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章 死心
    “蓝欢欢,死心吧,皇上已经没有了,你的所有也没有了!”哲哲凤目圆睁,撕心裂肺地咆哮道。

    蓝欢欢从噩梦中醒来。

    清宁宫,哲哲面目扭曲地坐在软榻上,瓜尔佳福晋和土门淑妃,站在哲哲的脚下,一脸得意洋洋。

    “宸妃那个贱人,现在不但是盛京内丢人现眼,就连敌国,也知道她名声狼藉,真是丑态毕露,皇后娘娘废黜她吧!”土门淑妃欠身道。

    宁锦防线,皇太极意气风发,驾驭着大白,率领睿亲王多尔衮等将领,在义州与明军血战,皇太极的眼前,浮现出蓝欢欢和笑靥如花和双眉紧蹙!

    战场上,刀光剑影,皇太极奋勇冲击,敌人人仰马翻。

    关雎宫,蓝欢欢专心致志地凝视着皇太极的画像,眸子里噙着泪水!

    “皇太极,为什么我忍?因为,我想在我的前世,与你连理并蒂,比翼双飞,我们在前世,就是夫妻,现在我回到前世,仍然要做你的妻子!天降大任于斯人也必须苦其心志饿其体肤!现在我和你的爱,也是这样,为了和你轰轰烈烈爱一场,我在这个后宫顽强地活着!”蓝欢欢一双含情目,如雨带梨花,斩钉截铁。

    义州,大白长啸,战场上万马奔腾,皇太极穿着蓝色的盔甲,挺身而出,率领骑兵向敌人冲杀,红夷大炮,震耳欲聋,炮弹在阵地上飞炸!

    清宁宫,阴险毒辣的哲哲,突然走出了大殿,命令各宫妃嫔,来大殿请安,自己要不可一世地宣布,将蓝欢欢禁足,废黜蓝欢欢的宸妃之位。

    “我们就反过来说,你也敢骂不要脸?本宫就骂你不要脸!”一脸泼的瓜尔佳福晋,撕心裂肺地在关雎宫外一蹦三尺高,指着窗户大骂。

    宫女黑鸢,故意闹得沸沸扬扬,到处传播谣言,颠倒黑白,贼喊捉贼,倒打一耙说蓝欢欢在骂她们。

    瓜尔佳福晋故意让他们鲜廉寡耻的造谣传给蓝欢欢听,窗棂内,蓝欢欢目光如炬。

    书房,蓝欢欢全神贯注地看书,窗棂外指桑骂槐,讥笑嘲笑,联袂献丑。

    “蓝欢欢不是海兰珠,这个贱人蛊惑皇上把真的海兰珠骗走了!”

    “不要脸,**!打她!”窗外现在不但是冷嘲热讽,疯狂的奸细,已经开始大声威吓,无法无天。

    瓜尔佳福晋和赫舍里淑妃,土门淑妃,囊囊贵妃,娜木钟贵妃,庒妃,庶妃,今日辰时,雍容华服,珠环翠绕的哲哲,耀武扬威地在大殿正襟危坐,后宫的妃嫔,鸟语花香,进入清宁宫,一本正经地向哲哲请安道了万福。

    “本宫懿旨,关雎宫蓝欢欢,名声狼藉,狗胆包天,今日禁足,废黜妃号!”哲哲一脸严肃地宣布道。

    瓜尔佳等人群情激奋。

    “格格,哲哲竟然在清宁宫下旨,废黜你的宸妃之位!”紫鹊蹑手蹑脚地回到关雎宫,小声对蓝欢欢说道。

    蓝欢欢打了细帘子,凝视着书案上的动物,幽默一笑:“哲哲宣布懿旨,我们又陷入人民战争了!”

    再说哲哲,现在是下了狠心,一定要再次煽动盛京城全部的人,围攻辱骂蓝欢欢,让蓝欢欢四面楚歌,喜花和几个奸细,飞扬跋扈地躲在关雎宫外,大声恐吓着蓝欢欢和紫鹊。

    “你们现在已经是丑态毕露了,都知道了,你这个**!”

    紫鹊盈盈地来到帷幕外,突然外面骂声震耳欲聋:“就是这一家恍恍惚惚的!”

    次日辰时,日上三竿,蓝欢欢打了一个哈欠,来到寝宫外,突然寝宫外站在几个嬷嬷,一脸杀气腾腾。

    “格格,我们被禁足了!”紫鹊嗔怒地瞪着几个奸细,对蓝欢欢义愤填膺地说道。

    “紫鹊,我们立刻出关雎宫!”蓝欢欢弱眼横波,眉似春山,突然大胆地向几个嬷嬷冲来,将她们打倒,蓝欢欢拉着紫鹊,去了马厩,驾驭着小白和郁葱,说时迟那时快,就冲出了皇宫!

