声!”

    “好了,哲哲,你是精明,但是这无孕之事,到底是宸妃故意骗朕,还是太医院暗中被人收买,诬陷关雎宫,朕心里很明白!”皇太极瞪了哲哲一眼,愤怒地走出清宁宫。

    “娘娘,现在京城内外,宸妃假孕的事,已经传得人人皆知,家喻户晓,八旗亲贵,群情激奋,都斥责宸妃企图扳倒大阿哥肃亲王!”喜花见皇太极走了,狡狯地对哲哲说道。

    “皇太极,就算你一定要护着这个贱人,但是现在已经是天下愤怒,你保护不了这个贱人了!”哲哲歹毒地冷笑道。

    “皇上,宸妃假孕,就是一个阴谋,她欺骗皇上,妄想暗害肃亲王,煽动皇上褫去肃亲王的太子之位,臣等进谏,宸妃作罪罄竹难书,请皇上赐死宸妃!”崇政殿,一脸愤怒的郡王阿巴泰,和杜度等人跪在皇太极的面前,。

    “宸妃假孕,是太医无法无天,宸妃并没有骗朕,再说朕并未册封豪格为太子,宸妃怎么会暗害豪格?”皇太极一脸沉着,大义凛然地训斥了杜度等人。

    “皇后娘娘,虽然现在已经是沸沸扬扬,群情激奋,但是臣等仍然无法扳倒宸妃,娘娘,臣等建议娘娘若想扳倒臣妾,就要借刀杀人!”下朝后,一脸怏怏不乐的杜度,来到哲哲的清宁宫灰头土脸地对哲哲说道。

    “蓝欢欢是不能有喜了,郡王,现在本宫也是骑虎难下,你派人找一些名医,若是本宫能诞下阿哥,子以母贵,母以子贵,日后皇上一定册封本宫的儿子当太子,到时候,郡王就是本宫身边的亲王!”哲哲凤目一弯,狡黠地瞥着杜度道。

    “苏沫儿,这几年,我和姐姐,虽然都被皇上宠幸,却十分奇怪地没有怀孕,我想了几天,是不是因为,哲哲暗中派人送给我和姐姐宫中什么劳什子?”永福宫,暗中窥视着清宁宫闹剧的布木布泰,一脸纠结地回到寝宫,目视着苏沫儿,小声对苏沫儿说道。

    “格格,这几年,皇后娘娘都派人往我们的宫里送御香,关雎宫的御香,也是奴婢送的,难道,这个御香里,有麝香?”苏沫儿仔细一想,恍然大悟道。

    “但是苏沫儿,这几年,我暗中检查了香炉里的香,都没有发现御香里有麝香,哲哲是怎么将麝香送到我和姐姐的宫里的呢?”布木布泰心中狐媚道。

    “格格,难道是这种御香和宫中另外一种香汇合在一起,便出现了麝香?宫中的妃嫔,只要长期用麝香,一定不会有喜!”苏沫儿不寒而栗地颤抖道。

    再说蓝欢欢,高兴了一个月,最后却恍然大悟,晓得自己又中了哲哲的奸计,不由得心中悻悻然,这几日,瓜尔佳福晋等人,不但幸灾乐祸,还落井下石,到处散布谣言,把关雎宫弄得身边名裂,关雎宫的宫人出门,都被歧视冷笑,蓝欢欢听说,睿亲王多尔衮,也因为自己,也被谣言暗害了,不由得心中十分后悔。

    “紫鹊,我真是后悔,去年不应该逃出皇宫南下关内,去多尔衮的大营,现在,我竟然害得他,也被千夫所指!”蓝欢欢蹙眉目视着紫鹊道。

    “格格,都是哲哲那毒妇的阴谋,我们才会被逼得这么丢人!”紫鹊撅着小嘴,对蓝欢欢说道。

    蓝欢欢凝视着紫鹊,悠然一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