    “皇后娘娘,宸妃又造反了,她带着丫头打倒宫人,竟然驾驭着战马,狗胆包天地冲出皇宫了!”连滚带爬的喜花,跪在哲哲的眼前,战战兢兢地禀报道。

    “不要脸的贱人这次是真的反了,喜花,命阿达理贝勒率领护军,追杀蓝欢欢,这个贱人已经造反,抓到这个贱人,立即赐死!”哲哲突然欣喜若狂地拍案而起。

    再说蓝欢欢和紫鹊,驾驭着战马,如风驰电掣一样跑到了大清门,守门的护军一见是蓝欢欢,迅速挡住了大门,就在这危若累卵之时,突然一名辛者库的宫女,来到了护军的面前,笑容可掬地对护军说道:“诸位大哥,辛者库有人得了传染病,这两位是出皇宫去找太医的!”

    几名护军,看着那名宫女一脸血泡的样子,吓得毛骨悚然,立刻战战兢兢地一边骂,一边让蓝欢欢和紫鹊出去。

    蓝欢欢和紫鹊舒然一笑,立刻驾驭着战马跑出了大清门,这名化妆辛者库的宫女突然暗暗拿下了面具,竟然是布木布泰的宫女,苏沫儿!

    再说蓝欢欢和紫鹊驾驭着小白和郁葱,驰骋在郊外,贝勒阿达理,恼羞成怒,率领骑兵,歇斯底里地追杀,蓝欢欢听见身后人喊马嘶,不由得毛骨悚然。

    “格格,哲哲见我们冲出了皇宫,一定大喜过望,企图派阿达理,趁机杀了我们!”紫鹊双眉紧锁,对蓝欢欢说道。

    “紫鹊,我们跑到义州前线!”蓝欢欢果毅地对紫鹊嘱咐道。

    蓝欢欢和紫鹊,拼死驾驭着战马,跑出了盛京郊外,阿达理率领的骑兵,在她们的身后跟踪监视,过了几日,蓝欢欢和紫鹊来到了戚家堡!

    “格格,这里据说是昔日戚继光修建长城时建的城堡,我们再走一天,就可以到义州了!”紫鹊仔细看了戚家堡峭壁上的字,乐不可支地对蓝欢欢说道。

    “紫鹊,今晚我们就在戚家堡暂时小憩!”蓝欢欢凝视着紫鹊,抿嘴一笑道。

    子夜,阿达理的骑兵,飞扬跋扈地来到了戚家堡,这群气焰嚣张的骑兵,到处搜查这个地方,但是却没有找到蓝欢欢和紫鹊,阿达理恼羞成怒,命令士兵在戚家堡外暂时驻跸。

    下半夜,阿达理的骑兵,在村子里抢掠了鸡,欣喜若狂地在大营烤鸡,这时,突然戚家堡,月黑风高。

    一阵阵传着怪声的阴风,传到了士兵们的耳中,这些士兵吓得战栗,就回到营寨睡觉。

    下半夜,突然,营寨内有人叫得惨不忍睹,阿达理吓得战战兢兢外面,突然又传来毛骨悚然的走路声。

    “贝勒爷,这个戚家堡,村里一个人没有,夜里又怪怪的,奴才听说,这里十几年前打过仗,村子里的人都被屠杀了,是不是村子里有鬼魂?”吓得颤抖的心腹方会,对阿达理小声说道。

    “鬼?”阿达理顿时气急败坏,但是他心中也是毛骨悚然,在天亮前,鬼头鬼脑地率领骑兵逃走了。

    次日辰时,蓝欢欢和紫鹊满面春风地出了戚家堡,紫鹊幼稚地凝视着蓝欢欢,嘟着小嘴笑道:“格格,昨晚你是怎么吓跑那群狗的?”

    蓝欢欢俏皮一笑道:“这个戚家堡,昨晚我们来到村子里时,我端详那些已经坏了的城堡,听见大风从这里吹过,竟可传出鬼叫的怪声,这里的温度,是白天热,晚上冷,所以晚上一定有大风,大风吹城堡,就萦绕着鬼叫了!”

    “格格真是冰雪聪明!”紫鹊娇憨一笑道。

    再说蓝欢欢,和紫鹊驾驭着小白和郁葱,满面春风地向义州驰骋去,中午,义州城下,炮声惊天动地!

    “格格,义州城还在打仗!”紫鹊凝视着蓝欢欢,双眉紧锁道。

    “紫鹊,皇上就在义州,我们去义州大营!”蓝欢欢心花怒发,突然英姿飒爽,凝视着紫鹊,意气风发地去了城池。

    义州!硝烟弥漫,血流成河,蓝欢欢和紫鹊,来到战场上,惊愕地目视着尸横遍地,都不寒而栗。

    “格格,我军的大营,现在不在义州,难道,皇上和十四爷率领大军,去锦州了吗?”紫鹊仔细搜查了义州城外,怏怏地来到蓝欢欢的面前。

    “皇太极已经率兵反攻锦州了?难道邹大哥打败了?”蓝欢欢不由得忐忑不安。

    蓝欢欢驾驭着小白,和紫鹊进了义州城,刹那间,一声号炮,突然,从义州城外,杀声动地,穷凶极恶的士兵,气势汹汹地把蓝欢欢和紫鹊围在垓心!

    “哈哈哈,蓝欢欢,皇后娘娘早就预言,你必在今日来到义州!”趾高气昂的阿达理,得意洋洋地步到蓝欢欢和紫鹊的面前。

    “阿达理,现在我们在前线,你若敢绑架本宫,皇上一定杀了你!”蓝欢欢杏眼圆睁,怒火万丈道。

    “哈哈哈,蓝欢欢,皇上已经带兵进攻锦州了,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来人,把她们抓回盛京!”阿达理自鸣得意道。

    再说蓝欢欢和紫鹊,被阿达理抓回了盛京,哲哲听说阿达理顺利抓回了蓝欢欢,顿时欣喜若狂。

    “皇后娘娘,为什么不让阿达理贝勒在义州杀了蓝欢欢?”喜花奇怪地询问哲哲道。

    哲哲得意地对喜花笑道:“蓝欢欢造反,现在铁证如山,我们若是把她抓回盛京,她就是千夫所指,脍炙人口,我们是大义凛然!”

    盛京郊外,喜气洋洋的阿达理,率领心腹,押着蓝欢欢和紫鹊的马车,气焰嚣张地来到了大路上。

    这时,突然大路上杀声震天,一名大将,驾驭着战马,英姿勃发,拦在了阿达理的面前。

    “你小子是谁?竟然拦本贝勒!”阿达理顿时气急败坏,飞扬跋扈地来到了大路前。

    “阿达理,我是大明锦州总兵,邹甄!”青年一声何满子,那阿达理顿时吓得魂飞魄散。

    “杀!”邹甄目光如炬,手执大斧,向着阿达理劈来,阿达理顿时吓得魂飞天外,挟持着蓝欢欢和紫鹊的马车,连滚带爬地向着盛京郊外的昭山逃跑。

    “格格,邹甄大哥怎么会带兵在去盛京的大路上拦阻阿达理?”紫鹊不由得十分奇怪,询问蓝欢欢道。

    “邹大哥在义州与皇上打仗,现在突然埋伏在盛京的大路上?难道,邹大哥是暗中来救我们?”蓝欢欢诧异道。

    次日拂晓,阿达理眺望昭山下,见明军没有追来,不由得长叹一声,带领心腹,挟持着蓝欢欢和紫鹊,下了山。

    “贝勒爷,我们不如斩草除根,在这昭山,就把蓝欢欢杀了,皇后娘娘亦没有要活的!”方会眼睛一转,小声对阿达理说道。

    “方会,你带几个人,今晚冒充黑衣刺客,在昭山下,把蓝欢欢和紫鹊刺杀!”阿达理咬牙切齿,歹毒地命令道。

    黑夜,昭山下,阿达理大营,蓝欢欢和紫鹊,正在大帐里睡觉,突然,帷幕外,传来让人毛骨悚然的声音。

    “格格,刺客躲在外面!”紫鹊古灵精怪地小声对蓝欢欢说道。

    “紫鹊,我们化妆成士兵,从大营里逃出去!”蓝欢欢思忖着对紫鹊叮嘱道。

    过了半晌,那些躲在帐外的黑衣刺客,鬼头鬼脑地在帐外窥视,突然几名士兵,炫舞扬威地从大帐里走出来。

    几个刺客吓得慌慌张张,过了半晌,一名刺客暗中监视帐内,竟然发现,大帐内鸦雀无声。

    “大哥,蓝欢欢逃跑了!”刺客禀报头领,那个头领顿时心急如焚,迅速冲进大帐,却发现,帐内没有一人!

    “贝勒爷,蓝欢欢逃跑了!”阿达理营帐,仓皇的刺客,跪在阿达理的脚下禀报道。

    “饭桶,来人,追!”阿达理顿时气得吹胡子瞪眼,命令追杀,惊慌失措的骑兵,在子夜,手忙脚乱地在山麓追杀蓝欢欢,顿时沸沸扬扬。

    拂晓,蓝欢欢和紫鹊,脱了士兵的盔甲,抢了小白和郁葱,迅速跑回了盛京。

    清宁宫,哲哲正和瓜尔佳福晋和赫舍里淑妃,哄堂大笑,得意忘形,突然,蓝欢欢杏眼圆睁,愤怒地冲进了大殿,来到了哲哲和众毒妇的面前!

    “蓝欢欢!”瓜尔佳福晋和赫舍里淑妃吓得魂飞天外,哲哲大惊失色地注视着一脸大义的蓝欢欢,不由得奸笑道:“宸妃,宫中传说你跑到前线伺候皇上了,怎么又回来了?”

    蓝欢欢柳眉倒竖,突然拔出凛冽的宝剑,指着一脸装妖作怪的哲哲,慷慨激昂地质问道:“哲哲,真是没有想到,你竟然暗中卖国,我蓝欢欢视死如归去了前线,你却暗中派人跟踪监视我,还勾结明军!”

    “蓝欢欢,你一派胡言,本宫怎么可能勾结明军?”哲哲顿时恼羞成怒,丧心病狂地大声质问道。

    “哲哲,你一直暗中送军报给锦州的祖大寿,所以,锦州的明军,竟然能到盛京郊外!”蓝欢欢一脸镇定,指着哲哲道。

    “蓝欢欢,你咬人!”哲哲顿时勃然大怒,对着蓝欢欢大声咆哮。

    “哲哲,原来我也没有猜到你竟然卖国,但是邹大哥竟然能到盛京的郊外劫法场,拦阻阿达理,我才突然想到,哲哲,你竟然秘密派喜花潜入到锦州,暗中报告了祖大寿,妄想煽动祖大寿派人袭击盛京,但是巧的是,带兵的,是邹甄邹大哥,他在半路劫法场救了我!”蓝欢欢胸有成竹地说道。

    “蓝欢欢,你倒打一耙!”哲哲顿时气得一蹦三尺高,撕心裂肺地大声道:“不要脸的狐媚子,本宫是大清皇后,为什么要勾结明军,怂恿明军袭击京城?”

    “哲哲,你勾结明军,妄想借明军阻碍皇上御驾回京,你以为,皇上不能凯旋回京,你就能一帆风顺地害死我,上次在中原,秘密勾结明军的奸细,也是你,哲哲!”蓝欢欢一脸大义地指着一脸愠怒的哲哲。

    “一派胡言,蓝欢欢,你竟然倒打一耙,你是何居心!”哲哲气得像温元帅一样,暴跳如雷。

    “哲哲,本姑娘已经写了一封信,把你的这些奸计,都揭露在信上,现在信已经送给前线了!”蓝欢欢沉着一笑,眉开眼笑道。

    “贱人,你竟敢反击,还是死心吧!皇上会听一个神经兮兮的疯女人一派胡言吗、没有人知道真相,也没有人相信你!”哲哲趾高气昂地大笑道。

    “哲哲,你为了整我,竟然歇斯底里,罪恶滔天!”蓝欢欢一脸正气地目视着哲哲。

    “哈哈哈,蓝欢欢,谣言本宫都派人传播出去了,人家只知道你是丑态毕露,**卑鄙,知道你是不祥之人,笑你是红颜祸水!”哲哲凤目圆睁,志得意满地大笑道。

    “哲哲,你这是作法自毙!”蓝欢欢怒视着哲哲,带着紫鹊,一身是胆地回了关雎宫。

    盛京城,三人成虎,沸沸扬扬,哲哲的奸细,在城内丧心病狂地散布谣言,诬陷蓝欢欢,关雎宫外,冷嘲热讽,骂声动地。

    “庶人蓝欢欢,企图谋反,狗胆包天,赐死!”今日午时,一脸气势汹汹的喜花,端着鸩酒,心狠手辣地来到了关雎宫,步到了蓝欢欢的眼前。

    “蓝欢欢,这是皇后娘娘的懿旨,你死心吧,喝了鸩酒!”喜花一脸狡黠,气焰嚣张地对蓝欢欢说道。

    “喜花,你们想斩草除根吗?”蓝欢欢鄙夷笑道。

    “蓝欢欢,害死你的,是你自己,昨日,你在清宁宫胡说八道,皇后娘娘十分愤慨,今天只有杀人灭口!”喜花狡狯地诡笑道。

    “蓝格格!”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突然,一支箭矢,如风驰电掣一般,射向了喜花手中的鸩酒。

    蓝欢欢悠然一笑。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23

    瓜.*?子 .e. 全 新 改版,更2新 更3快更 稳3定,精彩!(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